《慧剑心魔》

第30章 病中出走情可忍 心事谁知意自怜

作者:梁羽生

口头过午之后,褚葆龄就在等待着展伯承口来,直到日影西斜,仍然未见他的踪迹。褚葆龄空房独守,不禁心中七上八落,坐卧难安。日问她没有发高烧,精神觉得好了一些,心里想道:“掌柜的说那个大夫的脾气怪解,莫非是小承子请他不动还在那里苦求?嗯,但愿只是这样,莫出别的意外才好。我且再等一会,倘若小承子还不回来,我亲自上门求医,也好探个究竟。”她试试活动手脚,觉得自己还可以骑马奔驰。

褚葆龄正在焦虑不安之际,忽听得蹄声得得,在这间客店门口停下来。褚葆龄只道是展伯承已经回来,大为欢喜,正要出去迎接,只听得一个银铃似的声音赞道:“好一匹坐骑!”听声音似一个少女,而且已经下马,走进客店来了。

褚葆龄征了一怔,心道:“这女子的声音好熟!但她却怎么自己夸赞自己的坐骑?”悄悄的从门缝里向外偷窥,一看之下,不禁又惊又喜。

这少女不是别人,竟是铁凝。客店外,有一个小厮正在洗刷褚葆龄那匹坐骑,见有客人来到,这才放下手边的工作,接过铁凝的马经,将她那匹坐骑牵去喝水。

褚葆龄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铁凝赞赏的并非自己的坐骑,而是她的这匹枣红马。武林地女都是喜欢骏马的,而驻马的主人也大多是武林人物,褚葆龄心想:“铁凝想必是因为看见我这匹坐骑,将她吸引到这间客店投宿了。”

可是这掌柜的待要接她的银子,却忽地想起已经客满,不叫得又苦起脸来。铁凝道:“怎么,你还嫌不够?”

掌柜的道:“不是,不是。小店实在是没有空房。”铁凝想道:“我不相信,若是没有空房,你何不早说?”

掌柜道:小姑娘别生气,且待我想个两全之法。嗯。我这里有位单身女客住一间房,若是你肯和她同住,我就去和她说,看她愿不愿意。出门人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或者地会答应的。”

店小二插口道:“你说的是那位有病在身的女客吗?她有弟弟作伴,恐怕这个、这个,这个不大妥当吧?”

掌柜道:“你懂什么?她有病在身,就正要人陪。弟弟总不能整晚陪着她,小姑娘,你别瞪眼拧眉,这位女客并非得了什么重病,只是稍稍着了点暑。”这掌柜的财迷心巧,异想天开,~方面觉得褚葆龄这对姐弟容易说话,一方面以为铁凝是个小姑娘好哄骗,所以想出了一个自以为“两全齐美”的办法。

铁凝把银子收回,说道:“我不喜欢陪伴病人。”

掌柜的连忙叫道:“慢走。我想起来了!我有房间给你!”

铁凝其实也不想走。原来她正是为了找寻展伯承而准备到扬州去的。她听掌柜的说是“姐弟”二人,禁不住心中一动,想道:“莫非真有这巧的事情?”此时听得掌柜的说有房间,心中暗暗欢喜,却假装生气的样子,骂那掌柜道:“你又说没有房间,怎么现在又有了?”

掌柜的陪笑道:“有个客人定了房间,他要明天才来。”

那小厮似乎有点害怕的神气,忽地插嘴说道:“掌柜,你怎么料得准他是明天才来。要是今天来呢?”

掌柜的斥道:“我当然知道,用不着告诉你,也用不着你多嘴。”

铁凝虽然是年纪轻,世故浅,从他们的对话中也听得出此事定有蹊跷;但她急于要在这客店住下,因此也就不去追究了。

待到那小厮给她打水洗脸时候,铁凝才装作漫不经意的和他攀谈道:“你们这间客店生意倒是很好啊,房间在早几天就有人定下来了。那是什么样的客人?”

要知若在通都大邑,大客店有人预定房间,那是常有的事。但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市镇上,这样的事就很不寻常了。

那小厮暖暖隐喻的说道:“这个、这个我也不大清楚。最好你去问我们的掌柜。”

铁凝微微一笑,摸出一块碎银给那小厮道:“我知道你们的掌柜是担着几分风险把这房间让给我的,我怎好再去问他,令他难为?还是体告诉我吧,这点银子给你作小账。”

小厮接过银子,又悄悄的出外张望一下,看见掌柜的正在打购,这才回来,掩上房门,悄悄说道:“不瞒你说,我们这间客店也做黑道生意的。但你不必害怕,黑道上的人物在这里住下,就决不会动本店的客人的。”黑道中人为了避免官府耳目,一般都是选择小镇的客店投宿。

铁凝心里暗暗好笑:“我爹爹是绿林盟主,我还会害怕黑道中人?”当下说道:“这规矩我知道。但却不知是那帮黑道人物?”

小厮吃了一惊,道:“你怎么知道黑道有规矩?”

铁凝道:“我虽然没碰过黑道中人,但我也是常常在外面跑的,没见过也听过了。”

这小厮得了铁凝的银子,心里想道:“管她是什么人,一个小姑娘总不会比强盗更可怕,我也总不能无功受禄。”于是实话说道:“听说是什么追魂帮的,他们的帮主曾经在我们小店住过;是一个相貌很凶满脸浓须的汉子,我瞧着他就害怕。”

铁凝心道:“什么追魂帮,我根本就没听过。想必是江湖上未入流的帮会。”她那知道“追魂帮”的帮主就是“七步追魂掌”沙铁山。

铁凝笑道:“怪不得你刚才这样害怕,原来是怕那个追魂帮主今日到来,没有房间住就会追了你的魂魄。”

那小厮变了颜色,说道:“我,我不怕,我只是个小厮,他要追究也只能追究掌柜。”看得出来,他口不怕,心里其实是很害怕的。

铁凝笑道:“你不用慌,他着来了,我对付他。管他什么追魂帮主,我就不相信他当真就能追了我的魂。”

小厮指了额上的冷汗,心里想道:“这小姑娘的口气倒是好大!想来也是练过武功的了。但她却不知道那个帮主是多凶呢!”

铁凝笑道:“好了,不要谈这个什么追魂帮主了。我另外问你一件事,你刚才说那个女客,年纪多大?住在那一间房?”

这小厮得了铁凝的银子,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道:“看来大约不到二十岁。暗,她就住在你对面的一间房。”原来她们两个人的房间正是后窗对着前窗,不过中间隔着一个天井。

铁凝心头一跳,想道:“年岁也对了。”于是又问:“她的弟弟呢。”

小厮道:“她的弟弟今日一早就骑马给她请大夫去了。现在还没回来。”铁凝道:“这大夫住得很远吗?”小厮道:“不算远也不算近,大约有四五十里。

铁凝心里想道:“四五十里路程,若是走得快的,清晨动身,现在也该回来了。何况展伯承的坐骑乃是秦襄所赠的名驹?嗯,难道他们所说的这对姐弟并非展伯承和他的龄姐?”

铁凝道:“她的弟弟要特地去请个大夫回来给她看病,那么,想必这女客是病得不轻,并非仅是中了点暑吧?”

小厮笑道:“不错,这是掌柜骗你的。她刚才想要你和那位女客同住,怎敢说她是得了重病?”

铁凝沉吟半晌,说道:“依我看来,他们是不是真的像一对姐弟?”

小厮怔了一怔,说道:“我没有留心,也看不出有什么破绽。

“这对姐弟不知是否就是他们?”这最令铁凝感到困惑的间题。按说一个具有上乘武功的女子,决不是那么容易就病倒的。那么,她若是龄姐,岂能在旅途上受了劳累,就如此弱不禁风?”再说,这女客就在前面房间,假如是龄姐的话,她应该听出我的声音。即使她在病中,也会露面与我打个招呼吧?那个男的只怕也不会是展大哥。若是展大哥,他骑着马去,怎的这个时候还不回来?”

铁凝左思右想,怀疑不定。想去探望那位女客,又怕认错了人,闹出笑话。

其实铁凝的心情十分矛盾,她希望见着展伯承,但却又害怕这对姐弟真的就是褚葆龄和展伯承。

要知铁凝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展伯承是第一个闯开她少女心扉的人,这初长的情苗是一天天茁壮,要想拔除也拔除不了。

故此尽管铁凝与展伯承分手的时候,曾真心的为他祝福,祝福他与褚葆龄和好如初。但一分开之后,可又是牵肚挂肠,渴望与他重见。正是因此,她一回金鸡岭,见过了爹爹,只住了几天,便又袭目要找哥哥,下山来了。

也正是因此,在她的内心深处,她实在害怕这对姐弟真就

还有一事,铁凝一面觉得褚葆龄的境遇堪怜,但另一方面对褚葆龄与刘芒的一段情事还是不能谅解,在她的心底也还是隐隐为她的展大哥感到“不平”,觉得褚葆龄“配不上”她的展大哥。

铁凝心事如潮,过去这几月她与展伯承相处的往事,一幕幕重上心头。铁凝思前想后,不觉痴了。

褚葆龄在她对面的房间,也是心乱如麻。不过,她并不知道铁凝也爱上了展伯承,她是为了避免挑起心底的创伤,所以不想和铁凝会面的。可是她又想道:“小承子总是要回来的,小承子一回来,他也总是要和铁凝见面。那是我再与她相见,岂不尴尬。”

天色渐渐黑了,展伯承还未回来。褚葆龄开始有点着慌,这时才想去与铁凝商量。心念宋已,忽地听得铁凝的房中传来了一声轻飘飘的叹息。

诸徐龄心里暗暗好笑,想道:“这小妮子也不知有什么心事,独自~人,唉声叹气?”

要知在褚葆龄的心目之中,一直还是把铁疑看作一个天真烂漫,不懂人世忧愁的小姑娘。此际,听了铁凝的声叹息,倒是引起了她的好奇,也颇令她感到意外。

一声叹息过后,接着只听得铁凝低声呼唤:“展大哥,展大哥。”褚葆龄听人耳中,不由得心头一额,寻思:“我只道她是来找她哥哥,却原来她想念的是小承子。”

褚葆龄悄悄溜出房间,走到铁凝那间客房的后富。天并种有几棵芭蕉,蕉叶覆富,如同一幅天然的窗帘。铁凝此际正自然寻思,茫然若梦,一点也没察觉窗外有人偷听。

铁凝前南自语:“展大哥,展大哥!你那里知道我的心事啊!”褚葆龄输望进去,只见铁凝~手托着香腮,右手伸出一个指头儿正在桌子上东涂西抹,好像是在一笔一笔写字的模样。

褚葆龄看了一会,这才看出她果然是用指头儿在桌上“写”字而且写来写去,都是“展伯承”这三个字!

这个时候,褚葆龄什么都明白了。不必铁凝说出她的心事,她都已知道了。铁凝并不是她想象中的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铁凝已经成长大了的少女了,她开始懂得爱情,也需要爱情了。

褚葆龄消立窗前,痴痴的想了一会。窗内铁凝已写了十几个展伯承的名字。晚风吹来,褚葆龄如梦初醒,忽地想道:“天快黑了,小承子快要口来了,我也应该走了。”

褚葆龄走出铺面,掌柜的有点惊诧说道:“姑娘你好了些吗?今弟还未回来,恐怕是在那大夫家里耽搁了。你不用担忧,我看再过一会他就会回来的。你还是早点歇息吧。”掌柜的只道她是等得心焦,出来盼望她的弟弟的。

褚葆龄道:“借你的纸笔给我一用。”她根本不接掌柜的话头,取过了柜台上的纸笔,匆匆的写了几行书信,据了起来,说道:林果天黑之后,我的弟弟还没回来,请你把这封信交给我对面房的那位女客。”掷下了信,便往外走。

掌柜的吃了一惊,说道:“姑娘,你去那儿?”褚葆龄道:“我出去走走。”掌柜的拦住地道:“姑娘,你身体还未大愈,怎好出去?”褚葆龄道:“不用你管!”

掌柜的陪笑道;叫、人怎敢看管姑娘,只是令弟吩咐我们小心伺候你的。你出去了,他着回来,岂不怪我产掌柜的只道褚葆龄是要出去散一散心,但也不敢让她出去。

褚葆龄正良心头郁闷,见那掌柜的一再将她拦阻,禁不住气起来,廖道:“我说不要你管就不要你管!”轻轻一掌把那掌柜的推开!

褚葆龄虽然在病中,又虽然是只是轻轻一掌,那掌柜的已是禁受不起,“啪”的一声,跌了个仰人又。

客店的两个小厮,一个拖手,一个抬脚,把胖掌柜拖了起来,只见诸像龄已经跨上了她的那匹枣红马,在慕导苍茫中绝上去!

胖掌柜站了起来,雪雪呼痛。小厮笑道:“人家还只是这么轻轻一推呢,你就受不住了。你别担心,我给你看过了,你没受伤。”掌柜的又是吃惊。又是气恼,说道:“真是邪门。一个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病中出走情可忍 心事谁知意自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