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32回 异国情鸳同患难 中原豪杰共恩仇

作者:梁羽生

褚葆龄这封信并没说到她出走的原因,但展伯承看了,心里已然明白,想道:“凝妹一来,龄姐就走,这其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了。但她有病在身,无人照料,这却叫我怎么放心得下。”又再想道:“我对龄姐本来是没有杂念。但只在她心上却还有未能解决的结?要不然何必避开凝妹呀,但不管如何,她还是十分关心我的,她匆匆出走,也还没有忘记将我的去处告诉凝妹,要凝妹找我回来。”想至此处,心中不觉一片茫然。

展伯承把信交国铁凝,茫然问道:“龄姐是去那儿?”铁凝道:“我怎知道?不过她走了还未到一个时辰,咱们马快,分头去找,或者还可以将她追回来。”展伯承道:“哦,她走了还未到一个时辰?”蓦然一省,把鲍泰提过来,解开了他的穴道,说道:“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碰见一位骑着枣红马的女子,快快的从实招来,否则要你的命!”原来展伯承在闯进这间客店的时候,正听见鲍泰向仇敖诉苦,说是他碰见女子就倒霉。故而展伯承料想他们定是在路上遇着了褚葆龄。

鲍泰见有一线生机,连忙说道:“我说真话,你肯放过我?”展伯承道:“好,你说真话,我就放你!”鲍泰道:“实不相瞒,我们是曾经碰到了褚姑娘,大哥要捉她,你们可别怪我,这不关我的事。”展伯承大惊道:“捉去了没有?鲍泰道:“没有。有一对路过的夫妇,将她救走了。”当下将路劫褚葆龄,却碰上独孤字夫妻的事情,都如实的告诉了展伯承。

展伯承又惊又喜,说道:“那个男的是用折扇当作兵器的,女的是用小铜铃当作暗器的?”鲍泰说道:“不错听沙大哥说,那个男子外号叫做什么‘铁扇书生’的独、独什么字?嗯,这男子的复姓实在难记。”

展伯承道:“好,不必你说了,你滚吧!”铁凝恨鲍泰刚才对她说话轻薄,气犹未过,一脚将他踢了出去,说道:“展大哥答应饶你性命,这次我不杀你。你再胡作非为,下次要是给我碰上,可就不能放过你了。”鲍泰摔得头破血流,爬了起来。连声:“是,是。”抱头鼠窜而去。

展伯承喜道:“独孤宇夫妻将她救了去,咱们可以不必找她了。”铁凝怔了一怔,随即恍然大悟,不由得也是喜形于色,说道:“不错,龄姐既然是有了着落,那么,咱们是不用再找她了。”独孤宇是刘芒的三叔,展伯承早已知道,因此他当然想得到独孤宇是要把褚葆龄带到夏侯英那儿,好让她与刘芒见面。

展伯承一心一意盼望他们二人破镜重圆,言归于好,因此一听得褚葆龄是跟了独孤宇夫妻回去,这正符合了他的心愿。甘泉只知治病救人,捋了捋须子,说道:“独孤字有祖传的一种灵葯,名为小还丹,补气培元,最具效力。展哥儿,你要我来看病人,就是这位已经跑掉了的褚姑娘吧?”展伯承面上一红,说道:“正是,我想不到她会跑开的。”

甘泉说道:“这个我不怪,你请大夫看病人,总是会把你们的亲人的病情夸张的。不过,这位褚姑娘既然能够和追魂帮这帮强盗动手,想必病得不重。如今她碰上了独孤宇,有独孤宇的小还丹更可无忧了。”接着笑道:“这里的病人跑掉了,我应该回去看看留医的病人啦。”

展伯承瞿然一省,连忙说道:“不错,我已耽搁了你许多时候了。咱们赶快回去吧。凝妹,你有没有别的事情,倘若没有,就和我一同走好吗?”

展、铁二人都是付了房钱的,匆匆收拾行李,便与甘泉同行。路上铁凝问道:“甘爷爷,在你家中留医的病人是谁?”甘泉笑道:“是你爹爹的好朋友,也是一位天下闻名的大侠。你猜猜看。”铁凝吃了一惊,问道:“是我表叔段克邪吗?”甘泉道:“不是。”铁凝道:“是我的方师叔方辟符吗?”甘泉道:“也不是。”

铁凝道:“那么难道是我的师公空空儿不成?”甘泉笑道:“更不是了。空空儿来去如风,有谁能够伤得了他?”铁凝道:“我爹爹的好朋友,又是天下闻名的大侠,除了这几个人,那还有谁?”甘泉笑道:“你猜不着,待会儿到我的家就知道了。”

铁凝心急难熬,央求展伯承道:“甘爷爷不肯告诉我,展大哥,你告诉我吧。看我没有问你,你是怎么样请得动甘爷爷的呢?我妈说过甘爷爷看病的规矩,他每天只看一个病人,而且不轻易出门给人看病。你和他以前并不认识,他不把你赶出门去,我实在总觉得奇怪。”

展伯承笑道““是么?这两件事不但出乎你的意料,也出乎我的意外呢。不过甘爷爷的确是要把我赶出去的,幸亏那位病人给我求情。”铁凝道:“那位病人究竟是谁?”

展伯承把铁凝逗得急了,这才把求医的经过告诉铁凝。

原来展伯承找到了甘泉家里,甘泉最初是闭门不纳。展伯承拍门叫了半天,没有人应,展伯承无计可施,就索性跳了进去。

展伯承跳了进去,凝神一听,听得一间厢房里似有声音,那间房的房门也是关闭的,展伯承从后窗望进去,只见一个老者坐在床前,床上躺着一个病人,这老者正是替病人按摩。病人脸朝下,背朝天,面貌看不清楚。

展伯承心里想道:“这老头儿一定是掌柜说的那位神医甘大夫了,可是他正在给病人治病,我可不能惊扰他。”在窗前耐心的等了许久,好容易等到那老者做完了手术,展伯承正想出声,那老者却忽的喝道:“大胆小贼,敢来偷窥,意慾何为?嗯,你当我不知么?给我跪下!”突然冷风如箭,快的从窗缝穿出,直“刺”展伯承膝盖的“跳环穴”,展伯承机伶伶的打了一冷战,膝盖一麻,几乎就要跪倒,还幸他内功已颇有根底,勉强还能挺住。

展伯承大吃一惊,原来这个老者使的乃是“隔空点穴”的功夫,展伯承知道这是最上乘的点穴功夫,他父亲曾经和他讲过“隔空点穴”的运功秘诀,但即使是他的父亲,也还限于功力,未能运用自如,他则更是只知秘诀,谈不到使用了。甘泉在房内也是吃了一惊,原来他的“隔空点穴”的功力虽不及师见韩湛,但在三丈之内,也能随心所慾,点人穴道。当然,隔空点穴的指力要弱一些,对方若是内家高手的话,“隔空点穴”的效力是不能制服敌人的。不过,展伯承只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居然也能禁受得起,甘泉就不能大感意外了。

甘泉走来要抓展伯承,展伯承连忙说道:“我不是贼,我是来找你老看病的。”甘泉怒喝道:“滚开,我不看病!”展伯承道:“你不正在给人看病吗?”甘泉怒道:“我喜欢给谁看,就给谁看,你吵什么?你在这里探窥我还未惩罚你呢。你再吵,我先打你一顿,再赶你出去。”

原来甘泉只是替那病人做了第一步的手术,那病人也还未曾完全脱险境,是以甘泉非常不高兴有人来扰乱他。

展伯承却一心要为她的“龄姐”请大夫治病,连忙说道:“你老打我一顿不打紧,只要你老肯和我去看病人。”

展伯承这两句孩子的话,倒引起了甘泉的同情,气也平了些。说道:“好吧,你留下地址,我明天有功夫就到你那儿去看看。”展伯承道:“你今天不行吗?我的马快得很,咱们骑马去,用不了你多少时候的。”甘泉怒道:“你这小子啰唆,你再吵,我就当真要把你轰出去了。”就在此时忽听得病人叫道:“是小承子吗?甘老前辈,可别轰他!”

展伯承说到这里,笑道:“凝妹,你知道是谁了吧?”铁凝道:“叫你做小承子的。哎,难道是楚平原叔叔么?”在铁凝父亲的朋友中,只有楚平原和展伯承自小相熟的,故此铁凝一猜便着。

展伯承道:“对了,这次你猜中了,正是楚大侠。”

铁凝又是吃了惊,又是诧异,说道:“楚叔叔不是要和宇文姑姑回师陀国的吗,怎的却到了这儿?楚叔叔武功卓超,又是谁那么大的本领将他打伤的?”

展伯承道:“那时他刚刚醒来,我不敢和他多谈。好在就快到了,等会儿你问他吧。”接着说道:一楚叔叔把我叫进去,向甘老前辈说明了我的来历。幸亏有楚叔叔和我说情,这才请得动甘爷爷,。”

甘泉哈哈笑道:“我这次破例为你出诊,倒也不是完全为了楚大侠的面子。你不知道你的爷爷在四十年前和我打过一架呢。不过你的爹爹却又是我的忘年之交,假如你早说你是展元修的儿子,我也不会轰你的了。”

原来展伯承的祖父展龙飞是个大魔头,四十年前侠义道曾经聚众围攻过他,甘泉是其中之一。但展龙飞的儿子展元修却是善能补父之过的大侠。

铁凝道:“楚叔叔伤得重不重?”

甘泉道:“他受了邪派的毒掌之伤。伤得倒是不轻,这种毒我也是从未医过的。不过,我已经给他放出毒血,又给他施了针灸,通解穴道,料想可以无妨。但是他怎么受的伤,我还未有功夫问他。”

说话之间,已经回到甘泉家。此时夜幕已降,正是月上梢头的时候。三人拴好坐骑,便即推门进去。

甘泉笑道:“我出来的时候,天还未黑,忘记给楚大侠点灯了。”擦燃火石,打开房门,嚷道:“楚大侠,你看看谁来了?”不料房间里沓无人影,甘泉大吃一惊,只道楚平原是给仇家劫去,连忙叫道:“楚大侠,楚大侠!

楚平原应声道:“来了!”甘泉听得他的声音,这才放下了心。只见楚平原从后院走出,一跷一拐的扶着墙壁走过来。

甘泉道:“你怎么就起床了?”楚平原道:“你老医术通神,我觉得已经好多了,试试练习走路。”

甘泉已经点燃了油灯,楚平原任了一怔,说道:一咦,小承子你不是说害病的是褚葆龄么?怎的却是铁凝和你一同来了?凝侄,你见过你爹爹没有?你这次是从山寨出来的么?”

铁凝笑道:一说来话长,先听你的吧。楚叔叔,你的精神怎么样?”一面说话,一面和展伯承把楚平原扶人房间。

甘泉剔亮油灯,一看楚平原的脸色,只见他脸的黑气,差不多都已消散,只剩下一抹淡淡的微晕,要不是留心观看,都几乎看不出来,甘泉点了点头。说道:“是好得多了。”当下给他诊了一把脉,赞道:“全靠楚大侠功力深厚,老朽的葯石之功,不过十之二三而已。”

楚平原道:“那么还得几天才可复原?”甘泉道:“我本来预计你要一个月才能复原的,现在看来,有半个月大约也可以了。”楚平原叹了口气道:“还要半个月么,这却叫我怎生等待?”焦急之情,见于辞色。

甘泉道:“楚大使有什么为难之事,必须办的。可否说出来让大家从长计议?”甘泉因见楚平原精神甚好,因此也就放心让他长谈了。

楚平原道:“凝侄,我本来是要到金鸡岭找你爹爹的,想不到在这里受了伤。你来得正好,你是要回山寨的吧?可以顺便给我带一个讯。”

铁凝道:“楚叔叔,你找我的爹爹是为了何事?你本领这样高强,又是什么人伤了你的?”

当下楚平原说出他受的经过。原来宇文虹霓邀他回国,他因为自己乃是汉人,师陀国有一班王族正在用这借口反对他,内里的阴谋,则是要勾结回纥推翻宇文虹霓,楚平原为了避免资敌以柄,再三思量,终于还是狠下心肠,拒绝和他妻子回去。宇文虹霓则一定要他一同回去,否则宁愿放弃王位。

两人在路上为了这个问题议论未定,宇文虹霓的亲信已经从师陀国赶来,找着了她,带来了一个十分恶劣的消息了。就在宇文虹霓离开国寻夫的期间,那班久已蓄谋纂位的王族,趁此时机,发动政变,公然引狼入室,将回纥兵引人师陀。名义上是旧日的王弟断承王位,实际则是回纥的驻军元帅当了太上王。一切生杀予夺之权,皆操之口纥军人之手。师陀变成了回纥的附庸,百姓在异族统治之下,苦不堪言。

楚平原说到这里,叹口气道:“我这才知道我是做错了。敌人的侵略,躲避是躲避不了的,我若不怕诽谤,留在师陀,与虹霓同心合力,率领师陀的百姓抵御强梁,至少回纥的兽兵不能这样容易便占了师陀。”

铁凝听得热血沸腾,说道:“那你为什么还不和宇文姑姑一同回去?”楚平原道:“如今师陀已被回纥所占,要复国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所以我与虹霓只好分头办事。她先回去号召国人,重组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回 异国情鸳同患难 中原豪杰共恩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