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34回 喜见英雄能伏虎 惊闻女主陷魔宫

作者:梁羽生

来的是个披着虎皮的少年猎人,一头金黄色的头发,从林中窜出,就似一头狮子一般。刘芒见他来势汹汹,心头火起,当下双掌一推,想把他轻轻的摔个一跤。那知这少年猎人拳出如风,劲道竟是十分刚猛,刘芒拨不动他的拳头,反而给他冲退三步。

刘芒喝道:“好,看是你厉害还是猛虎厉害?”使个擒拿手法扭他双腕,那少年双臂一振,把他摆脱,“蓬”的与他对了一掌,刘芒再退三步。原来这少年皮肉粗硬,就似铁石一般,刘芒的擒拿手对他竟是毫无作用。

展伯承道:“刘大哥,他说这老虎是他家里养的。”刘芒打得性起,说道:“他养老虎害人,这一架我非和他打打不可。”

铁凝重心未脱,笑道:“展大哥,且别劝架。你看这少年拳法好怪,不知是那一路的。”只见这少年双拳前冲,拳头从两边额角打出,势似野牛之双角向敌人抵触,刘芒用了一招“分花拂柳”,分开了他的双拳,那少年一个转身,连环飞脚踢出,其势又如老虎之一剪一掀。

刘芒刚刚避开,对方又伸开了双手抓来,这一下却如豹子探爪。原来这少年并没有跟过名师学过武术,他的一套拳脚是从野兽的打架中悟出来的。他在深山与猛兽作伴,看狮子、老虎、豹子、野牛,各种各样的猛兽打架打得多了,自自然然的模仿他们的打法,竟然不知不觉的自创了一套武功。

可惜他没有经过名师点拨,这套自创的武功还发挥不出他应有的威力。刘芒却是名武家之子,在技击的运用上当然比他巧得多,打了十来个回合,那少年猎人接连中了他几拳几脚,虽是皮粗肉硬,也痛得哇哇大叫。

展伯承道:“这少年是个武学奇材,若有名师指点,他年的造诣无可限量。好了,咱们应该劝架了。”当下,纵身下去,在他们两人当中插进,双掌一分,使个巧劲,轻轻把他们拉开。用师陀国的土话说道:“这人是来帮你们打仗的,都是朋友。”展伯承来到师陀,已将近一月,故此懂得一些日常的会话。这少年猎人怔了怔,道:“真的?”展伯承朝山下一指,说道:“你看,这队义军是不是你们国人?我们就是和这队义军一同来的。”

这少年猎人是在高山上长大的,视力比常人锐利得多,一看山下的义军,就看出果然是他们师陀国的同胞,不觉惊喜交集,连忙握着展伯承的双手摇了两摇,说道:“是是。咱们果然是好朋友!”

接着这少年猎人走到刘芒身边,突然伸开双臂和他拥抱,咕咕噜噜的说了几句说话,又翘起了大拇指。

刘芒听不懂他的说话,但已经知他并无恶意。于是也翘起大拇指,表示很赞赏他的武功。

展伯承道:“他说你的本领比他高得多了。他说他从来没有打输过架的,不论和老虎狮子打或是和回纥兵打,从来都是他打赢的。只有这次输了你,所以对你很是佩服。”

刘芒说道:“不,他的武功才真是比我高明。他若是懂得技击的窍门,多学两年武术,我就打他不过。”展伯承将刘芒的话也讲给这少年听,这少年道:“哦,是当真的吗。你们说的武术是什么样东西,若真有如此神奇,那我一定要学。但你的本领又比我和他都要高明,轻轻一拉就把我们分开了,这也是武术吗?”

展伯承道:“不错,这也是武术啊。你若不嫌弃,咱们交个朋友,以后咱们可以互相切磋武术。你叫什么名字?”

展伯承把刘芒、铁凝和自己的名字都告诉他,那少年猎人笑道:“汉人的名字好难记,不过我只记着一个字,你叫展大哥,他叫刘大哥,她叫铁妞妞,那也行了。”“妞妞”即是“姑娘”的意思,铁凝见他补实可爱,不觉给他逗得笑了起来。

那少年猎人道:“我叫浩罕,我是在这山上长大的,请问你们上山来做什么?”展伯承道:“实不相瞒,山下这队义军短粮,我是想把这只老虎打了,让义军可以饱餐一顿的。不料却是你家里养的老虎。”

浩罕笑道:“我家里养的野兽多呢,说老实话,这只老虎平日是我当坐骑的,我不大舍得他。不过,是给义军吃的,那我又舍得了,我家里还有昨天打的两头肥鹿,我都拿来给你。但有个要求,你可肯答应?”展伯承道:“当然答应。你说吧。”

浩罕道:“我也想从军,你给我向头领说一说好吗?”展伯承道:“哦,你也要打回纥兵?”浩罕道:“我虽住在山上,有时也到山下走的。我碰过好几次番兵欺侮我们的百姓,我还打死过好几个番兵呢。我早就想和大伙儿一齐打番兵了。”

展伯承大喜道:“你想参加义军,我们是求之不得。我敢对头领作主,欢迎你来参加。”展伯承在这支义军中虽然不过数日,但因同仇敌忾,早已不分彼此,是以他很自然的出口就说“我们”。

浩罕兴冲冲的跑回家去。展伯承这才有空向刘芒询问:“刘大哥,你怎么到这儿来的?”刘芒道:“我找不着夏候二叔,道路传闻,听说他们是到师陀来了,故此我便来找他。你们可知道他的消息么?”

展伯承道:“我们曾碰见他的侄子夏候勇,是曾听说他们要来,不过我们到了师陀将近一月,却还未碰见你三叔的队伍。刘大哥,怎么只你一个人?龙、龙姑娘呢?”

刘芒悄悄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龙姑娘么,她,她走了!”意下似有难言之隐。

原来刘芒当日之所以与龙成芳故作亲热,携手同行,用心其实是想“成全”展、褚二人,故而要“逃避”褚葆龄的。龙成芳与他一路同行,渐渐也就发觉了刘芒对他并无真实的情意。龙成芳是痴心一片,但想想“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心情也满不是味儿。一天晚上,他们错过宿头,在荒林露宿。半夜醒来,龙成芳听见刘芒正在说着梦话,声声都叫着“葆龄”。

龙成芳想了许久,深知只是凭着自己的片面痴情,怎也无法挽回刘芒的心了。于是趁着刘芒未醒,便即悄悄离开了他。她是一个拿得起放得落的女子,独自走了,连一个字都没有留给刘芒,刘芒也不知她人往何方,只有内疚于心而已。

展伯承知他有难言之隐,不便多问。刘芒想向展伯承询问褚葆龄之事,碍于铁凝在旁,也是不便多问。铁凝心直口快,却忽地“噗嗤”一笑,说道:“你们真是无独有偶了,你的龙姑娘走了。他,他的,嘿,他本来是和褚姑娘同行的,半路上葆姑娘也忽地不别而行了。”心中想着“这可不是正好么,有缘的相聚,无缘的分开。你和褚葆龄将来也就总可以破镜重园了。”但铁凝虽是心直口快,这些话她也不敢径直的说了出来。

刘芒怔了一怔,心中无限怅触。展伯承此时也不知说些什么话才好。不料就在此时只见下面尘头大起,一彪军马突然从对面的谷口出现,正截堵了义军的出口。一发现了义军登时就向义军冲击。

展伯承叫道:“不好!咱们下去拼了吧!”原来这是一队回纥骑兵,人数约有五百。若只是回纥骑兵,人数虽然较多,那也罢了。但在回纥骑兵中却杂有四个汉人,这四个人比回纥骑兵厉害得多。他们乃是:卜仇天、沙铁山、仇敖和帅万雄。

原来那日帅万雄与班氏兄弟失利之后,逃回师陀国就万雄向窦元报告发现了展伯承和铁凝的事情,连同报告发支义军的地点。窦元因为另外有事,不能分身,于是就请天、沙铁山、仇敌三人领了一队骑兵,由帅万雄带路,去;展、铁二人,兼消灭那支义军。至于班氏兄弟,则因那日;伤,留在师陀京城养伤。

卜仇天与沙铁山乃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仇敖与帅万雄功较弱,也是绿林中响当当的角色。但展伯承等人明知打不过,也是不能不打的。于是不待浩罕出来,他们三人就施展轻功,跑下山去。此时双方已在混战之中了。

卜、沙二人认得乌获是宇文虹霓的武士,双双向她扑来。仇天先到,双笔插去,戳他穴道。

乌获是师陀的著名武士,有扛鼎之能,分牛之力,使开柄狼牙棒,虎虎生风,卜仇天双笔碰着他的狼牙棒,溅起了点火花,双笔荡开,虎口隐隐作痛。判官笔是近身才能点穴故此卜仇天的判官笔点穴招数虽然精妙,近不了他的身,也无可奈何。当然,若是久战下去,卜仇天待乌获的气力消耗大部份之后,也还是可以会得手的。不过,既有沙铁山与他同上,那也就无须久战了。

沙铁山哈哈笑道:“黑汉子力气倒是不小,但要想打我,就不行了。瞧。我夺你的狼牙棒!”脚步跄踉,似如喝得晕陀陀的醉汉一样,竟然不理会乌获的狼牙棒,便向他摸去。

乌获把棒抡圆,猛地一扫,不料却扫了个空。只觉微风飒然,沙铁山已到了他的背后。“嗤”的一声,乌获的背心衣裳给沙铁山撕去了一大片。可是沙铁山想要夺他的狼牙棒,却也不能得手。乌获不仅是气力大而已,武艺也颇高强,横耾一撞,狼牙棒一倒打回来,沙铁山不敢连续发招,给他迫退。

说时迟,那时快,铁凝已经第一个赶到。沙铁山正要用“大力鹰爪手”的功夫,再抓乌获,铁凝一个“猛击长空”脚尖未踏实地,剑却已先指到了沙铁山的虎口。铁凝这一招兼有刺穴截腕之能。

沙铁山认得她剑法的厉害,不敢怠慢,一个“移形换位”,避招进招,改用“绵掌击石如粉”的功夫,反击铁凝。展伯承赶到,剑光如练,径刺到他的背心。沙铁山不敢让他们夹攻,一个“游龙绕步”,再使“移形换位”的步法避开,绵掌掌力斜推,把展伯承的青铜剑荡开。

沙铁山哈哈笑道:一你们两人都是我手下败将,你们就并肩上吧。”那知展铁二人一路同行,彼此琢磨,在剑法上的配合早已是熟能生巧,比前更为佳妙。两人双剑合壁,沙铁山的“七步追魂掌”虽有七种不同的步法和掌式,式式奥妙,但连使了七步七掌四十九式,仍然是给展铁二人的双剑合壁,杀得他步步躲避。他的付手仇敖提起大斫刀杀到,双方强弱配搭均匀,这才刚刚打成了平手。

乌获独战卜仇天,一个胜在笔法轻灵,一个胜在气力雄猛,双方也是打成了平手。

刘芒第三个赶到,与帅万雄交上了手。刘芒这一两年来因在夏候英之处得到长辈的指点,武功也是大胜从前,双方以刀对刀,帅万雄急切之间,也是占不到他的便宜。但这几对虽是打成了平手,义军却是寡不敌众,给回纥兵包围起来,颇有伤亡了。

乌获大怒,撇开卜仇天,抡棒猛的扫敌兵,呼呼两棒,打死了三个回纥军官。两个给打碎了天灵盖,第三个则恰巧给被打死的同伴压翻,乌获的神力在打碎敌人同伴的天灵盖之后,徐力未衰,透过他同伴的尸体,将他压死。

可是他撇开卜仇天,卜仇天却放不过他。就在他打死第二个军官的时候,卜仇天的双笔已戮到了他的背后。乌获仅能避开一支,给卜仇天的右手笔点着他的腰,幸亏没有戮正他的“愈气穴”。

乌获皮粗肉厚,伤得不重,不过亦已“挂彩见红”。腰部颇有麻痹不灵之感了。乌获气力减了几分之后,卜仇天可就大占上风了。双笔欺身进迫,杀得乌获再也不能抽身去打回纥的士兵。

刘芒在和帅万雄过了百招之后,渐渐也居于劣势。并非帅万雄的刀法胜过了他,而是帅万雄的临敌经验比他丰富,在他未熟悉帅万雄的路数之前,帅万雄已先探出了他的虚实优劣。帅万雄是知己知彼,这么一来,当然是刘芒要吃亏了。

仇敖的本领大致可以和铁凝相当,沙铁山得他一臂之助,“七步追魂掌”威力大显,过了百招之后,亦已大占上风。不过展铁二人的剑法配合得好,也还可以勉强支持得住。

兵对兵,将对将。义军是寡不敌众,伤亡越来越多。展铁乌刘四人也敌不过对方,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眼看义军方面就要全面溃败。

正当危急的时候,只听得豹号虎吼。只见一个黄发披肩的少年,在悬崖削壁上健步如飞,直跑下来,两只金钱豹在他身前,另一头斑豹和一头老虎在他背后。他肩上还扛着一头死老虎。原来是洁罕来了。

回纥兵虽然骁勇善战,却那曾见过这样的“怪人”,居然能驱使虎豹作战的。不由得个个有点心里发慌。

浩罕一面跑,一面拾起石块放人他的背囊。一到山下,只见他掷出一块石头,喉头里咕咕的响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回 喜见英雄能伏虎 惊闻女主陷魔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