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35回 气壮山河取暴虏 光辉日月颂英雄

作者:梁羽生

展伯承道:“刘大哥,我和龄姐乃是世交,褚爷爷曾有把龄姐许配与我之意,这你想必亦已知道了。但这却并没有成为事实。我以为人之相知,贵相知心。世间有男女之情,有姐弟之情,有好友之情。龄姐与你心心相印,这是男女之情,我和她是姐弟之情,和你是好友之情。这些感情都可弥足珍贵的,但却各各不同。刘大哥,我想你明白了这个道理,当不至于心中还有芥蒂。”

展伯承说得极为坦率,刘芒心中感动,半晌说道:“展兄弟,那么你和铁姑娘又是怎样一种感情?”展伯承说道:“现在是兄妹之情,将来如何,那就是将来的事了。”

刘芒在这半个月来的相处,也看得出来,铁凝与展伯承早已是情非泛泛。他从展铁二人的事情想到了自己和褚葆龄之间的一波三折,不觉叹了口气,说道:“可惜已经迟了。”

展伯承懂得他的意思,说道:“不,还没有迟。你是怕你得罪了龄姐,龄姐可能不肯再原谅你了,是吗?我以为不会的,龄姐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她过后思量,岂有不懂得你的用心之理?何况如今龙二姑娘又已离开了你,她对你纵有误会,亦是不难冰消的。”

刘芒又是半晌不语,终于幽幽叹了口气,说道:“但却不知葆龄今在何方?”

展伯承道:“她与独孤宇夫妇同行,独孤宇若是找不着你的夏侯三叔,一定也会得知讯息。你不是说夏侯英将要到师陀的吗,那么,你和龄姐的见面之期,亦当在不远了。到时你只须向她陪一个罪……”

刘芒满面通红了,说道:“这个,这个将来再说吧。如今我在这里闲散半月,但心里却是十分焦急呢。我和浩罕已成了好朋友,我一直在盼望他回来。他回来了,战火想必也就快要重燃了。说实在话,如今我已是没有多大心思去想儿女私情了。”

展伯承笑道:“我何尝不也是如此?我今晚是忙里偷闲才和你谈这番心事的。我比你更焦虑呢,我答应了楚叔叔来助字文姑姑,如今宇文姑姑被回纥所俘,乌获去探听消息,迄今也还未有回报。”

正说到这里,展伯承忽党头颈一凉,似是被人吹了一口凉气,展伯承大惊,连忙反手一掌。只听得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哈哈笑道:“小承子,你担心什么?有我来了,天大的难题都会给你解开。嘿,嘿,你这反手龙形一式的掌法倒是练得很不错了啊!”

展伯承这一喜非同小可,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空空儿。在空空儿背后还有他的妻子辛芷姑。

空空儿平生游戏人间,年近五旬,童心未退。他从树上跳了下来,吹了展伯承一口凉气,把展伯承吓了一个大跳。

展伯承喜出望外,连忙上前施礼,说道:“空空前辈,辛老前辈,你们两位怎么也来到此间?”空空儿笑道:“还不是特地找你们来的。我的老伴儿听说她的徒弟跟你跑来师陀,她心急得不得了,生怕她的徒弟出了意外。”

辛芷姑笑道:“不如是你急着要赶到这里来找人打架才真。我的徒弟跟着小承子,我有什么不放心的?”辛芷姑是情场的过来人,早在扬州的时候,已隐隐看出了铁凝的心事,是以有意无意的和展伯承开了两句玩笑。

展伯承面上一红,说道:“这么说,两位前辈是已经见过楚大侠的了?,”

空空儿道:“最近没有见过,但我到过铁摩勒的山寨,他的事情与及你们师陀国的事情,我都已是知道了的。”

原来空空儿夫妻本来是要陪伴楚平原与宇文虹霓回国的,辛芷姑在扬州与司空猛的一战,受了内伤,故而空空儿与她先到少林寺再讨几颗小还丹,然后再到金鸡岭去打了一转。

辛芷姑道:“我们并不知道师陀的危急情况,要不然早已来了。楚平原到过金鸡岭,见了铁摩勒之后,又到沦州找老英雄金刀董钊去了。铁摩勒答应派出一支精兵来援师陀,可能由段克邪率领,铁铮和华姑娘也会来的。但我们等不及他们,便先来了。”

展伯承大喜道:“这消息好极了,咱们赶快去告诉这里的义军首领木里,让他安心。”空空儿道:“我正是要赔我引见。我是到了这儿才知道宇文虹霓大寨给回纥兵攻破的。正不知到何处去找他们的首领,却巧先碰见你们。好,咱们这就去吧。”

刘芒待他们谈话告了一个段落,也上来以后辈之礼,拜见空空儿,辛芷姑。空空儿道:“我听得小承子叫你做刘大哥,你的爹爹可是刘振?”刘芒道:“不错。原来空空前辈和家父也是相识的么?”

空空儿道:“我与你的爹爹没见过面,但独孤宇却是我的朋友,夏侯英我也曾见过一面。他们和你爹爹是八拜之交,是么?”

刘芒大喜道:“正是,空空前辈可知道我的夏侯二叔和独孤三叔的消息?”

辛芷姑笑道:“我不但知道,还在路上恰巧碰上了你的独孤三叔呢。”

刘芒又惊又喜,说道:“只是独孤三叔一人么?”辛芷姑微微一笑,说道:“不,是三个人。独孤宇夫妻之外,还有一位褚姑娘。这位褚姑娘听说是你从前在盘龙谷的时候的邻居,对么?”刘芒黑脸泛红,说道:“他们怎么说?”

辛芷姑笑道:“他们曾向空空儿提及了你,问我们知不知道有你这样的一位后辈英雄。”刘芒满面通红,说道:“辛老前辈说笑了,我那能当得起英雄二字?”

空空儿说道:“英雄不是单论武功,你在穆家的一战,不畏强梁,不求庇护,就很有英雄的气概。你的姑父穆庄主武功还胜于你,但比起你来,那只能算作是狗熊了。”

空空儿接着说道:“夏侯英在苏州的东北山地,这消息是独孤宇告诉我的。独孤宇已经知道你是要赶回夏侯英那儿,恐怕你不知道他的所在,他认为我在江湖上交游广阔,因此托我一事,叫我转知江湖上的朋友,倘若碰上了你,就告诉你。我已经转托几位丐帮的分舵主代为留意了。我在苏州无暇停留,没有去拜访夏候英。但亦听得说夏侯英也是准备和他的队伍到师陀来的。想不到你已先到这儿来了。”

刘芒听了这些消息,心中的高兴是难以形容。打听他的行踪的虽然是独孤宇,但显然这是他替褚葆龄说的。“可见葆龄虽然装作与我决绝,心里还是关怀我的。”刘芒心想。想到这里,心里也就有甜丝丝的感觉了。

说话之间,已到了木里那座营账。空空儿足迹遍天下,师陀国也曾是他旧游之地。木里久已闻得他的大名,相见之下,无限欢喜。

木里正在把宇文虹霓被回纥所俘的事情告诉空空儿,铁凝一阵风似的揭开帐幕冲了进来,叫道:一师傅,你来得正好,你快快吩咐师公做一件事情!”

辛芷姑笑道:“你这疯丫头,话也没说清楚,你要师公做什么事呵?你不会求他吗?”

空空儿笑道:“不用她说,我已经知道了。是不是要我去救你的宇文姑姑?”

铁凝道:“正是啊,原来你已知道了。楚叔叔是我爹爹的好朋友,也是你的好朋友,你可不能不帮这个忙啊!”

辛芷姑笑道:“不用你说,他也会帮忙的,你师公没事也要找这事理的,有了这个机会,他巴不得到京城去大闹一场。”

空空儿板起面孔道:“不,我还要打听打听再说呢。”

铁凝怔了一怔,撅着小咀儿说道:“师公,你要打听什么?难道你怕回纥的千军万马?”

空空儿笑道:“我是怕在京城里找不著有斤两对手。救人容易,但找不到好的对手打架,我却要感到扫兴了。”

铁凝这才知道空空儿是有意在戏耍她的,笑道:“师公,我说给你听,你可别慌。京城里的高手可多着呢,有雪山老怪的徒弟司空猛,有回纥国数一数二的武士泰洛,还有铁牌手窦元和沙铁山这一班人。”

空空儿大笑道:“好,这几个人虽然不是我的对手,但也还有资格可以陪我玩玩。”铁凝道:“那么你是要去的了?”空空儿道:“当然,有人陪我打架,我是非去不可的了!”回头对妻子说道:“芷姑,咱们今晚就去!”

本里起初以为他们是说笑的,听到后来,这才知道是真的,不禁大吃一惊的说道:“空空大侠,回纥的精兵都驻在京城里面,王宫已被他们占据,宫中防守森严。空空大侠武功盖世,我是久已仰慕的了。可是这样深人龙潭虎穴——”

空空儿哈哈笑道:“唯其是龙潭虎穴,那我才有一去的兴趣。”

木里道:“依我之见,不如等到乌获那边的消息来了,他在京城里联络好人,与咱们里应外合,攻打京城之时,那时空空大侠再人王宫救人,岂不更易成功。”

空空儿道:“我的脾气就是专拣难的事做。”

木里碰了一个软钉子,心里想道:“这位空空大侠声名盖世,但也着是太骄了。一个人本领再强,可也不能目中无人。”当然,木里因为与空空儿只是初次见面,对他虽然有意见,却是不便和他直说。

当下本里委婉的说道:“空空大侠就是要去,也请再待一天如何?我今晚把王宫的地图绘出来,空空大侠带在身边,或许有点用处。”

在空空儿的心里,其实是连地图也不想要的。但以木里的感情难却,只好多谢了他,答应多留一天。

铁凝笑道:“木里将军,你还不知道我师公的本领呢。他最拿手的本领还不是武功,而是偷东西。我师公号称妙手空空,是天下第一神偷。取人之物,易于探囊。他会偷东西,也会偷人的。从前他曾在飞虎山偷了段圭璋大侠的儿子,就是后来变成了他师弟的段克邪,也就是我的表叔。师陀王宫的防卫虽然森严,也不见得就强过当年的飞虎山。”铁凝哗是的将师公的本领夸了一顿,在她心目之中,是以为空空儿一出马就一定会成功的。

本里笑了一笑,说道:“好,那么我明早给空空大侠送行,但祝空空大侠旗开得胜,马到成功,我在这里静候好音了。”

其实不须铁凝给师公夸耀,木里也知道空空儿的妙手神偷之名的。但他总觉得空空儿这样的把事情看得太过容易,却难保不受挫折的,当然这些扫兴的说话他不会说出来,当下就独自去赶绘王宫的地图了。他是宇文虹霓的亲信武士,在师陀的王宫住了将近十年,对宫中的建筑、地形,了如指掌。

铁凝道:“师公,你带我们去。”空空儿笑道:“用不着你们。”铁凝道:“我们虽然帮不上你的忙,但让我们跟你去开开眼界也好。”

空空儿道:“好吧,好在你们的轻功都已有了一点根底,不至于怎样耽搁我的路程。你的师父最包庇你,她也舍不得一见你就走的,就让你在路上陪陪师傅吧。”事情就这样说定了。

当晚木里绘好了地图,却把展伯承悄悄请来,对他说道:“空空大侠的本领我是相信得过的,但有时也要预防万一。我把乌获的地址给你,你到了京城,可以找他。万一有什么意外,或者他也可以给空空大侠助一臂之力。不过,你却不必先告诉空空大侠。”

木里的武功不是第一流,但颇有知人之明。他与展伯承相处一月,知道他的性情稳重,可以付托大事,而铁凝则是稚气未消。至于空空儿,则他见了一面之后已是完全清楚他的性格了。所以木里才吩咐展伯承不必先告诉空空儿,免得损伤了空空儿的自尊心。

第二天一早,空空儿接了木里所绘的王官地图,便与辛芷姑和展、铁二人下山。此时解冻已经半月,冰雪都差不多融化了,但草原上还是处处泥泞。空空儿夫妻施展绝顶轻功,泥泞的草原对他们来说,算不了什么。展伯承和铁凝轻功稍差,则多少受了一点影响。但八百里的大草原,他们也不过只用三天的功夫,就通过了。第四天一早进了师陀国的京城。空空儿找了一处比较偏僻的客栈住下。

吃过早饭,空空儿道:“我先去揣一揣道(摸熟周围道路之意)。你在客栈等我吧。”可是空空儿出门之后,展伯承却说服了铁凝,叫她在辛芷姑面前代为说辞,让他出去寻访乌获。并要铁凝给他遮瞒。铁凝对于展伯承的请托自是一口应承。她的说谎本领比展伯承高明得多,说是展伯承去找木里的一位朋友,却不提这人是谁和找他的目的。辛芷姑当然是不会拦阻展伯承的。

当晚空空儿兴冲冲的回来,说道:“咱们二更潜人王宫,三更得手,至迟四更回来。小承子、阿凝,你们不必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回 气壮山河取暴虏 光辉日月颂英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