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36回 大野鏖兵戈指日 深宫血战剑如虹

作者:梁羽生

展伯承大惊道:“浩罕你怎么啦?”浩罕道:“没事,我要告诉你……”但说了两句,已是支持不住,身躯一弯,就要倒下。展伯承连忙将他扶住,说道:“浩罕,你别忙着说话。”

但浩罕喘过口气来,仍是接着说道:“我们的女王救出来了,你的铁姑娘也来了。她们没事。”乌获大喜道:“她们呢?”浩罕用手一指,说道:“你瞧,他们不是在那边来了?”说了这句话,他气力已经用尽,淬然晕倒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趁着他们救治浩罕的时间,且先说一说铁凝是怎么人官去救宇文虹霓的?

原来浩罕人山招集猎户,乌获是派有人与他联络的,恰好浩罕昨天来到,他这支人数约有三千的猎人分散在郊区一带,浩罕单人来会乌获。他昨天来到,今日一早展伯承与铁凝也来找着乌获了。

乌获在王宫里也有内应,是宇文虹霞旧日的几个卫士,对新王假意表示忠诚,因而得以留用的。于是乌获定计,双管齐下,一方是自己带领民军,从王宫正门接应空空儿,“佯攻”王宫,以吸引敌人兵力。一方面请铁凝扮作宫女,浩罕扮作卫士。乌获手下有熟悉王官道路的旧人,他叫两个武士带浩罕、铁凝潜人王官,进了王宫,那几个作内应的卫士自会来照料他们。由那几个卫士审度形势,见机行事。

当空空儿夫妇在五风楼前与司空图等人恶战之时,铁凝和洁罕其实亦已经潜人了王宫,不过因为时机未到,未曾露面而已。

浩罕带来的那三千猎人,二更进城,首先发动,进攻东门火箭射人。把王宫,用大木撞破宫门。调动了宫中的一部分兵力。

在这个时候,司空猛和窦元回五风楼“保驾”,司空图与泰洛则出了王宫,追赶空空儿夫妇去了,两大高手已走,而乌获预定“佯攻”王宫正门的时间亦将来到。在宫中作内应的两个卫士对展、铁二人悄悄说道:“时机已到,咱们上五凤楼按照计划行事吧。”

原来每晚三更时分,按倒有一个官女要到五凤楼给字文虹霓送一碗参汤,并服侍她睡觉。宇文虹霓被俘之后,伪王吉纳用宫中所藏的“酥骨散”放人茶水之中,让宇文虹霓服下,服了这酥骨散,浑身无力,是以宇文虹霓必须每晚饮一碗参汤,并事事需人照料。如今铁凝就充当这送参汤的宫女,浩罕则假充护送她的武士,和另外两个武士陪她上楼。

到得楼上,宇文虹霓的目光和铁凝接触,不觉吃了一惊。伪王吉纳甚是机灵,在他的记忆中似乎曾见过这个“官女”,而且今晚他们又来得早了一些,此时一见宇文虹霓神色不对,立即指着铁凝喝道:“住步!你是谁?”

铁凝可没有“住步”,说时迟,那时快,她把那碗参汤朝着吉纳的面上一拨,立即便向字文虹霓奔去。

司空猛大喝道:“拿姦细”,一掌向铁凝击去。浩罕与铁凝同时发动,飞身向前,“砰”的一声,替铁凝接了一掌。

浩罕是天生神力,但因为未曾学过内功,不善于运用本身的神力,却是敌不过第一流的武学高手。双方硬接一掌,浩罕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可是司空猛亦给他的神力震得虎口酸麻,倒退三步。

拓拔赤儿子拓拔元拔剑向浩罕刺来,浩罕不顾性命,大喝一声,冲上前去,将他抱住。拓拔元的剑锋穿过他的肩头,可是一给他抱住,也就动弹不得了。

窦元也给其他两个武土拼命截住,铁凝一手拉起了字文虹霓,说道:“姑姑,这是解葯。”把一颗葯丸纳人字文虹霓口中。原来这解葯是作内应的武士从宫中葯库偷出来的。管葯库的人也是忠于宇文虹霓的。

拓拔赤怎容铁凝把宇文虹霞救走,就在铁凝把葯丸纳人宇文虹霓口中的时候,他已拔出佩刀向铁凝斩下。铁凝坐在床上,一手抱着字文虹霓,一手持剑应敌。她的剑法奇诡非常,虽然是坐着打而且只是单臂应敌,拓拔赤在急切之间也是宗她不何。

此时浩罕已抱住了拓拔元,他大吼一声,把拓拔元插入他肩头的那把宝剑拔了出来,剑锋又架在拓拔元的颈项,喝道:“你们胆敢动手,我就先把他一剑杀了!”

司空猛正要扑上,拓拔赤只得这一个儿子,爱子情深,连忙叫道:“司空先生,请别动手!”他本来是向铁凝猛攻的,此时也连忙收回了佩刀了。

窦元在这时间,却已把两名武士全都杀死,他正要扑向铁凝,浩罕把拓拔元当作盾牌,拦在铁凝身前,喝道:“你打!”拓拔赤又连忙叫道:“窦先生,请别动手!”

拓技赤是回纥驻军的元帅,司空猛和窦元只好遵命住手,眼睁睁的看着铁凝把解葯给了宇文虹纥吞下。

解葯十分灵效,不过片刻,宇文虹霓吁了口气,站了起来,她的体力已经恢复了几分,可以走动了。伪王纳吉把眼望着拓拔赤,拓拔赤却是眼尾儿也不向他,说道:“你们想要怎么样呢?”

浩罕说道:“你们让我们走,我们一出宫门,就把你的儿子放回!”纳吉颤声道:“他们要把已经废立的女王带走,这个——”拓拔赤道:“一个换一个,这个倒也很合理,但你们说的话算不算数?”

铁凝道:“我们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决不像你们尽是会耍阴谋诡计。而且你们在宫中卫士如云,我们若不如约,你们不是尽可以将我们乱箭射死吗?”在拓拔赤的心中,他的儿子当然是要比一个小国的女王还要“宝贵”,于是挥一挥手,说道:“好,就这样办!”

此时已有一部份猎人从东门攻了进来,老百姓也有许多攻了进去。但宫中的御林军人数还是比他们多的多,猎人和老百姓组成的一支临时义军,给他们包围起来,宫内宫外的联络亦已切断,被撞坏的东面宫门已重新安装上大门。

幸亏浩罕把拓拔元擒作了人质,回纥元帅拓拔赤不得不下令解围。愤怒的老百姓放一把火把五凤楼烧了,这才逃出。

浩罕踏出宫门,如约把拓拔元释放。可是拓拔赤却是不顾信义,得回了儿子之后,又派出一支回纥兵去追赶他们,还要把宇文虹霓再捉回来。

猎人和老百姓组成的队伍边打边走,不久就碰上了乌获这支义军的接应。攻打正面宫门的老百姓也闻风而来,拓拔赤见对方人多势大,他刚刚吃过老百姓的亏,这才不敢不把魔手缩回,逃进王宫,下令固守。

乌获因为目前还未是决战的时机,当下将他这支义军撤出城外,不过,仍然留下一些得力的部下协助京城的老百姓成立义军。乌获自己也是还要回来的,但他要先把字文虹霓护送出城。

在路上,空空儿有余暇才和铁凝说话。铁凝禀告人宜的经过,并将有关法罕的事情,告诉了空空儿。空空儿叹道:“这次的事情,都是靠了大家同心合力,才能成功。我以前的确是把事情看得太容易了。”

字文虹霞多讲了空空儿,说道:“空空大侠远来相救,我是感激不尽。这一次的事情,大家都有功劳,但还是空空大侠的功劳最大。幸亏你把司空留和泰洛这两大高手引开。”展伯承道:“是呀,要不然我们在五风楼中,焉能得手?”

空空儿笑道:“你们别给我脸上贴金了。论起这次功劳,应当是浩罕最大。却不知他的师父是谁?小小的年纪,居然能够挡得雪山老怪之子司空猛的一掌之力。”空空儿是个大行家,一看就知浩罕受伤的由来。

展伯承道:“他没有学过武功的。他的功夫都是自己从打猎之中悟出来的。他模拟各种猛兽的动作,拳脚功夫很有他的一套,那日我和刘芒也不过是和他打成平手呢。”

空空儿吃了一惊,说道:“这么说来,此人倒是一个最适宜学武的奇材。”

此时浩罕还在昏迷之中,铁凝说道:“师公,你可要设法把他救活才好。”

空空儿笑道:“何须你说,我当然是要把他救活的。”字文虹霓看出浩罕的内伤极重,担忧说道:“能救得活吗?”空空儿点头笑道:“别人不能,我是可以的。”

辛芷姑笑道:“你的老毛病又发作了,就是喜欢夸嘴。”空空儿笑道:“不,只因为我身上还有少林寺方丈送给我的一颗小还丹未曾用掉。要不然我敢说嘴。”

说话之间,这一行人已经到了郊外,乌获早有布置,在一个山村里住下来。

空空儿把浩罕接了过来,掌贴他的背心,一股真气输送进去。浩罕喉咙里咯咯作响,半晌,吐出了一大口淤血。空空儿以本身的功力,给浩罕推血过宫,化除积淤,大约过了半枝香时刻。浩罕脸上恢复了几分血色,这才悠悠醒转。铁凝早就捧了一杯水侍立在师公身旁,当下空空儿把仅存的一颗小还丹和水让浩罕服下。

空空儿说道:“有了这颗小还丹,他的内伤可以在三天之内痊愈。”其实,若非空空儿本身的深厚功力给他救治,纵有小还丹,也是无济于事的。空空儿不肯居功,从这件事情看来,空空儿也的确是有所改变了。

浩罕睁开眼睛,一眼看见空空儿的怪模样,不觉吃了一惊,“咦”了一声道:“我这是在那几?是在山上么?怎的有——”

原来浩罕的神智还未十分清醒,空空儿生成异相,他骤然张眼一看,把空空儿看成了一头大马猴。

展伯承连忙捏了他一下,说道:“这位空空大侠,是我们汉人中数一数二的好汉。你就是他救活的。”

浩罕吃了一惊,连忙把他想说的那句话“怎的有只大马猴在我面前”咽了下去,张大了眼睛望空空儿。他性格单纯,因为空空儿的相貌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不觉想道:“这个猴人模样的人竟有这么大的本领?”心里有点半信半疑,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要向空空儿道谢了。

空空儿笑道:“江湖上的朋友叫我做老猴儿,你愿不愿意做小猴儿?”空空儿在得师陀土话,他是用土语向洁罕说的。

浩罕怔了一怔,莫名其妙。展伯承大喜说道:“浩罕哥,这位空空大侠想收你做徒弟,这可是你天大的造化来了!”浩罕道:“做徒弟?那么他有什么本领教我呢?”

空空儿哈哈一笑,指着道旁的一棵大树说道:“你瞧树上有支鸟儿,你能不能把它提下来!”

法罕道:“这棵大树我是会爬上去的,但鸟儿是会飞的,我一爬上去,它不会停在那儿等我捉的。我只能掏窝里的鸟蛋和还未会飞的小鸟儿。”

空空儿笑了一笑,说道:“好,你看我的。”脚尖一点,平地掠起数丈,一溜轻烟似的就上了树顶。那支鸟儿受了惊吓,连忙展翅腾空。可是它刚刚展翅飞起,空空儿把手一招叫道“下来吧!”那鸟儿果然应声落下了他的掌心。

空空儿一手不但显露了天下无双的轻功,也显露了极为深湛的内功。他出其不意的跳上树顶,鸟儿一飞,他就用掌心的吸力把它吸了下来。轻功、内功和时间的配合妙到毫巅。若是早片刻把那鸟儿吓飞,飞出三丈开外,他就吸不下来了。

展伯承和铁凝都拍掌道:“妙用,妙啊!普天之下恐怕只有你老人家能够擒飞鸟了!”

浩罕不懂得武功的奥妙,但也知道这是极为高明的本领,连他做梦也梦想不到世上会有这样的本领的。于是浩罕在怔了一怔之后,连忙使跪下来向空空儿磕头,心悦诚服的叫了一声“师父!”

铁凝很是欢喜,上来叫了一声“师弟”笑道:“我人门在先,应该算是我作师姐吧?”空空儿笑道“你这小丫头就是想占便宜,好吧,就由你作师姐。”跟着对浩罕道:“你有一位师兄,就是你这位铁师姐的哥哥,名叫铁铮。铁凝师姐是你师母的弟子,在我本支门下,你是我的二徒弟。”

空空儿收了新徒弟,众人都来道贺。浩罕要三天之后才能复原,字文虹霓则已恢复如初,但她为了挂念京城的百姓,不愿马上便回北芒山,于是就在这山村里暂时驻扎下来。

宇文虹霓担心的是经过昨晚的一场血战之后,回纥兵可能关闭八门,屠杀京城的百姓。因此她还有点责怪乌获的处理不当,昨晚不应把她送出城,而没有把老百姓与回纥兵混战的情况告诉她。

不料傍晚时分,消息传来,真出乎宇文虹霓意料之外,在京城里,不是回纥兵出来屠杀百姓,而是百姓将回纥兵围在“内王城”,叫他们不敢出头,

原来昨晚老百姓杀败了回纥兵之后,人心振奋,一夜之间,部组织起来,乌获留在京城的手下,使作了他们的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回 大野鏖兵戈指日 深宫血战剑如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