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38回 何用参禅坚定力 但凭慧剑斩心魔

作者:梁羽生

刘芒道:“你不是跟独孤字夫妻来的么?”心里想见“你肯跟二叔前来,当然是以为我在夏侯二叔的军中,是来找我的了。”

但这话他却希望从诸葆龄口中自己说出来。

不料诸葆龄却摆了摇头,说道:“不错,我是跟独孤字夫妻语扇来的,但初时我却没有想到要来找你,直到刚才相会,我还是进扭。这次他们来参加义军,也是大家共同决定,一不打算见你的。但既然见着了,那也很好。”

刘芒大失所望,说道:“原来你一直都是对我心有芥蒂的么龄笑道:“你比过去也改变了许多了。刚才你和?可是,你,你刚才又说早已知道我与龙姑娘合不来,照理你不该对我有这么深的误会。”

诸葆龄又摆了摆头,道:“不,你猜想的全都错了。”笑了一声,接着说道:“我把这个把月来,我心里所想的全都对你说了吧。初时我是想成全你和龙姑娘的,但后来一想,你们性情不投,此事实难勉强。”刘芒插口道:“对啊,那不是早已应该误会冰消了?”

诸葆龄道:“不错,但我还不是因为你而来。你别着急,你让我慢慢说吧。”

诸葆龄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对你是慢慢消除误会,但我知道你对我却是心怀芥蒂。老实说,你是不是以为我与小承子有未断的情意?我的爷爷是希望我和他成婚的。”

刘芒面上一红,说道:“我初时的确是认为你和他比和我更为适合。你们是世交,他、他的人品武功也都比我好。不过后来我和展兄成了知交,我们坦开了胸襟倾谈,我才知道这想法错了。”

诸葆龄道:“难怪你有这个想法,我有一个时候,也因为你对我的态度不好,特地和小承子表示亲热。我和他本来是情如姐弟,他对我好,甚至我也怀疑他对我有未断的情意。但后来才知道这全是姐弟之情。”

刘芒低声说道:“我明白。”

诸葆龄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对我心有芥蒂而我也有过成全你和龙姑娘的想法,所以有个时期,我的心情实在非常混乱。

我不瞒你,我跟独孤宇走,是因为他要给我治病,而我又推不掉他的盛情。但我并不想见你,因此我曾想过在半路悄悄溜走,独自回转盘龙谷,伴我爷爷的坟墓,打算再也不问世事,也不与别人往来,孤孤单单的只与我爷爷作伴,过此一生。”

刘芒“啊呀”一声,说道:“你怎的有这样悲伤的想法?但后来又是怎样改变的呢?”

诸葆龄说道:“那是因为独孤宇告诉我,当时他已接到消息,知道夏侯英这一支义军是要到师陀来的了。”

刘芒问道:“独孤三叔和你说了些什么?”

诸葆龄道:“独孤字对我说,中原豪杰正在纷纷赴援师陀,他又说不管刘芒是不是在夏候英的军中,咱们也该到师陀去与夏侯英相会,助他一臂之力。要知回绝不但是师陀的敌人,也是咱们的大唐的仇敌。

回给的虎狼之师,数十年来,曾不断在蹂躏中华的土地,杀害咱们的百姓,如今在咱们的国土之上,也还有回给的驻军。赴援师陀,是为咱们的百姓报仇,也是为咱们的国家打击强敌。其实,不必他说,一路上我也曾目击耳闻许多回纪的暴行。不过独孤宇把咱们必须赴援师陀的道理,说得最为清楚,最为彻底罢了。”

刘芒道:“哦,原来你是因此改变了心意,是为了要抗击回绝的侵略而来的。

诸葆龄道:“那一晚,我想了整整一夜。自己也觉得很惭愧。

我是不是在儿女私情上想得太多了?难道我只能伴着我的死去的爷爷,就把活着的老百姓苦难都不管了?我觉得我过去心上有‘魔鬼’,这‘魔鬼’就是把个人的事情看得太重,种种烦恼,由此而来,摆不开,甩不掉。慾除烦恼,必须把心中的魔鬼杀掉。”

刘芒说道:“你这番话说得真好,不瞒你说,我的心中也是有着这个魔鬼的。现在只是把这魔鬼稍稍刺了一下,还没有把它杀掉。”

诸葆龄道:“我的爷爷少年时候杀人太多,晚年爱读佛经,我也曾偶然翻翻。佛经上所谓‘心魔’之说,慾除‘心魔’,必须‘慧剑’。这就要看咱们有没有这样的智慧,把慧剑磨得锋利,除掉咱们的心魔了。”

刘芒道:“好,让咱们今后互相劝勉吧。”不知不觉之间,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诸葆龄轻声说道:“你不会怪我,我并非因你而来吗?我到了师陀,所想的就是怎样帮忙师陀的老百姓打退敌人了。至于见得着你,见不着你,在我的心中都无所谓,也并没有怎样想过。”

刘芒道:“我怎会怪你呢?我听了你的话,心里只有惭愧。我还不如你的智慧,不瞒你说,自从我知道你跟独孤三叔一同来的,我就禁不住平添了许多心事,希望你来,又不知你会不会理我。心魔未除,无端端的引起许多烦恼。”

诸葆龄笑道:“你比过去也改变多了。刚才你和我的第一句话,不就是先为师陀的百姓着想吗?假如你开口就和我谈儿女私情,说不定我会大为失望,也许真的不理你的。”刘芒吐吐舌头,笑道:“幸亏我说对了。”

诸葆龄道:“咱们相识了几年,今晚才算是毫无隔膜的真正相识了。嗯,现在我倒想问你一点私事了,你怎么知道我和独孤宇夫妻来的?”

刘芒说道:“我正想告诉你,展伯承和铁凝也早到来了。他们是在字文虹霓的这路义军之中。我和展兄弟相处了几个月,无话不谈。看来他与铁凝将来会成为一对情侣的。但他们这一对又与咱们以往不同,据展兄弟说,他们从没有谈过一个‘情’字也没有闹个说就来,毫无犹疑的。他们的年纪比咱们轻。到底是年轻的一辈强!”

诸葆龄大为欢喜,说道:“这么说来,你们之间的芥蒂也早已消了。从今之后,咱们四个人可以成为真正的好朋友啦。”

他们倾谈心事,彼此心意相通,说也奇怪,在盘龙谷的时候,他们海誓山盟,但两人中间总似有一层幔幕隔着。今晚他们很少谈到私情,但感情却已是融成一片,两人之间是再也没有什么相隔的了。

诸葆龄忽地道:“咱们别只顾说话,忘了职守了。你瞧,山谷里出现了一彪军马!”原来他们倾谈心事,不知不觉之间,东方已白。山下的景物,豁然显露,远处的一条山谷,从高处望下去,人小如蚁,但也可以看得出是大队的兵马正在进人这条山谷。

刘芒吹响号角报讯,幸亏报讯得早,木里得以从容准备。当下命令各营士兵,选好有利的阵地,埋伏山顶。待判明敌势,再决定出击还是防御。另外由独孤宇夫妻与刘、诸二人,带领一队骑兵,在要隘之处巡逻,相机出击,试探敌人的虚实。

不多一会,回较先锋已到。是巴大维率领的三千骑兵,原来拓拔雄得到泰洛的报告,亦己知道山上有敌方队伍,但却不知道敌人的虚实。巴大维所担当任务正是和独孤宇一样,来试探虚实的。

巴大维自恃是回给第一武士,虽然在天狼山之战,他被段克邪稍稍挫折了一点锐气,但他也知道段克邪是中原第一高手空空儿的师弟,他与段克邪打成平手,心里想道:“我即输给空空儿,那也不足为辱。”天下能有几个空空儿?”正因为巴大维“目中无人”的故态依然未改,故此他根本就不把山上的“草寇”放在心上,拓拔雄叫他来试探虚实,他却带了三千骑兵,便来冲营劫寨。

独孤宇一声令下,乱箭齐发。山上的石头也似冰雹般的飞下去。这次与天狼山之战相比,恰好形势倒转过来、师陀这边是以逸待劳,居高临下,据险制敌。一轮乱箭飞石,把巴大维这队骑兵打得人仰马翻。

巴大维大怒,一马当先,便来抢关。抡刀挥剑,冲开箭石,前哨士兵,挡他不住,竟然给他占了山头。

独孤字夫妻快马冲出,巴大维喝道:“师陀与你们大唐有何相干?你们汉人专门喜欢到这里来多事!好,你们既然要多管闲事,我就叫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独孤宇喝道:“师陀有何犯及你回统之处,你们却要侵占它的国上,欺凌它的百姓?”

两骑相向,看看就要碰上,独孤宇忽地一声长啸,从马背上飞身掠起,抢上巴大维的坐骑,挥舞折扇,点他颈后的“大椎穴”。

独孤字最擅长的是点穴,但他所使的折扇不宜于马上交锋,故此他飞身抢上敌人的坐骑,看似冒险,其实却是用己之长,攻敌之短。

巴大维心头一凛:“这人的胆量是不小!”但他心中只是佩服独孤宇的胆量而已,并非佩服他的武功。

不过独孤宇的身手之矫捷,却也令得巴大维不敢大过轻敌,他是个武学大行家,听得背后微风飒然,不用回头,已知独孤宇是点他那个穴道,立即反手便是一刀。

此时独孤字刚刚落在巴大维的马上,一匹马来了两个人,各以绝招攻敌,当真是比近身肉搏还更凶险!

巴大维喝声“下去!”反手刀使得精妙之极,不但护着后颈,而且刀头的锯齿反勾独狐宇琵琶骨。独孤字也不禁吃了一惊:“这厮的武功,竟似比泰洛还高几分。”

但马背上近身肉搏,独孤宇的短器却并不吃亏。当下扇一指,搭上了巴大维刀头的锯齿,把巴大维的刀道卸了一半。巴大维这一刀未能把独孤宇击落马背,这才知道独孤宇的武功在自己估计之上。

不过,巴大维的内功造诣还是要胜独孤宇一筹,一刀未能将他打落,迅即在马上回头,左手的青铜剑也刺过来。

眼看独孤字难以抵挡,只听得叮叮之声,不绝人耳。吕鸿秋的三颗小铜铃连翩飞至,分打巴大维的三处要害穴道。

巴大维大吃一惊,“汉人中怎的有许多打穴高手!”青铜剑顾不得去刺独孤宇,连忙使了一个“横扫六合”的招式,把吕鸿秋的三颗小钢铃全都打落。却不料吕鸿秋的第四颗、第五颗小铜铃连接打来,几乎是同时到达,这两颗小铜铃不是打人,而是打马,把巴大维那匹骏马的两个眼睛打瞎了。

说时迟,那时快,独孤宇也立即飞身跳下马背,在他跳下的那一霎那,折扇一张,在马腹上划开了一道伤口。

巴大维那匹坐骑受了重创,疼痛难当,一声长啸,忽地跃起一丈多高,把巴大维抛了出去。巴大维也真个了得,在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居然平平稳稳的落下地来,没有受伤,可是他那匹坐骑已是一命呜呼了。

独孤宇笑道:“有胆的你再上来。”巴大维怒道:“有胆的你下来,咱们步战!”独孤宇笑道:“我是要下来的,但却不能听你的命令。你既然不敢上来,我就让石头来招呼你吧!”把手一挥,山头上的义军把乱石滚下,轰轰隆隆之声震得山呜谷应。

巴大维的手下见主帅抢关失败,士气早已消了几分,此时又被乱石打得人仰马翻,那里还敢恋战?不待巴大维下令,便即乱哄哄的四面散开,争着逃下山去。

巴大维气得暴跳如雷,论武功他是在独孤字之上,可是他如今失了坐骑,对方居高临下,以逸待劳,他处在不利的形势之下,却怎敢单独一人冲上前去?而且即使让他冲上,他也没有把握胜得过独孤宇夫妻。因此尽管他不肯服输,暴怒过后,也只好垂头丧气的下山了。

吕鸿秋笑道:“咱们可以追下去了!”追到半山,只见山下旌旗招展,回绝的中军已经来到。拓拔雄在斗大的帅字旗下,骑着战马,亲自出来观察敌情,两旁武士围拥保护着他,自是不在话下。

拓拔雄看了一会,哈哈笑道:“这只是一股草寇,不足为患。”

泰洛说道:“那么咱们趁势消灭了这股草寇呢,还是不必理会他们,径赴师陀京都?”

拓拔雄有个脾气,喜欢装着礼贤下士的模样,反问泰洛道:“依你之见如何?”泰洛道:“本来是癣疥之患,但若不把他们消灭,只怕有后顾之忧。”要知泰洛昨晚偷袭失利,吃了大亏,恨不得把独孤宇与木里等人杀掉,把这股义军消灭,才得称心。

拓拔雄沉吟道:“我已经遣巴将军去试探虚实了,说不定他已攻占了山头呢。且待巴将军的探子回报吧,”话犹未了,只见三五成群的十几个骑兵,满身尘土,甲胄不全,马鞍失落,人马都带着伤痕,十分狼狈的跑回来。正是跟随巴大维去抢关的那队骑兵。”

拓拔雄吃了一惊,说道:“怎么,你们吃了败仗了?巴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回 何用参禅坚定力 但凭慧剑斩心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