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04回 冰雪仙姿消侠气 风雷手笔写雄图

作者:梁羽生

褚葆龄开了园中的一个角门,与展伯承走上山坡。艳阳三月,山坡上一簇簇的野花,遍眼都是。端的有如花团锦绣,灿烂非常。

尽管这些野花,比不上园中花木的名贵,但生机蓬勃,更饶野趣,走在这些野花丛中,令人也更感到春天的气息。

褚葆龄笑道:“小承子,我给你编一个花环好不好?”

展伯承蓦地想到初来那日的情景,褚葆龄和那姓刘的少年,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周围都是野花,那时那少年正在为褚葆龄编织花环。

展伯承想起这幕情景,心中也不禁蓦地一酸,低下了头,说道:“龄姐,多谢你啦,我不配戴你的花环。”

褚葆龄“咦”了一声,道:“小承子,你有什么心事?”

展伯承道:“没什么。我只是不配戴你的花环。你还是留着给另外一个人编织吧!”

褚葆龄“噗嗤”一笑,说道:“小承子,你是不高兴啦?”

展伯承道:“我怎敢不高兴?你喜欢给谁编织花环,我也不能管你”

褚葆龄轻轻抚拍展伯承的肩头,柔声说道:“小承子,你是我的弟弟,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但一个人总不止一个朋友的,你如果有了别的姑娘,我也还是一样和你要好的。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不高兴我另有其他朋友?”

展伯承面上一红,心道:“道理你是说得很对。但只怕这姓刘的少年,并不仅仅是你的朋友。”

展伯承尽管是这样想,他可不敢像褚葆龄这么坦率,把心中所想的都说出来。心乱如麻,半晌说道:“龄姐,你带我上山,就为的是为我编织花环么?”

褚葆龄笑道:“小承子,你倒是聪明得很。爷爷管束得紧,我若不是和你一同出来,我今晚回去,他非把我再三盘问不可。”

展伯承就似被浇了一盆冷水,心中想道:“原来你是要把我当作挡箭牌。”

褚葆龄道:“怎么,我说了实话,你又不高兴了?”

展伯承道:“那么你是另有别的事情出来的了?”

褚葆龄道:“小承子,你答应帮忙我的,现在你还愿意帮忙我么?”

展伯承己料到了几分,心中似打翻了五味架,甜酸苦辣,样样都有,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褚葆龄一双明如秋水的眼睛,在展伯承身上滴溜溜地转,似笑非笑的低声说道:“小承子,你心里还在不高兴么?唉,小承子,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对我是非常重要的,我只有你可以倚靠,你不帮忙我还有谁帮忙我呢?”

展伯承心里叹了口气,咬了牙根,忍着心中的酸痛,涩声说道:“你要我帮忙什么事情?说吧!”

褚葆龄指向山头,说道:“那里有一座房子,你瞧见了吧?”

那是一座碉堡式的石屋,在山顶高处,周围是参天古树,隐隐现出屋檐一角,展伯承一直没有留意,如今褚葆龄指给他看,他才发现。

展伯承道:“瞧见啦,怎么样?”

褚葆龄道:“我要到那屋子里去,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你留神点儿,倘若看着爷爷来了,你就高声唱歌。”

展伯承赌气道:“我不会唱歌。”

褚葆龄道:“随便唱什么山歌都行。要不然,你就当作我是在你的身边和你说话,正在说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于是你就哈哈大笑。总之,我只要听到你的声音,让我道是爷爷来了,就算是你帮忙我了啦。”

展伯承道:“我明白了,你是要我结你把风!龄姐,这屋子里住的是什么人?你要我把风,你也总不能样样瞒着我啊!”

褚葆龄笑道:“小承子,瞧你这副神气,我敢说你是明知故问。”

展伯承道:“这是你那位姓刘的好朋友的家?你要私自去会他?”

褚葆龄道:“不错,唉,小承子你莫着恼,我也是没有办法,要不然我也不会求你帮忙的。你不是也听爷爷说过吗?倘若结他知我与刘芒相会,这可不得了!我给他骂不打紧,刘芒的双腿也要给他打断的!小承子,你就做做好事吧!”

展伯承最初是心中充满怒气,心道:“刘芒双腿打断与我何关?”但看到了褚葆龄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并且在低声下气的求他,心中就不由得想到:“龄姐心中另有他人,这是勉强不来的。

大丈夫何患无妻?我若不答应她,反而是显得我心胸狭隘了!”

展伯承怒气平下,抬起了头,说过:“龄姐,你去吧!多谢你信任我。”

褚葆龄大喜道:“小承子,你真是我的好弟弟。我知过你会体贴我,帮忙我的,好,我去啦!”

展伯承目送褚葆龄的背影没入林中,心中忽地有点“滑稽”的感觉。可不是吗?他和褚葆龄从小就给人家认为是一对,“小夫妻”,他母亲总是把龄姐唤作他的“小媳妇儿”,她的爷爷也早就扭他当作了“小孙女婿”。即使是他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龄姐有一天会喜欢了另一个人,不嫁给他。

这次他奉了母亲过命前来提亲,而她的爷爷也极想做成这门亲事,谁不以为这是个“顺理成章”之事?可是谁又想得到半路会杀出一个姓刘的“小子”来?如今他却在为他的“小媳妇儿”把风,让他的“小媳妇儿”与别人偷会?这不是太可笑了吗?

可是展伯承却笑不出来,有的也只是苦笑。尽管他为了要表示自己“男子汉”的胸襟,答应了帮忙褚葆龄,给她把风,自已也尽力抑制自己,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可是总还是感到几分失意,几分怅惆,甚至还有几分“耻辱”。

褚葆龄的影子看不见了,他知道她是进了那间屋子了,他看她绘出了一幅画图,那姓刘的小子在给他的龄姐唱歌,而他的龄姐不见屋内的情形,听不见里面的话语。但他却凭着想象在脑海中。

她则在他的身边给他编织花环。不,也许他们完全没有谈话,也没有动作,只是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用脉脉的眼波,传递那无穷的情意!

展伯承独自在山坡上徘徊,连连挥手,似乎要想挥掉脑海中一幅幅的幻象。心里想道:“我不能这样没出息!难道我在世上就只是为了一个龄姐。我还要练好武功,即使不是为了给父母报仇,也得为人间行侠!龄姐喜欢那人,这也没有什么不对,爷爷本来不该那样管束的。我应该珍视龄姐对我的情谊,我是应该帮忙的。”他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理由,转而觉得自己为褚葆龄“把风”,非但不能算是“耻辱”,反而应该说是一种高尚的行为了。

展伯承独自徘徊,看看日影渐向西斜,其实也没等了多久,他心中却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蓦地他心头一动,想起了初来那天,褚遂和他说过的话,独自寻思:“不对,不对!龄姐在发现宝藏之后,就去找这姓刘的小子,莫非这两件事情是有关联?爷爷说过,这姓刘的一家来历不明,他们为什么要搬到这荒凉的山谷来住?爷爷一直就是有所担心的。爷爷禁止龄姐和那人来往,恐怕还不单单是为了我的缘故!

展伯承心中好似挂了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怎么办呢?怎么办呢?“这姓刘的小子若然是个坏人,我怎能让龄姐受他之骗?,立即回去告诉爷爷吧?可是我是答应过龄姐的,大丈夫又岂能言而无信?”“待以后再劝龄姐?嗯,还是不对,这娃刘的是好是坏,毫送无所知,也不能只凭爷爷一面之辞,就把他判作坏人了?”

“何况即使他是坏人,但我毫无凭据,就去劝告龄姐,龄姐一定还当我是妒忌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蓦地一个念头在他心中兴起,“不错,要找证据。至少也得知道他的一些事情!”我何不偷偷去听他们在屋子里说些什么?”

想到此处,展伯承忽地又感到有点可耻,“偷听?这可不是一件光明磊落的事情啊!”

展伯承心乱如麻,在山坡上走过来又走过去,揉碎了十几朵野花,他的心也好似花朵一般的被揉碎了。不知不觉渐渐走近了那座屋子,这才蓦地一惊,“我应该在下面把风的,怎的跑到这儿来了?要是屋子里的人发现,他们会把我当作什么?即使他们把我请进去,那也是自讨没趣的啊!”

屋子四周围都是大树,屋后面有一棵树特别高,比屋顶大约还高出一丈有多。展伯承心中一动,“要是我爬上这棵材,屋子里面的情形我不是可瞧见了?他们谈些什么我也可以听见了?”

展伯承突然下了决心,“我这是为了龄姐的好,偷听又有什么不可?我自问心地光明,那又何须羞愧?”

展伯承替自己找到了藉口,抛开了顾虑,便即绕到屋后,施展轻功,爬上这棵大树。

展家轻功是武林一绝,除了空空儿这一派之外,就要数到他家的了。晨伯承虽未炉火纯青,在轻功上也己有了他父亲的七八成本领。他飞身上材,村枝不摇,材叶也没有落下一片。屋子里的人全无察觉。

他聚拢目光,透过繁枝密叶,凝神望进屋内,发觉了屋内有大,但同时也感到了失望。这并不是他所希望发觉的人,屋子里也正好有两个人,一个是约摸四十多岁竹虬须大汉,一个是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书生,摇着一把折扇,神情很是潇洒。他游目四顾,就只能看到这个房子,他的龄姐与那个姓刘的“小子”却不知藏在哪儿。

只见那书生摇了一下折扇,笑道:“刚才来的那位漂亮姑娘是谁家女儿!着来和芒侄倒是亲热得很呢!”

那虬须汉子道:“这盘龙谷除了我们这家和褚家之外,就没有第三家了。”

那书生道:“哦,敢情是褚遂的孙女儿?”

虬须汉子道:“不错,正是褚遂的孙女儿!”

那书生哈哈笑道:“想不到褚遂倒有这么一个好孙女儿!刘大哥,恭喜,恭喜!”

虬须汉子道:“独孤老弟,且慢道喜!”

那书生道:“这还不是一件大大的喜事吗?我这个做叔权的都看出来了,难过你这做老子的还看不出?看这光景,这位褚姑娘迟早都是你刘家的人了。对啦,芒倒今年是二十岁了吧?也可以娶亲了。我干脆就等喝过了你家的喜酒才走吧。”

那虬须汉子道:“不行呀!姑娘倒是有几分意思,她的爷爷可不肯答应。”

那书生道:“你向他提过亲啦?为什么不肯答应?”

虬须汉子道:“褚老头看见我的芒儿就生气,他曾扬言我家的孩子倘若不知自量,再和他的孙女儿在一起的话,结他瞧见,他就要打断芒儿的双腿。你想想,我怎么还敢提亲?”

那书生冷笑道:“褚老头也未免太自大了,他要什么人家才配得上和他联姻?不错,他们褚家在绿林中是有点声望,但你们刘家也并不输于他呀?他凭什么看不起侄儿?”

虬须汉子道:“这个,唉,他有他的想法,他既然要留下孙女儿另配他家,这亲事么不提也罢!”

那书生道:“我给你撮合撮合如何?我或许也不在褚老头的眼内,但我还可以请几位说得起话的去向褚老头说。”

虬须汉子道:“多谢你的好意,但可不必了。”

那书生道:“怎么?你对儿子的亲事倒好像并不怎么热心?褚老头虽然讨厌,但看在他们小俩口子的姻缘份上,咱们也得设法成全他们的心愿呀。试试何妨?”

虬须汉子忽地笑道:“独孤老弟,不必试了。你说得不错,我对这门亲事的确是不大热心。成固然好,不成也罢!”

那书生怔了一怔,说道:“大哥,这我就有点不明白了。你搬到盘龙谷来,这,这是——-”

那虬须汉子哈哈笑道:“独孤老弟,咱们是多年知己了,我也不能瞒你,我搬到这荒谷之中安家,可并不是为了给儿子物色媳妇的啊!”

那书生道:“那又是为了什么?”

虬须汉子道:“你听人说过王伯通的故事么?他死了之后,他们家藏的巨大财富,却不知下落。有人说是给他部下瓜分了,其实不是,是褚遂偷偷吞没了。实不相瞒,我如今已得知确实消息,知道这宝藏是在何处了!”

那书生道:“哦,原来如此,你是志在得财,不在得人。但这消息可是褚家那位姑娘告诉你们的。”

虬须汉子道:“不错。要不是为了这个缘故,我才不让儿子与褚遂的孙女往来呢,受他多少的气!哩,说到这儿,可得请你助我一臂之力了。”

那书生道:“是与宝藏有关之事?”

虬须汉子道:“正是。褚遂的孙女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回 冰雪仙姿消侠气 风雷手笔写雄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