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40回 凯歌欢奏妖氛净 穷寇潜逃祸患多

作者:梁羽生

空空儿半空中一个“鹤子翻身”,运剑如风,一招“李广射石”,便向司空图刺下。司空图的壁空掌力打不翻空空儿,立即一个变招,使出大擒拿手法,扬空一抓,迅即一记“手挥琵琶”,横挥出去。空空儿脚尖尚未踏着实物,甚是吃亏,倘若给他打着,司空图的功力在他之上,空空儿纵有护体神功,也难经受。

好个空空儿,就在这危机瞬息之间,又显出了超凡入俗的轻功本领,他一剑刺空,迅即剑锋一转,“叮”的一声,触着车辕,就借着这一点点的反弹之力,身形不向下落,反而向上腾起,跳上车顶。

司空图恐防他在车顶捣乱,或者伤害拉车的骏马,连忙也跳上去,在车顶上又和空空儿展开恶战。空空儿轻功超卓,在车顶上与司空图游斗,捷若灵猴,先自占了地利。但司空图的功力深湛,空空儿在他掌势笼罩之下,他也腾不出手来作害拉车的骏马。两人在车顶恶斗,那辆马车就似在风涛之中行进一般,起伏颠簸,坐在车子里的人被震荡得东歪西倒,人人攀紧车架。这么一来,马车行进的速度当然是受了影响了。

辛芷姑跟着追来,她的轻功不及丈夫,追了半支香的时刻,仍然差了十余丈的距离追上马车。空空儿突然改变战略,在车顶上兀立如山,只用袁公的刺穴剑法应招,暂时停止对司空图的进攻。

司空图喝道:“你捣的什么鬼?”话犹未了,只觉这辆马车就似在大海中触礁的小船一样,摇摇晃晃,划前一步,也要费很大的气力。原来是空空儿用了“千斤坠”的重身法,就似在车顶上搁下千斤巨石似的,阻止这辆马车的行进。

说时迟,那时快,马车受阻片刻,辛芷姑已经赶到。空空儿在车顶定着身形,只守不攻,乃是舍长用短,正自感到支持不住,辛芷姑来得恰是时候,一声叱咤,跳了上来,司空图刚刚一掌向空空儿接头拍下,只见寒光一闪,辛花姑的剑尖已指到了他的背心。

司空图反手一掌,荡开辛芷姑的长剑。空空儿哈哈一笑,霍地一个“凤凰点头”,避招还招,短剑径刺司空图脊下的“愈气穴”。此时辛茹姑已经来到,空空儿又可以用自己所长的轻功来攻击司空图了。

司空图是邪派第一高手,在空空儿夫妻夹攻之下,居然临危不乱,一招“弯弓射雕”,双臂箕张,左右开弓,以攻为守的同时化解了空空儿、辛芷姑的两招。辛芷姑剑法奇妙无比,剑锋一转,前招未收,后招继发,向司空图连施杀手。司空图一个“移形换位”,避开了空空儿的一剑,右手二指疾挖辛芷姑的眼睛,辛芷姑当然不会邀他毒手,可是却也不能不避。这接连三招的杀手,也终于给司空图化解了。

司空图刚刚化解了辛芷姑的杀手,空空儿的剑招又到,司空图伸指一弹,“挣”的一声,弹中空空儿的剑脊,将他的短剑荡开。辛芷姑一退复进,剑随身转,寒光闪处,一招“倒洒金钱”,截掌刺穴。这一招来得甚急,司空图不敢出指相抵,只好一个“回身拗步”,意慾避招进招,辛芷姑从他意想不到的方位攻来,“嗤”的一声,把他的衣袖削去一大幅。但辛芷姑的青钢剑也同时给他的衣袖荡开了。

司空图力敌空空儿夫妻二人,二三十招之内还勉强可以打成平手,三十招一过,已是感到左支右绌,应付艰难。他想叫儿子上来帮手,但此时护车的窦元与沙铁山已经逃跑,车厢内没有别的高手,只靠他的儿子来保护拓拔赤。二来他自负是当世第一高手,空空儿还是他的晚辈,他也不好意思张口求援。

段克邪跟着也飞骑赶到,一见司空猛把守车门,段克邪笑道:“在魏博之时,我让了你九招,如今我可要还招了。”纵身离鞍,疾如飞矢的扑上那辆马车。司空猛扭腰一闪,左拳右掌,同时发出,捶胸切脸,一招二用。

段克邪脚尖一点车辍,使了个“风摆柳”的身法,笑道:“如今我已让了你十招了。”霍地一招“白虹贯日”,剑直如矢,分心便刺。司空猛使出大擒拿手法,呼的一掌击下,左掌迅即从财底穿出,便要来拉段克邪的宝剑。段克邪脚尖点着车辕,靠着脚尖之力支持全身,有力难使。司空猛则是居高临下,大占便宜。两人的功力本是在伯仲之间,段克邪给他的掌力一震,立脚不稳,只好又跳下来。可是段克邪的剑法也真了得,虽然是给对方迫退,就在他跳下车的那一刹那,“唰”地将宝剑一拉,在司空猛的左臂上划开了一道三寸来长的伤口。

车厢里拓拔赤的四个随身卫士掷出了四支长矛,段克邪一个“鲤鱼打挺”,避过了两支,跳起身来,把另外两支长矛接到手中,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长矛飞出,不是射人,而是射马。

驾车的武士名叫乙辛,乃是回纥的四大高手之一,排名仅在巴大维、泰洛与丘必大之下。但段克邪这两支长矛飞来。他也只能打落一支,另一支长矛径追马匹,杀了一匹拉车的骏马。

乙辛当机立断,割掉了那匹马拉着的绳,车轮从它的尸身辗转,少了一匹马的力量,车子的速度不至于受多大影响,段克邪在地上跳了起采,待到他找回坐骑,已是追不上了。乙辛叫车内的两个卫土出来代他驾车,自己则跳上车顶,助司空图一臂之力。

司空猛受的剑伤不重,但伤在段克邪的剑下,已是把他气得哇哇大叫。他要保护拓拔赤,不能跳下去追段克邪,只好把一腔怒气,发泄到空空儿身上。此时师陀方面并无第二个高手追来,司空猛即达上车顶,大呼小叫地嚷道:“小猴儿,非叫你滚下去不可!”

空空儿大怒道:“你也配叫我小猴儿!”身形一晃,唰的一剑就地到他的面门,司空猛沉腰塌肩,刚避过一招,空空儿的短剑如影随形,迅即又我向他肩头的琵琶骨,根本不容他有还手的余地。

司空图横身阻在空空儿与他儿子之间,一掌避下。空空儿对他不能不忌惮三分,只得回剑让身。司空图叫道:“猛儿,你打发那个泼妇。这个猴儿自有为父的对付他!”

司空猛本来也是忌惮空空儿三分的,只因有他的父亲同在,他才敢于向空空儿挑战。他试了两招之后,锐气顿挫,心里想道:“若然我不受伤,空空儿不易胜我,如今我找他的晦气,只怕反而是自讨苦吃。不错,我不如去杀那个泼妇,他是空空儿的妻子,段克邪的师嫂,杀了她也算是出了一口鸟气。”

司空猛的本领不在辛芷姑之下,以前他们曾在扬州交过一次手,各有损伤,不分胜负。但此次司空猛先受了伤,虽有乙辛相助,也只能和辛芷姑打成平手。要想杀她,谈何容易?

不过,他与乙辛绊住了辛芷姑,对他的父亲司空图却是大有帮助。司空图切断了空空儿夫妻的联络,专心一志的对付空空儿,他的功力在空空儿之上,时间一长,空空儿渐感不敌。

空空儿的目的本来是要活捉回纥的主帅与师陀的伪王吉纳的。报司空图的一掌之仇,只是他次要的目的.此时他处于下风,不由得瞿掘一省,心里想道:“我的老毛病又发作了,我是为何要来的,岂能如此好胜?和这老怪纠缠下去,输了事小,逃了拓拨赤和吉纳,事可就大了。不错,有这老怪父子保护他们,我是伤他们不了,可是我也还有办法阻延他们这辆车子的前进,好让大军追上他们呀。功成何必在我,我这只顾个人的老毛病是非改不可!”

空空儿主意打定,叫道:“芷姑,伤他们的马,咱们扯呼!”说话之时,司空图正自一掌向他扫去,空空儿一个“鹞子翻身”,借他掌力倒纵出去,闪闪两剑,伤了驾车的那个卫士,这才跳了下去。

同一时间,辛芷姑也跳了下去,而且飞出了两柄匕首,杀了拉车的两匹骏马。车子失了驾御,登时倾侧,幸亏乙辛下去的快,斩断两条绳缆,这才恢复正常。可是拉车的八匹骏马死了三匹,速度当然是大大的减弱了。

字文虹霓亲自带了一队轻骑兵追来,把拓拔雄的护车卫队杀得七零人落,空空儿夫妻与她会合,一同追那辆马车。

眼看就要追上,忽见车上撒下一把一把金珠宝贝。原来拓拔赤在临走之时,把师陀宫中的宝藏尽都搜刮了去,要想运回本国的。此时一来为了要减轻车子的负荷,二来也是靠这些金银珠宝来阻延追兵,只好忍着心撒下去了。

宇文虹霓叫道:“回来再拾,如今谁都不许妄取!”一声令下,这队卫兵都听她的吩咐,对满地的珠宝,连看也懒得一看,人人奋勇争先。

拓拔赤喝道:“把宫女和吉纳的随从都推下去!”原来拓拔赤临走时,不但尽取官中宝藏,还带了四个绝色的宫女准备回去,给国王的。此时也都只好割舍了。吉纳以伪王的身份,拓拔赤准他带四个随从,两个是他心腹“大臣”,两个是他子侄,此时与宫女们遭了同样的命运,做了拓拔赤的牺牲品了。

伪王吉纳民看着子侄给推下去,心痛如割,却是不敢作声。

他本来给车子的颠簸搞得头昏脑胀,有气没力,此时索性闭上眼睛,装作不见。

宇文虹霓不能让马队践踏宫女,忙叫卫士下马,将那四个宫女救起。至于吉纳那四个随从,则丧生在马蹄之下。

吉纳正在闭目假寝,忽地被拓拔赤一把抓了起来,喝道:“你也下去吧!”吉纳大惊道:“你,你不要我了!”拓拔赤冷笑道:“你保不住自己的王位,还连累我们丧失了几万精兵,要你何用?”把吉纳一抛,就摔出了车外。

师陀的兵士见吉纳被推下来,人人都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有的欢呼,有的怒骂,有的冷嘲。欢呼他们获得的胜利;怒骂伪王吉纳当政时对百姓的欺压;冷嘲他在危急的关头给主子抛弃。宇文虹霓本来要想把他在国门之前明正典刑的,却抑止不下群情汹涌,也只好让古纳给乱刀分尸了。

拓技赤那辆马车抛下了伪王吉纳、宫女与他的随从等一共九人,装满半车的金银珠宝又尽都抛了。车子的负荷大大减轻,虽然只剩下五匹拉车的骏马,速度大胜从前,比初时有八匹马拉车的时候还快。

这五匹骏马乃是千中拣一的良马,马车风驰电掣的向前飞驰,字文虹霓这支追兵追它不上,空空儿的轻功也不能和骏马长期赛跑,追出了百里之外,距离越来越远,最后马车的影子也看不见了。宇文虹霓记挂着主要战伤的形势,好在已然杀了吉纳,也赶跑了拓拔赤,便下令收兵,回去歼拓拔雄那一支回纥大军。

主战场上,乌获、木里指挥的歼灭战获得了很大的成功,拓拔雄这支回纥“大军”,已是陷于土崩瓦解的境地。

乌获与木里的联军,加上夏侯英的部队,再加上从京城里出来助战的老百姓,组成了真正的浩浩荡荡的大军,不仅在土气上压倒对方,在兵力也压倒对方了。回纥的侵略军被“分割”成一段一段,支离破碎,彼此不能呼应,只有给师陀的义军逐个击破,各自歼灭。

拓拔雄也被隔断开来,不过他还保有战车数十车,与及战斗力最强的“龙骑兵”约近三千。他一见全面溃败的局面已成,立即下令突围,只图保得自己的性命,战场上其他各处的回纥军队,他已是无法聚集,‘也无法顾全的了。”

泰洛和一股回纥步兵被楚平原切断、冲击,泰格无心恋战;且战且走,只盼能与拓拔雄的这支主力部队会合,那知拓拔雄早已杀开一条血路,冲了出来,连他倚为左右臂之一的泰洛也给抛弃了。

一轮混战,泰洛的这支步兵伤亡过半,只剩下数百人冲破包围,楚平原带领数十精骑,穷追不舍。追了一程,遇上了字文虹霓从前方撤回来的队伍,一个包抄,泰治手下的士卒死伤殆尽。楚平原喝道:“往那里走?今日楚某誓报你一掌之仇!”

泰洛坐骑已给射毙,楚平原飞马追上,“呼”的一声,从马背上如箭飞出,拦在泰洛的前头,迫得泰洛不能不战。困兽之斗,特别凶悍。泰洛疯狂般的扑上前去,双臂箕张,连环进招,手脚起处,全带劲风,师陀士兵围成一道圆圈,人人看得惊心动魄。

木里说道:“驸马何须如此费事,咱们乱箭将他射死,不就完了。”楚平原道:“我要按照江湖规矩,教他死得心服!”

泰洛双掌翻飞,倏地欺身进招,一个“游龙探爪”,向楚平原胸口抓去,他是想败中求胜,倘能侥幸成功,便可抓着了楚平原作为人质。楚平原一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回 凯歌欢奏妖氛净 穷寇潜逃祸患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