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41回 卷地胡尘遮日月 干云豪气起幽燕

作者:梁羽生

不料过了两天,还是未见空空儿回来。第三天倒是乌获先回来了。乌获是奉命去追击拓拔雄那支败军的。回来之后,便向字文虹霓报告追敌的经过。

乌获先道了一声“惭愧”,说道:“说来惭愧得很,我没有追上敌人。但咱们老百姓真是好样的,在战场上漏网的敌人,终于还是逃不出老百姓所布的天罗地网。”

乌获喝了一大碗酒,非常兴奋的接下去说道:“我追赶下去,一路上只见到处都是翻倒的回纥战车和回纥士兵的尸体。一队队老百姓自动组成的义军路来迎接我们,打听京城里的消息,并告诉我们,他们是怎样打击敌人的。原来他们听得敌人溃败的消息,不论是草原上的牧民,山地里的猎人,平原上的农夫,都拿起了能够使用的武器:锄头、镰刀、猎叉、标枪,甚至妇女们在厨房里用的扒火棍,都拿起来当作武器,在敌人经过的路上,处处都有这样的老百姓自动集合起来的队伍,袭击他们,堵截他们。

老百姓想出了许多办法截击敌人,他们在敌人所必经的路上挖了深沟,上面安了一块薄薄的木板,铺上稀松的泥土,这样便变成了捕捉回纥车的最有效的陷阱。战车辗过,木板破裂,坠下沟中,登时便成武中之鳖,只能任凭老百姓手到擒了。山路狭窄之处,猎民则斫下大树堵塞路口,在山顶上把石头滚下去砸烂战车。用射猛兽的毒箭射回纥骑兵的坐骑,杀伤的敌人也真不少。

回纥的战车没有一部能够逃掉,只有最先经过的一辆大马车,车坠入陷阱之中,车上的人却跑掉了。”

宇文虹霓道:“哦,那是拓拔赤和雪山老怪司空图父子他们所乘的那辆马车。司空图父子的武功高强,难怪他们能够逃掉。”

乌获说道:“不错,正是他们。据说当他们坠入陷阱之时,老百姓用大石头砸下去,却给雪山老怪接了,反掷出来,打伤了咱们几个人。司空猛随即拉起拓拔赤跳出壕沟,抢了三匹坐骑逃跑了。”

字文虹霓道:“可知他们是逃往何处么?”乌获说道:“我带领手下的骑兵追到与奚族接壤的边境,他们已经进入了科尔沁草原了。”

科尔沁草原在今内蒙古的东部,与唐代的幽州(今河北)相邻。它的南面是师陀,北面是“吐谷浑”,(今青海的一部),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杂居的地方,在唐代则以奚族的人最多。

宇文虹霓怔了一怔,说道:“拓拔赤他们何以逃人科尔沁草原?”楚平原则问道:“拓拔雄那支骑兵呢?是不是已经全歼灭了。”

乌获说道:“虽然不是全部歼灭,剩下的也已不到三十骑了。这三十骑有半数是军官,有半数是拓拔雄的卫士,拓拔雄中了一箭,但可惜是到国界才受的伤,咱们的义军不好越过国境去追捕他们。”

楚平原道:“拓拔雄带了五万大军前来,如今只剩三十骑逃命。也算得是全军覆没了。好,这一仗打得真好!”

乌获道:“他们叔侄俩是同一天逃入科尔沁草原的。拓拔雄这三十骑上午跑出咱们国境,拓拔赤和雪山老怪父子这三个人则是在下午。我因沿途接见义军的首领,打听敌踪,告诉他们京城的战况,未免耽搁了一些时候,第二天才到。奚族和咱们一向友好,我也不便挥军追过国境。敌人先走了一天,假如奚族的卓木伦王子捉住他们的话,自会给咱们送来。如果捉不住的话,我也是追赶不上的了。因此我只能修书一通,命浩罕带去谒见卓木伦王子,打听消息。我就班师回京了。我这样处理,不知对是不对?”

宇文虹霓道:“对,做得很好。不过,你的那封书信还应该用我的名义问候王妃。”原来卓木伦的妻子盖天仙乃是铁摩勒的副寨主盖天豪的妹妹,也是宇文虹霓的好朋友。卓木伦是怕老婆,事情大小差不多都是要问过妻子的。其时卓木伦的父亲虽然尚在,只因年纪太老,早已把酋长之位让给儿子。这亦即是执掌奚族这一部落的大权的实际就是盖天仙。故而字文虹霓有此一言。

乌获笑道:“我已经在信上问候了卓木伦的王妃。只是想得不够周到,我没有用陛下的名义,只是说陛下一直都很记挂她,若有空暇,请她到咱们这儿玩玩,看看咱们光复之后的新气象。”

宇文虹霓道:“好,这样更显得亲切。”接下去说道:“不过,我却觉得有点奇。奚族的土地上没有回纥的驻军,他们若是要逃回本国的话,不应该从东面而走进入科尔沁草原。而是应该向北走假道吐谷浑才是。”

楚平原道:“从奚族所在的草原再向东走,就是大唐的幽州,莫非他们是要逃往中国?幽州的节度使请了一支回纥‘客军’帮他们‘袭匪’,夏侯英就是因此给他们迫得不能在幽州立足的。要是让拓拔赤叔侄与雪山老怪父子他们逃往幽州,恐怕祸患就更大了。”

字文虹霓沉吟半晌说道:“我也担心有此可能。等到浩罕回来,咱们就可以知道真实的消息了。空空前辈回来也可能知道一点消息。”

不料再过三天,不但浩罕没有回来,空空儿也没见踪迹。

第四天,辛芷姑不见丈夫回来,不觉也有点担心,正想自己出去寻找丈夫,可巧空空儿就回来了。但却不是与浩罕一起回来,而是和辛芷姑一个意想不到的老朋友华宗岱一同回来的。

原来空空儿与段克邪分道扬镳去找寻展伯承与铁凝诸人。段克邪向西走,第二天就找着了。空空儿向东走,一路寻觅不见。不知不觉到了师陀的边境,听得消息,说是拓拔赤叔侄、雪山老怪父子等人刚在前一天进入科尔沁草原。

空空儿一想:他这一路既然找不着展伯承他们,想必是在西面这一路了。有段克邪赶去照应他们,可以无须忧虑。既然到了与奚族接壤之处,不如就追过去帮忙卓木伦王子追击犯境的强敌。卓木伦夫妻都是他的后辈,十年之前,他也曾在奚族作过上宾的。

空空儿展开了盖世无双的轻功,一口气在科尔沁草原跑了一百多里,忽听得前头有高呼酣斗之声,声如破锣,但却听得出是女子的声音。空空儿暗自笑道:“这一定是盖天仙,不知和她厮杀的是谁?若是雪山老怪父子,盖天仙可是打他们不赢的。”

空空儿加快脚步,走近一看。却原来和盖天仙作对也是一个女子,盖天仙名为“天仙”,实则是一个貌若无盐的奇丑女子。

和她作对手的不知何名,却是一个十分美貌的姑娘,着装束是回纥的女子。

两女相斗,一妍一嗤,但本领却是半斤对八两,旗鼓相当。两人在马上交锋,盖天仙使一根梨花枪,那回纥女子则用一双柳叶刀。盖天仙是铁库勒的副手盖天豪的妹妹,昔年在江湖上也是大大有名,本领还在她哥哥之上。那柄梨花枪使开,端的是如飘瑞雪。加上她精于骑术,双马盘旋,枪来刀往,刀光闪烁,枪花乱洒,虽然只是两人交锋,却似有百十骑兵在这草原上追逐似的。盖天仙的枪尖或刺人,或戳马,招数凌厉,骑术精妙,看得空空儿也不禁暗暗点头。

可是那回纥女子也真不弱,双刀霍霍使开,只见刀光,不见人影。骑术也不在盖天仙之下。有一招盖天仙使个“蛟龙出海”,似乎是有意和那女子硬拼一下,飞马直冲过去,盖天仙气力极大,那女子双刀一封,想把她的长枪封出外门,却是力不从心,遮拦不住。眼看人马就要相撞,那回纥女子忽地一个“镫里藏身”,半边身子斜挂雕鞍,非常巧妙的就避过了盖天仙的冲击。看得空空儿也忍不住喝起采来。

和盖天仙作对手的虽然是个回纥的女子,亦即是敌方的女将。但以空空儿的身份,却是不屑去对付一个女子的。所以他只能袖手旁观。

空空儿的喝彩声一出口,盖天仙和那回纥女子也就发觉他了。盖天他叫道:“空空儿大侠,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待我打胜了这个妖女,再与你叙话吧。你可不要帮我!”盖天仙像空空儿一样的脾气,也是十分好胜的。

那回纥女子听说是空空儿,却不禁吃了一惊,尽管空空儿袖手旁观,她却不能不怕空空儿突然出手。当正是这回纥女子无心恋战,立即拨转马头。

盖天仙喝道:“往那里走?”拍马赶去。

那回纥女子突然抛出一条绊马索,夭矫如龙,绳上打着活结,反手就套。盖天仙伸手一抓,却没抓着。呼的一声,绊马索套上了盖天仙的坐骑,动着它的颈项。

那回纥女子飞马就跑,要把盖天仙的坐骑勒毙,将盖天仙拖下马来。盖天仙的梨花枪不比刀剑,用枪是刺不断绳子的。盖天仙大怒,梨花枪倒挂雕鞍,双手抓着绳子便扯。那条绊马索可不是普通的绳子,又粗又韧,盖天仙竟然扯它不断,可是由于盖天仙的气力比那女子的气力大得多,双方一拉一扯,那女子敌不过她,飞跑的坐骑竟也给盖天仙的神力拉住,跑不开去。

空空儿现出身形,哈哈笑道:“有趣,有趣!难得看到这一场精彩的拔河游戏。盖天仙,加把劲儿,我看你可以赢她。”

那回纥女子气力比不上盖天仙,又见空空儿即将到,心里想道:“今天算我晦气,碰上这个丑人怪,又碰上了这个老猴儿。丑八怪我都打不过,老猴儿更是不用说。三十六着,还是走为上着!”突然把手一松,盖天仙正在用力,登时失了重心,一跤摔下马来。盖天仙气得破口大骂,那回纥女子却是一溜烟的跑了。

空空儿回到师陀京城向宇文虹霓讲述他的遭遇,说到此处,字文虹霓不禁轻轻的“暄”的一声,面有惊愕之色。原来上次她在北芒山上被擒,就是由于她正在与泰洛交手之时,给一个女子用绊马索,将她绊倒,这才给泰洛所擒。

但后来宇文虹霓收复京城,大破拓拔赤、拓拔雄的回纥军,却一直没有发现这个女子。宇文虹霓心想。“空空儿所碰见的这个回纥女子,定然就是北芒山上的那个妖女。”

空空儿的说话给字文虹党的轻哈打断,问道:“这回纥女子是什么人,敢情是你认识的么?”宇文虹霓知道空空儿的脾气,恐防空空儿知道这女子是她仇人,会后悔自己放过了她。

宇文虹霓不愿空空儿心有不安,于是淡淡说道:“我知道她是回纥的一名女将。她居然能够和盖天仙打成平手,也算是很难得了。她跑了之后又如何?空空前辈你往下说吧。你和华大侠又是怎么遇上的?”

空空儿笑道:“说来话长,还是先让我说说与卓木伦王子相见之事吧。”接着说道:“盖天仙摔下马背,正在破口大骂,卓木伦王子和他几个随从就赶到了。卓木伦也是像我一样,忍不住笑,把他的妻子扶起,说道:‘胜败兵家常事,何足介怀?’盖天仙骂道:‘胡说八道,谁说我打败了。那妖女打不过我,跑了。我是自己不小心摔下马的。不信你可以问空空前辈。哼,你才是失利而归的吧?那几个回纥番贼捉到了没有?”

“卓木伦这才发现我已挺到他们的身边,连忙和我见礼,说道:‘你有一个弟子是师陀人,叫做浩罕是不是?他正在我们这儿。’盖天仙打断他的话说道:‘喂,我问你打仗的经过,你快点说吧。空空大侠从师鸠对边过来,想必也是追赶敌人的。”

卓木伦道了一声:‘惭愧!’说道:‘那些回纥番贼十分厉害,他们只有三十三骑,我们的成千军马都围他们不住,给他们逃跑了。其中有一个老头儿气力比我还大,我和他只是交手一个回合,我的浑铁枪就给他夺过去折断了。’卓木伦天生神力,过去也是很自负的,自从娶了盖天仙之后,变得谦虚多了。输了就是输,赢的就是赢。这一点我空空儿倒是很为欣赏。他打不过雪山老怪,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辛芷姑笑道:“你别谈武功和卓木伦的脾气,还是先给我们说说,那雪山老怪和拓拔叔侄是逃往何方吧?”

空空儿说道:“我跟卓木伦王子回到他的王官,其后接到探子的回报,这才知道雪山老怪他们已经逃往幽州去了。奚族的军马当然是不敢进入大唐的国境去追捕他们的了。”

楚平原道:“虹霓,果然是给你料中。这班人逃往幽州,只怕又要兴风作浪了。”

空空儿道:“那正好,我倒是愿意他们逃往幽州。将来咱们回国,还有机会可以和雪山老怪决个胜负。”

辛芷姑道:“你呀,你就是记挂着厮杀。你和华大哥是怎么遇上的,你为什么现在才回来?”以空空儿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回 卷地胡尘遮日月 干云豪气起幽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