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42回 从来百姓真无敌 试论英雄孰最强

作者:梁羽生

空空儿与华宗岱二人先行,不数日到了幽州,空空儿结交满天下,幽州丐帮分舵主王泰也是他的相识。空空儿与华宗岱往访王泰,打听消息。

来意表过。王泰笑道:“两位来得正巧,倘若迟来了个三天两天,恐怕就不容易找到我了。”空空儿道:“怎么?除非你这帮叫化子都躲藏起来,否则我岂能找你不着?”王泰说道:“正是要躲起来。”

空空儿诧道:“你怕什么?有什么强仇大敌要找你晦气么?说给我听,我替你打发他。”

王泰笑道:“空空大侠,你也打发不了的。”空空儿道:“什么人我也打发不了?”王泰苦笑道:“幽州来了一支回纥军,是应节度使章留仙请来助他‘袭匪’的。一到之后,便大举搜捕嫌疑的‘匪党’。夏侯英以前曾在幽州驻足,和军官打了几次仗,有些受伤的部属在幽州民家养伤。这次官军与回纥兵联合大搜,无辜受伤的老百姓不知多少。官军还好一些,不敢与老百姓太过结怨,搜不着嫌疑的‘盗匪’随手窃取些财物也就算了。回纥兵则凶暴得简直如同野兽,任意闯进民家,不但劫掠财物,见了标致一点的姑娘也都抢了去。百姓敢道半个不字,他们举刀就杀。幽州的百姓逃的逃,躲的躲,逃不了躲不了的就只好听天由命,随时准备遭灾受劫了。

这两天来,不但是搜夏侯英的“余党”,各个帮会也都在搜捕之列。我们正准备在这两天就把分舵搬迁,先躲一躲避避风头再说。空空大侠,这些回纥兵你一个人怎么‘打发’得了。”

空空儿怒道:“可气,可恨!我们在师陀国杀得他们落花流水,他们居然还不知道死活,纠集了些残兵败将,居然又到这里逞凶作恶了。”歇了一歇,怒气稍息,接着哈哈大笑三声,说道:“回纥兵固然是可气可恨,但他们这样凶残,却也很好呀很好!”

王泰说道:“怎么还说很好?”空空儿道:“他们越残暴,老百姓就越痛恨他们,到了老百姓明白逃不了也躲不了的时候,大家就会起而自保了。那时他们点起的怒火必将把他们烧得粉身骨碎。还不是很好么?”

王泰说道:“可是老百姓大都怕事,要他们齐心抗敌,恐怕还不是短时间可能办到的。老百姓也都缺乏武器,即使有一部分人起而自保,只怕也抗不过回纥与官军。”

空空儿道:“不错,要老百姓齐心合力抗敌自保.那是不容易的,所以你们必须帮忙他们组成义军。缺少武器不打紧,我在师陀国曾亲眼见到,老百姓揭竿为旗,斩木为兵,也一样能够打败回纥的铁骑。”当下把他们在师陀与老百姓一同抗敌的经验告诉王泰,听得王泰眉飞色舞。

空空儿道:“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们,夏侯英这支义军就要来了,段克邪与楚平原也与他们一同回来。你可以通知夏侯英的旧属,赶快帮忙老百姓组成义军,准备迎接他们吧。”

王泰问道:“夏侯英这支义军有多少人?”空空儿道:“一万多人。”

王泰有点失望,说道:“回纥兵来的就是一万多人。幽州节度使有十万大军,听说章留仙与魏博节度使田承嗣、范阳节度使王曲结成同盟,不但可以缓急相济,还准备并吞吐各处藩镇,进而平分大唐天下呢。他们的兵力如此雄厚,夏侯英的一万大军济得甚事?老百姓要组成义军,恐怕也不是三两个月时间就可以大举作战。”王泰虽然明白了要依靠老百姓的道理,却还缺乏信心。

空空儿道:“初时难免要吃几次败仗,但只要老百姓都起来了,就会转败为胜了。官军与回纥的侵略军怎么多,总也多不过老百姓吧?老百姓聪明得很,他们也会想出各种各样的方法是打败敌人的。而且我还准备去金鸡岭请铁摩勒派兵来援。”

王泰喜道:“铁盟主要是能够率众来援,那就好了。他与夏侯英联合起来,天下绿林都听他们的号令,总可以调动得十万八万兵马。”

空空儿正色说道:“我想铁摩勒是会发出绿林箭,请各路英豪到幽州帮忙的。不过他们要集中到幽州来,也不是容易的事,你们不能存着依赖铁摩勒的心理,紧要的还是要靠自己。也就是说要靠老百姓!”

空空儿要和华宗岱到金鸡岭去,这是他们在师陀国早就定好的计划,如今为了帮忙幽州的老百姓早日解除苦难,在幽州就不再耽搁,第二日一早便即动身。

两人都是一等一的轻功,日夜兼程,不过十日功夫,就从幽州来到了鲁西的浦台,距离金鸡岭不过五百里了。五百里在他们的眼中,不过是一天半的路程,两人都松了口气。

空空儿笑道:“这两天在官道上行人众多,我们不方便跑得太快,如今进入山区,咱们可以大展轻功了。现在日头还未过午,跑得快的话,明日黄昏便到金鸡岭。咱们悄悄上山,给铁摩勒一个意外的惊诧。”

华宗岱急于去见女儿,笑道:“我的轻功不如你,但若跑长途,我还可以和你比一比脚力。两人心情轻松,一路赛跑,一面闲谈。

华宗岱忽地问道:“空空儿,你会尽天下英雄,依你看来谁的武功天下第一?”空空儿笑道:“这个问题,段克邪师弟早就和我谈过的了。依我说,是老百姓的本领第一。”

华宗岱笑道:“空空儿,你是越来越谦虚了。我明白了老百姓团结起来的力量天下莫敌,不过,我是说单打独斗的武功。”

空空儿道:“以前我以为我是天下第一,后来碰上了扶桑岛的岛主牟沧浪,我承认我是比他略逊一筹。”华宗岱道:“牟岛主已有十多年不到中原,不知他是否还在人世?若以目前咱们确实知道还活着的武林人物而论,你说谁是第一?”

空空儿笑道:“武学之道,各有所长,如今我是不敢自夸了。比如你老兄的点穴和内功的深厚我就甘拜下风。”

华宗岱道:“不扯看上我。路上没有酒喝,煮酒论英雄留待他日。不过,咱们也可以闲聊闲聊。武学固然各有所长,很难说谁的武功天下第一。但真正打起来,也总有个胜负的,你说是不是?”

空空儿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依我看来,如今可以号称一流的高手,大约可以数得上十个八个。有些武功相若的,那就要看谁更机智,谁的勇气更高了。当然怎样发挥自己所长制敌所短,这也很紧要。比如说,论功力我不及雪山老怪,但他要把我打败,恐怕也不容易,因为我的轻功比他好。我可以乘瑕蹈隙攻他,而且打不过我还会跑。”说罢,哈哈大笑。

华宗岱道:“雪山老怪我没有和他打过。他日若有机会,倒要试试他的功夫。嗯,说了这许久,你还没有说到铁摩勒呢。雪山老怪要咱们再到幽州才能与他相会,铁摩勒却是明天晚上就可以见到的。”

空空儿道:“说到铁摩勒,我是心服口服的。十多年前,他不如我。但他的根本扎得极好,当年他与牟沧浪一战,已差不多可以打成平手。这几年他武功精进,更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我知道我是一定打不过他的了。依我看来,他着与雪山老怪单打独斗,胜负殊难逆料。不过我还是看好铁摩勒多些。”

华宗岱道:“这么说,该是铁摩勒的武功天下第一?”

空空儿道:“铁摩勒的各门功夫,都有深湛造诣,不似其他的高手只以独门武功见长,就我所知的人物而论,我是最佩服他的本领。不过,天下之大,只怕还有我所不知道的高手,所以我还不敢就一口断定他的武功天下第一。”

空空儿接着又笑道:“你今日怎么有这么大的兴趣和我谈沦天下英雄,对铁摩勒尤其不厌其详的发问?莫非你是有意和你这位未来的亲家较量较量?”

华宗岱道:“较量二字说得太重,不过我是想见识见识铁摩勒的功夫,印证、印证。”

原来华宗岱虽然不如空空儿好胜,但嗜武成迷的性情则是和空空儿一样的。他差不多有三十年隐居西域,不知自己的武功比起中原的顶儿尖儿的高手究竟如何,是以他上次重复中原,就有意想与中原最负盛名的空空儿、铁摩勒比一比的。和空空儿是较量过了,与铁摩勒则直至如今尚未见过一面。

空空儿道:“将来你们结成了儿女亲家,还怕没有切磋的机会吗?”

华宗岱道:“是不是结成亲家,那还是将来的事呢。而且倘若有了亲家的关系,切磋起来,只怕是各存客气,看不到真实的功夫的。”

空空儿本人就有遍觅天下高手逐一较量心愿,对于华宗岱的心情当然十分理解,当下笑道:“这个容易,到了金鸡岭,引铁摩勒出来,我躲在一旁,待你和他比试一场。到差不多要分胜负的时候,我再出来替你们说明。”

他们谈得高兴,不知不觉已走出了山地,忽见有一支兵马,约有千人之众,正在草原上疾驰而来。华宗岱道:“空空儿,咱们绕道避开他们吧。”华宗岱是不愿惹事,宁可多花一点时间,绕道避之。

话犹未了,忽听得官军中有人大喝道:“放箭!给我把这两个人射杀!”登时乱箭如蝗,朝着空空儿与华宗岱射来。

空空儿一看,原来这个军官乃是魏博牙军的统领、雪山老怪的弟子北宫横。

北宫横曾先后败在华宗岱与空空儿手下,此次陌路相逢,仗着人多势众,自是不肯轻易的放过他们。

空空儿大怒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好呀,如今我是非和他们斗一斗不可了。”

空空儿性子一发,那是天塌下来也不管的,什么强敌,他都不怕,何况北官横是他手下败将。华宗岱虽然不想多惹麻烦,但敌人既然欺负到了自己头上,他也只好跟着空空儿上出冲杀了。

空空儿舞剑护身,拨打乱箭,旋风的卷过去。但乱箭密集如雨,也不免有几支射到空空儿身上,空空儿有“沾衣十八跌”的功会,几支箭射着他,未曾伤及他的皮肉,就跌落了。

不料将至官军队前,忽听得弓如霹雳,有一支箭射着他的有足,这支箭力道大得出奇,竟然射穿他的裤管,箭头入肉三分。空空儿的内功未能将它反弹出去。

空空儿觉得有点麻痒痒的感觉,并不很疼。空空儿中了箭,怒火勃发,一声长啸,登时跃起数丈。落下来时,已到了官军队伍之中,运剑如风,杀得官军人仰马翻。

官军有的坐骑受伤,控制不住坐骑,离开队伍直奔出去,有的跳下马来围攻空空儿。队形一乱,混乱之中,自是不能再用弓箭了。

空空儿无暇拔出右腿的所中的利箭,便向发箭射他的那人杀去,那人也是个军官,和北宫横站在一起,空空儿要想先杀了他再杀北宫横。

空空儿身手矫捷无伦,他展开刺穴剑法,在官军缝隙中钻出,有恰巧挡在他的面前的立即便给刺中穴道,说时迟,那时快,已是杀到那军官面前。

那个军官举起铁胎弓一挡,“当”的一声,铁胎弓给削为两极,那军官大吃一惊,弃弓而逃。

这军官固然是吃惊非小,空空儿也大感意外。要知本领稍弱的人挡他一招都难,如今这个军官居然没给他刺着,能用铁胎弓恰好挡着他的快如闪电的剑招,铁胎弓虽然被削断,也是不大容易了。

北宫横喝道:“空空儿饶你武功再好,今日也是插翅难飞!”

空空儿喝道:“拿过首级来!”短短的五个字话声未了,他已向北宫横连刺九剑。

北宫横是雪山老怪的得意弟子,虽然敌不过空空儿,但空空儿想要杀他,至少也得在百招开外。他抡起独脚铜人,空空儿的连环九剑,都刺着了他的铜人。空空儿大怒,旋风般的绕着北宫横的身子进招,剑掌兼施,当真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转眼间又发了六六三十六招,虽然还未能伤着北宜横,已是杀得他手忙脚乱。

忽听得一人大喝道:“空空儿,休要逞能!”空空儿反手一剑,竟然给他的掌力荡开。这人是北宫横师弟西门旺。北宫横这才喘过气来,冷笑说道:“空空儿,可笑你死到临头,还不知道。”

空空儿正觉得有点奇怪,他在扬州之时,是曾经和西门旺交过手,西门旺虽是雪山老怪的大弟子,但本领却还不如他的师弟北宫横,当时是给他五十招之内杀败的。空空儿心里想道:“距离不到一载,他的功力怎尔增进如斯,居然荡得开我的宝剑。”正自觉得奇怪,忽地一阵目眩头晕,剑招发出,竟是力不从心,原来他所中的那支乃是毒箭。

北宫横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回 从来百姓真无敌 试论英雄孰最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