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45回 羞颜愧饮英雄酒 脱险难酬侠士恩

作者:梁羽生

曲英道:“这家人家究竟是办喜事还是办丧事,何以既是来喝喜酒,又要慰问?”

那农妇道:“哦,原来你还不知道张家的事情,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有一支回纥骑兵冲出城来,想来鸦咀山接应那队贼兵,给我们义军打了回去。可是虽然打了回去,也有好几个村庄受了鞑子的蹂躏了。张大妈的大媳妇拒姦被鞑子活生生打死,张大妈的老伴儿为救媳妇,也给鞑子劈杀了。张大妈有三子两女,老二老三未娶媳妇,两个女儿也未出嫁的,如今都报了名参加义军了。满门参加义军,这是少有的事情,因此乡亲们给她既办丧事,又办喜事。酒肉都是乡亲拿来的,大伙儿凑凑高兴。你难得到此,咱们一同去吧。”

曲英知道是这样的一回事情,那还好意思进去。可是那农妇却不由分说,把她拉进去了。曲英恐怕惹起别人疑心,不敢坚拒。

酒会之所就是灵堂,只见当中放着两具棺材。张家的三子两女穿着孝服,但孝服上却缀有一朵红花。最小的那个儿子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两个女儿也不过十七八岁。

那农妇道:“这位姑娘是准备参加义军的,路过此地,知道了张大妈的事情,特来向张大妈表示敬意的。”那农妇倒是很会说话,自作主张,替曲英说了一套。

众人都表示欢迎,有几个还向张大妈说道:“你老人家可以得着安慰了。你看识与不识,都来向你致敬呢,你的老伴儿与媳妇虽是冤死,死也可以瞑目了。不但你们满门参军,还有不知多少人由于你家的事情,激起了义愤,参加了义军呢!”

张大妈抹去了面上的泪痕,说道:“这都是鞑子迫得我要这样做的,我不过是尽一个父母的责任罢了。我是想打跑了回纥鞑子咱们才有好日子过,为我的老伴儿报仇那还其次。”

众人纷纷称赞:“好一个深明大义的张大妈!”“婆婆们,大娘们,咱们都把张大妈当作榜样吧。”

张大妈红了面孔,乡亲们的慰问和鼓励,减少了她心中的悲痛,增加了她的信心——必定可以报仇,必定可以打跑回纥鞑子的信心。但同时又使她觉得不好意思,觉得自己还不配乡亲们这样的称赞。

曲英更是心里不安,有人带她到灵前上香,曲英不由自己的叩了一个头,心里想道:“要是哥哥知道我给义军的家属叩头,不知会不会责备我。但这两个人是给我们的兵士杀的,我这个响头就当作是我为他们谢罪吧。呀,这个头可是我自己愿意叩的。”

张大妈把曲英扶起,说道:“姑娘,生受你了。你带着刀想必是学过武功的,将来你若是和我家的两个丫头同在一处,希望你指点指点她们。”

曲英满面通红,含含糊糊的客气了几句。张大妈的两个女儿过来与她攀谈,问她练武艺难不难,曲英道:“我懂的也是很少,不过听说你们义军中有许多女英雄,不愁没人教你的,用不着我这个蹩脚的教师。”

张大妈忽道:“哎呀,姑娘,你这话可是说得不对了!”曲英怔了一怔,正自不知自己有什么地方说错了,只听得张大妈接下去说道:“什么你们我们的,你是要去参加义军的,咱们都是自己人啊!”

曲英这才省起她所说的“你们义军”这四个字出了破绽,心中一惊,连忙说道:“张大妈教训的是。”

旁边有人说道:“义军中的确是有许多女英雄,听说有一位姓铁的小姑娘,不过十六七岁年纪,能够高来高去,曾经进过幽州,夜探过节使度的衙门呢。当然,要练成她那样的武艺,那一定很难很难的了。”

张大妈的女儿说道:“只要有人肯教,我不怕难练。铁杆也会磨成针嘛。”二女儿却道:“就是练不成武艺我也不愁,我纵然不能打仗,也可以给咱们的战士做饭、补衣裳。”

有人和张大妈那个最小的儿子开玩笑道:“小鬼,你又会做什么?”

这大孩子答道:“我不会做饭,也不会补衣。但有许多事情我可以做得了的,我可以放哨,我可以送信,我还可以做小探子。还有做饭是要柴火的,我可以斫柴,我挑得动六七十斤的担子。义军难道不要人砍柴么?”

众人轰然大笑,说道:“对对,只要你肯出力,总有可做的事情。”

在这样的气氛中,曲英真是坐立不安,食难下咽,众人把她当作客人,又把她当作“自己人”看待,争着和她喝酒,曲英却不过盛情,喝了几杯,吃了几块肉,便连忙推说还要赶路,向张大妈告辞了。

出了张家,曲英只觉有点头晕,这倒不是因为没喝得多,而是因为在张家所给予她的感触实在是太大了。“我们的士兵给人憎恨,而他们这些人却又是多少可爱呵!”又想:“我们跑到人家的地方打仗,这是为了何来?为了要给人咒骂,给人赶跑吗?”

曲英内疚于心,张大妈的两个亲人虽然不是她杀死的,她也觉得自己的手上似乎沾有血腥。她怀着负罪的心情,不敢在有人的乡村行走,不知不觉的就走上了一座山顶,这时已经是黄昏时份了。

曲英找了一座山神庙,心想:“今晚就在这里住一宵吧。”可是心事如麻,怎睡得着?正在伏案假睡之际,忽听得脚步声响,有个人走了进来。

曲英抬头一看,只见是一个满面血污的虬髯汉子,不禁吃了一惊,喝道:“你是什么人?”

这汉子不是别人,正是追魂帮的帮主沙铁山。他在那茶铺里捉不到南氏兄妹,反而给秦观海打伤脑袋,心中十分气恼。但他也是个最爱面子的人,伤得这样狼狈,怕给熟人碰见,因此躲入深山,想待伤疤结了再想法进入幽州。

沙铁山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子单独在这山神庙里,也不觉有点诧异,他蓦地得了一个主意,哈哈笑道:“我的名号谅你也不会知道。不过,你碰上了我,却是你的造化来了!”

曲英道:“什么造化?”心想:“这个人胡说八道,敢情是个疯子?”

沙铁山换了新的金创葯,一面包扎脑袋一面说道:“小娘子,看你的样子敢情是从家里私逃出来的,你有了婆家没有?”曲英气红了脸,怒道:“关你什么事?”

沙铁山笑道:“你一定是嫌丈夫不好,或者是受了公婆的气,逃出来的是不是?但你一个单身女子,以后无依靠,总不是办法。所以这就关我的事了。”

曲英大怒骂道:“放屁!你这个疯子定是胡说八道,才给人家打破了脑袋。你再胡说八道,我也要打破你的脑袋了!”

沙铁山大笑道:“小娘子,你要打破我的脑袋,只怕不容易吧?你知道我是什么人?”曲英道:“谁理会你是什么人?”心想:“何必与一个疯子纠缠,我把这破庙让给他住就是。”但她想要出去,却给沙铁山当门拦住。

沙铁山这才注意到她的衣服内藏有兵刃,笑道:“哦,敢情你是练过几天武艺的野丫头。好,你知道江湖上有个追魂帮没有?我就是追魂帮的帮主沙铁山!”

曲英吃了一惊,叫道:“你就是沙铁山?”沙佚山在拓拔雄的军中效力,这件事曲英是听她哥哥说过的。曲英心里苦笑道:“原来又是一个‘自己人’,我们专门招揽这种下三滥的强盗,怎能不令老百姓痛恨?”

沙铁山不知她的身份,更不知她想的什么,犹自洋洋得意的笑道:“你知道我是谁了吧?乖乖的跟我走吧!”曲英忍着气道:“跟你走做什么?”

沙铁山道:“你或者会一点武功,但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头,一个姑娘家总是吃亏的。你又何必挨江湖的苦楚?嗯,跟我走,我给你找一个安乐的去处i”

曲英大怒道:“屁放完了没有?快快走开,臭强盗,谁人跟你!”

沙铁山笑道:“你嫌我生得丑是不是?不过,你误会了,不是我自己要你,我是想让你当上一个王妃!”曲英怔了一怔,暂且忍住了气问道:‘什么王妃?”沙铁山道:“哈,你动了心么?实不相瞒,我和回纥的大元帅拓拔赤是好朋友。拓拔赤是亲王的身份,你长得这样标致,他见了你一定会喜欢的。我带你见他,只要你哄得他欢喜,还怕当不上王妃?”

曲英冷笑道:“好,你说得这样好,我跟你去了!”突然拔出双刀,就向沙铁山拦腰斩去。

沙铁山一个“移形换位”,只听得“唰”的一声响,衣襟的下摆已给她左手的长刀削去了一幅。原来沙铁山因为在受伤之后,身法已是不及从前的灵活,又因摔不及防,所以险些给曲英砍中。

沙铁山吃了一惊,却自笑道:“看不出你倒还有两下于,不过,你要想伤我,那还是不够的。对不住,你不肯依从,我只有活捉你了。”

曲英双刀盘旋飞舞,暴风骤雨般的向沙铁山横劈直斫,心里想道:“这样的人要他何用,杀了他,我再告诉哥哥。”沙铁山在她猛攻之下,一时倒也不敢太过近身。

但沙铁山的本领毕竟是比她高得多,虽然受了伤,曲英仍是奈他不何。沙铁山去了轻敌之心,用“移位换位”的本领,谨慎对付,曲英连劈了数十刀,可是再也沾不着他的衣裳了。

曲英连日来心中郁闷,精神本来就不大好,打了一支香的时刻,不觉感到头晕眼花,黄豆般的汗珠也从额角滴下来了。沙铁山笑道:“放下你的刀子吧,何必受这份活罪。”曲英紧咬银牙,拼死苦斗。

激战中沙铁山大喝一声“撤刀!”五指合拢,一招“手挥琵琶”,在曲英手背一排,曲英左手长刀当啷坠地。

沙铁山飞起一脚,紧跟着又把曲英右手的短刀踢落。曲英气怒交加,就在这双刀脱手之时,“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沙铁山本来就要抓着她的。见她狂吐鲜血,倒是不觉一惊,双手停在半空,未敢抓下。就在此时,只听得有个人大喝道:“好不要脸的臭贼,欺负一个单身的女子!”沙铁山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气宇轩昂的汉子,已经进了庙中。这汉子不是别人,正是南霁云的长子南夏雷。

曲英口吐鲜血,此时已是浑身无力,再也支持不住了。沙铁山手一松开,曲英就禁不住“咕冬”一声,倒在地上。

南夏雷见此情形,勃然大怒,喝道:“沙铁山,你真是无耻已极,以帮主的身份,伤害一个女子,你不害羞,我也替你害羞!”

沙铁山老羞成怒,冷笑道:“姓南的,你有多大本领,敢来多管闲事?好吧,你是好汉,你要打抱不平,那就来吧!”南夏雷怒不可遏,刀光一闪,一招“力劈华山”,便向沙铁山当头劈下。沙铁山也想先发制人,双掌齐发,左右开弓,猛击南夏雷的太阳穴。

双方来势都急,眼看就要两败俱伤,在这性命俄顷的刹那,终于是沙铁山胆气较怯,百忙中一个“移步换掌”,避开了南夏雷的快刀。“嗤”的一声,刀锋划过,沙铁山的衣袖给南夏雷削去了一幅。南夏雷头上扎着的英雄巾也给沙铁山撕下。

这一招当真是惊险绝伦,曲英看得花容失色,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里跳了出来,暗自想道:“这位少年侠土不知是什么人,竟然肯为我一个不相干的女子拼舍性命,真是难得!”

沙铁山号称“七步追魂”,移步换掌,变招快速之极,一退复上,以“绵掌击石如粉”的功夫迅袭南夏雷后心,南夏雷反手一刀,刀锋给他掌力荡歪,沙铁山一个盘绕步,又已转到了他的正面发掌。顿时间,只见四面人方都是沙铁山的影子,小小的一座破庙之内,两人交手,就似千军万马追逐一样。

沙铁山打得快,南夏雪也并不慢,他的家传快刀乃是武林一绝,沙铁山一口气攻了七掌四十九式,南夏雷也还了八八六十四刀。双方旗鼓相当,谁也伤不了谁。

曲英爬到墙边,倚墙观战,她看得心惊胆战,却又不能不看,心中不住的在叫:诸天菩萨保佑,保佑这少年侠士得胜!”

但关心者乱,沙南二人本是旗鼓相当的,在她的眼中,却只见沙铁山着着抢攻,似乎南夏雷就要抵挡不住。曲英一着急晕了过去。

南夏雷恐怕沙铁山伤害曲英,不免要多加几分小心为她防护。南夏雷以快刀绝技,把沙铁山迫得不能靠近曲英。沙铁山乘机作出声东击西的姿态,引南夏雷分神去照顾曲英,乘机大抢攻势。

南夏雷要分神照顾曲英,这是他不利之处。但沙铁山也有不利之处,他是昨日才受了伤,伤还未愈,今日又经过了一场恶斗的。两人的功力本来大致相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回 羞颜愧饮英雄酒 脱险难酬侠士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