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47回 神剑施剑寒敌胆 将军一怒反幽州

作者:梁羽生

曲离沉着脸道:“谁和你说笑?天大关系有我承担,你把他放了!”

无妄登时变了面色,说道:“这小子是在逃的时候给我截获的,岂能让他再逃?说什么也不能放!”

无咎做好做歹的劝道:“曲兄何苦为了这小子赔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元帅对你并无恶意,你把这小子送去,只求交待得过,也就算了。”

曲离大声说道:“我可不能恩将仇报,让天下英雄笑话,嘿,嘿,你是打算威胁我么?”

无妄冷笑说道:“岂敢!我只是看在多年交情份上,请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曲离双目圆睁,纵声笑道:“曲某有你这样的好朋友,可真是无话可说了!嘿,嘿,我倒想吃吃你们的罚酒了!”

无妄一掌按在南夏雷的后心,冷笑说道:“曲离,你再上前一步,可休怪我铁掌无情!”

无咎道:“曲兄,你为人当知进退。你若定要迫使我们和你动手,只怕你也未必占得便宜。姓南这小子的性命可就先要丧送了。”

曲离心头一震,跨出去的脚步不由得又缩回来。要知无咎无妄的武功并不在曲离之下,他们二人联手,曲离的确是难占便宜,何况还有南夏雷在他们手上,曲离必须投鼠忌器!

曲离正自踌躇不决,忽见白光一闪,随即听得空空儿的声音说道:“你这两个贼秃可真是不够朋友,曲离容得你们,我空空儿也容不得你们!”声到人到,后面还跟着个辛芷姑。

那一道白光乃是空空儿飞出的一柄匕首,这匕首发得非常巧妙,正是对准无妄的虎口飞来,来得疾如闪电!

无妄这双手按着南夏雷的后心,不错,只须他的掌力一发,就可要了南夏雷的性命,但他是奉了拓拔赤之令,要把南夏雷捉回去领功的,又岂能轻易把南夏雷毙了?

空空儿就是看准了这一点,这才能对他的弱点进攻,匕首来得疾如闪电,在这紧急的关头那容得无妄思量?他若不立即缩手,虎口的腕脉就给匕首一挑,多好的武功也将成为残废!无妄只得缩手闪开,说时迟,那时快,空空儿已经扑到!无妄抄起禅杖,“当”的一声把空空儿的短剑格开。空空儿笑道:“曲兄,你是要他死还是要他活?”

空空儿这一突如其来,大出曲离意料之外。曲离也不知是喜是惊?要知空空儿这么一来,固然可以暂解曲离之困,但事情却是越发不可收拾了。曲离心乱如麻,做声不得。

空空儿笑道:“好,你不作声,那就是任凭我了!”剑光霍霍,登时把无妄杀得手忙脚乱。辛芷姑此时和无咎也交上了手。

辛芷姑剑法奇诡无比,杀得无咎也只有招架之功。

曲英把南夏雷拉过一边,但她却解不开无咎所点的穴道。曲英叫道:“哥哥,你过来帮帮忙呀!”只见曲离呆若木鸡,对她的话,竟似听而不闻。

无妄给空空儿闪电般的剑法杀得手忙脚乱,满头大汗,空空儿却笑道:“上次交手,你接挡得我五十招,这次交手你居然也挡得到三十招,委实难得!但我若容你挡得到五十招,我这十年岂不是白活了。”

空空儿这十年来潜心武学,在剑术上精益求精,自问比十年之前已是高出了不知多少,故此他对无妄能够挡他三十招的本事,也不禁颇为欣赏。

空空儿一招“龙飞九天”,剑点分九处落下,只听得嗤嗤声音,无妄的僧袍穿了三个小洞。这即是说他对空空儿的一招九式只能化解六式,空空儿笑道:“你还不认输么?”

无妄咬紧牙根,把铁枚一推,蓦地腾出左手,发出了一支蛇焰箭。这支蛇焰箭却并不是向空空儿射来,而是射出院子,射向上空。空空儿眼快手快,一柄匕首飞出,将它打落。蛇焰箭是一种杆中空,内贮硫磺,射出之后,可以自燃,用作报讯的一种火箭。给空空儿打落下来,一溜蓝色的火焰依然喷了出来,但是着地燃烧,而不能飞上空中,让远处的人也看见了。

空空儿“哼”了一声道:“你还想请救兵么?来不及了!”唰一剑刺去,无妄举禅杖一挡,空空儿使了个“四两拨千斤”的“引”的字诀,无妄的禅杖给他引过一边,身体失了重心,空空儿喝一声“倒!”无妄果然应声倒下。空空儿一脚踏着他的后心。

无咎与辛芷姑此时还在杀得难分难解,她的本领胜于无咎,而辛芷姑的本领则不如空空儿,无咎本来是可以和辛芷姑打成平手的。但他看见师弟给空空儿击倒,心中自是不由得一惊。辛芷姑剑法奇诡绝伦,有隙即进,欺身一剑,剑尖登时指到了他的喉头,无咎叹了口气,禅杖坠地,说道:“要杀便杀,我可不能受妇人之辱!”

辛芷姑冷笑道:“什么,你敢看不起女人?”空空儿笑了一笑,正想说话,曲离已在叫道:“请贤伉俪看在我的份上,剑下留情。”

辛芷姑道:“怎么?这样的朋友你还替他说情?”曲离道:“宁可他们无情,我可不能无义。他们是奉命而来,罪不至死,两位若然杀了他们,岂非增了我的罪孽?”当然曲离是从自己的处境出发,这才要求空空儿夫妇手下留情。

空空儿笑道:“好吧,当世可以与咱们一战的好手已经不多,杀了也有点可惜。看在曲兄的面上,就饶了他们吧。”

辛芷姑道:“好吧,依你就是。但也得给他们一点惩戒才成。”说罢,唰唰两剑,手法快得难以形容,曲高大吃一惊,还未叫得出声,无咎无妄已是各自着了她的一剑。

曲离见他们身上并无鲜血冒出,这才知道辛芷姑不过是用剑尖刺了他们的穴道。用剑刺穴不难,难的是力度用得这样恰到好处,方能使两个毫不受伤。

曲离不由得不心里佩服,想道:“我苦练了十年,本来以为可以和空空儿争雄的,现在看来,莫说空空儿,只怕他的妻子我也未必胜得了她。”

空空儿笑道:“好,你点穴。我解穴。”轻轻一拍,一举手就给南夏雷解开了无咎的独门点穴。

南夏雷道:“空空伯伯,真是多亏你来。小侄惭愧……”

空空儿道:“别多说了,你的弟妹都已来了,正在夏侯英那儿等着你回去呢。你和我走吧。”

辛芷姑笑道:“雷侄好像有什么事要告诉你,你让他说吧。”

南夏雷讷讷说道:“这位曲姑娘也想到咱们那儿,她——”空空儿笑道:“我早就知道了。她现在是咱们的自己人啦。”

空空儿回转头来,说道:“曲兄,你怎么样?”曲离苦笑道:“空空儿,你——”空空儿哈哈笑道:“我空空儿把你害得好苦,是吗?”这正是曲离心里想说的话,空空儿心直口快,一口道破,曲离双手一摊,唯有苦笑。

曲英道:“哥哥,你何必在这里受拓拔赤的折磨,和我们一起走吧。”曲离苦笑道:“事已如此,我也只有暂时离开这儿了。不过我却有一事情求你们伉俪。”空空儿道:“不必客气,爽快说吧。”

曲离道:“请你们都上马车,我送你们出城。除非万不得已,否则请你们不可露面。”他是怕空空儿好勇斗狠,一出去又和士兵冲突。

空空儿笑道:“你别担心,我空空儿是要有好对手才打架的。现在看在你的份上,就是碰见好对手,我也不惹事就是。”

空空儿、辛芷姑、南夏雷与曲英四人都上了马车,曲离便亲自驾马车,出了他的将军府,直奔东城,东城的守门军官是曲离的老部下。

街上那队巡逻兵见曲离亲自驾车出城,却不见无咎无妄二人,都是暗暗吃惊。队长迎上来,陪笑说道:‘曲将军可是去会元帅么?小将给你护驾。”

曲离冷笑道:“在这幽州城内,谁敢动我毫毛,用得着你给我护驾?让开!”

这队骑兵本来是奉命协助无咎无妄,准备对付曲离的。但在这样的情形下,他们却是不敢立即动手。

这队长暗自寻思:“我不过是奉命协助无咎无妄的。讲好了由他们二人对付曲离,倘若曲离的部下哗变,才有得着我们弹压的。如今并不见有他们二人的讯号,即使曲离跑掉,过错也用不着我来承担。曲离有万夫不当之勇,我何必多事惹他?”于是陪笑说道:“既然到元帅用不着我们护驾,那么小将告退了。”

曲离斥退了这个骑兵队队长,立即驾车径奔东门。到了东门,只见一队士兵早已列队在城门之前等候他的车驾。

曲离暗暗叫声“不妙!”原来那个守门的军官已经换了人。以前那个守门的军官是他的老部下。如今这个则是拓拔赤的亲信。

那军官上前行过参见之礼,说道:“这么晚了,曲将军何往?”曲离道:“我要出城,快快给我打开城门!”那军官陪笑说道:“卑职奉了元帅之令,天黑之后,不再开门!”

曲离“哼”了一声道:“你眼睛里只有元帅,就没有我么?”

那军官道:“不敢。副元帅要出城是可以的,不过,可得稍待片刻!”曲离喝道:“你要怎样?”那军官道:“非是卑职胆敢阻挡将军的车驾,这是元帅特别交待的,请将军容禀!”曲离道:“哦,是元帅特别交待了你,不许我出城么?”那军官道:“不,只是要请将军出城之前,先让元帅知道。有元帅的令箭,我们才敢开门!”其实即是不许他出城了。

那军官接着说道:“如今曲将军没有元帅的令箭,因此只好请将军稍待片刻,待我们禀明了元帅,再让将军出城。”

曲离焉能让他去禀报拓技赤?可是曲离又不愿意动用武力落个“叛逆”的罪名。

曲离正自踌躇未决,空空儿蓦地从车厢里一跃而出,闪电般的一抓就抓着了那个军官,短剑指着他的喉咙,喝道:“你要死要活?要活就快快开门!”说罢,这才回头对曲离笑道:“曲兄,非是我不听你的吩咐,我这是迫不得已。你也说过,到了迫不得已之时,我是可以动手的啊!”

曲离叹口气道:“事已如此,也只好这么办了。”说罢,对那个守门军官道:“你若是怕拓拔赤处罚你,你可以跟我逃走!”

那军官苦着脸道:“我没有钥匙。”空空儿冷笑道:“你看守敌门,怎能没有钥匙。”

空空儿出现之后,这队把守城门的士兵都是吓得目瞪口呆。空空儿的厉害他们都是知道的,如今空空儿又是和他们的副元帅在一起,士兵们还有谁敢动手。可是虽然没有人动手,城墙上却有个武士突然发出了一支蛇焰箭!

辛芷姑抢了一个士兵的弓箭,一箭射去,把墙头上的那黑衣武士射倒。可是他发的那支蛇焰箭已经射上半空,一团蓝色的火焰流星般的掠过空际。曲离顿足叫道:“糟了,糟了!”曲离认得出这个黑衣武士乃是拓拔赤的心腹卫土,这支蛇焰箭当然是向拓拔赤报讯的了。

空空儿笑道:“也不见得怎么糟,曲兄,你看!”话犹未了,只见西方空际出现了几朵蓝火,转瞬之间,南方、北方以至和他们同一方向但距离稍远的东方,都出现了朵朵蓝色的焰火,而且越来越多,整个幽州的上空,就像元宵晚上的情景,到处都是烟花!

曲离本来担心东城的讯号发出之后,拓拔赤立即便会派兵来追。但现在满空都是烟花,等于是幽州城内到处都在发出讯号,拓拔赤即使仍要派兵到东门搜查,他的兵力也不能不分薄了。

曲离惊异莫名,说道:“空空兄,你真是神通广大,怎的在这仓猝之间,你就能够在幽州城内遍布疑兵?”空空儿笑道:“我一个人那有这样神通,等下你就明白。”

曲离道:“但咱们还是以早早出城为妙。”空空儿道:“这个当然。”曲离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副元帅的身份了,亲自动手搜那守门的军官,果然在他身上并没发现钥匙。

曲离喝道:“钥匙是谁收起来了。你老实说!”那军官这才慢吞吞的说道:“在雄贝子那儿。这是前天才行的新例,城门一关,钥匙就得送给雄贝子,第二天开城的时候,才能向他取回。”

“雄贝子”是拓拔赤的侄儿拓拔雄,他立的这个“新例”,不问可知是用来对付曲离的了。

城墙高达五丈,以空空儿夫妇与曲离的轻功,从城头上跳出去也不难,难就难在南夏雷伤还未愈,就算空空儿可以背着他跳下去,也恐怕禁不起震荡。曲英的身体也还不曾十分复原,跳不过这座城墙。

曲离大为着急,说道:“怎么办?”这座城门用的是“暗锁”,开启的机关藏在里面,必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回 神剑施剑寒敌胆 将军一怒反幽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