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48回 尽扫妖氛驱暴虏 还须慧剑斩心魔

作者:梁羽生

曲英道:“在那班投降了的回给官兵之中,有许多是我哥哥老部下,我去劝说他们,想来他们定会依从,要破这幽州城,就着落在他们的身上。如此如此,这般这般……”铁摩勒和夏侯英听了她的说话。连赞“妙计,妙计!那么我们多谢曲姑娘了。”

曲英道:“我们回纽的士兵,蹂躏你们的土地,杀害你们的百姓。我心里也是难过得很。我但求将功赎罪,稍得心安而已。”

计议已定,立即按照计划。空空儿夫妇和华宗岱、段克邪四人,也按照计划,赶在部队之前,潜入幽州,与丐帮联络。

且说幽州方面先后派出北官横和沙铁山两支兵马,去接应魏博来的牙军,预计他们在三天之内,当可回到幽州的,到了第三天的黄昏时分,未见他们回来,正自惶惶不安,忽听得人马喧闹!一队回给骑兵衣甲不全,旌旗凌乱,情形十分狼狈的逃了回来,在城下大叫“开城,开城!”

守城军官正副二人,一个是回给军官,一个是幽州节度使的手下参将。守城的士兵中幽州官军占十分之六七,回纪的占十分二三。名义上是那参将作正守城宫,实际则是样样都要听那回给军官的命令。

那参将倒是比较谨慎的人,登上城楼问道:“怎么只是你们回来了?”

回纽败军纷纷喝道:“休要啰嗦,赶快开城!你不见追兵就将来到了么?开了城再说!”

守城的回约军官一着,只见后两火把蜿蜒,宛似长蛇,转眼间连人马都可以看得见了。

这正是曲英所献的妙计,要在这样紧急的情形之下,使得他们无暇去请示拓拔赤,也无暇多作考虑,而必须开城!

夏侯英铁摩勒率领的义军佯作“追兵”,到了幽州城上的兵士可见的距离之内,便即鸣金击鼓,大喊:“冲呀!杀呀!”

守城的回龙军官见此情形,果然无暇考虑,大怒说道:“你想把我们回过的兵士都让敌人杀绝吗?开城!”

城门打开,那队回绝败军一涌而进,登时先执住了正副两个守城军官。说时迟,那时快,义军的先头部队跟着便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攻进了幽州。

那几百名已经投降的回笼军兵,骑马在城中四处呼叫:“义军不杀我们,只要放下刀枪,就可以让我们回国!”

义军也在向幽州的官军招降,他们都是本乡本土的人,劝降更是容易。官军看见大势已去,除了极少数的节度使的亲军之外,十居八九都不肯卖命的了。

与此同时,幽州城里的丐帮弟子和暗中已经武装好的百姓,也都纷纷出来,向节度使衙门,和回给兵展开了冲击1

城中火把通明,杀声震天。高卧在元帅府中的拓拔赤从梦中惊醒,还只道是发生了兵变,幽州的官军和回绝士兵冲突的事情是经常有的。拓拔赤以为这次只是规模大些,正想叫侄儿拓拔雄去知会节度使留仙,双方会同镇压,只听得“轰隆”一声,如雷震耳,外面的百姓已经用巨木撞破了大门,打进了他的元帅府来了!

司空猛匆匆来报,拓拔赤这才知道是义军杀进了城,城中的老百姓也都纷纷起来“造反”。

拓拔赤吓得魂飞魄散,连忙说道:“快请今尊过来。他们现在不过攻破头门,咱们还来得及从后门送走、”拓拔赤的元帅府有三道大门,估量总可以守得一时半刻,司空图住在外宅,一叫便可来到。

那知雪山老怪司空图此时已是遇上了劲敌,自顾不暇。

司空图倒是比拓拔赤惊醒得早一些,他自持武功盖世,还想亲自到外面探听确实的消息,并把回绝的铁甲军调来,保护帅府,百忙中也无法去请示拓拔赤了。

不料他还是慢了一步,他刚刚走出卧房,正在大叫卫士镇定,忽听得一个十分刺耳的他所熟悉的声音哈哈笑道:“司空图,你不用出去了,我空空儿登门拜访来啦!”

原来空空儿夫妇与华宗岱段克邪四人,等不及义军攻破帅府先进来拿人。他们要活捉拓拔赤叔侄,也要与雪山老怪父子一决雌雄。空空儿轻功绝世,最先来到。司空图见他一人,还不怎放在心上,当下喝道:“小猴儿,我没有功夫陪你戏耍。”呼呼两拳,把空空儿迫退几步,走出屋外。空空儿笑道:“你没功夫,我可是有功夫要戏耍你!”如形随影的立即追到,举剑便刺,司空图的功力在空空儿之上,但轻功却是远远不如,要想摆脱空空儿的纠缠谈何容易?无可奈何,只好与空空儿再战。打得几个回合,华宗岱、辛芷姑和段克邪一齐来到,段克邪运剑如风,杀散内院卫士再从里面杀出去,打开第三道和第二道大门,接应已经攻破了第一道大门的民兵。华宗岱辛兰姑双双抢上,司空图这才吓得慌了,叫道:“好,你们倚多为胜,那就一起来吧!”华宗岱道:“空空兄,你让我对付这个老怪,我和他的一架那日未曾打完。”空空儿笑道:稍待片刻如何?我也还未曾过足瘾呢!”华宗岱叫道:“空空兄,要捉拓拔赤我可是比不上你;我不和你客气,重担子一定要请你去挑。”

空空儿猛然一省,说道:“不错,我是应该去揪那鞑子元帅了。”脚尖一点,身形平地拔起,司空图双掌打空,空空儿已是上了瓦背,转眼间越过墙头,进了内院。

华宗岱填上了空空儿的空档,迎上了司空图,双笔斜飞,左一笔点他的“曲池穴”,右一笔点他的“璇玑穴”。

司空图挥袖成风,卷将过去,喝道:“撒手!”华宗岱号称“笔扫千军”,不但点穴奇准,双笔的威力也是足以裂石开碑。只听得“嗤”的一声,司空图非但未能卷走他的判官笔,衣袖反而被他的双笔戳穿了。

司空图大怒,登时做出杀手,左掌挥了一道圆弧,右掌肘底穿出,抓华宗岱的虎口,华宗岱笔尖一歪,只觉掌风如割,虎口隐隐发痛。华宗岱双笔一分,交叉穿插,一招之间,遍袭司空图的奇经八脉,司空图识得厉害,不敢欺身进逼,连忙横掌护身,斜窜三步。

论功力是司空图稍高,但华宗岱的判官笔点穴功夫天下第一,司空图不无顾忌,急切之间,也只能堪堪打个平手。

司空图边打边走,辛芷姑提剑给华宗岱掠阵,司空图走到那边,她就跟到那边,总是截住了司空图的去路。辛芷姑的剑法奇诡亦是天下无双,司空图曾经见识过她的剑法,因此虽然她并未出手,司空图亦是不能不小心提防,不敢硬闯。这么一来,他就更难摆脱华宗岱的缠斗了。

激战中只听得急促的胡笳之声,此起彼落,刀枪碰击的声音震得耳鼓嗡嗡作响,义军已是攻进了内院,正在与“元帅府”的回给武士展开恶斗;而那急促的胡笳声则是回给军中号令突围的讯号。

司空猛匆匆跑来,叫道:“爹爹,快走!元帅也已经走了!”司空猛本来是奉了拓技赤之命,来叫他的父亲去保护拓技赤的,但当他杀出重围之时,形势已经大变,拓拔赤等不及司空图到来,先自逃了。他靠着数百名亲军保护,从后门逃出,附近有回绝的一个战车营,他上了战车,这才心神稍定,下了突围的命令。

辛芷姑与司空猛曾有一掌之仇,两年前她在扬州与司空猛交手,她刺了司空猛一剑,司空猛也打了她一掌,算来是两不输亏。但辛芷姑平生从未吃过这样的大亏,尽管对方所受的伤比她可能更重,她仍然认为是奇耻大辱。此时见司空猛来到,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立即挥剑便刺过去,喝道:“小贼,你来得正好,今日我誓要报你一掌之仇!”

辛芷姑的轻功在司空猛之上,身法展开,登时四面八方都是她的身影。司空猛尽管心急如焚,也不能不与她交手了。

但辛企姑与司空猛交上了手,却给了司空图一个脱身的机会。司空图大喝一声,连发三重掌力,俨似狂涛巨浪,一个浪头高过一个浪头,华宗岱给他的掌力一迫,也不能不侧身斜闪,暂避其锋。

司空图冲了出来,立即又是一抓向辛芷姑抓去。辛芷姑身法轻灵,一听得背后劲风飒然,已是纵出一丈开外。

司空图叫道:“猛儿,走吧!”华宗岱喝道:“司空老怪,胜负未分,就想走么?”司空图喝道“有胆你就来!”

华宗岱紧追不舍,此时“元帅府”中已是闹得天翻地覆,处处混战。段克邪杀了进来,碰上华宗岱,问道:“我师兄呢?”华宗岱道:“已经进去了,却不知揪着了拓拔赤没有?你来得正好,与我合力擒这老怪吧!”

段克邪发一声长啸,啸声未歇,已听得空空儿的啸声相应。段克邪喜道“我师兄来了。好,这老怪逃不掉啦!”

司空图看见段克邪来了,又听得空空儿的啸声,饶是他自负武功无敌,也吓得魂散魂飞。他急于逃命,发了狠,横冲直撞,碰上他的人,他也不管是自己人还是敌人了,总之,凡是阻住他的去路的,他就是一掌推开,有几个回给武士,也丧生在他的掌下。

华宗岱、辛芷姑等人当然不能和他一样做法,“帅府”中处处都是馄战的人群,他们必须找寻空隙之处通过。乱军之中不知不觉就失了司空图的去向。

司空图逃出了“元帅府”,上了一辆战车,赶忙出城。但他上了战车,才蓦地发觉他的儿子还没有出来。可是在这样情形之下,莫说他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回去,就是想要回去,也是不能够的了。司空图只好希望他的儿子能够自己脱身。

司空图那里知道,他的儿子此际已是给段克邪截住,脱不了身。

段克邪截住了司空猛,笑道:“你还欠我十招呢!今日我可是要你还债了!”

两年前段克邪的真实功夫还是比不上司空猛,只能凭着轻功占点便宜,但在两年后的今日,段克邪的袁公剑法亦已差不多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司中猛使用浑身本领,也是只有招架之力,冲不过去。

双方不过斗了二三十招,辛芷姑找不着司空图,又再回来,一见司空猛尚未逃脱大喜说道:“师弟!这小贼欠我一剑,你让给我吧。”段克邪笑道:“好,他欠你的债比欠我的重,就请师嫂代我一并讨吧!”

辛芷姑运剑如风,再次与司空猛交手。此时她只须对付司空猛一个人,不似刚才要提防司空图的袭击,因此使出的剑法也就得心应手,更为狠辣!

正激战间,忽听得一声长啸,空空儿从屋顶跳下来。段克邪喜道:“师兄,鞑子元帅抓住了没有?”空空儿脸孔拉得长长的,一脸懊恼的神情说道:“侮不该不听老华的话,我迟了一步,给他跑了!”

原来拓拔赤叔侄已经上了战车,空空儿却不知道他们是躲在战车上。他一个人纵有天大的神通,也决不能追上去搜遍所有的战车。因此只好发出蛇焰箭给铁摩勒报信。这是他和铁摩勒约好的,蛇焰箭升起之处,即是指示敌人主力所逃的方向,铁摩勒自会前去堵截。空空儿发了蛇焰箭,就回来接应攻入“元帅府”的人马。

此时“帅府”中的回绝武士,跑的跑了,死的死了,还有不少受了伤投降的。“帅府”中的敌人差不多都已消灭干净,就只剩下了司空猛还在和辛芷姑恶战。

空空儿叫道:“芷姑,你让我打发这小子好不好?快些打发这小子好去捉那老怪!”空空儿性情急躁,已是等得不大耐烦。

辛芷姑道:“快了,快了!不用你插手,你看我的吧!”剑法一变,只见精芒四射,剑光电闪,辛芷姑使出了平生所学,快得难以形容。而且每一招又都是奇诡绝伦,狠辣之极!

司空猛是雪山老怪的独生爱子,已学得乃父的衣钵真传。论本领原是和辛芷姑各有千秋,相差不远。两年前在扬州那一战,他就曾经和辛芷姑打成平手。但一来辛芷姑在那次吃亏之后,经过了两年的苦练,所练的剑术正是针对司空猛的“大擒拿手法”的,司空猛自非其敌;二来司空猛如今乃是孤身作战,虽然明知空空儿不会自失身份,上前和辛芷姑夹攻他,但有了个空空儿在旁,司空猛的精神却是大受威胁。因此本来还可以多打个三五十招的,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则是非速败不可了。

激战中只听得辛芷姑喝声“着!”司空猛跳出三丈开外,浑身是血,遍体是伤。大吼一声,忽地一头向院子中的一块玉湖石撞去,登时脑浆涂地而亡。原来他在那瞬息之间,身上竟已着了辛芷姑的八剑,自知难以活命,索性撞石自尽,省得多受苦痛。

段克邪道:“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回 尽扫妖氛驱暴虏 还须慧剑斩心魔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