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08回 排难解纷来侠士 驱车护宝走江湖

作者:梁羽生

姓南的少年笑道:“我说过不能占你的便宜,我等着接你招啊!”

展伯承这才恍然大梧,原来对方是要空手接他的剑招,不禁怒道:“你武功比我高强,倘若你要折辱我,那就不用比试什招数了,我得罪了你的朋友,任杀任剐,决不皱眉。”言下之意,这少年若是诚心与他切磋,就该亮出兵刃,将他当作平等的对手看待。

这几句话也是想试探试探这少年的来意的。

姓南的少年哈哈一笑,说道:“小兄弟不用这样傲气,好吧,我亮刀就是。请!”

展伯承摸不透他的来意,心道:“这人年纪比我大,我本来应该是自居小辈的。”武林礼节,长幼试招,小一辈的应先出招。

展伯承抚剑一揖,道声:“有借”挽了一个剑花,家传天罡剑法的起手式“闲云出轴”便即使出,剑峰朝着那少年面门晃,斜斜刺去。

那少年道:“不必多礼。”按着刀柄,跨上一步,恰恰避开,却未还招。

展家的剑法非同小可,这看似平淡无奇的起手式内中也藏奇的变化,剑锋一转,陡然间那似匹练一般的剑光圈了回来,向那少年拦腰斩削。

那少年硬生生的用了个“大弯腰、斜插柳”的身法,腰躯半俯,脚跟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几乎是随着展伯承的剑锋移动。展伯承一剑刺空,倏地已从起手式变为“春云乍展”,到锋笔直刺出。

这一剑又快又准,但仍然是刺了个空。展伯承前招未收,后招续出,喝道:“接招!”第三招用的是剑势凌厉非常的杀手招数,剑锋削臂,剑尖刺肋,一招两式,名为“雷电交轰”。

展伯承并非要与这少年拼命,而是要迫他招架。他看过这少年刚才所露的那一手,心知对方的武功只有在自己之上,决不在自己之下,这一剑也决不会伤得了对方,但总能够迫他招架。

哪知这少年仍不横刀招架,叫道:“好剑法!”只听得“铮”的一声,少年中指二弹,正中剑脊,恰恰将他的剑招弹开少许,几乎是贴臂削过,却未伤着他的分毫。

展伯承亢声说道:“我不要你让,你若心存戏耍,我可没工夫奉陪了!”

那少年正色说道:“小兄弟,你的剑法好得很啊!我佩服还来不及呢。岂敢戏耍?好,我也要献拙了,还招!”倏然间横刀劈出,刀光四照,一看就知是一把不同寻常的宝刀。宝刀也还罢了,劈来的成势更其骇人,竟是隐隐带着风雷之声!

展伯承气力不加,自知难以抵挡,但也不能束手待毙,当下用了一招“裂石崩云”,刚中带柔,希望稍微消去对方几分劲力。

但对方来势如此狂烈,能否化解,殊无把握,只是尽力而为罢了。刀剑一交,却大出展伯承意料之外,他以为纵使侥幸可免受伤,至少这把青钢剑是必然要给对方削断的了。

哪知道这娃南的少年一刀劈来,看似劲道十足,到了刀剑相触之时,他却忽地只是轻轻一碰,便即抽刀,哈哈笑道:“小兄弟,这一招解得妙呀!小一辈的英雄,你可以算得是一个了。”

展伯承知道对方仍是手下留情,又羞又恼,正要还招,那少年前招未收,后招又至,这次却是刀光霍霍,向他下三路斫来,而且将他前后左右的退路全都封闭。比之刚才的那招,更为厉害。

展伯承摸不透他这一刀是真是假,习武之人,遇到性命之危,本能的便使出了最擅长的绝招,他既无力抵挡,只有用家传轻功躲避,使出一招“旱地拔葱”,就在原来的位置,跃高闪避。少年那一刀又恰恰从他脚底削过,未曾伤他分毫。

这少年又赞道:“好一个五禽身法!”展伯承落下地来,怒道:“你打还是不打?”那少年摇手笑道:“不用打了,不用打了!你精通天罡剑法,又会五禽轻功,展大侠,展元修是你何人?”

展伯承呆了一呆,恍然大语,原来对方与他试招,为的是想要知道他的师门来历。展伯承心中想道:“这人看得出我的功夫,又称爹爹大侠,担必是无甚恶意的了。”一看对方已经纳刀入鞘,展伯承便也把那青钢剑交还给他,说道:“你是何人,与我爹爹相识的吗?”

那少年王要答话,忽地“咦”了一声,说道:“哪条线上的朋友?”展伯承随着他的目光注视之处看去,只见从墙头上跳下一个人,正是铁铮。

铁铮已听得展伯承问那少年的说话,笑道:“展大哥,南叔叔,原来你们是初次会面么?”上前恭恭敬破施了一礼,道:“南叔叔,什么风把你吹到了这儿?”

展伯承拍了一下脑袋,道:“我真是糊涂了,这位想必是南大侠,南夏雷吧?”

南夏雷的父亲南霁云三十年前与段克邢的父亲段圭璋齐名,并称两大游侠。南夏雷父亲结婚很迟,他是长子,年龄也大不了铁铮几岁,但辈份却长一辈。

南夏雷道:“大侠二字不敢当。展世兄,你怎地与龙姑娘打了起来?铁贤侄,还有你,你怎么也到了这儿?”

铁铮道:“说来话长。咱们边走边说吧,对啦,褚老英雄你不是也认识的吗?你去不去送他入土?”

南夏雷道:“你说的是褚老英雄褚遂吗?怎么,他已经死了?”

铁铮道:“不错,他这次死得很是不值,牵涉的纠纷也很多,待路上展大哥对你仔细说吧。呵,还有我的妹妹也来了,现在就在褚家。”

南夏雷与褚遂并无渊源,识是许多年前,他初出道的时候,在群雄会上见过一面的。但褚遂是绿林前辈,而南夏雷也想见一见铁凝,便道:“既然如此,我理该给他烧一炷香。”

当下一同走出刘家,南夏雷牵了坐骑,陪他们二人走路。展伯承简单扼要他说了说猪遂之死的经过,南夏雷念及一位绿林前辈如此下场,也不禁为之嗟叹,抚然说道:“真想不到展大侠夫妇与褚老前辈都会命丧窦元之手。窦元最近崛起绿林,我也曾听人说过,但却不知他是展世兄的仇人。”

展伯承与南耳雷以前没有见过,但展伯承与铁铮同一辈份,因此也以叔叔相称,说道:“南叔叔,褚、刘两家争夺宝藏的纠纷我已说了,依我之见,是刘家稍傲理亏。但如今事情己经过去,我爷爷死了、刘振重伤了,也就不必再提啦。南叔叔,你和刘家父子相熟,和那位龙姑娘也是朋友,我无端端的被迫与她打了一场,却不知她是什么人,你可以告诉我吗?”

南夏雷道:“铁贤侄,说起来这位龙姑娘和你倒有一些关系。”

铁铮道:“怎么?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南夏雷道:“你妹妹的师父不是辛芷姑吗?你妹妹是关门弟子,辛芷姑从前有两个徒弟,一个是己经死了的史朝英,还有一个是龙成香,你可知道?”

铁铮道:“哦,这位龙姑娘是龙师姐一家的么?”

南夏雷道:“不错。她名叫龙成芳,正是龙成香的妹妹。她们姐妹相差十来岁,姐姐早已嫁人,在家抱孩子了,妹妹的婚事,则还要姐姐操心。”

说话之时,己经进了那座园子,铁凝正在褚遂坟前等候,见了南夏雷,也很高兴,上来叙话。

铁铮道:“南叔叔正在说到你那位未曾见过面的龙师姐呢。”铁凝道:“我听见了。师父也常谈起她,很记挂她的。她嫁了什么人了?”

南夏雷道:“她嫁了蒲邑大豪穆安之子穆康,刘振一家本来也是蒲邑人氏,和穆家毗邻而居,又是姻亲。刘芒与穆康正是中表排行。”

展伯承道:“原来如此。这么说,这位龙姑娘的姐姐乃是刘芒的表嫂了。”

南夏雷道:“不错。所以他们二人,也像你与褚姑娘一样,乃是青梅竹马之交。龙姑娘父母早已去世,跟她姐姐同住,她那一手剑法,就是她姐姐教的。刘芒是家传刀法,武艺却不如她。两人常在一起切磋武功,刘芒可能常常受她的气。”

展伯承心道:“怪不得这位龙姑娘的剑法如此奇诡,原来是辛芷姑的一脉所传。”

铁凝忽地“噗嗤”一笑道:“人家小两口子的事情,南叔叔你又怎么知道了?”

南夏雷笑道:“我只是猜想而已。龙成芳的脾气十分刁蛮,这个,展世兄刚才也领教过了。”

铁凝道:“如此说来,刘芒也不是好东西,他既然有了一位龙姑娘,就不该再来抢展大哥的褚姐姐。”

展伯承满面通红,铁铮道:“凝妹,你怎么老是要我说你,女孩儿家怎可如此口没遮拦?”

铁凝笑道:“南叔叔又不是外人,怕什么?”

南夏雷接着说道:“这倒不能怪刘芒的不是,刘家曾经求过亲却给她的姐姐拒绝了。”

展伯承道:“为什么?”

南夏雷道:“她姐姐不喜欢刘芒,也许是嫌他武功不高,也许是不愿妹妹嫁绿林中人。谁知其申缘故,总之不喜欢就是了。那时刘振父子已经开始过黑道生涯了,但还没有安窑立柜,只是偶尔出去做案,坐地分赃。”

铁凝又笑道:“她姐姐不喜欢刘芒,怎么你又知道了?”

南夏雷道:“小鬼头,你真是人儿小心眼儿却多,想到哪儿去了?她姐姐是你师姐,我母亲和你师姐是很熟的朋友,我出道之后,我母亲也曾和我到过穆家几次的。都告诉了你,你可不用多问了。”

其实南复雷却瞒了一桩事情,他是长子,她母亲想他早日成亲,带他到穆家去见龙成香,实是有着为儿子求亲之意。龙成香也很想把妹妹配结南夏雷,但求亲之事,南夏雷的母亲还未启口,龙成芳己经知道了她的来意,立即对她姐姐表明心迹,发誓除了刘芒不嫁了。

另一方面,南夏雷也发觉龙成芳对刘芒情有所钟,他本来就不大欢喜龙成芳的刁蛮脾气,既然发现了这个关系,当然更不愿意扎进一脚了。因此,他也拦阻母亲去提婚事,结果双方都未开口,这婚姻之议,已是胎死腹中。

婚议作罢之后,南夏雷的母亲倒是无可无不可。龙成芳的姐姐却是此念未消,还希望妹妹能够嫁结南夏雷。龙成芳知道她姐姐的心意,不但恼怒她的姐姐,并且连南夏雷也怪上了,是以刚才在刘家相见,她对南夏雷丝毫也不留情。

南夏雷以“叔叔”的身份,不便对铁铮兄妹说及这些事情,但来龙去脉却须交代清楚,于是接着说道:“后来刘振正式干起黑道营生,在绿林中也颇有名气了,但他们父子一年中还总要回旧家几次,刘芒与龙成芳虽然会少高离。联络尚未中断。”

“直到两年之前,刘振父子突然销声匿迹,在江湖上失踪,不知所之。穆家托人打听,也不知道他们下落。这期间,龙成香很想结她妹妹另找一门亲事,龙成芳始终不肯答应。她想方设法,无论如何,要打听出刘芒的下落。”

“皇天不负苦心人,今天春天,果然给她打听到了,她便赶来此地,寻找刘芒。”

铁凝笑道:“这位龙姑娘,消息倒是灵通。她不问青红皂白,与展大哥交手,想必刘芒与褚姑娘相好之事,她也打听到了。”铁确年纪虽小,人却聪明,一猜便着。

铁铮皱了皱眉,说道:“妹妹,不要多管这些不相干的闲事。”

铁凝笑道:“好,那我就管管相干的闲事。南叔叔,你怎么又到了这儿?是为了龙姑娘而来,还是为了别的。”

南夏雷道:“我倒是为了别的事情。不过我恰巧经过蒲邑,前往拜访穆家,见到了龙姑娘的姐姐,又恰巧龙姑娘正好是前两天从家中私逃的,她虽然未告知姐姐身往何方,她姐姐也知道她是来找刘芒的了。”

“龙成香害怕她妹妹脾气不好,在江湖闯祸,她问了我的行程,知道我要取道此间,从盘龙谷数十里外经过。她遂央求我照料她的妹妹,还央求我多走几十里路,耽搁一两天工夫,到盘龙谷来,看看刘芒,并劝她妹妹回家。她妹妹的私事我不想管,但我与刘芒多少有点交情,几年不见,我也想见一见他,因此我就来了。”

铁铮道:“南叔叔另有何事?可否缓办,和我们一道回去?”

南夏雷道:“我是应了扬州周寨主之请。带他劫江南漕运使解京的银两。约定月底动手,现在赶去,刚来得及。待这件事情办妥之后,我再到伏牛山见你爹爹吧。对啦,听说你爹爹寨中,粮饷办颇困难,这次我们得手之后,可以分一半给你爹爹。你先回去,可先说一声,也好安定人心。”

铁铮笑道:“多谢了,你们自己留着用吧。”

南夏雷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排难解纷来侠士 驱车护宝走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