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剑心魔》

第09回 大盗横刀图劫宝 娇娃谈笑戏群豪

作者:梁羽生

班氏兄弟的一刀一枪近年来在江湖上闯出了很大的名头,哥哥名叫“断魂刀”,弟弟名叫“夺魄枪”,厉害可想而知。兄弟俩刀枪联手,江湖上又称之为“两刀三枪双豹子”,即是说敌人在他们手下,绝躲不过哥哥的两刀,弟弟的三枪。

以班氏兄弟的身份,本来不应联手对付小辈的,但他因为铁铮兄妹是铁摩勒子女,展伯承之父又是大名鼎鼎、邪正兼擅的展元修,生怕有失,给卜仇天耻笑,是以不顾身份,兄弟齐上。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呼的一声,班氏兄弟就似两头大鸟一般,同时扑上车来,铁凝蹲在车顶,班老大身子在前,脚尖进未踏着宝物,铁凝便倏地跃起,一剑刺他膝盖!

铁凝师父剑法,奇诡无伦,班老大眼看着她当胸刺来,倏然间剑尖指到了膝盖。班老大武功也好生了得,一刀劈空,虽惊不乱,趁势刀尖往前一挺,顶着车辕,身体重心稍为稳定,腾地便飞起一脚,要想踢落铁凝的利剑。

铁铮最初本来还想和他们讲讲绿林道义的,但见班氏兄弟知道他们兄妹的来历之后,还是要来抢劫,如今又用狠毒的招数对付他的妹妹,不禁心头火起,大喝一声:“下去!”

这一剑用的是他父亲铁摩勒的独门剑法,长剑抡圆,当作钢刀来使,一剑劈出隐隐带着风雷之声。班老二人在半空,疾冲而下,替他哥哥接招。

只听得“当”的一声,剑枪交击,火花飞溅,铁铮这一剑余势未衰,剑锋一偏,斜削班老大手腕。

班老大缩腿扭腰,拔出尖刀招架,铁铮陡地身形拔起,抢先占了车顶边缘位置,班老二正向着这个位置落足,给他一剑霍地扫来,小花枪点穴的绝招还未能使出,为了避他这剑,只好在半空中一个筋斗,跌下地来。

班老大也还立足未稳,铁铮喝道:“你也下去!”剑光飘忽,似是刺他咽喉,又似刺他胸腹,班老大单掌一按车辕,矮下了半截身子,还了一招“天王托塔”,铁铮平剑拍下,论功夫,其实还是班老大稍高,但铁铮居高临下,气力好使,班老大凭一掌之力,定着身形,劲道却使不出来,手中兵刃,竟给铁锋一剑拍落,班老大连忙缩手,落在驾车的位置。展伯承正坐在车中,保护宝箱。

班老大不甘服输,心念一动,想道:“我且把这姓展的小子俘虏过来,既可换回面子,又可拿来勒索,对,就是这个主意。”这时他刚好落在驾车的位置,念动即行,陡地大喝一声,撕破车帘,长臂一伸,就向展伯承抓去。

班老大只道展伯承较易欺负,哪知展伯承身兼父母与褚遂三家之长,武功实是不在铁铮之下,班老大伸进手来,他并不拔剑,也只凭一双肉掌与对方较量。

班老大这一抓又狠又准,满以为一抓就可抓裂展伯承的胸膛,不料车帘一破、展伯承已是一个肘底穿掌,掌背托起对方肘尖,反扭对方手腕。他是以褚遂所教的小擒拿手法来对付班老大的“大力鹰爪”功夫,而掌中又蕴藏着家传的小天星掌力。

班老太太吃一惊,这才知道展伯承也是一个劲敌,近身肉搏,双方都是不能躲闪,班老大功力较高,但展伯承却占了以逸待劳的便宜,只听得“蓬”的一声,“喀喇”一响,展伯承跌倒车中,班老大的一条手臂却给他扭得脱了臼,铁凝喝这:“好不要脸!”一剑刺下,班老大手臂脱白,痛彻心肺,哪里还敢抵挡,饶是他跳得快,肩头也已给铁凝的剑尖划开了一道三寸多长的口子,幸而未曾伤及骨头。

卜仇天冷笑说道:“两刀三枪双豹子,你们已不止动了两刀三枪啦,如今连豹爪也给人家打断,还好意思再打下去吗?”

班氏兄弟很不服气,论本领,他们其实并不输给铁铮、铁凝兄妹,也不输给展伯承,但他们却吃亏在跳上车去搏斗,铁铮兄妹一来可以逸待劳,二来可以发挥轻功的特长,班氏兄弟的看家本领还未曾拿得出来,就已一败涂地了。

班老二给哥哥接好了臼,班老大冷冷说道:“好,我们暂且认输,且看你的!”两兄弟退回本队,但他们所带的这队喽兵,仍是对大车采取包围态势,不肯撤退。

卜仇天“哼”了一声,心道:“你们不肯死心,也好,且待我得手后,再慢慢收拾你们。”遂不再理会班氏兄弟,却回过头来对帅万雄冷冷说道:“帅舵主,你呢?这到口的馒头,你是吃也不吃,你先来,我可以让你先吃。”

帅万雄老姦巨猾,胸中已有成竹,拱手说道:“卜老爷子,我只想分润你一点余利,岂敢与你老争先?”

卜仇天得意之极,心中想道:“这老儿想是也怕了铁摩勒的子女,要我出头,他却拣个现成。也好,我正好趁此笼络他。”遂然一笑,说道:“帅老儿,你倒乖巧。但只要你今后听话,我便分你一箱珠宝,也算不了什么。”

铁铮冷笑道:“这几箱珠宝,你未曾问过我,就敢擅自作主了么?”

卜仇天哈哈笑道:“你还要与我动手么?你别以为你爹爹是绿林盟主,我就不敢奈何你们!识相的赶快走开,我可以让你回家去告诉你的爹爹,就说是我卜仇天劫的。我可以按照黑道的规矩,以一月为期,等他前来讨取。”

铁铮怒道:“好,你就把这当作镖车,我们是保镖的吧。按照江湖规矩,你胜得我们,劫去镖就是。不必牵涉我的爹爹。”

卜仇天道:“小娃儿,好大的口气!我不能占你便宜,好,你们二个娃娃都上来吧!”

铁凝小声问道:“展大哥,你有没有受伤?”展伯承道:“没事,刚才不过摔了一跤,连皮肉也没伤着。”铁凝道:“好,你仍然留在车中看守吧。哥哥,咱们去会这老儿。”

卜仇天道:“怎么,你们商量好了没有?”铁铮道:“我们兄妹二人,年纪加起来也不到你的一半。”卜仇天道:“这又怎样?你不敢打?”

铁凝道:“这就是说,我要与哥哥揍你,不能算我们占了你的便宜。若再加上展大哥,你就吃不消了。看剑!”

他们兄妹二人,本来是站在车顶的,说道“看剑”二字,已是连人带剑,化作了两道银光,疾掠而来!

卜仇天想不到他们来得如此快,喝道:“好!不愧是空空儿的徒弟!”铁凝笑道:“你也知道厉害了么?”

声到人到,铁铮长剑抡圆,以刚猛无伦的剑法凌空劈下,铁凝则使出刺穴绝招,青钢剑横空挥了半道圆弧,一招之间,连刺对方阳谷、少府、玉龙、冷渊、中平五处大穴。功力不及她的哥哥,招数则更为奇诡狠辣!

只听得“当”的--声,卜仇天铁拐一举,一招“举火燎天”,把铁铮的长剑磕开,杖尾陡然一转,又已向铁凝拦腰扫到!冷笑说道:“不错,你们两个娃娃的本领很是不错,但要对付我们,那还差一截儿!”这一杖隐隐带着风雷之声,就似在身前布下了一道铁壁铜墙,进可以攻,退可以守。

铁凝身子未曾着地,卜仇天的拐杖已经扫来,拐长剑短,铁凝自讨无法冲破对方的防御,青钢剑刺不到对方身上,而对方的铁拐却有把自己打落的可能,百忙中人急智生,剑招一变,只听得“叮”的一声,剑尖在铁杖上轻轻一点,借对方的那股猛劲,已是使出了绝顶轻功,倒纵出三丈开外!

铁铮抡剑急上,与卜仇天便碰的拆了三招,金属交击之声,震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铁铮手腕阵阵酸麻,兵刃却未曾脱手。他用的是段圭璋当年所用的那把宝剑,有断金截铁之能,卜仇天镔铁拐杖,给他劈了三剑,也损了一个缺口。卜仇天虽然还是占了上风,但见他小小年纪,功力已是如此不凡,心中也是好生骇异!

铁凝脚踏实地,立即又扑上来,她气力不及哥哥,便用绕身游斗的法子,一口青钢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剑招奇诡绝伦,也给了卜仇天以很大的威胁。

转眼间过了五十多招,铁铮兄妹固然是使出了全副本领,卜仇天也不敢稍有大意。铁铮兄妹胜在轻功超卓,身法灵活;卜仇天则胜在气力悠长,经验丰富。双方打得难分难解,谁若稍有不慎,都有血溅黄沙之险!

班老大上好伤葯,接好脱臼,右臂虽然稍有不便,大体已是恢复如初。兄弟二人凝神观战,心中又是惊骇,又是喜欢。惊骇的是铁铮兄妹与卜仇天的本领,两兄弟都是想道:“要是换了我们上去,只怕还未必打得赢这对兄妹呢。卜仇天以一敌二,看来还是他稍占上风,功夫确实是比我们强得多了。”这两兄弟刚才未展所长,便给铁铮兄妹打下车来,心里本来还不服气的,如今目睹他们勇战卜仇天的本领,却是不能不服了。

惊骇之外也有喜悦,原来卜仇天虽占上风,但过了五十招之后,亦已额头见汗,气喘微闻。班老大笑道:“但愿他们两败俱伤!”

帅万雄忽地悄悄的来到班氏兄弟面前,轻声笑道:“此时还不动手,更待何时?”班老二尚自博然,说道:“什么,这老魔头如此轻视我们,你还要帮他,我可不愿!”帅万雄笑道:“谁要你帮他啊?”

班老大道:“帅大叔,你的意思可是要趁此机会,劫那辆车?”

帅万雄道:“不错。车上只有一个姓展的小子把守,咱们还怕对也不了?让卜仇天去拼命,咱们给他来个先下手为强!”

班老大眼珠骨碌碌地转了一转,盯着帅万雄淡淡说道:“你就不怕你那‘卜老爷子’了么?”

帅万雄面上一红,说道:“你以为我当真甘心听他指使,只想分享他的余利?只要你们有胆,咱们劫了车子,再干掉这姓卜的!”

班氏兄弟与帅万雄虽有嫌隙,但在利害的关头上,与帅万雄联手,总胜于让卜仇天独吞财物。班老大本来就动过念头,想趁卜仇天与铁铮兄妹两败俱伤之后,就干掉他的,卜仇天武功实在太强,即使是强驽之末,班氏兄弟也未有必胜的把握。如今帅万雄自愿与他联手,正是利害相同,双方一拍即合。

班老大道:“好,这碗水咱们三份喝啦!”于是三人同上,抢那宝车。

卜仇天恶斗铁铮兄妹,正在吃紧的时候,见他们已去抢车,大怒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帅万雄笑道:“没什么,我们只不过是替你效劳,先把东西拿到手中,免得夜长梦多!”

班老大道:“帅大哥,你说得不错,这馒头烫手,一个人是独吞不下的,我们给你干掉这姓展的小子,让你可以专心对付这两个娃娃。咱们虽有言语冲撞,也总还是自己人,自己人可千万不能火并。”班老大此时还要卜仇天尽力,故意说这一番漂亮说话,安他的心。

卜仇天当然不会相信他们的说话,可是班老大的说话也并非全无道理,他与铁铮兄妹此时正相持不下,若然“自己人”火并起来,只有让铁铮兄妹占了便宜。即使胜得他们三人,自己也是吃亏定了。

铁凝道:“哥哥,不好,他们去抢车啦!”铁铮道:“不可分神,应付面前的敌人要紧!”话犹末了,只听得“当”的一声,卜仇天一拐把铁凝的青钢剑打飞,幸而铁凝轻功超妙,一个倒纵避了开去,铁铮使出浑身解数,阻止了卜仇天向他妹妹追击。

卜仇天是想速战速决,赶过去参加抢车,至于如何对付班老大他们,事后再见机而行。不料他对铁凝虽然突击成功,铁铮也还是不易打发。

铁凝并没有受伤,身形疾起,那柄青钢剑未曾落地,已给她接下。铁凝性情好胜,偶一疏神,吃了卜仇天的亏,心中大为恼怒,接下青钢剑,立即又向卜仇天展开攻击,卜仇天心烦意乱,险险中了铁凝剑招,饶他解拆得宜,衣襟也被削了一幅。

铁铮不是不为展伯承着急,但因卜仇天是对方武功最强的一个,要是放他进入,只怕展伯承更难应付。所以只好紧紧将他盯住,希望能够侥辛将他杀伤。才腾出手来援助好友。

双方都想速战述决,卜仇天究竟胜在临阵的经验较丰,遇了两次险招之后,便即冷静下来,沉着应付。铁铮兄妹意图侥幸,反而给他频频反击,险象环生。

激战中只听得“叮”的一声,铁凝冒险进攻,给卜仇天杖尾一撩,将她的青钢剑反弹回来,把插在头上的--根玉簪碰落。

不是铁凝收剑得快,几乎就要斫伤额头,铁铮大吃-惊,连忙叫道:“妹妹,你用绕身游斗,只要将他阻住,暂且不要贪功。”卜仇天武功实在太强,铁铮也只好改变战略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大盗横刀图劫宝 娇娃谈笑戏群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慧剑心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