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天骄》

第14回 太湖波涛

作者:梁羽生

太湖西洞山上王宇庭的山寨里,贺客云集。王宇庭是七十二家水寨的总寨主,水陆两路的黑道好汉加上江南侠义的豪杰,差不多全都来了。而王宇却还未见在寿堂露面。

有人窃窃私议:“已是午时了,王总寨主为何还不见出来接受祝贺?你瞧,黑石庄的石庄主和常州的金刀刘三爷都已到了。”这两个人都是江南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弦外之音,凭着这两个人的身份,王宇庭虽然是七十二家水寨的总寨主,似乎也该亲自出来招呼才对。另外一个人低声说道:“因为他要招呼另一个来头更大的人。”

“谁?”

“铁笔书生文逸凡,听说王寨主是准备推举他做江南的武林盟主的、此刻王寨主正在陪他在密室商谈。”

“哦,原来是文大侠亦已来了么?但我却在点奇怪——”

“奇怪什么?”

“我不是奇怪王寨主为了招待他的缘故而冷落别的宾客,只是奇怪文大侠这次来得好像,好像……有点,有点…”

这人吞吞吐吐,好像有话不敢直说。他的朋友亦已会意了,几乎是和他咬着耳朵的低声说道:“你是说文大侠这次来得好像有点鬼鬼祟祟?”

“我不敢说他鬼崇,”那人也压低声音说道:“但文大侠的为人你也知道,他虽然是大侠身份,但从来不摆架子,和什么人都有说说有笑。像今天这个场合,他一到必定是到处找相熟的朋友倾谈,但这次却是悄悄的来,一来就只去见王寨主,和他平日的作风好像有点不大相似。难道——”“你不要胡猜。以文大侠的为人。他当然不会热衷于做武林盟主,为了要做盟主而患得患失。”

“你当然不敢这样胡猜,所以我才觉得奇怪,他有什么大事要令王寨主也陪他冷落宾客呢。”

第三个人加入他们的圈子,这人是王宇庭的亲信,低声说道:“还有一样更奇怪的事呢,文大侠是替人递拜帖来的。我刚刚才知道。”

老朋友来祝寿也无须递拜贴的,像这样的场合,只有同等身份的人,而且是第一次相会的人,才会这样郑而重之托另一个也是大有身份的人来递拜贴。

此话一出,先头那两个人都是吃一惊。

一个皱着眉头的人说道:“文大侠的身份和你们赛主的身份相当,那个人居然敢叫文大侠替他来送拜贴,难道他的身份更高?这人是谁?”另一个人则是一脸孔不以为然的神气说道:“即使他的身份更高,但俗语有云客不僭主,他到了南江,也该亲自来递拜贴才对。”

要知若论江南武林人物的身份,是没有人能够比文逸凡和王宇庭要高的了。因此他才敢断定那个托文逸凡来递拜贴的人是外地来的。

王宇庭的亲信说道:“或许那人是有什么话,不便直接和王寨主说呢。他托文大侠替他把话说在前头,那是‘代为先容’的意思。”也只有在这样情形之下,托人来递拜贴者更为合乎礼节的。

“那个人究竟是谁?”

“我也不知。不过陪他来的哪个人我倒认得。”

“哦,除了文大侠之外,还有人陪他来的么?是谁?”

“丐帮在临安分舵主马天行,文大侠来替他送拜贴.马天行则陪他留在迎客亭等候王寨主出去迎接。”

王宇庭看了拜贴,不觉也是有点惊诧。拜贴上具名的是丐帮的刑堂香主风火龙。

风火龙目前的身份未必比他高,但丐帮帮主继承人的身份则非同小可。不过,令得王宇庭惊诧的倒还不是风火龙的“未来身份”。而是另有别情,“他倒是来得快,他此来莫非真的就是为了尚昆阳的那件事。”

文逸凡果然说道:“风火龙到了江南才知道你今天做五十大寿的。他此来固然是为了替你拜寿,但却还有另外一件更要紧的事情!”

“什么事情?,“请你帮忙地捉拿金国的姦细!”

“捉拿金国姦细是应该的。但不知那姦细是何等人物?难道有人和江南丐帮都还对付不了吗?”王宇庭问道。

文逸凡道:“我也不知他是何等人物,只知他姓檀,年纪恐怕不到二十,武功却是十分高强。”当下把在临安碰上檀羽冲的经过,说给王宇庭知道。

王宇庭听罢,神色更是惊疑不定,说道:“你说他用的是一支玉箫,他的玉箫居然能够抵挡你的铁笔?”

“不错,而且我还是用刻石鼓文的笔法!”刻石鼓文笔力是最为道劲的。

“丐帮怎么知道他是金国姦细?风火龙可曾和人说过?”王宇庭问道。

“他说是他们的朱长老查探出来的。”

“哦。是朱丹鹤?”

“不错,正是在丐帮四大长老中排名第二的朱丹鹤。难道你对他——”

“我不敢怀疑朱丹鹤,也不敢怀疑风火龙的传话不真实。不过——”

“不过怎样?”文逸凡连忙问他。原来文逸凡的心里其实早就有点怀疑,怀疑另有内情,檀羽冲未必当真就是金国的姦细了。他以江南大侠的身份,替风火龙来递拜贴,固然是出于对丐帮的尊重,但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想在风火龙与王宇庭会面之前,先和王宇庭交换意见的。”

王宇庭沉吟片刻,说道:“这个少年可能是我一位好朋友的徒弟。不过,我要见了玉箫才能断定。”

“如果他真的是你的那位朋友的徒弟,你就相信他不会是金国的姦细么?”

文逸凡这一问,倒是问得王宇庭有点难以作答了。他再想了一想,说道:“当然不能这样说。龙生九种,各有不同。世间不肖的儿子都多着呢,何况师徒?不过,此事只怕还是有点蹊跷的。”

“因何你有这个想法?”

“因为昨天我也接到一位丐帮人物传话,说的话可是和风火龙两样。”

文逸凡大吃一惊:“这人是谁你宁可相信他,不相信风火龙,难道——”

王宇庭道:“不错,他的地位比风火龙更高。”正在考虑要不要把实情告诉文逸凡,忽听得有敲门的声音。

敲门的是山寨执掌钱料的头目,名唤丁兆。他在山寨的地位虽然不算高,但却是王宇庭的亲信。

王宇庭眉头一皱,打开房门,问道:“什么事?”

丁兆进了房间,迫不及待的,一面行礼,一面便即禀报:“有个少年求见寨主。”

王宇庭道:“这少年是什么来历?”

王宇庭道:“不知道。是常五带他上山的。”常五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头目。

王宇庭几乎忍不住就要骂他,但一想丁兆为人素来谨慎,其中必有道理,便再问道:“哦,不知来历?那么,他总有个名字吧?”

丁兆道:“我也不知他的名字。”

王宇庭道:“他不肯说?”

丁兆道:“他有一支玉箫,甚为奇怪、他叫我拿这支玉箫给你看。他说你见了这支玉箫,就会知道他是谁。”

王宇庭接过这支玉箫,立即就懂得了兆所说的“奇怪”足什么意思了。他的手指一接触这支玉箫,就有温暖的感觉。

这是天下独一无二的“暖玉箫”,王宇庭是曾经在耶律玄元手中见过这交玉箫的。

文逸凡和他不约而同的叫了起来:“不错,就是这支玉箫!”

丁兆吃惊地看着他们。

王宇庭喘了一口气,说道:“你呆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给我请那少年进来。”

丁兆道:“现在?”

王宇庭霍然一省,说道:“不错,咱们不能让风火龙久候,这样吧,你把那少年带来这里。我出去迎接风火龙,我再跟他说话。”

话犹未了,另一个职司“知客”的头目也进来催他了:“禀寨主,三当家已到迎客亭陪那位丐帮来的贵客了,不过——”

用不着他说下去,王宇庭亦已懂得他的意思了,他说的“三当家”乃是在山寨里坐第三把交椅的焦挺,焦挺虽名已经可以算得是山寨的首脑人物,但还够资格代表王宇庭出迎的。他只是怕失利于贵宾,故而先到迎客亭招呼客人而已。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和文大侠出去。”王宇庭说罢,跟着对文逸凡苦笑道:“那桩事情,看来也只有押后才能和你说了。”哪里知道,还有一件他所意想不到的事情业已发生!

他刚刚走出厅堂,只见外面已是像烧沸了一锅水似的,嘈嘈杂杂,跑进跑出,乱哄哄闹成一片。

“禀寨主,三当家给一个无名小子打伤了!”

“石寨主好像也打不过那个小贼!”

“刘大侠已经动刀了,那小贼还是赤手空拳!”

“石庄主和说大家联手,似乎都拦截不了,那个小贼已经闯进山寨来了!”

王宇庭的手下七嘴八舌地向他报告,王宇庭喝道:“别吵,待我出去会他。你们可不许不问情由就一窝峰的上去,叫人笑话!”

他虽然力保镇定,可也着实有点心烦意乱了。不错,他可以“约束”手下,但黑石庄主石雷已经手,论武林的辈份,这两个人的辈份是比他还高的,他又怎能约束他们呢?何况还有一个丐帮的使者风火龙,更不是他所能约束的。

“想不到会闹出这样大的事情,这件事我也不知如何收拾了!”他心乱如麻,只好见一步走一步了。

这件事是怎样闹出来的呢?焦挺(三当家)在迎客亭招呼客人,跟着黑石庄的庄主和常州大侠刘天化也来了。

石刘二人在客人中地位最尊,他们是代表江南的武林同道,先到迎客亭来,对风火龙表示欢迎的。

他们也都猜想得到,丐帮的使者前来,当然不会只是为了给王宇庭祝寿这样简单,自是不免问及他的来意。

风火龙说出了要捉拿金国姦细之事,听得他们都是不禁相顾骇然。

“风香主,你放心,金国的姦细胆敢潜入江南,我们江南的侠道也绝不会放过他的。”黑石庄的庄主石雷说道。

常州的金刀大侠刘天化道:“王寨主嫉恶如仇,这件事由他主持那是最好不过了。他是七十二寨的总舵主,手下人马众多,一定可以将姦细捕获。”

石雷性子最急,皱眉道:“怎的还不见王寨主出来?”

就在这时,他们发现有个人走来了,但却不是王宇庭,是个丰神俊秀少年。

檀羽冲的乔装打扮瞒不过风火龙的眼睛,他呆了一呆,陡然喝道:“就是这个小子!”他虽然省掉了“金国姦细”这几个字,但石、刘、焦等人已是一听就明白了。

焦挺性急如火,叫道:“让我来!”一声大吼,抢先就跑出去。

石雷说道:“风香主,请你坐下来吧、焦老三号称神拳无敌,这小子碰上了他,是活该倒霉的了。你若还不放心的话,我去给焦老三押阵。”风火龙吃过檀羽冲的亏,乐得袖手旁观。

说时迟,那时快。焦挺己拦住檀羽冲的去路,怒声喝道:“你是吃了老虎的心还是吃了豹子胆,胆敢跑到这里撒野?”

檀羽冲谈谈说道:“我不是来撒野的,我是来求见寨主的。”焦挺哪有功夫听他分辨,哼一声,喝道:“你见鬼去吧!”提起碗口大的拳头,一拳就打过去!刘天化叫道:“喂,你别一拳就打死了他!”话犹未了,只听得“乒”的一声,焦挺这一拳已是打在擅羽冲的身上。

檀羽冲听说此人号称“神拳无敌”,有心试试他的拳力。他使出了沾衷十八跌的功夫,肚皮一挺,硬接他的铁拳。

只听得焦挺“噫”的一声,岛形晃了两晃,_不过他并没有跌倒。倒是檀羽冲给他打得弯下腰了。

刘天化道:“这小子是似乎有点本领。但毕竟还是捱不起焦老三的一拳!”心里还在好笑:“风火龙也不是没有见过大阵仗的人,要如此郑重其事的兴师动众!唔,看来恐怕风火龙都是浪得虚名了!”

那知心念未己,事情已是有了大大出乎他的意料的变化。

只见檀羽冲已挺直腰板,微笑说道:“你这一拳的确有千斤之力,但号称无敌,却怕末必!”原来他的“沾衣十八跌”虽然不能令焦挺跌倒,但他也还不至于被焦挺打伤了。他弯下了腰,只不过是为了要消解那股千斤巨力而已。

焦挺明知碰上高手,但他是火爆脾气,怎也不肯认输的。立即又是一拳打出,这一拳己是用上浑身气力了。

檀羽冲试过他的功夫,不敢硬接他这一拳。使出四两拨千斤的手怎轻轻一拨,借力打力、把焦挺的身形带动。焦挺用力大锰,身体失了重心,向前倾倒,檀羽冲一把抓着他的手腕,喝声:“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回 太湖波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天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