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天骄》

第16回 变生幽谷

作者:梁羽生

檀羽冲听她说的真挚,不由得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悲伤,他不忍说自己已受了重伤,只怕不活久长的事告诉钟灵秀,当下忍着眼泪说道:“好吧,你既然愿意跟我。那就走吧!走到那儿算好儿!”

他想起娘亲的心愿自己已无法替她完成,自己想要结交的江南侠义道都已是“仇人”了,正如钟灵秀说的那样,如今他只有一个小姑娘愿意陪他了。思念及此,不禁悲从衷来,难以断绝,放声歌道;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大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突然一口鲜血吐了现未,檀羽冲己再也支持不住,倒下去了。

钟灵秀这一惊非同小可,抱着檀羽冲的身子摇了摇,叫道:“大哥哥,你别吓我,你醒醒你醒醒呀!”

檀羽仲没有给她摇醒,他的眼睛也闭上了,不过心脏还没有停止跳动。

但他虽然尚未气绝,钟灵秀却已是束手无策了,她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本来还是需要别人照顾的,有什么办法救活檀羽冲呢?难道眼睁睁的就看着他死亡!

她抱着檀羽冲哭道:“大哥哥,你可不能抛下我,你死了,我也活不成了!”

忽地只见一条人影,飞快跑来,转瞬到了她的前面。

来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玉面妖狐赫连清波。

原来她早已看出檀羽冲受了重伤,正因为她放心不下,这才又去而复回。

“你的大哥还没死,你走开,让我瞧瞧他伤得怎样?赫连清波说道。

钟灵秀拔出短剑,拦在檀羽冲前面,喝道:“不许你抢走我的大哥哥!”

赫连清波微笑道:“小姑娘,你对你的大哥哥倒是忠心得很呀!不过,我不是来害你的大哥哥,我是他的朋友。”

钟灵秀道:“我认得你,你是玉面狐狸,你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你害我大哥哥害得还不够惨吗?亏你还有脸皮说是他的朋友!”

赫连清波黯然道:“你说得不错,他的确是已经和我绝交,不再把我当作朋友了。我不怪你骂我,但你保得住你大哥哥性命吗?”赫连清波冷冷的问钟灵秀。

钟灵秀心中一动,双眼望着她道:“你能够救活他?”

赫连清波道:“我没有把握,不过,最少我要比你多一点把握。小姑娘,你已经为你的大哥哥尽了心力了,你走吧!”

钟灵秀握紧手中短剑,喝道:“你给我滚开,我才不相信你的花言巧语呢,你不过是想抢走我的大哥哥罢了,我告诉你,我宁愿和我的大哥一起死掉,也不愿意他不死不活的落在他的仇人的手里!”

赫连清波见她那副坚决的神气,噗嗤一笑,说道:“我偏不滚开,你怎么样?你保护得了你的大哥吗?”

钟灵秀道:“我知道打不过你,但有我有他身边,你可休想碰他一下,除非你先把我杀掉!”

赫连清波道:“我不杀你,我也不要抢走你的大哥哥,我但不要你的东西,我还有东西要送给你呢?”

钟灵秀喝道:“谁要你的东西,你给我……”一个“滚”字未曾出口,赫连清波已是上来夺她的剑了。钟灵秀“唰”的一剑刺出,赫连清波道:“小姑娘的剑法倒是不差,不过,只凭你这点本领,可还保护不了你的大哥哥!”口中说话,手底丝毫不缓,一个空刀进掌,使出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就夺了钟灵秀的短剑,随即点了她的穴道。赫连清波扔下短剑,走过去坐在檀羽冲身边,把躺在地上的檀羽冲的上半身扳起来,让他的头枕着自己膝盖,一面把脉,一面仔细察看他的伤势,钟灵秀被点了穴道,身子不能动弹,口也不能说话,只能双眼满含怒意的盯着赫连清波。

赫连清波把一颗葯丸纳入檀羽冲口中,说道:“小姑娘,你哥哥所受的内伤比我想像的还要严重的多,现在我给他服下的是一颗大内珍藏的小还丹,这丹葯有去瘀生新,培元固本之效,在治内伤方面,和少林寺秘制的小还丹是不相上下的,但是否能够保全你大哥哥的性命,可还要看他的运气。第一,不能让他意气消沉,第二,还得有个人悉心调护他,两者俱备,或者可以令他渐渐好起来,否则,只是能够让他拖延一些时日罢了。小姑娘,我说的话,你应该听得懂吧?”

钟灵秀当然是听得懂的,这番话的意思无非是说檀羽冲需要一个真正爱他的人,守在他的身边,给他鼓励.为他护理而已,这个人不用说就是赫连清波自己了,钟灵秀口里说不出话,心里己是在骂:“说来说去,不过是要抢走我的大哥哥罢了,真不要脸,这妖狐把我的大哥哥害成这样,居然还敢以他的红颜知己自居。哼,我的性命已经操在你的手上。你何不把我一起杀了更为干脆?”

是啊!她是已经给赫连清波点了穴道的,赫连清波本可为所慾为,为何不杀掉她呢?为何还要拔导借口来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呢?

她随即想到:“是了,她怕杀了我,即使她能够救得活大哥哥,大哥哥也决计不会原谅她。她自己问心有愧吧?”

她正在心里骂赫连清波,只见赫连清波已经把檀羽冲轻轻放下,走到自己面前了。

赫连清波走到她的面前,目不转睛的打量她,她也瞪着双眼盯着赫连清波,她骂不出声,只能用眼睛表示她的敌意。

赫连清波“噗嗤”一笑,说道:“小妹妹,你的心里是在恼我,恨我对不对?嘿嘿,你越恼我,我越高兴?”

她好像越说越高兴,忽然伸出手来,向钟灵秀的面庞慢慢贴近。钟灵秀气得双眼翻白,心里叫道:“最好你一掌打死我,我可不能让你侮辱!”她以为这个“玉面妖狐”没有什么“好事”做出来,恐怕最少也要打上耳光了。

那知赫连清波只是在她的粉脸上轻轻捏了一下,接着又笑道:“真是我见犹怜,檀羽冲有你这样一个好妹妹那也是他的福气。嘿嘿,我知道你恼我恨我,是怕我抢走了你的大哥哥,我早已说过我不会抢你的任何东西的,你这傻姑娘怎么还吃我的干醋!”

钟灵秀说不出话,但自己也感觉得到,脸上是好像有点发烧了。她在骂赫连清波“乱嚼舌头”,只不过—一她自己也分辨不出,她这样恼恨“玉面妖狐”是不是含是一点炉忌的成分?

赫连清波说道:“你的哥哥受的重伤,我本来是放心不下的。但如今我则是放心把他交给你了。”

这几句话倒是大出钟灵秀意料之外了。

难道这玉面妖狐并不是如猜想那样;以檀羽冲的红颜知己自居,而是认为她才是么?

她心念末已,只听得赫连清波又在笑道:“你怕我也好。恨我也好,讨厌我也好,我答应了要给你的东西还是要给你的。”

她拿出一个锦盒,放在钟灵秀的脚下,说道:“盒子里是一支千年的老山人参,要不要随你。不过,你的大哥哥恐怕要过许多天才能够自己吃东西,倘若没有这支人参就保不了他的性命。”

跟着她又拿出一面腰牌,放在锦盒旁边,说道:“这面腰牌也是给你大哥哥的,由你替他保管。路上倘若碰上公差查问,你可以把这面腰牌拿给他们看,他们就不会找你的麻烦了。你若有所需,他们还会供应你呢,因为这面腰牌是可以证明你大哥哥是在王府当差的。王府的出差人员是有限期的,你可以说你的大哥哥是请假回家探亲,不幸在家中生了病,为怕误了期限,你这个做小妹妹的只能护送他回京。当然,我只是举个例而已,以你这样聪明,怎样编造说辞,本来是用不着我教你的。好了,我要说的都已说了,我也要走了。嘿嘿,小妹妹,你还在恼我不?你恼我也不打紧,只求你悉心看护你的大哥哥。其实,这也不用我嘱咐你的了,我把他交给你,我是可以完全放心走了!”她带着笑替钟灵秀解开穴道,转过身,飘然而去。很快,连影子也不见了,只有笑声还在远处隐隐传来,唉,她的笑声怎的好像充满着无可奈何的凄凉意味。

穴道解开,钟灵秀是已经可以活动了,但不知怎的,她还在发呆。

刚才她还是满肚皮的气,恨不得把玉面妖狐骂得痛快淋漓的,现在她可以骂出声了,可是她又不想骂了。

不知怎的,她倒是好像有点同情起“玉面妖狐”来了。

她首先走过去看她的“大哥哥”,檀羽冲仍在昏迷,不过心脏的跳动已是不像刚才那样微弱了。

但虽然如此,檀羽冲的伤势之重也还是令得她忐忑不安的。

赫连清被那两句话还留在她的耳边:“你的大哥哥是否能保全性命这还要看他的运气!”

她在一日之间,尽失亲人,本来是指望“依靠”“大哥哥”的,想不到现在却是易位而处,必须由她来照顾“大哥哥”了。她能够挑得起这副担子吗?有感于造化弄人,她不禁心头苦笑了:“那玉面妖狐倒是说得不错,今后我只能求老天爷保佑我的运气好了。”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也“幸亏”命运安排她担当这件大事,令她无暇去悲痛了。否则以她小小的年纪,又怎受得起这突如其来的,一日之间尽失亲人的大打击。

檀羽冲的心脏还在跳动,但仍是气若游丝,当务之急,必需让他这微弱的生命能够延续下去。

她拾起赫连清波留下来的锦盒,打开一看,果然是一支粗如儿臂的人参。

可不可以相信这个“妖狐”呢?狐狸是以狡猾出名的,她会不会在这人参上弄什么手脚?

她不懂得分辩人参的真假,但有一样她是懂得的,她是女人,玉面妖狐也是女人,她懂得分辨另一个女人事情的真假。

她的眼前幻出玉面妖狐的影子,玉面妖狐好像还在注视着她,带着那副无可奈何的笑容,她的疑惧也好像给这笑容溶化了。

“玉面妖狐”或者是个环女人,但她决计不会害我的大哥哥!她终于相信了玉面妖狐了。

但檀羽冲脸部的肌肉都僵硬了,他没有知觉,当然也不会咀嚼,他怎么能够吃人参呢?

她想到一个办法,但这个办法,可有点令她难为情的。

但她可不能不顾大哥哥的性命啊,她在心里自己对自己说道:“我不是叫他做大哥吗?我叫他做大哥哥,就应该当他是亲哥哥一样。我还要避什么赚呢?”

为了保全大哥哥的性命,难为情的事也要做了。

她用短剑削下一段人参,先把人参放在自己的口中嚼烂,再撬开檀羽冲的嘴巴,好像母亲把嚼烂的饭团喂给自己的孩子一样,喂给她的大哥哥咽下。

“假如这不是人参,是毒葯的话,那就让我和大哥哥一起死吧!”她想。

过了半枝香时刻,她没有死,精神反而似乎好起来了。檀羽冲呼吸的气息也好像比刚才粗壮一些,像是在酣睡之中,睡得更安稳了。

她试试伸拳踢腿,觉得自己的气力虽然未能恢复如初,但背个人走路大概是可以了。

也幸亏她在把人参嚼烂喂檀羽冲吃的时候,自己也“略有得益”,这才有精神可以支撑得住。但她毕竟是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又是在一场剧战兼且受了极大的刺激之后,抱着一个大人走路,走了一程,渐渐也觉得疲惫不堪了。

忽听得有人“咦”了一声,说道:“哪里来的小姑娘?”

只见山坳处转出一个人来,穿着竟是金国军官的服饰。

这军官走到她的眼前,睁大眼睛看她,笑道:“哈,还是一个标致的大姑娘呢!这人是谁,你抱着他?是你的情郎还是你的丈夫?”

钟灵秀忍着气道:“胡说八道,他是我的哥哥。”

那军官笑道:“是你的哥哥吗?我还为是你的丈夫呢?这么说,你还是黄花闺女了!”咧开满嘴黄牙,笑嘻嘻的竟然捏了她的脸颊一下。

钟灵秀板着脸道:“你知道我的哥哥是谁?”

那军官笑道:“是天王老子吗?”

钟灵秀道:“他不是天王老子,不过,或者他的官职比你高些,你看这面腰牌。”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何况是王府人员。完颜长之可是金国权势最大的王爷!从完颜王府出来的人,即使是边关总兵也要奉承他的。这个军官,不过是个小小的“佐领”,最小要连升几级,才能达到总兵的地位。

军官看了腰牌大吃一惊,说道:“你的哥哥是在完颜王府当差的?”

钟灵秀道:“你以为这面腰牌是假的吗?”

这个军官是从边关出差回来的,他在边关曾经不止一次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变生幽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天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