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天骄》

第02回 亲友成仇

作者:梁羽生

张炎正在劝女婿喝鸡汤。

“我正是要你趁着雪儿还未出来的时候,给我品评品怦,否则你就不好意思当着妻子的面谈老丈人的手艺了。”老丈人的说话这样风趣,逗得女婿也不禁笑了起来。笑语声中,谭道成端起鸡汤便喝。

不料碗边刚刚沾chún,鸡汤尚未入口,忽地一股劲风扫来,汤碗落地开花,碎成片片!

汤碗的破裂声和他父亲的暴喝声同时响起。

“这汤不能喝!”

原来是谭公直以劈空掌力打碎儿子手中的汤碗的。他先发掌后发声,显然是怕来不及阻止儿子喝下鸡汤。

事情来得如此突然,谭道成惊愕得如坠五里雾中!

“为什么这场不能喝?既然不能喝,为什爹爹又喝了呢?”

心中的疑问还未说出口来,他已听到了父亲的解答了!

“张炎,你为什么要毒死我们父子?”

谭道成尚在发呆,他的父亲已是一声怒吼,向他的丈人扑过去了!

这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谭道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的会有这个可能呢,岳父意然要毒死自己的女婿。

这刹那间,他惊得呆了!

父亲和岳父已经打起来了,谭公直的眼睛好像要喷出火来,每一招都是重手,攻向张炎的要害。张炎一言不发,也是招招狠辣。两亲家都好似恨不得一拳打死对方。那里还是两亲家,简直是好像和仇人拼命!张炎暗暗吃惊:“想不到他的内功竟然深厚如斯,喝了毒汤,也还这样了得!”

他拼命抵挡,只盼能够支持到谭公直毒发的时候。

谭公直也是只有一个念头,在自己毒发之前,把暗算自己的仇人毙于掌下。

恶斗中潭公直一个“移形易位”,转到张炎身后,双掌齐出,击他后心。张炎要向前窜,怕他就招赶招,力上加力,再推一下,莫说被他打着,只这劈空掌力,就能令他重伤。若然向旁闪避,也势必露出空门,高手搏斗,被人攻入空门,那亦等于是把性命交到对方手上了。张炎难以救招,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无暇考虑,只能与对方拚个同归于尽!他脚跟一旋,回身出掌,竟不救招。反取攻势。右掌向外一挂,左拳翻起,“羚羊挂角”,恶狠狠地朝着谭公直的太阳穴猛击!

谭公直也正在拳掌兼施,狠下杀手。

眼看就要有人血溅尘埃,说不定甚至是双方同时倒毙!

谭道成惊魂未定,但已恢复几分清醒,见此情形,吓得跳起来大叫:“不要打了,我求求你们不要打了,有、有话好、好说”

话犹未了,只听得“咔嚓”一声,张炎左臂软绵绵地吊了下来,右掌离潭公直的太阳穴不到三寸,但已无法向前打去,潭公直腾地飞起一脚,将他踢翻!

原来谭公直是趁他使用险招之际,骤下杀手,穿心掌改为擒拿手,向他臂打去,他是练有鹰爪功的,张炎的关节要害中了一掌已不得了,更那堪又给他顺势一拗,左臂关节,登时就给折断了。

但对张炎而言,这还是不幸中的大幸,假如谭公直不把穿心掌改为擒拿手,早已取了张炎的性命、不过若然这样的话,谭公直的太阳穴也有给张炎击中的危险。谭公直没有把握避开他这一击,只能先把对方一条手臂拗折,消解敌方致命的攻势。

这一战他倒是没有受伤,但他自知中的乃是剧毒。待到发觉之时,已是中毒甚深。而且又经过这场恶斗,恐怕纵有解葯,也难活命。

他避过了与对方同归于尽的危险,只因为不愿意死在敌人的前头,并非是要饶恕敌人。

他一脚踢翻张炎,眼睛已是一阵阵发黑,他大吼一声,扑上前去,喝道:“你要毒死我,我先要你的性命!”双手扼住张炎的喉咙,谭道成叫道:“爹爹,不可!”

谭公直怒道:“你还当他是岳父吗,他是要毒死你的姦人!”谭道成道:“你叫他把解葯拿出来,饶他一死吧!”

谭公直道:“他处心积虑,谋害咱们父子。用心如此恶毒,我绝不能饶他!我一生光明磊落,不屑骗他解葯!”但他说话的时候,精神不能专注,扼住张炎喉咙的双手,却是不免稍微松开地了。

说了这几句话,心跳越发加剧,指头也在渐渐僵硬了。他吸一口气,重新用力,心里想道:“无论如何,我都要亲手报仇!”谭道成不知如何是好,就在此时,他听见妻子走来的脚步声。

人未到,声音先到。

“爹爹,爹爹!成哥,成哥!”惊惶紧促的呼叫!

张炎被掐住喉咙,当然说不出活。

谭道成惊心巨变,一片茫然,好像是在恶梦之中,神智尚未恢复清醒。他也没有回答。

张雪波走出卧房的时候,已经隐隐听到了吆喝、殴打的声音。

但这是她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虽然听到的声音分明是打架的声音,她还不敢相信是有人打架。(饭厅里只有三个人,公公、爹爹和丈夫,谁和谁打架呢?)她加快脚步,跑到饭厅前面的天井,这才清清楚楚听到了公公说的那句话,那句话是骂她的丈夫的。

“你还当他是岳父吗?他是要毒死你的姦人!”

好像晴天起了霹雳,头顶响起焦雷,轰的一声,只觉耳鼓嗡嗡作响,心头震荡不休,下面丈夫说的什么,她已是听而不闻了。

公公说的那句话她虽然听得清楚,但因为这样的事情是她连想都不敢想的,虽然每一个字地都听见了,她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她六神无主,只能大声呼叫,呼叫她至亲至爱的人!养父和丈夫在她心中难分轩轾,一样的都是她至亲至爱的人!

爹爹!成哥!爹爹!成哥!爹爹和成哥都没有回答。

听不见他们的回答,她更加慌乱了,三步并作两步,冲进饭厅。

眼前的情景,吓得她魂飞魄散!

但无论怎样惊慌,爹爹的性命她是不能不救的。

不是惊慌的时候,不是伤心的时候,更不是犹疑的时候!她无暇思索,立即跑过去扳她公公的手。

潭公直的手虽然正在开始僵硬,但两人的功力相差太远,媳妇还是扳不开公公的手。

张雪波叫道:“成哥,你快来帮帮忙呀’”

妻子倚靠丈夫。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尤其对她而言,更是如此。

今天她几乎命丧虎口,不也正是丈夫救了她的吗?正因她倚靠丈夫已成习惯,在这紧要的关头。她不自觉地就向丈夫求援了。竟没想到她是要丈夫去对付他的父亲。

几乎在同一时候,谭公直也在喝道:“成儿,给我把这贱人杀掉!”

贱人,谁是贱人?谭道成与妻子一向是相亲相爱,更兼相敬如宾的,他根本就不可能把“贱人”与“爱妻”放在一起联想。谭公直想道:“你是要妻子还是要父亲?你不杀这个贱人,难道要让她杀我吗?”

“请父亲息怒。”谭道成道:“媳妇己有身孕,纵然她有罪,她肚子里的孩子总是咱们谭家的骨肉!”

谭公直气平了一些,心里想道:“这话也说得不错,虽然他父女要谋杀我,但孩子是无辜的。”

谭道成似乎知道父亲的心思,继续说道:“爹,你一向是最讲道理的,俗语说得好,一人做事一人当,雪妹她爹做的事情应该与她无关,要是将她一并杀掉,岂非太不公道?”谭公直哼了一声,说道:“他们是父女,父女自是同谋,怎能说与她无关?”

妻子向他求助,父亲却在喝令他杀妻,怎么办呢?怎么办呢?他绝对相信妻子是不会杀他的父亲的,但在父亲盛怒之下,他又怎能去帮妻子拉开父亲?迷茫混乱之中,忽听得父亲一笑。笑声古怪之极,但杀气腾腾的局面,却似乎因此缓和一些。

谭道成不懂父亲因何发笑,只道事情或有转机。正想上前劝架,陡然间局面又大变了。

原来张雪波因为板不开公公的手,眼看爹爹就要给公公掐死,人急智生,突然想起了新近学会的一种点穴手法。

爹爹教她点穴功夫,她最不愿意学的是点死穴的手法,而最喜欢练的则是点麻穴手法。爹爹虽然笑她这是“妇人之仁”,但也同意她先点麻穴。因为点死穴要用重手法,她的功力还嫌不够。这半个月来,她练的都是点麻穴的手法,早已练得十分纯熟了。

如今她点的就是公公的“笑腰穴”,笑腰穴是上半身三十六个麻穴之一,而且是最易见效的麻穴。

她一点点个正着!

可惜她的功力和公公相差太远,点麻穴不必用重手治,但也还是要用上内力的,内力不到,就封闭不了穴道。还有被点穴者的内功倘若比点穴者的内功高出太多,点穴亦难生效。

结果她的公公虽然笑出了声,却没麻软,更不用说不能动弹。

但虽然如此,谭公直笑了出来,也不免泄了口气,掐住张炎喉咙的那一双手使不上劲。

他恼怒媳妇的騒扰,更恼怒儿子不肯听他的话杀妻,一怒之下,索性先放松张炎,横肘一撞,把媳妇撞翻。他跳起来喝道:“我先毙了你这个贱人!”一脚朝媳妇胸口踩下!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突然有一个人扑到张雪波身上。

是他的儿子谭道成!

儿子用身体掩护媳妇,谭公直这一脚当然是踏不下去了。“畜牲,你只知有妻子,眼睛里还有我这父亲么?”谭公直气呼呼地大骂。

谭道成在劝父亲的时候。张雪波也在问她的爹爹:“爹爹,这是怎么回事?”

张炎已经坐了起来,额上的汗珠好像黄豆粒大小一颗颗滴下来。他沉着脸不说话,只指一指断臂。

张雪波的心中痛如身受,自己责怪自己:“爹爹恐怕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我怎能在这个时候问他!”她托起张炎的手臂,硬生生的往上一接,手法虽然不很熟练,却是把脱臼接好了。

她见爹爹如此受苦,在替他接好脱臼之后。忍不住心中的气愤,说道:“公公,你为什么要杀我的爹爹?”

谭公直冷笑道:“你这贱人还好意思问我,成儿,你告诉她?”不知是因为气攻心还是毒已发作,说话之时,不但声音颤震,面色亦已大变。

谭道成伧然说道:“雪妹,你的爹爹要杀我的爹爹!”

这句话若是从她的公公口里说出来,她还不能相信,从她的丈夫口里说出来,她可是不能不信几分了。

心头如受撞击,也无暇顾虑那许多了,她回过头来颤声问道:“爹爹,请你老实告诉我,公公和成哥说的是真的吗?”张炎这才张口说道:“是真的!”张雪波登时呆了!

张炎轻轻抚她的秀发,柔声说道:“雪儿,我没工夫和你细说了,但你一定要相信我,你相信我吗?”说到最后一句,从语气中也可听得出来,他对女儿的信任亦有点动摇了。张雪波的心痛如刀割,不错,她的心里是有许多疑团,但她还是说道:“爹爹,咱们父女是一条心,我怎能不相信你!”

她是含泪说的。说的也是真心话。从小她就是与爹爹相依为命,她信得过爹爹的为人,爹爹是绝不会做坏事的。若然他是做出了自己不能理解的事情,那就一定有他的理由。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爹爹说道:“雪儿,多谢你信得过我,我不能多说了,我只能告诉你,你的公公骂我是姦人,这是假的,他才是姦人!

“潭公直吸一口气,支撑自己,嘶哑着声音说道:“成儿,你听见没有,这老贼要毒死咱们父子,他还敢说我是姦人!你还不赶快过去把他们父女杀掉!你不听我的话,你就不是我的儿子!”原来他中的毒已经发作,只是仗着内功深厚,勉强还可以支持而且,他已是无力杀人了。谭道成大吃一惊,呐呐说道:“把他们都杀掉?爹爹,我不是已经告诉了你吗?媳妇,她,她,她有…”

谭公直打断儿子的话,说道:“你没听见你的媳妇刚才是怎样说的吗,他们父女一条心!斩草必须除根,她肚子里的孩子咱们只能不要了!”

谭道成忽地说道:“不,他们并不是亲生父女!”

为了挽救妻子的性命,他无暇考虑,冲口而出,说出自己心底的怀疑。他本来不知道自己的怀疑是否是事实,但如今只能把它当作事实了、谭公直呆了片刻,说道:“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不错,是有许多迹象,值得令人怀疑他们并不是亲生父女!你是几时知道的,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张雪波忽然听见丈夫揭穿她的这个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亲友成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天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