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天骄》

第05回 官衙赏花

作者:梁羽生

庭前芍葯妖无格,池上芙蓉净少惰。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偶然相遇人间世,会在层台阿姥家。有此倾城好颜色,天教晚发赛诸花。

胡姬献曲,曼舞轻歌。舞影蹁跹,俨似穿花蝴蝶;歌声美妙,胜于出谷黄莺。主人劝酒,客人大乐。

“舞得好,唱得妙。可惜有一句唱词说得不对。”客人说道。

那歌姬吃了一惊,“是哪一句不对,请哈大人指点。”

“唯有牡丹真国色”,客人说道:“牡丹怎么比得上你。”说罢哈哈大笑。歌姬佯羞说道:“哈大人拿我取笑,我、我不干啦。”

主人笑道:“哈大人喜欢听歌,我叫她们再唱一曲。”

客人说道:“其实,我应该说是花娇人更娇才对。完颜将军,说真个的,京城的牡丹可还当真比不上你家的牡丹呢!”客人的称赞倒不是客套的应酬说话。

园中花圃锦绣,但却并非百花齐放。

园中无杂木,有的只是牡丹。

满园子都是牡丹!

放眼看去,只说花的形状便有楼子、冠子、平头、绣球、莲台、碗形、盘形等等类型。花瓣也有莲花瓣、旋瓣、丝瓣、卷筒瓣、裂瓣、尖长瓣等等…颜色方面则更加多姿多采了,有红、紫、黄、白、绿等色,而只是红色又可为深红、淡红、朱砂红、梅红、胭脂红、粉红、霞红等……真个是花光激艳,美不胜收。

“多谢哈大人赞赏,待看罢这场歌舞,咱们再去赏花。”主人说道。

这时正在一个女仆在修花剪草,但客人正在目迷五色,当然不会注意及她。

客人没注意她,她可注意到这个客人了。“咦,这个客人不就是那个什么金国一等巴图鲁的哈必图吗?”她没看错人,不过哈必图早已加官晋爵,比一等巴图鲁职位更高了。

现在他已是金国御林军的副统领,奉了新皇帝完颜亮的命令,秘密出京,来到商州的。

此际款待他的主人,就正是商州节度使完颜鉴。

商州在大散关之北,与宋国接壤,是一个重要的边际地区。商州节度使的职位不是待闲之辈可以做的。

完颜鉴不但是宗室,(细算起来,他和金国的当今皇上还是兄弟辈呢,虽然这个“细算”,要用算盘才算得清楚,当然他也不敢以皇亲自居。

)而且他有一个大名鼎鼎的伯父。

他的伯父完颜长之是世袭亲王,现任的金国兵马大元帅。他的职权还可以兼管御林军。本来御林军乃是皇帝的亲兵,依照惯例,一向是由御林军统领直接向皇帝负责。如今金国的皇帝却准许他兼管御林军,他的权力之大,亦可见一斑了。

从职位上来说,完颜长之也可说得哈必图的顶头上司。完颜长之之所以得享大名,还不仅仅是因为他官高权重,而是因为他是公认的金国第一武学高手。

完颜鉴并不是他的亲侄,但因完颜鉴文武全材,人又精明能干,故此完颜长之才把商州节度使的位置,给了这个疏堂侄儿。

论官职,节度使的官衔比御林军副统领高;论背景,完颜鉴有伯父撑腰,也绝不在哈必图之下。

不过,他现在却必须巴结哈必图。

因为,对他来说,哈必图不单是御林军的副统领。而且是皇上秘密派来的钦差。

为了巴结钦差,他精选女乐,歌舞娱宾。

另一队胡姬又在蹁跹起舞了。

哈必图眯着眼睛笑道:“完颜将军,你可真会享福,哪里寻来的这许多天仙似的美人儿?”完颜鉴道:“哈大人,你看上哪一个,不妨携她回京。”

哈必图笑道:“这我可不敢,给皇上知道了,我的脑袋可得搬家。”

完颜鉴伸伸舌头,说道:“这么厉害?”

哈必图道:“大家自己人,我不怕和你说,老皇上已经是够精明、够厉害的了,新皇上可比老皇上还更精明厉害得多。还有一层,老皇上虽然厉害,对得力的大臣还是宽厚的,这位新皇上却是喜怒无常,脾气甚为暴躁。完颜将军,你也得当心点呢。”完颜鉴忙道:“多谢大人指点。不知当今皇上喜爱什么?”

哈必图低声说道:“其实皇上也是甚好女色的,不过你可不能明里送去,也不能由我代送。我是奉命单骑出京的钦差,不能招摇的,带了女人同行成什么样子。你可以先把美女送入京中,然后再由皇上亲信的太监给你秘密献给皇上。”

完颜鉴道:“我怎知道哪个是皇上亲信的太监,知道了又怎样能够接得上头?”哈必图道:“这你倒不用担心,到时我可以帮你安排的。”

完颜鉴心花怒放,暗自想道:“我送给他的黄金宝石果然见效了。说道:“好,那我先多谢哈大人的帮忙了。”他举起酒杯,正想给哈必图敬酒,只见给心图已是看得出了神,对他这个敬酒的举动毫无反应。原来领队的那个歌姬已在轻启朱chún了。这个歌姬不但长得艳丽,歌喉也很美妙。

完颜鉴知趣,放下酒杯,陪他听歌。

只听得那歌姬曼声唱道:“浓紫深黄一画图,中间更有玉盘孟。”

先裁翡翠装成盖,更点胭脂染透酥。

香潋艳,锦模糊,主人长得醉工夫。

莫携弄玉棚边去,羞得花枝一朵无。”

哈必图读书无多,其实听得不大懂,听得一个“花”字就问道:“这支曲子唱得又是什么花?”

完颜鉴道:“还是牡丹。”

一个歌女说道:“哈大人,你不知道,我们的夫人最喜欢的花就是牡丹了。所以园子里栽的都是牡丹。”

哈必图讨好主人,举起酒杯赞道:“风雅、风雅!牡丹花是富贵花,也只有牡丹花才才配得起完颜将军的身份。”接着笑道:“唱得好,歌词也写得好,是谁写的?”

完颜鉴呆了一呆,那个歌女已是替他答道:“这首词名叫鹧鸪天,听说是江南一个名叫辛弃疾的才子写的。”

想不到哈必图竟然知道辛弃疾的名字,他愕然放下酒杯,说道:“哦,才子?听说辛弃疾是南朝(宋国)一个颇有名气的武将,是耿京的得力部下,原来他还是个会吟诗做词的才子吗?”

选唱这首词的歌女知道闯了祸,吓得发抖了。

完颜鉴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只好从旁解释:“南朝词风甚盛,每有新词一出,民间艺人就拿来谱曲,到处都有人唱。商州和南朝交界,自从那年停战之后,至今未再重启干戈,百姓往来也渐渐多了。南朝流行的词曲,往往也在南州流行。倘若不是仔细查问,连我也不知道曲词是谁写的。

这两年我管军务多了一点,这些小事情也没工夫去细查啦。不过,这首词虽然是辛弃疾写的,咏赞的只是牡丹,倒似乎没有什么犯忌之处。大人若认为不当,我愿代她受过。”他看得出哈必图很喜欢那个歌姬,他也舍不得将那歌姬责打,是以大胆代她求情。哈必图哈哈笑道:“将军过虑,唱南朝流行的曲子有什么关系?咱们的皇上还写汉诗呢。完颜将军,你知道岳飞吧?”完颜鉴道:“岳飞我怎能不知,他是咱们金人的死对头!”

一个歌姬道:“不是听说岳飞早已死了多年吗?”

完颜鉴哼了一声道:“他的骨头化了灰也还是咱们的死对头。你一个娘儿哪里懂得,岳飞虽然死了,他的旧属还未死绝,要奉他的什么遗志和咱们作对。哈大人,因何你提起岳飞?”哈必图道:“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完颜将军,你一定想不到。”

完颜鉴道:“是和岳飞有关的吗?”哈必图道:“不错。”完颜鉴道:“哦,那是一件什么事情?”

哈必图喝了一杯酒,说道:“有一天我们见皇上摇头晃脑地念诗,连说写得好,写得好。我问是谁写的,他说是岳飞写的什么满堂红。”

歌姬忍着笑道:“是满江红吧?”

哈必图一拍脑袋,说道:“对,是满江红。不过依我看来,满堂红可要比满江红好听,最少也多一点吉利的兆头。岳飞写的诗不叫满堂红,怪不得他不以他不能逢凶化吉,要给秦桧杀了。”

完颜鉴不敢指出“满江红”是词不是诗,说道:“哦,这我倒真料想不到,皇上怎的念岳飞的诗?”

哈必图道:“皇上说岳飞的口气很大,我倒要和他比一比。他夸口要直捣黄龙,但终他一生都做不到。我却要在有生之年,灭了宋国。皇上还因此写了一首汉诗,说是要和岳飞比一比高下呢!”完颜鉴好奇之心大起,说道:“皇上这首诗不知哈大人可记得否?”

哈必图道:“皇上的诗,我怎敢不念得滚瓜烂熟。”当下敞开喉咙,把这首诗朗诵出来:“混一车书四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

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这首诗他念过不知多少遍,果然是熟极如流,背得一字不差。

完颜鉴作洗耳恭听状,听罢,击节大赞:“皇上此一御诗,气盖今古,岳飞怎能和皇上相比,要比也只有——”哈必图道:“哦,只有谁?”

完颜鉴道:“只,只有历史上功业最大的皇帝,才能和皇上相比,岳飞何足道哉?”

原来金主完颜亮虽说是要和岳飞一比高下,但这首诗却是自比秦始皇的。只因秦始皇功业虽盛,但在历史上也以残暴著名,故此完颜鉴不敢直言。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书同文,车同轨”,即是把文字统一了,把度量衡(包括车轨的长短,田亩的大小、钱币的轻重和形式等等)的制度也统一了。“混一车书”亦即是代表统一天下的意思。

完颜亮此诗,意思是说。他要像秦始皇一样统一天下,不容许江南有宋国另划疆界。西湖与吴山都在南宋的首都临安(即今杭州)境内,“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即是要灭亡宋国的意思。

修剪花那个女花匠听得哈必图朗诵此诗,心头大愤,不知不觉,“咔嚓”一声,剪断了一枝不该剪的枝头上开有牡丹花的花枝,幸而她的主人商州节度使完颜鉴正在把全副精神用于和钦差对话,大拍他们皇上的马尼,没注意及她、哈必图哈哈大笑。说道:“对,对,岳飞怎能和咱们的皇上相比,岳飞的‘直捣黄龙’只是梦想,咱们皇上的‘立马吴山’则是必定可以实现的!”

他喝了一杯酒;继续说道:“岳飞不能和咱们的皇上相比,辛弃疾也不能和岳飞相比,对不对?”

完颜鉴道:“对,对极了!岳飞最高的官衔是少保,辛弃疾如今还不过是耿京手下的参军。当然不能相比,不能相比!”

哈必图笑道:“是呀,皇上连岳飞的什么、什么满堂红都念得滚瓜烂熟,你们唱一唱辛弃疾的什么、什么——(歌女轻轻提醒他道:“鹧鸪天”)对、对,什么鹧鸪天,那又什么关系!”

完颜鉴放下心上石头,说道:“多谢大人通情达理,不加责怪。但她们选词不当,还得罚她们多唱一曲。”

领队的歌女已有戒心,连忙请示:“不知大人喜欢什么曲子?”

哈必图哈哈大笑道:“你问我怎样杀人,我倒敢自夸是个行家,问我曲子的好坏,那可是向瞎子问路了,还是请完颜将军说道吧。”

完颜鉴道:“哈大人过谦了。但哈大人既然有命,我也不敢推辞,就替哈大人点一曲吧。咏牡丹的诗词。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但似乎以唐代诗人李白的清平调三章最为脍炙人口,就叫她们唱李白的清平调如何?”

要知李白的清平调是为唐明皇与杨贵妃赏牡丹写的,这是“奉旨题诗”,必须讨好皇帝和杨贵妃的,在李白的诗篇其实是庸俗之作,但却不会犯错。(这里的犯错是指犯给哈必图之忌,至于词中的赵飞燕犯杨贵妃之忌,那是另一回事了。)哈必图笑道:“将军说是好的,那就一定是好的,唱吧,唱吧!”

歌女重展歌喉,唱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疑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御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

哈必图拍掌赞道:“妙极,妙极,你若是被选宫中,一定也会得到当今皇上带笑上看的。”歌女犹有余悸,不敢多说,甚至连打情骂俏的话都没心思说了,只道:“大人,取笑了。”

完颜鉴道:“不知大人是否还想再听新歌?”

哈必图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官衙赏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天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