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凤潜龙》

第三回 婚宴风波

作者:梁羽生

鲁世雄是个孤儿

“班建侯说你今天的成绩很是不错,我很高兴,但我现在只想和你谈谈私事,你不用拘束,咱们就随便谈谈,好吗?”在密室中,完颜长之丝毫也没有摆出王爷的架子,很亲切地和鲁世雄说话。

鲁世雄稍微感到意外,他知道王爷肯让他入研经院,当然是要清楚他的一切。不过,他却没有料到是由王爷来亲自问他。事情也来得比他预期的快一些。鲁世雄暗自思量:“不知他急于知道我的什么私事?”心念未已,完颜长之已在向他发问了。

“听说你是个孤儿。”

“是。十五年前,家父在檀元帅麾下,与南宋交兵,不幸阵亡。”

“你今年几岁?”

“少将今年二十有三。”

“哦,那么当时你只有八岁。你是由你母亲抚养成人的吗?”

“家母在家父阵亡之后,第二年亦已逝世。”

“令尊阵亡之时,你们母子是否留在家乡?”

“那年兵荒马乱,我的乡下一度曾被宋兵攻占。家母带了我流亡,她就是因为受不了逃难之苦,死在路上的。”

“那么你后来依靠谁人了,你可愿意将你童年的遭遇告诉我么?”

“家母不幸去世之后,多亏有家农家收留了我。没多久,檀元帅派人来找寻我们母子,找着了我。从此我才脱离了灾难。”

“你还记得那家人家吗?”

“记得,那是青州古田乡乡下一家姓杜的人家。可惜三年前我想找他们报恩,他们却又不知搬到哪里去了。”

“檀元帅派来找你的那个人是谁?”

“是家父的一位同僚。五年前亦已战死。”

“这人在你小时候可曾见过你的?”

“他和我们是同一个村子里的人,他每次回家,必定来看我们母子。就是家父阵亡那年,出征之前,他也曾到过我的家里。”

完颜长之笑了一笑,说道:“我这一问倒是愚蠢了。檀元帅当然不曾派一个你们不熟识的人去找你们母子的。”

其实这些事情他都曾经向檀元帅打听过的,不过他要知道得更清楚些,是以不厌其详地发问,当下完颜长之想道:“若是换了一个孩子,决计瞒不过那人的眼睛。鲁世雄这几年跟檀元师打仗,又曾立了不少军功。想来他决不会是南朝的姦细!”

王爷许亲

完颜长之想了一想,觉得这鲁世雄实是无可怀疑,于是拿定了主意,问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爹娘只生我一人,别无兄弟姐妹。”

“我知道。但家人并不限于兄弟姐妹,我想问你,你定了亲没有?”完颜长之笑着说。

鲁世雄心头一动,答道:“小将父母双亡,未曾定亲。”此时他已隐隐猜到了完颜长之的来意。

完颜长之道:“你的两位师父武林交游广阔,你在他们门下十年,也没有碰上过合意的女子吗?”

“大师父身患绝症,山中静居;二帅父手足情深,不忍相离,也很少到江湖行走了。我在山中学艺十年,来过的客人不过是师父的几位老朋友而已。出师之后,我就投入檀元帅帐下,与江湖人物从无来往,更不要说碰上合意的女子了。”

完颜长之笑道:“不错,这件事你昨天对我说过的,我都忘了。不过,你好像是说,你的大师父是十年之前才患的绝症吧?”

鲁世雄心头一凛,想道:“王爷好仔细,我说过的话,他其实是一字都没有忘记。”要知鲁世雄今年廿三岁,八岁那年檀元帅派人找着了他,随即送他到到德充符兄弟家中学艺。德充符医术之精,金国无人能出其右;荣弟德充望则只习武功,是金国有名的武学名家。鲁世雄在德氏兄弟门下学艺十年,十八岁才技成出师的。

因此根据时间推算,德充符既是十年前得的绝症,那即是在鲁世雄拜师后第五年的事情了。

鲁世雄小心翼翼地答道:“是。我拜师之时,大师父尚未患上绝症,不过,也已经开始发觉一些症候了,是以不久他就带了我到山中隐居,不问外事,也因此而得了医隐之名。”

完颜长之笑道:“这么说来,你的师父也未曾和你说过亲了?”

鲁世雄道:“是。小将年纪尚轻,只思以身报国,而且是在军旅之中,是以无心及此。”

完颜长之哈哈笑道:“好志气!不过,你如今已是离开军旅,年纪也有二十三岁了,可以成家立业啦!成了家一样可以报国的呀!”

完颜长之见鲁世雄没有回答,歇了一歇,又再笑道:“凤儿与你是不打不成相识,她的武功面貌你都见过的了。你喜不喜欢她?”

鲁世雄讷讷说道:“小将不敢。”

完颜长之大笑道:“那么你就是喜欢她了。我现在作主,将她许配给你!”

辗转反侧不能入寐

王爷的心意,鲁世雄在他向自己盘问身世的时候,早已猜到了几分,但此际听得王爷亲口许婚,他仍是不禁有着受宠若惊的感觉。当下惶然说道:“多承王爷错爱,只恐小将高攀不起。”

完颜长之笑道:“不是我夸赞我的女儿,她和你正是才貌相当。一对天生的佳偶。你不必推辞了,佳期我已定在明日,你可以有三天的假期。”

鲁世雄连忙跪下,向完颜长之嗑头道谢,改口以“岳父’相称。

完颜长之扶他起来,说道:“进了研经院的人,本来是不可以出来的,除非是有特别的事故,一两年才可以告一次假。只有很少数的几个人例外,你就是其中之一。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对你特别照顾的原因了吧?哈哈,我总不能让我的女儿嫁了丈夫还要空闺独守啊!”

鲁世雄面上一红,说道:“岳父大人厚爱,小婿粉身碎骨,亦难报答。”

完颜长之道:“你知道飞凤虽然是我的干女儿,我却是比亲生儿女还更疼爱她的,你以后可要好好看待她啊!”

鲁世雄道:“小婿得配金枝玉叶,自当长伺妆台,决不能让格格受半点委屈。”

完颜长之拈须笑道:“你这番说话,应该留待洞房之夜,向你的妻子去说。好,你辛苦一天,也该歇息了。今晚就在这里过一晚吧,明天再搬进新房。”

完颜长之叫他早点安歇,可是鲁世雄却是辗转反侧,不能入寐。也不知是由于过度的兴奋还是过度的疲劳?或者是由于对杳不可知的命运的一种恐惧,不错,他现在已经是一步步地踏上了成功之路,但他也开始尝到了心力交瘁的苦味了。

他熄了房中的灯火中窗口望出去,但见星河耿耿,明月在天,触景生情,禁不住浮想连翩,悠然存思,茫然若梦,他的心飞到了一个遥远的地方;脑海中浮起一个少女的影子。在那个地方,他们也曾同度过许多花月良宵。

外面隐隐传来了更鼓声,不知不觉已是三更了。鲁世雄如梦初醒,记起了自己如今是在王府,而且明天就要做新郎了。那个少女的影子被独孤飞凤的影子压下去了。

王爷的女儿许配给他,而且这个新娘还是美若天仙、倾动九城的独孤飞凤!这真是意想不到的奇遇,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求不到的事情。但此际,鲁世雄却是有点惴惴不安,“是祸?是福?”有谁能够预料?鲁世雄心中苦笑,也只好不去想它,闭上眼睛,听凭命运的安排了。

几个人都是苦恼不安

在另一个房间里,独孤飞风也正在为着这桩婚事,心中苦恼不安。

她听了完颜长之的说话,柳眉一竖,嗔着小嘴儿道,“女儿不嫁!”

完颜长之道:“别孩子气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独孤飞凤道:“世上也有一辈子不嫁的老姑娘,女儿愿意丫角终老,侍奉爹爹。”

完颜长之见她说得坚决,不似矫揉造作的模样,怔了一怔,心里想道:“莫非是为了我那孩儿?”

完颜长之柔声说道:“凤儿,你嫌世雄官卑职小么?他做了我的女婿,我自会提拔他,你还怕不能享受荣华富贵?你们成了亲,还是住在王府之中。咱们父女也还可以日夕见面。”

独孤飞凤说道:“女儿不是为了这个!”眼中泪珠莹然。

完颜长之心中歉疚,想道:“我何尝不知道你和我那孩儿要好,可是我却怎能让你们成亲?”

完颜长之轻抚她的秀发,说道:“凤儿,你听我的话。你的心事我知道,但我现在正是要用人之际,世雄可以帮我很大的忙。我怕他靠不住,必须有一个人在他身边。你嫁了他,对我,对咱们的大金国都有好处,你明白么?何况世雄的品貌武功都很不错,依我看来,比你的哥哥还胜过一筹呢。”

独孤飞凤听了这话,又羞又恼,心里想道:“我的心事,你哪里能够知道?你以为我是想做你的媳妇么?”可是她的心事却是不能对完颜长之说出来的,虽然受了冤屈亦难自辩,当下赌气道:“女儿受父王抚养之恩,无以为报,父王要女儿怎样,女儿只好依从就是。”

完颜长之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好,这才是听话的乖女儿。明天你就要做新娘了,今晚早点安歇吧。”他知道独孤飞凤心里是不愿意的,但想他们成亲之后,自然会慢慢好起来。独孤飞凤既然答应,他已经是可以了却一重心事了。

独孤飞凤这一晚也是像鲁世雄一样,辗转反侧,不能入寐。她仰望夜空,心里想道:“他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呢?”可怜鲁世雄还知道他的“她”是在什么地方,而独孤飞凤与她的意中人却是早已断了音讯了。

独孤飞凤心里又再想道:“我即使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我又能够怎样?我能去找他么?找着了他又能够嫁给他么?父王是决不会答应我和他成亲的啊!既然是不能够和他成为夫妇,唉,那也只好听从命运吧。只是,他知道了这件事情,不知要多苦恼呢!”

独孤飞凤哪里知道,为这件事苦恼的还不止他们二人。

“妹子,不要声张!”

完颜长之回到书房,思潮起伏不定,正想叫人把儿子找来,忽听得有人轻轻敲了两下门,说道:“爹爹,你还没睡?”他的儿子完颜定国不待他的叫唤,先自来了。

完颜走国进了房间,一副懊恼的神气说道:“爹,听说你把妹子许配给了那个鲁世雄?”

完颜长之道:“不错,你有什么话要说。”

完颜定国道:“她不是我的亲生妹子,我想要她做我的王妃!”

完颜长之道:“你疯了吗?这怎么成!”

“爹,你一向夸赞妹子能干,若是做了你的媳妇,一辈子可以帮你的手,那不更好?”

完颜长之叹了口气,说道:“定国,这会给人笑话的,一来,飞凤不过是咱们一个家人的女儿,她爹爹曾舍命救我,我因此才收了她做养女。虽然我对她疼爱,视同己出,但究竟是丫头出身,怎能做你的王妃?二来,我已许给了鲁世雄,若然反侮,满朝文武都会笑话我的。国儿,你不要痴心妄想了,耶律相国有意把女儿许配给你,日内我就会去说亲的。我们和耶律相国结为亲家,这才是门当户对!”

其实,完颜长之还有一个原因没有说出来,他要利用鲁世雄,必须好好地将他笼络。

完颜定国,嗟然若丧,还想说话。完颜长之厉声说道:“你清醒了再想一想,爹全是为你的好,你可不要自误了前程。当今皇上未生太子,咱们是近支亲王,为父又手握兵权,将来你的前程无可限量,你明白了吗?”

完颜定国一听这话,知道父亲已有打算要在当今皇上驾崩之后,谋夺帝位,但近支亲王并不只他一人,所以他要笼络群臣,尤其与耶律相国结好。完颜定国听了这话,又惊又喜,点了点头,说道:“儿子明白了。”

完颜长之又吁了口气,道:“你明白就好,回去吧,不要胡思乱想了!”

完颜长之以为已经说服了儿子,他却不知,完颜定国虽然想做太子,虽然是听了他的话,不再坚持要娶妹为妻,但是他对独孤飞凤却井没有放弃他的“痴心妄想”。

独孤飞凤辗转反侧,不能入寐,耳听灌楼鼓响,已过三更。万籁俱寂之际,忽听得有“卜卜”的敲门之声,独孤飞凤一跃而起,喝道:“是谁?”

完颜定国在门外低声说道:“妹子不要声张,是我!”

三更半夜来调戏

独孤飞凤吃了一惊,说道:“是定国哥吗?这么晚了,你来作什么?”完颜定国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回 婚宴风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