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镝风云录》

第01回 珠帘半卷香车过 响箭连飞剧盗来

作者:梁羽生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臀,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二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辛弃疾《永遇乐》

白云伴秋雁,黄叶舞西风。西风残照中,淮右平原上,影绰绰的有二三十骑人马,簇拥着一辆骡车正在红草覆盖的荒原上,向南奔驰。这是一支镖局的人马,走在前面的四个“趟子手”拉长了声音叫道:“虎啸中州——虎啸中州!请江湖朋友借道!”荒原上唯见乱鸦惊飞,除了这支镖局的人马,连一只野兽的影子也没发现。但趟子手按照走镖的规矩,走进了这个可能有“藏龙卧虎”的草莽之中,还是不能不提起精神,卖气力的吆喝。

他们这个镖局本来是开设在洛阳的,洛阳号称“中州”,故而喝道的是“虎啸中州”四字,让江湖的朋友一听,就知道是洛阳的“虎威镖局”的镖车过境。

这趟保镖由“虎威镖局”的总镖头孟霆亲自出马。孟霆是镖局世家,二卜年前,在他父亲死后,镖局曾经一度歇业。盂霆在江湖上闯荡凡年,闯出了比他父亲更大的名头,回转洛阳,恢复故业。“虎威镖局”的生意更加兴旺,声名也更远播四方了。

从洛阳到淮右的颖上平原,数千里路,仗着孟霆的声名和“虎威镖局”几十年的字号,虽然是在烽烟遍地的乱世,一路上也得以平安无事。不过,这条路线是“虎威镖局”以前未走过的。

所以孟总镖头还是不得不特别小心在意。

那辆骡车是上好的梨花木特制的宫车,车中铺有锦垫,车厢悬有珠帘,华丽堂皇,和普通的镖车有天渊之别。

珠帘半卷,车轮滚动,车厢里响起了环佩叮咚,原来坐在车上的是个年约二十的富家小姐,从半卷的珠市中望进去,隐约可见她那羞花闭月的艳丽姿容。此时,这位小姐正在弹着琵琶,弹的就是辛弃疾这首《永遇乐》词谱成的曲调。这辆骡车后面跟着两个老苍头,他们是这位小姐带来的家人。其中一个听曲低吟,不觉潸然泪下。

辛弃疾是南宋的大同人,他的每一首同都几乎传遍大江南北,会歌辛词的不知多少。不过,以这位小姐的身份,此时此地弹奏辛弃疾这一首同,却使得孟总镖头不无诧异。

这首词是辛弃疾驻兵瓜州时候的作品,其时距离南宋在采石矾大破金兵之役已有二十余年,当年的主将虞允文早已去世,辛弃疾已年过六旬,故此颇有“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感慨。

辛弃疾回顾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盛事豪情,而今人事全非,眼看南宋的半壁江山,已是无人支撑了。“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兴亡之感,家国之悲,遂令他不禁生出无穷感叹。对南宋的国运,也隐隐有着“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预感。

这样沉郁雄奇,苍凉悲壮的词章,只适宜于关东大汉用铁板铜琶弹奏出来,如今在一个深闺弱质的纤纤十指之中弹出,却是大不相称。而且这位富家小姐是即将做“新娘子”的身份,一路上她都是羞答答、怯生生的模样,话都不愿意多说半句的,如今在这荒原之上,却突然有兴致弹奏辛弃疾的雄词,孟霆自是不能不感到几分诧异。

琵琶声歇,那老苍头叫骡车停下,上前说道:“小姐,你今天好点吗?现在该吃葯了””车中的少女咳了几声,说道:“比昨天似乎好了一些,心头还是烦闷得很.”苍头倒了一碗葯酒,给她几片葯片,和酒服下,叹口气道:“小姐,你一向娇生惯养,如今要你在荒年乱世,奔波万里的到扬州完婚,真是委屈你了。”

这位准新娘子颊晕轻红,娇羞无语,轻轻放下了珠帘。

孟霆手下的镖头石冲悄悄说道:“这位韩姑娘的病今天似乎更重了,面色很不好呢。现在天色已晚,不如就在这里找个地方过一夜吧。”盂霆摇了摇头,说道:“前面的老狼窝是个险地,要歇息也得过了老狼窝再说。这段路虽然不太好走,但她躺在车上,稍微忍受一点颠簸,想来还是受得起的。”

石冲笑道:“凭着总镖头的威名,老狼窝那班强人总得给咱们几分薄面。而且那位程舵主门槛极精,听说他下手之前,必定打听清楚,没有油水的买卖他是不肯做的。他又不是好色的人,难道他要劫这位生病的新娘子吗?”

孟霆道:“话不是这么说,咱们受人之托,必须忠人之事。

劫了货物咱们还好赔,劫了人咱们可是赔不起啊!即使那位程舵主不伸手,咱们也不能不预防万一。还是过了老狼窝再歇吧。”

石冲不敢多言,于是这一行镖队继续赶路。

镖队提心吊胭的进入了老狼窝,这是一个流沙冲积成的荒原,两面丘陵夹峙,好像一条巨蟒张开大口。里面长满高逾人头的红草,也不知里面有没有埋伏人。

出乎孟霆的意外,竟是风不吹草不动的过了老狼窝。镖队在一片野林之中歇下来了。

依孟霆的意思,本来还是想往前走的,因为离老狼窝不过十余里,还未走出那股强人的势力范围。但因一来天色已黑。二来跑了一整天,人纵未疲,马也累了。三来这条路是他们第一次走镖,人地两生,在这险恶的荒原上走夜路尤其不便。四来那位韩姑娘身体又感不适,需要休息。有这四个原因,孟霆不能不顺从众意,在这野林歇马。

石冲笑道:“仰仗总镖头虎威,把这窝野狼吓住了。连一头狼子狼孙,都不敢露面。”

孟霆沉吟道:“是呀,这的确是有点出乎我的意外。我以为他们即使不来騒扰,至少也会有人露面,出来‘盘个海底’,哪知风不吹草不动的就过了老狼窝,正因此事颇是反常,我心里着实有点忐忑不安呢。”

石冲道:“程老狼想必早已打探清楚,咱们这趟走镖是你总镖头亲自出马的,保的又不是什么‘红货’,只是一个‘病新娘’,他们也犯不着做这个没油水的买卖。”

孟霆摇了摇头,说道:“去年大都三家镖局联保的一支镖,就是在老狼窝失事的。这三家镖局的实力只有在咱们虎威镖局之上,决不在虎威镖局之下,程老狼也敢把他们所保的‘红货’全部吃掉。所以你说他是怕了我们,这个恐怕不见得吧?咱们保的虽然不是‘红货’,但咱们所受的保银却是比那三家镖局所受的红货重大。一支‘镖’值不值钱,是要看它所受的保银多少而定的。何况货物有价人无价,倘有失事,这支‘镖’咱们是赔不起的。程老狼门槛极精,他若打听清楚的话,不会不来动手。”

石冲道:“但咱们毕竟是过了老狼窝了。在那样险要的地方,他们不设埋伙,想来是可以平安无事的了。”

孟霆叹口气道:“但愿如此。”

此时那两个老苍头正在忙着替他们的小姐煎葯,葯材是他们从洛阳带来的,每晚宿店之时,必定要煎熬葯茶给他们的小姐喝。路上煎葯不便,才用葯酒葯片替代,今晚在荒原找不到客店,镖队在这里扎营,燃起苗火,那两个老苍头一歇马也就生火煎葯了。

孟霆计算行程,说道:“还有三天,就可以把这位姑娘送到扬州。路上不出岔子,咱们也得求上天保佑,保佑这位姑娘身体平安才好。唉,不瞒你说,我保镖以来,最担心的就是这一次了。咱们可是担着两重关系的呀!一要路上无人劫‘镖’,二要新娘子平安送到她丈夫家里。石镖头,你在镖行二十多年,资格比我老,保这样的‘镖’,恐怕还是从未有过的吧?”石冲笑道:“是未有过。不过,别人不敢保咱们来保,这才亮得起咱们虎威镖局的招牌!”

孟霆默然不语,脑海里翻起了在洛阳接受保这趟最古怪的镖银那一幕。

这一日阴雨霏霏,这样的天气已是连续多日了,洛阳最繁盛的一条大街,街上也是行人寥落,开设在这条大街上的虎威镖局,已经有一个多月未接过生意,今天又碰上这样坏的天气,眼看是没有客人登门的了,镖头们都闷得发慌,聚集在镖局后面的暖阁聊天。

有的人谈起时局,据说蒙古的西征大军已经班师回国,就要移师南向,侵犯中原。有的人谈起绿林盟主蓬莱魔女已经发出了绿林箭,号召各路英雄,团结一致,外抗蒙古,内抗金兵,保境安民。有的人谈起各处义军,如今都在揭竿而起,眼看天下大乱的局势已成。

石冲是虎威镖局资格最老的一个镖头,却叹气道:“天下大乱,咱们要管也管不来,可是却把咱们的镖局害惨了。路途不靖,商旅裹足,哪里还有买卖可做?寻常的逃难人家,财物无多,用不着保镖。启豪们又大都是抱着听天由命的打算,与其冒着在路上被劫的危险,不如守在家里,蒙古鞑子来了,受点损失,或者也还不致倾家荡产,何况天下大乱,逃难又能逃向何方?镖局没有生意可做,再这样下去,过不了几个月,恐怕咱们就要喝西北风啦。”

大家正在唉声叹气,趟子手忽然来报有贵客上门,来的是父女二人,带着两个老苍头。他们乘的两乘轿子,是抬到镖局的内院才歇下来,认那女子露面的。

父亲自称姓韩,名大维,道达来意,原来他是要镖局送他的女儿到扬州就婚。

孟总镖头也曾考虑过这个关系太大,洛阳到扬州,迢迢万里,路上怎保得毫无差错?人不比货物,货物被劫可以凭着镖局的面子讨还,讨不回至多也是赔偿损失,新娘子倘若被劫,即使可以讨回,新郎还肯要么?可是那韩老头子千求万求,说是镖局若不肯保,他是无法送女儿到扬州的,女儿的终生就要误了。他愿出二千两黄金作酬,镖队出发之时即付黄金千两,另外一半,回来之时付清。

孟霆一来是却不过韩大维的求情;二来镖局几个月没有生意,也实在需要钱用。二千两黄金作保银,这是虎威镖局自从开设以来,从未做过的大生意,考虑再三,孟霆最后终于是答应下来了。

一路上孟霆提心吊胆,幸而有惊无险,数千里长途,竟然没出过半点事情。如今最险恶的老狼窝也过去了,只要程老狼不来找他的麻烦,前面已没有大股强人,再过三天,就可以平安抵达扬州了。

但老狠窝虽然过去,还未曾走出他们的势力范围。程老狼孟霆虽未会过,却深知他的手段狠辣、他手下有四个儿子,号称青狼、黑狼、黄狼、白狼,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黑道白道全不卖帐的魔君。

正在孟霆忐忑不安之际,忽地就听得一声响箭,划破长空。

趟子手连忙扬起镖旗呛喝:“虎啸中州,虎啸中州,请江湖朋友借道!”镖旗上绣着一头斑斓猛虎,斗大的一个“孟”字迎风招展。

响箭过后,只听得人马暄腾,脚步声马蹄声杂成一片,草原上出现了一股强人,有的骑马,有的步行,步行的是早就在红草丛中埋伏的。这股强人,转眼间便即一字漫散开来,把野林的出口封住了。

为首的那个强盗头子身材很高,身披狼皮外套,头戴一顶熊皮简子帽儿,帽檐压着霜白的两鬓,估量他的年纪,总有五十开外,但满威红光,双眼奕奕有神,却是丝毫不现老态。镖队中有两个老资格的趟子手认得此人,正是老狼窝的瓤把子程老狼程彪。程彪后有四个汉子,最小的一个年纪不过二十多岁,白脸膛,浓黑眼眉,目似朗星,丰神俊秀。这是白狼程玉。最大的一个年近囚十,青面獠牙,相貌丑陋,和程玉的俊秀相映成趣。这是程老狼的大儿子青狼程浩。中间两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一个披着黄色的狠皮斗篷,一个穿着黑貂皮袍,这两个人是程老狼的二、三两子黄狼程挺与黑狼程苏。

老狼程彪手持一支旱烟袋,烟袋杆子三尺多长,核桃般粗,黑黝黝的也不知是竹是木是铁?程老狼吸了两口旱烟,溅出几点火星,哈哈笑道:“猛虎过狼窝,我程老狼大着胆子,倒要来冒犯冒犯虎威了。这位就是孟总镖头吧?听说总镖头凭着一面镖旗,走遍大江南北,威镇中州,江湖上无人不钦仰大名。可惜在下缘浅,地方又远,不能到中州瞻仰虎威。想不到今日在此野地相逢,真是三生有幸!”程老狼自报外号,毫无避忌,的确是一派绿林枭雄的气概!

孟霆连忙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回 珠帘半卷香车过 响箭连飞剧盗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鸣镝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