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12回 化敌为友

作者:梁羽生

云中燕道:“是天下第一神偷时一现,对不对?”

轰天雷道:“际知道就好,提防他偷了你项上的人头。”

卓合图大怒道:“我抓着他,抽他的筋,剥他的皮!”云中燕笑道:“此人出没无常,行踪不定,你要找他,恐怕是很难了。除非他来找你。”

吃饱骡肉,那两个武士已经把骡车改装妥当,套上两匹骏马,变成了马车。可是六个人怎样走法,却要稍费一点心思安排。

这辆农家的骡车很小,车厢里躺着一个轰天雷,就只有容得两个人坐了。骡车本来是用一匹骡子拉的,现在改用两匹骏马,已是有点挤迫,不能再增加了。这就是说,还剩下两匹马可供乘坐。

卓合图和乌蒙是金帐武士的身份,自是不能作执缓的车夫。云中燕本来没有坐骑,她是公主的身份,不能和男子合乘一骑。

云中燕道:“我在车上看守这厮,乌蒙、卓合图你们骑马随车保护。”乌蒙虽然觉得云中燕以公主的身份和囚犯一同坐在车上,不大妥当,但除此之外,却是没有更好的安排,也只好如此了。

那两个一高一矮的武士权充驭者,云中燕在车厢里坐在轰天雷的身旁,想要和他说话,轰天雷哼的一声,闭上眼睛,伸开大腿,呼噜呼噜的打起鼾来,睡了。

云中燕好不气恼,心里想道:“这臭小子把我当作害他的仇人,却有什么办法能够令他相信?”

骏马拉车,当然比骡子快得多,但却又比不上马走的快。天黑时分,进入一座树林。云中燕道:“咱们就在这里过一晚吧,我已经很疲倦了。”

乌蒙心道:“你坐在车上,也说疲倦,真是娇生惯养的公主。”本来刚刚人黑的时候还可以走一程的,但公主有命,乌蒙等人自是不敢不依。再往前走,也怕找不到更合适的歇息之处。

卓合图道:“这样走法,恐怕后天晚上才能到了。”

云中燕笑道:“大不了迟一天,有什么打紧,国师责怪,我给际们说话好了。”

夜幕已降,树林里寒意加浓,云中燕叫那两个武士生起一堆火来。乌蒙道:“咱们都是熬惯冷的,何必生火,给别人知道咱们在这个地方?”

云中燕道:“你们两位金帐武士在这里,还怕什么外人撞来?睡觉暖和一些,总是好的。”乌蒙给她一捧,也就不说话了。

卓合图哈哈笑道:“多承公主夸奖,不过小心一点也是好的。咱们四个人分成两班守夜好不好?”当下分配人手,乌蒙和高武士守上半夜,卓合图和矮武士守下半夜,云中燕是公主身份,不用轮值守夜。乌蒙给她架起帐幕,让她早早安睡。

云中燕翻来复去,却那里睡得着觉?“有什么办法能令轰天雷这小子相信我呢?”后天见着国师,他当然是要我把那部兵书交给他带回和林的了,又有什么办法可以不让他带回去呢?这两个问题一直烦恼着她,想来想去,苦无良策。

上半夜平安无事,下半夜将近四更时分,云中燕神思困倦,正想打个盹,忽听得卓合图喝道:“什么人?”

原来是时一现来了。

时一现有个人所难能的本领,他可以三天三夜不睡,精力依然充沛。不过他虽是日夜兼程的赶路,却也不敢存有希望追得上蒙古武士的骏马。他只是希望早一天赶到羊角峒而已。

树林里的火光引起了他的好奇心,走来偷偷一看,只见在火堆旁边盘膝而坐的那个人可不正是轰天雷是谁?

想不到未曾到羊角峒就见了轰天雷,当真是大出他意料之外!

但他虽有意外之喜,却已只是空欢喜而已。卓合图和那矮武士一左一右,将轰天雷夹在当中,时一现发现了他,也是无法将他救走。

时一现心里想道:“四个武士和凌家侄儿都在这里了,却不见云中燕。莫非她是睡帐幕里面?

“耿电说这云中燕可能是友非敌,若然在帐幕里的的确是她,倒不妨试她一试。”

本来以时一现神出鬼没的本领,他要悄悄溜走,卓合图是决不能发现他的。但他打定了主意,却要自露行藏。

时一现故意把树叶弄得沙沙作响,卓合图大吃一惊,跳了起来,喝道:“什么人?”

这一喝登时把乌蒙惊醒,同时也把云中燕叫出来了。

乌蒙揉揉睡眼,说道:“莫非是风吹树动,你眼花了?”

云中燕心中一动,喝道:“鬼鬼祟祟算什么好汉?哼,我听说中原有个时一现,是愉鸡摸狗的小偷,本来也算不得好汉!时一现,是不是你?”

时一现哈哈一笑,在树顶跳下来,朗声说道:“我在这儿,你们瞎了眼睛,又算得什么好汉?”

卓合图大怒道:“好呀,我正要找你!”那两个武士跟着追去,乌蒙叫到:“别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云中燕道:“不错,你们两个回去看守,我帮卓合图拿这小贼。”乌蒙的原意,本来是想把卓合图叫回来的,不料卓合图没回来,又多一个云中燕追出去了。

乌蒙知道卓合图痛借他那只拖雷所赐的翡翠鼻烟壶,如今给他见了偷东西的疑犯,那是说什么也要追贼了。乌蒙心里想道:“卓合图有勇无谋,贝丽公主却是人既聪明,轻功又好,卓合图既然唤不回来,有她赶去照应,我倒是可以稍为放心了。”那两个武士已经回来,乌蒙也就不再作声了。他那里知道云中燕正是在暗助对方。

卓合图是蒙古数一数二的摔角好手,身手矫捷,跑起来也是很快,但比之云中燕超卓的轻功,毕竟稍逊一筹。云中燕的轻功又比不上天下第一神偷时一现,追了一会,三人之间的距离,渐渐拉开。

时一现暗自思忖:“云中燕是友是敌,尚未分明,要试探她,恐非三言两语可了。好,且待我略施妙计,把这靴子远远的抛在后面,我就可以和云中燕独自说话了。”

卓合图正因追不上时一现而暴跳如雷,喝道:“你不把鼻烟壶还我,追到天亮我也要追,捉着了你,抽你的筋,剥你的皮。”

时一现哈哈一笑,说道:“金帐武士,这样小气!嘿,嘿,你把这鼻烟壶当作宝贝,在我眼中,不如一个馒头。好,我就还给你吧,小心接好了!”

说罢,把手一扬,把那只翡翠壶向山坡上的荆棘丛中抛去。那个地方在卓合图的左斜方,相去颇远。

卓合图乱发脾气,想不到时一现真的要把失物还他,看见碧绿的光华如流星闪过,知道时一现抛出的东西,的确是他那只悲翠鼻烟壶,不由得大吃一惊,骂道:“岂有此理,你要摔坏我这宝贝啦!”

时一现笑道:“还给你都不领情。还敢骂我?”卓合图生怕失掉鼻烟壶,顾不得和他斗口,赶忙跑去寻找。

云中燕道:“将军不必恼怒,我把这小贼抓回来给你出气。”

时一现在前飞跑,云中燕在后急追,风驰电逐,转眼间已是到了密林深处,把卓合图远远的抛在后面了。

时一现回过头来,说道:“好,我做几十年的偷儿,给一个公主抓住,那也算得是我们这一行的佳话,令人荣幸之至了。你要来抓就来吧。”

云中燕道:“你愉了我的东西,我再抓你,这才名正言顺。”时一现怔了一怔,不明她这话的意思。

云中燕拿出一本小册子,递过去给时一现,笑道:“我可没有什么宝贝值得你偷,只有这本兵书,大概可算得是罕见之物。嘿、嘿,现在也不用你费功夫来偷啦,我送给你。”

时一现的祖父是梁山泊一百零八条好汉中的时迁,他的家里藏有吴用的墨宝。是以他虽然没有见过吴用这部兵法,却认得的确是吴用的笔迹。

时一现欢喜得呆了,他本来是要试探云中燕的,还没有想好如问开口,不料云中燕就把吴用这部兵法交了给他,当然是用不着再试探了。

时一现呆了一呆,失声叫道:“你、你把这部兵法送给我?”

云中燕笑道:“我本要给轰天雷拿去给黑旋风的,轰天雷这小子不敢相信,他不要也罢了,反和我打起架来。嘿、嘿,他不肯要,我想拜托你也是一样。你什么时候找着黑旋风,就代我交给他。哈,所以真正说起来并不是送给你的,反而是要麻烦你呢,你愿意替我做这件事情吗?”

时一现道:“云姑娘,原来你是这么好。轰天雷这小子真瞎了限!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找着黑旋风,虽然现在我还来认识他,但我有许多朋友。丐帮的陆帮主听说是认识黑旋风的,他就是我的朋友之一。我请朋友帮忙,要找着黑旋风谅也不难。”

云中燕心里想道:“我敢信你,可惜轰天雷这小子却不信我。不过这也怪不得他,我是知道时一现的身份的,才敢把这部兵法付托给他。轰天雷却怎知我是什么人?”

时一现似乎知道她的心意,说道:“云姑娘,你可是要凌铁威相信你么?”

云中燕道:“不错,虽然我还没有想出什么方法可以救他,但总要他信任我才能着手。”

时一现道:“我告诉你两句话,你回去说给他听,他就不会怀疑你了。”

云中燕喜道:“是吗?那是什么样的两句话,当真能够如此灵验?”

时一现道:“你要学我的乡音说这两句话才灵。”

刚刚教了两遍,忽听得卓合图在树林一方叫道:“公主,你可追上这小贼么?”

云中燕悄悄说道:“快,快快和我交手!”

时一现拔出腰刀,叮叮当当的和云中燕的长剑交了几招。云中燕叫道:“卓合图,快来这里呀,不好了,这小贼要跑啦!”

时一现虚晃一刀,装作受伤,惨叫道:“好狠的臭丫头!”

卓合图循声来到,只见山谷间似有一溜黑烟,转瞬不见。时一现已经去得远了。

云中燕跌足叹道:“这家伙身法真个溜滑,我刺了他一剑,还是给他溜了!”

卓合图得回了翡翠鼻烟壶,已是心满意足,笑道:“反正他已经吃了亏,就让他跑吧。”心想这人轻咖。此高明,要追也是追不上的。

回到原来地方,乌蒙细问了他们交手的经过,颇为纳罕,说道:“奇怪,他怎么肯把鼻烟壶还给你?”

云中燕笑道:“想必他是怕我们二人联手打他,这才特地用这手段,把卓合图阻迟片刻。嘿嘿,他这脱身之计还真见效呢,若是卓合图刚才帮我的忙,他一定跑不了。”

卓合图听公主的语气,似乎是有点责怪他,讪讪的很是不好意思,陪笑说道:“这鼻烟壶是元帅所赐,我怕先去追他,回头只怕就难找了。”

云中燕道:“不错,捉着贼人,失了宝物,那也还是得不偿失。”

乌蒙沉吟半晌,说道:“这厮除了轻功的确超妙之外,本领实属平常,他冒这样大的危险来这里做什么?唔,他是天下第一神偷,第一神偷……”

云中燕装作给他提醒,检查身上的东西,忽地失声叫道:“哎呀,不好了!”

卓合图吃了一惊,连忙问道:“什么不好了?”

云中燕道:“那部兵法、那部兵法不见了!”

此言一出,乌蒙和卓合图都是大惊失色。乌蒙埋怨道:“卓合图,都是你的不好,你要这个鼻烟壶,你看这可不是因小失大了?”

卓合图心里发慌,强自分辨道:“这人是天下第一神偷,我捉着了他还给他偷了鼻烟壶,刚才即使我在公主身旁,只怕公主也还是要着了他的道儿的。”

云中燕道:“你不用担心,东西是我失的,在国师面前,我一力承担就是,决不连累于你的。”

乌蒙见识过时一现偷卓合图的神妙手法,是以对云中燕失了兵法之事,虽然大感意外,却也不敢疑心是云中燕自己送给“贼人”。

卓合图道:“多谢公主为我开脱。”道谢过后,垂头丧气的说道:“天快亮了,咱们也该动身啦。呀,但愿国师不要降罪我们才好。”

轰天雷听得时一现偷了云中燕的那部兵法,心中欢喜之极,忍不庄就笑了出来。

云中燕怒道:“你得意什么?”

轰天雷道:“我笑我的,与你何干?”

云中燕哼了一声,说道:“我对你优礼有加,你这小子倒幸灾乐祸,哼,不给你一点苦头尝尝,难消我心中之气!”拿起马鞭,唰唰唰接连抽了轰天雷三鞭,三鞭都打在他的屁股上。

乌蒙是知道云中燕的性子和武功的,见她打这三鞭,鞭风呼响,劲道十足,的确象是动了真怒,倒是有点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回 化敌为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