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15回 心怀邪念

作者:梁羽生

吕玉瑶吃了一惊,说道:“不会吧。他是要赶回家的,他在羊角峒又无亲无故,跑到那里干什么?”

丘大成笑道:“无亲无故,但却有一位好朋友。”

吕夫人问道:“他住在羊角峒什么人家?”

丘大成道:“住在娄人俊的家里。”

吕玉瑶啊呀一声叫了起来,说道:“什么,住在姓娄的家里?这越发教人不能相信了。”原来娄人俊是个金盆洗手的江湖大盗,吕家虽然与他没有来往,吕王瑶也是知道他的名字的。

吕夫人淡淡说道:“世事往往有出人意外的,你表哥说得这样确凿,这个消息想必不是空穴来风。”

吕玉瑶惊疑不定,说道:“表哥,你这消息是从那几打听来的?你说的那个凌铁威的好朋友又是何人?”

丘大成似笑非笑的看了表妹一眼,说道:“他这个好朋友是个女的,姓甚名谁,我不知道,只知道她的外号叫“云中燕。”

吕夫人“啊呀”一声,说道:“云中燕这名字我倒曾听得她爹爹提过,听说是最近这两年才在江湖上出现的女飞贼。长得十分美貌,武功又好,可就是没人知道她的来历。”

吕玉瑶大为着急,说道:“表哥,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丘大成缓缓说道:“你还记得咱们村里的小程子吗?他在娄人俊的家里做长工,昨天回家,我刚才碰上他,他说曾亲眼看见凌铁威和那个女子在娄家同出同入。”

吕夫人道:“小程子向来老实,从不说谎。你爹爹做大寿那天,他也曾在咱们家里帮忙,认得凌铁威,看来不会是说假话。”

丘大成说道:“表妹,你若不信,可以叫小程子来问。”

吕夫人道:“就叫老王去把小程子找来吧。让瑶儿知道详情也好。”老王是吕家的老仆人。

老王去了不久,便听得有敲门声。吕夫人诧道:“小程子住在村头,怎的这样快老王就会回来?”

丘大成道:“听门外的脚步声,来的似乎只是一个人,难道老王没找着小程子?”

活犹未了,只见看门的仆人已经带领一个少年进来。说道:“禀主母,这位秦相公是凌相公的朋友,从山东来的。”原来这个仆人在吕家数十年,是看着吕玉瑶长大的,他知道小姐的心事,是以一听秦龙飞说得确实有据,就把他带了进来,不先通报了。

秦龙飞恭恭敬敬的拜见吕夫人,说道:“小侄冒昧前来,请伯母恕罪。”

吕玉瑶早就知道秦龙飞是凌铁威最好的朋友,见他来到,喜出望外,连忙说道:“铁威常常说起你的,他是令尊的大弟子,对不对?”

秦龙飞道:“不错,他是我的师兄。”

吕玉瑶道:“你来的时候,他已经回到家里没有?”

吕夫人听说他是凌铁威的好朋友,本来是有点不大高兴的,但见他彬彬有礼;渐渐也有几分喜欢他了。当下笑道:“玉儿,你应该先问你的爹爹。”

吕玉瑶霍然一省,说道:“对,秦大哥,我的爹爹不知道已经到了凌伯伯家里没有?他是前两个月出门的。你们两家住在一个村子,想必你会知道?”

秦龙飞看了吕玉瑶一眼,心里想道:“师父果然没有骗我,这位吕姑娘端的是美若天仙。好,待我想个法子和她亲近。”想好之后,说道:“我正是奉了家父之命,来报令尊的消息。令尊不幸受了点伤,如今正在凌伯伯家养病。”

吕氏母女大吃一惊,齐声问道:“什么人打伤他的?”

秦龙飞道:“是一个不知名的怪客。”他当然不敢吐露真情,只是把吕东岩那晚的遭遇转述给她们知道。吕夫人也是个武学行家,一听就知道他说的乃是真话。

吕夫人舒了口气,说道:“多谢令尊帮他运功疗伤,如今他的伤好多了吧?”

秦龙飞道:“好了许多了,不过恐怕还得静养一两月。是以家父叫我先来报个消息,请伯母派个人和我一道回去接他回来,因为家父和凌伯值不便在江湖行走,小侄本领不济,孤身一人,恐怕负不起护送的责任,”

其实吕东岩的伤已经好了七八分,自己可以回来的了。秦龙飞故意把他的病情说得沉重一些,需人护送,那就是有机会亲近吕玉瑶了。陇的想法是吕夫人需要在家中主持,要派人去当然是派女儿的了。

吕夫人果然说道:“瑶儿,你和表哥明天跟秦世兄一道去接你的爹爹。”

秦尤飞大夫所望,不过也还不足上全失望,心里思量:“师父说这姓丘的小子武功和机智都是远不及我,但得吕姑娘与我同行,我又何须怕这小了从中作梗?”

吕玉瑶迫:“怎的没有听你提起铁威,他还没有回到家吗?”

秦龙飞作出一副有难言之隐的样子说道:“凌世兄出了一桩事情,我也是意想不到的,这个,这个——”

吕夫人道:“我把铁威当成侄子一股,你说给我听,料也无妨。不过,若是令尊和你的凌伯伯不许你悦,那也就算了。”

秦龙飞叹了口气,说道:“我来的时候,凌伯伯也曾这样交待过我。他说家丑本来不宜外扬,但吕伯母不是外人,若瞒着她,那就更加不好了。”

吕玉瑶吃了一惊,说道:“什么家丑?”

秦龙飞道:“凌师兄惑于女色,据知他已是和一个名叫云中燕的妖女勾搭上了。”

吕玉瑶道:“当真有这等事?丘大成冷笑道:“表妹,这你可相信了吧?”

秦龙飞见他们并不如何惊诧,说道:“啊,原来你们早已知道这个消息。那云中燕是什么人,想必你们也是知道的了。”

丘大成道:“我只知道凌铁威和那个妖女是在羊角峒娄家,那妖女的身份来历,可是尚未知道。”

秦龙飞又是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这个外号云中燕的妖女,是蒙古鞑子的公主!”

此言一出,可不由得吕玉瑶大吃一惊了,失声叫道:“什么,凌大哥会勾搭上一个蒙古公主?”。秦龙飞叹道:“不是这佯,凌伯伯也不会认为是家丑了。”

吕玉瑶摇了摇头,说道:“这样的事,我决不相信。”

吕夫人淡淡说道:“知子莫若父,凌铁威的父亲都相信了,你怎能还护着他?”

吕玉瑶道:“秦大哥,你这消息是怎么得来的?”

秦龙飞道:“我有一位世叔,他就是名闻天下的神偷时一现,这消息是他带来的。他曾经到羊角峒偷偷探过,亲眼看见凌世兄与那妖女同在一起。”顿了一顿,作出十分惋惜的样子说道:“我也但愿这消息不是真的。唉,但时叔叔对我爹爹和凌伯伯是决不会说谎的,却叫我不知是相信的好还是不相信的好。不过好在听说羊角峒离这里也不很远,你门可以再派人去打听。”

刚说到这里,那个吕家的老仆已在村头找着了小程子一同回来了。

吕夫人道:“不用叫人再去打听,这个小程于是在娄家作长工的,咱们再问问他的详情。”

小程子进了客厅,十分惶恐的向吕夫人行了一礼,说道:“夫人叫我来问那位凌相公的驭吗?我能够说的都已和丘少爷说了。明天我还得赶回娄家,求夫人体谅我。”

吕夫人道:“哦,你是怕娄人俊知道你泄漏了秘密?”

小程子道:“我虽没有见过他亲手杀人,但听同伴说,这个主人可真是杀人不眨眼的,他那凶霸霸的样子,小的也是当真见了就害怕。”

吕夫人道:“小程子,你愿意在娄家打一辈子长工吗?”

小程子道:“谁愿意打一辈子长工,只是家道贫寒,不愿意也没有办法。”

吕夫人道:“好,你待一会。”卧穷打个转,拿出一大包银子,说道:“这里是一百两纹银子,够你做小本生意了吧?”

小程子吃了一惊,说道:“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小人无功可是不敢受禄。”

吕夫人道:“你拿了这包银子,远走高飞,到别州县去做生意,娄人俊走了一个长工,谅也不会去追辑你,你可以放心把凌相公在娄家的详情告诉我吧?……”

丘大成道:“对啦,你上无父母,下无兄弟,只确一个妹妹,你和妹妹远走高飞,亦是无牵无挂。”

小程子道:“夫人对我如此体贴,我就算有什么不测之祸,也要说了,夫人可休怪我多嘴,那位凌相公可能不是好人。”

吕玉瑶柳眉紧蹩,说道:“你怎么知道?”除了那个女子,吕夫人道:“小程子,你无须顾忌,尽管说吧。”

小程子道:“那天他和一个女子,一同来到娄家,还有四个武士。夫人,你猜,那四个武士是什么人?”

吕夫人道:“我怎么知道、你说吧。”

小程子道:“我起先也不知道他们是人什么身份的,后来听他们说话,叽哩咕咯的,我一句都听不懂,听同伴说,才知道他们是蒙古人。”

吕玉瑶大大吃惊,心里想道:“这姓秦的说云中燕是蒙古公主,只怕是真的了。”

心念未已,只听得母亲己在问道:“那么那女子又是什么人?是不是也是蒙古人?”

小程子道:“那女子和我们说的是汉话,和那几个武士说的则是蒙古话。他们对她都是十分恭敬,还有一桩事情,在那女子和蒙古武士未菱!娄家之前,已经来了一个番憎,听说是蒙古的什么国师。那个国师对蒙古武士是呼呼喝喝的,但是对那女子,却也很有礼貌。”

丘大成道:“秦大哥,你的消息是千真万确的了。云中燕有武士护驾,国师对她也要恭恭敬敬,那还不是公主的身份么?”说话之际,冷眼看表妹,只见吕玉瑶低下头来,好象在思索什么,丘大成心里想道:“她心里一定难过极了,我也不好取笑她啦。”他那里知道吕玉瑶虽然相信小程子说的不是谎话,却无论如何,仍然不相信轰天雷会跟一个蒙古公主勾搭。

吕夫人道:“凌相公和那篆古女子,在娄家又是怎样情景?你见到的或是听来的请都和我说吧。”

小品和子道:“我是一长工,无事可不能踏呷堂,不过从小韩的口中,却听到了一些。”

吕夫人道:“那小韩是什么人?”

小程子道:“是娄家花王老张的徒弟,帮老张料理花木的。”

吕玉瑶道:“一个小花匠也能进入内堂吗?”

小程子道:“小韩和娄人俊姿娘的贴身丫头小翠是老相好。”

吕夫人道:“哦,那是小翠告诉小韩,小韩告诉你的了,她怎么说?”

小程子道:“她说那位姑娘常常一个人到凌相公的房间里去,有一天晚上,差不多三更时分了,她奉主母之命,到厨房去取参汤,经过客房外间的院子,曾亲眼看见那位姑娘队凌相公屋里出来。”

吕玉瑶一阵心酸,暗自想道:“辗转想传,未必是真。”想是这样想,但却不能不相信了几分,“铁威难道真是给那妖女的美色所迷了、唉,俗语有云,英雄难过美人关,也难保他一定不会行差踏错。”

吕夫人道:“你还知道什么?”小程子道:“没有了。”吕夫人道:“好,那你拿了银子,赶快回家,带你妹妹连夜走吧。”

小程子走了之后,吕夫人安慰女儿道:“凌铁威做出这样的大错之事,你也不值得为他伤心了。接你爹爹要紧,你早点歇息,准备明早动身吧。”

吕玉瑶道:“是。不过关于铁威的事,他毕竟是我们吕家的恩人。”

吕夫人道:“那你要我怎样,要我们把他拉回来吗?莫说我不能抛头露面,即使我真的跑去拉他,他和那妖女打得火热,也是决计不肯回头。”

丘大成道:“小程子已经说得清清楚楚,再去羊角峒打听,也是打听不出什么来了,表妹,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

吕玉瑶嗔道:“表哥,你胡说什么,我只是为了想弄个水落石出,你当我只是为了私情么。表哥,你可别忘了,凌铁戒也曾救过你的性命呢。”

丘大成满脸通红,想要反chún相讥,可又不敢,心里想道:“凌铁威这小子决不能再回吕家,表妹迟早是我的人,她现在正在气头,我又何必与她斗口。”当下苦笑道:“表妹,我只是为了你好。话说的失当,你莫见怪。嗯,凌铁威自己做错了事,咱们要想帮他,也是没有办法呀。”

吕夫人道:“好了,好了,别提凌铁威的事了,玉瑶,你跟我回房,大成,你给秦世兄安排客房,大家早点歇宿。”

丘大成心里想道:“姓秦这小子虽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心怀邪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