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18回 妙计退敌

作者:梁羽生

娄人俊知道凌浩的武功并不甚高,冷笑说道:“你鬼叫什么,我听见了。你不过赶来给儿子送丧而已,好,我就如你的心愿吧!来人,把他拿下!”张彩玉补一句道:“若是不能活捉,就用暗青子将他废了!”

轰天雷又惊又喜,他刚才只见师父,没见父亲,心中一直惊疑不已,此时方始知道他们是一同来的。但轰天雷在一时之间,却还未懂何以他的父亲独自藏在另一处地方,不和师父一起。

说时迟,那时快,娄人俊的手下已是从四方八面向凌浩藏身之处跑来,跑在最前面的几个人且已发出暗器了。但因凌浩假山屏障,暗器一时之间也还未能打得着他。

轰天雷惊急之下,也不知哪里来的神力,陡然一声大喝,一掌劈出,乌蒙识得厉害,闪过一边,另一个金帐武士替他挡了灾,给轰天雷的霹雳掌力震得飞出一丈开外。

轰天雷一跃而出,叫道:“爹爹!”

凌浩大吃一惊,连忙叫道:“威儿,止步,切莫上来!”

娄人俊哈哈大笑,说道:“你们父子都是插翅难飞,等着送命吧!”

凌浩跟着也在哈哈大笑,笑得比他声音更响,笑过之后,说道:“娄人俊,你敢动我儿子一根毫毛,我叫你的娄家庄夷为平地!你们这些人若再上前十步,我也叫你们化作飞灰!”

娄人俊冷笑道:“你有什么本领,胆敢虚声恫吓!”但他的那班手下,听了凌浩之言,倒是有点惊疑不定,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心理,止步凝身,暂且观望。

凌特缓缓说道:“你不相信吗?好,我就让你先看一看!”说罢把手一扬,一枝“蛇焰箭”射出,“蛇焰箭”箭头中空,藏有硫磺葯剂,射出即燃,平常是江湖上的夜行人用来作讯号的,射人是射向天空。但凌浩这枝“蛇焰箭”却是射向地下”。

火花着地,陡然问只听得轰的一声,一座假山给炸得塌了半边,碎石纷飞,那些人幸而早已止步,刚在爆炸威力所及的范围之外,但饶是如此,也有许多人已给石块打伤。

凌沽冷笑道:“这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娄人俊,我告诉你吧,我已经在你的娄家庄之内十个地方,埋了炸葯,如今爆炸的这个地方,还是炸葯埋得最少的!”

原来凌浩是世代相传的火器专家;他们祖父就是善于制造人炮名闻天下的梁山泊好汉凌振。凌浩迟至现在方始现身,就是由于他要选择地方,偷偷埋好炸葯之故。

娄人俊吓得心胆皆寒,硬着头皮说道:“就算你有本领能够把我的娄家庄炸成平地,你们父子也难免骨化飞灰!”

凌浩冷冷说道:“我们父子本来就不打算活着出去,嘿、嘿,你们娄家庄老幼一百三十六口,连同你们的‘贵宾’在内,可就都得给我们陪葬了。这桩交易很不坏呀,娄人俊,你是不是赌我不敢和你同归于尽?”双指挟着一枝蛇焰箭,箭头蓝光闪烁,对准了娄人俊的方向,作势慾射。

娄人俊慌忙说道:“凌大侠,有话好说,何须弄得两败俱伤?

我也并不想难为你们父子呀!”

凌浩说道:“好,那么你是愿意和我作另一桩交易了?但只怕你作不了主吧?”

此时双方早已停战,娄人俊跑进东院,与龙象法王悄悄说道:“法王,这班人都是亡命之徒,只怕他们当真是说得到做得到的!”

其实龙象法王比他还要惊谎,他是国师身份,还有一位公主身份的云中燕和池同在娄家庄,他焉敢拿公主和自己的性命当作赌注,和对方同归于尽?

凌浩喝道:“我可没有功夫等你们,这桩交易你们是做也不做?我可得有言在先,我的价钱是决不减少的!”

龙象法王连忙说道:“你告诉他,咱们都依他就是。”

娄人俊苦笑道:“凌大侠,你划出道儿来吧!”

凌浩说道:“请你娄大庄主备马送我们出庄,只许你一个离庄十里,方才许你回去。”

娄人俊道:“你们可不能拿我当作人质。”

凌浩冷冷笑道:“你当我们也是像你一样,说话不算话么?”

龙象法王忙道:“娄庄主,你就送他们一趟吧!”

凌浩接着说道:“在我们走出娄家庄之前,所有的人都得在庄不动!否则,哼、哼,只要我在妾家庄内,就能够叫你们化骨扬灰。”这一着乃是防备龙象法玉这班人偷施暗算的。娄家庄纵深一里多长,他们到了庄外,龙象法王就是想要迫来,也是追之不及了。

龙象法王强笑道:“凌大侠,你大多心了,老衲岂会暗算你们?”

凌浩冷笑道:“谅你也不敢!”当下会齐了自己人,把娄人俊夹在当中,一行人等,大踏步便走出了娄家庄。

庄丁早已备好马匹,当下一行人跨上坐骑,风驰电掣的火速离开娄家庄,到了十里之外,依约放回娄人俊。

待至娄人俊的背影看不见了,凌浩这才哈哈大笑起来。

轰天雷道:“爹爹,你笑什么?”父子相逢,当然十分高兴,但他知道父亲的性情一向拘谨,纵然十分高兴,也不会如此开怀大笑的,是以他觉得有点奇怪。

凌浩忽地正容说道:“威儿,我是不是教导过你不许说谎?”

轰天雷吃了一惊,说道:“孩儿并没有违背爹爹教导,不过,那些蒙古靴子盘问我的时候,我是不敢完全实话实说,这不算得是违背爹爹吩咐吧?”

凌浩笑道:“当然不算。我正是怕你拘执我以前的教导,想要和你说呢。你已经把我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轰天雷一时是莫名其妙,凌浩接着说道:“一个人是该老老实实,说谎是不好的。但也要因人而施,有时为了对付敌人,骗骗他也无所谓。我刚才就骗了娄家庄的人。”

轰天雷从未见过父亲如此风趣,好奇心起,笑道:“爹爹怎样骗了他们?”

凌浩说道:“其实我只是埋了一处炸葯,就是刚才已经爆炸了的那一处。我说什么在十处地方埋了炸葯,只不过是吓吓他们的。”

众人方始恍然大悟,都不由得笑了起来。黑旋风笑道:“娄人俊也是不够聪明,他应该想到,若是在十处地方埋了炸葯,你怎能不给人发现?”

凌浩笑道:“我是和他们赌上一赌,赌他们纵有怀疑,也不敢拿身家性命和我一搏!”

轰天雷急于知道一件事情,笑过之后,说道:“吕伯伯可有见着令媛么?”

吕东岩愁眉不展,说道:“她已经逃走了,你的时叔叔曾见过她。”

轰天雷道:“听说她是和一个人一起来的,那个人不知是谁,时叔叔可见着吗?”

时一现道:“其实我也没有见着、,我只知道吕家侄女被囚,听到她的叫声,后来就和娄人俊交上手了。”说了之后,心里暗暗叫了一声“惭愧”,想道:“凌洽教他儿子只可对敌人说谎,我对自己人却也说谎了。唉,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吕东岩道:“小女逃出了娄家庄,想必她是要回家的。请大家到舍下盘桓几天吧。铁威贤侄,你伤还未好,就走出来,这次我可要请你多留几天了。”

轰天雷颇感踌躇,心里想道:“我当然是想见玉瑶的。但只怕到了她的家中,怕母又要不高兴了。”

吕东岩道:“铁威,你在想什么,是不是有甚为难之事?”吕东岩老于世故,料想轰无雷这次不等待他回家,便即提前离开,其中定有蹊跷,是以有此一问。

轰天雷道:“吕伯伯,你不怕我们连累了你吗?”

召东岩拂然不悦,说道:“这是什么活,我若是怕受连累,也不会和你的爹爹一同来这里救你了。”其实轰天雷正是说中他的心病,当轰天雷初到他家的时候,他还是怕受连累的,不过现在的想法已经是有所改变了。

凌浩说道:“这孩子不会说话,吕大哥你莫见怪。威儿,吕伯伯现在和咱们已是自己人一般,你有的那重顾虑,虽然也是该有,但现在则大可以抛开了,过来给冰的吕伯伯赔罪吧!”言内之意,暗示吕东岩可能答允他的婚事。当然这只是凌浩自己认为而已。

轰天雷过来赔罪,说道:“吕伯伯,我说错了活,你莫见怪。”

吕东岩哈哈大笑道:“我道你也是一番好意,只要你愿意跟我回去,我就欢喜了。嗯,瑶儿见到了你,她更是不知道该有多么高兴呢!”

他是个老于世故的人,听了轰天雷的话,已经猜到几分,想道:“定是玉瑶的娘想把她配给大成,是以冷淡了他,叫他受委屈了。这次我回去倒应该和她好好的谈一谈。”

轰天雷以为到了吕家,就可以见着玉瑶,放下心事,说道:“风兄,可惜云中燕不敢跟咱们出来。”

时一现心中有愧,生怕别人再问起是谁与云中燕在一起的事情,咳了一声,扭转话题说道:“对啦,说起云中燕,我正有一桩事情要向你交代呢,暗,这就是那部吴用留下的兵法,她叫我交还给你的。”

黑旋风接过那部兵书,欢喜之中又不禁有几分怅惘,心里想道:“云中燕经过今晚之事,只怕很快就要与龙象法王回转和林了。今生不知还有没有和她重见之时,唉,只怕是千难万难的了!”

哪里知道,云中燕虽然没有跟他出走,但也没有跟龙象法王回转和林。她是在娄家庄最混乱的时候偷偷离开的,比黑旋风他们还早半个时辰,龙象法王后来发现,又惊又气,却也无可奈何,只好留下四个金帐武士找她,自己先回和林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暂且按下云中燕不说,先说吕玉瑶的遭遇。

且说秦龙飞背着吕玉瑶,溜出娄家庄,一口气跑了二十多里路,不知不觉,已是第二天的早晨了,吕玉瑶还未醒来。

秦龙飞怕在大路碰上行人,躲到附近的树林里去,把吕玉瑶轻轻的放下来。定神一看,只见吕玉瑶星眸紧闭,气吐如兰,“好一个睡美人!”秦龙飞才离险境,色心又起,不由得心旌摇摇了。

忽听得似有“沙沙”声响,秦龙飞吃了一惊,跳将起来,只见树梢风动,哪里有人的影子?秦龙飞心里苦笑道:“怪不得俗语说一次被蛇咬,见了草绳也害怕。时叔叔被困在娄家庄,轻功再好,只怕也是逃不出来,我何须害怕?”原来他以为是时一现跟踪追到,待得看清楚了,始知是风吹树叶的声音。

秦龙飞吃惊过后,心乱如麻,想道:“按说娄家庄的高手如云,时叔叔是跑不掉的,但倘若是吕东岩真的到了娄家庄,娄人俊看在吕东岩的份上,或许会放他走也说不定。”原来秦龙飞逃走之时,吕东岩是尚未赶到的,但时一现呼唤吕东岩来救他的女儿,秦龙飞则是已经听到了。

昨晚的事情给时叔叔撞破,我如何还能回家?吕家当然也是不能去的,除非米已成炊,吕玉瑶心甘情愿的嫁了我,否则只怕吕东岩也要取我的性命!”

“唉,此地不能久留,回家又不可,怎么办呢?”秦龙飞恶念陡生,接着想道:“没奈何,我只好骗她到底了。我说带她回家接她父亲,谅她也不知道到我的家乡是该走那一条路。我与她远走高飞,不论走向何方,总之是离家乡越远越好,孤男寡女,一路同行,我又比轰天雷这小子英俊得多,俗语说姐儿爱俏,不怕我不能把她弄上手!”

秦龙飞打定了主意之后,伴着吕玉瑶坐下来,俯首看她娇媚的睡姿,越看越是心动,正想亲一亲她,吕玉瑶忽地睁开眼睛,失声叫道:“咦,你为什么偷入我的房间?”原来由于她一路上受到震荡,本来还要一个时辰才醒的,葯力提早过去,却恰巧在这个时候醒来了。她睁开睡眼,神智未清,只认出了在她面前的是秦龙飞,却还以为是在娄人俊妻子的卧房里。

秦龙飞退后一步,笑道:“好,你醒来了,你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吕玉瑶游目四顾,大惊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睡在荒林里?”

秦龙飞道:“吕姑娘,你可知道,你昨晚几乎给人加害么?”

吕玉瑶大吃一惊,说道:“什么人?”

秦龙飞道:“还有什么人,当然是娄人俊夫妻了。他们殷勤的招待你,原来是别具用心的,你当他们是好人吗?”

吕玉瑶道:“我知道他们不是好人,但到底他们是怎样来暗中害我,你赶快说吧!”

秦龙飞编好谎话,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昨晚娄人俊的婆娘陪你进去歇息之后,我越想越是疑心,于是睡到半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回 妙计退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