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19回 识破姦徒

作者:梁羽生

秦龙飞指望师父替他报仇,想不到师父却是向这黑衣少女恭恭敬敬的施礼,口称“公主”。他是个十分聪明的人,大吃一惊过后,登时醒悟:“莫非这妖女就是云中燕?我刚才造她的谣言,都给她听见了?”偷偷把眼向吕玉瑶望去,只见吕玉瑶面色苍白,紧咬嘴chún,不发一言,似乎是因为事情来得太过突兀,大受震动,思路一时间尚未能整理出一个头绪。秦龙飞碍着师父和云中燕在旁,又不能和她辩白,不由得汗流夹背。

青袍客一时间也弄不清楚他们是怎么一回事情,只道秦龙飞未到娄家庄已经把吕玉瑶弄上手了,既是未曾和娄人俊接头,也就难怪云中燕对他误会。

在云中燕面前,青袍客自是不便问他徒弟,只好先回答云中燕的问话,陪笑说道:“公主不认得我,我可是见过贵国的国师龙象法王的,如今正要到娄家庄去谒见公主和法王,想不到在这里幸遇,小徒不知何事得罪公主,请公主原谅。徒儿,你还不过来向公主陪罪!”

秦龙飞毕竟还多少有点羞耻之心,知道云中燕是蒙古的公主之后,把心一横,想道:“师父打死我,我也不能向她屈膝!”

但想是这样想,看见师父怒眼盯着他时,心里又不禁发慌了。

云中燕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用不着陪罪了。对啦,你是要往娄家庄的,是吗?”

青袍客恭恭敬敬答道:“正是。”

云中燕道:“好,那你来得正好。你和令徒赶快去娄家庄吧。

请你见到龙象法王之时,告诉他说,我和这位吕姑娘到她家里一趟,两天之后才能回来。好了,吕姑娘,咱们走吧!”

青袍客大为奇怪:“怎的她打了秦龙飞却又和吕东岩的女儿这么亲热,他们是早就相识的么?”不过尽管他疑团满腹,他也是不敢向云中燕发问的。

吕玉瑶见识虽浅,并不糊涂,呆了一会,思路也就渐渐整理出一个头绪来了,想道:“怪不得爹爹常说人心险恶,这个自称是凌铁威师弟的秦龙飞原来竟是蒙古人的姦细!”她是这样推论的:秦龙飞的师父要去谒见蒙古国师,他还不是私通蒙古的姦细是什么?因此,甚至连秦龙飞的本来身份她也怀疑是假的两害相权取其轻,吕玉瑶虽也不敢信赖云中燕,但想:“我如今已是身陷虎口,和云中燕同走,大不了也是重陷虎口而已,对付她一个人总比较好些。”

吕玉瑶如此一想,心意立决,决心先摆脱了秦龙飞再说,当下便与云中燕同行。

走到路上,云中燕施展轻功,吕玉瑶迫不上她,距离渐渐拉开。吕玉瑶心里想道:“咦,她,她倒好像不怕我逃跑?”因为云中燕若是要把她当作人质,就不该离开她这么远的。

心念未已,云中燕忽地回转身飞快的又跑回来,一把拉着她的手。吕玉瑶吃了一惊,叫道:“你干什么?”

云中燕道:“咱们可得赶快逃跑,我的谎话只能骗得他们一时,娄家的人追来,和他们师徒相遇,我的谎话就要给拆穿了!”

吕玉瑶大为奇怪:“她不是蒙古公主吗?为什么要怕娄家庄的人追她?”但云中燕拉了她飞快的跑,她心有所疑,却是无暇盘问。

云中燕施展全副轻功,拉着她跑,等于是助她一臂之力。吕王瑶只觉两腋生风,路旁的树木闪电般的倒退,就像腾云驾雾一般!吕玉瑶吃惊不已,想道:“她的功夫这么了得,若然对我不怀好意,我是决计逃不脱她的手心了!”

也不知跑了多远,云中燕和她到了一座山上,这才停下脚步,说道:“咱们可以歇一歇啦,不过也只能歇一会儿,我就要在这里和你分手了。你有话问我,就赶快问吧!”

“啊,原来她真的要放我走!”吕玉瑶惊疑不走,问道:“你是云中燕吗?”

云中燕笑道:“不错,我就是秦龙飞这小子说的那个已经和轰天雷‘私奔’了的云中燕,你还相信那小子的谎话吗?”

吕玉瑶道:“那么凌铁威呢?”她没功夫骂秦龙飞,迫不及待的便要知道轰天雷的消息。

云中燕道:“你不用担心,你的爹爹会把他救出来的。”

吕王瑶惊喜交集,说道:“什么,我的爹爹已经到了娄家庄。”

云中燕道:“不错,我想大概是你昨晚昏迷的时候他到了娄家庄的。我听见有人叫你爹爹去东院救你,是以知道定是令尊。

还有一个人帮轰天雷抵御龙象法王的,我猜这个人才是真正的秦虎啸。”

吕玉瑶不觉又为父亲担心起来,说道:“听说龙象法王的武功十分厉害,不知他们能不能够跑出娄家庄?”

云中燕是在轰天雷的父亲出现之前便逃跑的,后来的事情她并不知道,只能这样安慰吕玉瑶道:“轰天雷已经恢复武功,他的师父本领更大,我想他们纵然打不赢龙象法王,龙象法王也阻止不了他们逃跑。”

吕玉瑶道:“但愿如此!”心里自思:“凌大哥若能脱险,爹爹定必带他回家。我回到家里,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不料云中燕却说道:“吕姑娘,你附近有亲戚么?最好是穷一点的亲戚,娄家庄的人不知道的人家。”

吕玉瑶怔了一怔,说道:“是不是姐姐要找个地方躲藏?让我想想。”

云中燕道:“不是我,是你。依我之见,你暂时还是不要回家的好。”

吕玉瑶诧道:“你刚才不是说要和我口家的么?”心想:“你不方便到我家里,我却为什么不能回家?”

云中燕笑道:“那是我随口乱说,骗他们的。我当然不能到你家里,你也不可回去。”

吕玉瑶道:“为什么?”

云中燕道:“娄人俊和你邻县居住,他当然知道你家住址,是么?”

吕玉瑶恍然大悟,说道:“你是伯他们继续来找我家的麻烦?”

云中燕道:“不错,令尊和责无雷逃出娄家庄,龙象法王怎肯放过他们?我想令尊也不会这样笨,就国家里的。”又说:“好在龙象法王终须要口蒙古,你暂时避避风头,过了十天半月,打听到确实消息,回去就没事了。”

殊不知云中燕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娄人俊给凌浩的炸葯吓破了胆,他在黑道上做了几十年没本钱的买卖,挣来的家业比吕东岩大得多,他还怎敢拿身家性命来赌,毁了吕家,不伯吕东岩和凌浩联手报复吗?而龙象法王以蒙古国师的身份,也是不能随便公然露面的,因为他这次潜入中原,另外还有重要的任务,行踪必须秘密。不过云中燕不知道罢了。

不过在云中燕来说,她的江湖阅历比吕玉瑶多得多,为了怕吕玉瑶不懂事,在临行之前提醒她,这也是一番好意。她怎知道这番好意变成了“自作聪明”,以至后来又生许多事端。

吕玉瑶道:“多谢姐姐指点。姐姐际上那儿,何以就要在这里和我分手?我们同走不可以么?”

云中燕道:“我是怕连累了你。他们一定会到处寻找我的,你怎能和我同走?”

吕玉瑶道:“这我就不懂了,你不是公主么?为什么要怕他们?”还有一句不便查根究底的话是:“又为什么要帮忙我?”

云中燕道:“一时间说不明白的,以后你见着轰天雷,就会明白了。”

话犹未了,忽听得有健马奔驰的“得得”啼声,自远而近!

云中燕冷笑道:“他们倒是来得好快啊!”吕玉瑶道:“来的若是那姓秦的小子,我就和他拼了。”云中燕道:“不可鲁莽,来的不只一骑。嗯,一、二、三、四、共有四骑之多!”心里想道:“来人骑的都是口外骏马,莫非就是那四个金帐武士?”她是在蒙古草原长大的姑娘,听坐骑奔跑的蹄声,便能知道是那一种马匹。

吕玉瑶听懂了云中燕的意思,霍然一省,心里想道:“不错,来的不止一人,纵然有那姓秦的小子在内,我也是没有机会和他拼了。”心里暗暗惭愧自己的本领不济,没了主意,说道:“那怎么办?”

云中燕道:“你躲起来,不论发生何事,都不要露面,我来对付他们。”

她们藏身的地方不过是一座小山,云中燕估计来人必会上山搜索,不用一个时辰,就可以遍搜全山。要躲是躲避不了的。

心里想道:“来的若是乌蒙和卓合图他们,决计不敢和我难为。

我随机应变就是,大不了跟他们回去。”其实她是非常不愿意回转和林的,但为了不让吕玉瑶落在敌人手上,也就只能拚着牺牲自己了。

当下云中燕缓步出林,准备等待他们上山,便可阻止他门人林搜索,不料她还未走出林子,听那暴风急雨的蹄声,已是从山脚经过,去得远了。

云中燕大感意外,想道:“若然是乌蒙他们奉了国师之命来追寻我的,决不会这样粗心大意,看见路边有座树林,也不上来搜索,莫非是我猜错了。”

吕玉瑶走了出来,说道:“那些人走了,是么?”

云中燕苦笑道:“我拿不准他们是否来搜寻我的,只怕去了还会回来,咱们还是趁他们回来之前,赶快离开这里的好、我向正前方走去,你最好从另一个方向逃走。”

分手在即,吕五瑶倒是感到有点难舍,说道:“姐姐:你准备上那儿?”

云中燕苦笑道:“我自己也不知道,你莫管我,赶快走吧!”

吕玉瑶无奈,只好下山,走了一程,并没有发现追兵;松了口气,想道:“云中燕说得不错,我是暂时不好回家的了。”想起有个奶娘,住在一个穷山沟里,这个奶娘,娄家庄的人是决不会知道她的,我不如到她家里躲上十夫半月,还可以叫她帮我打听消息,说不定用不着我亲自回家,爹爹和凌大哥就已得知消息来找我了。她打的如意算盘,但可惜世事往往出人意料之外。

按下吕玉瑶暂且不表,且说云中燕与吕玉瑶分手之后,心头一片茫然,想道:“这位吕大小姐躲个十天半月,还可以回家见她爹爹,更有希望与她的心上人相会。我却是无家可归的了。”

又想:“我已经托时一现把那部兵书交还黑旋风,我的心愿是了却了。黑旋风料想是一定还要再找我的,可我已是不愿和他重见了。”要知她毕竟是蒙古公主的身份,蒙古人入侵中原乃是必行之事,亦即是说黑旋风将来必定是站在她的敌对方向,这次她把吴用那部兵法交还黑旋风,下了决心,不再回国,对她来说,这已经是作了最大牺牲,若是要她更进一步,与黑旋风完全站在一条路上,最少在目前来说,她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

云中燕心中苦笑:“天地虽大,阿处是我容身之地?也罢,既是无家可归,我就浪荡江湖,随遇而安吧。”

她向着那四骑马所走的方向一路行去,以为那四个骑士还要回来的,但却出乎她意料之外,一路上连骑马的人都没碰见。

云中燕漫无目的的一路前行,走到了风景幽美的地方或是名胜之处就停下来游玩,倒也返迹自在。如是者走了三天,忽听得急骤的马蹄声,隐隐看见前面的尘头,云中燕一听,立即就知道是那天从山下经过的那四骑骏马。

“他们还是回来了,不过三日之后方始回来,大概不会是冲着我而来的了。”好奇心起,倒想看看这四个是什么人,但那四骑马却拐一个弯向另外一条小路疾驰而去,她只见到了尘头,没有见到四个人的庐山真面。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云中燕走了一程,看到前面有个小镇,便到镇上投宿。

在一家客店的门前,忽见一个小厮正在把一匹白马牵入客店旁边附设的马厩,马厩的板门是打开的,一眼看去,里面正有着三匹同样毛色的白马。云中燕一看,就知是“口外”(张家口以外的产马区)名驹。

“莫非就是那四个人的坐骑,这小厮牵的最后一骑?)云中燕心想。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里面有个人吩咐那小厮道:“这四匹坐骑麻烦小哥多饲草料,洗刷干净,我们明天一早还要赶路。”

云中燕本来是要找客店投宿,当下便走进去,问掌柜道:“有上房吗?”她是个爱马的人,在走进这问客店,经过那马厩之时,不免多看了几眼。

客店主人正在和一个中年汉子说着活,见云中燕这样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前来投宿,不觉有点惊异。

这店主是个谨慎的人,心里想道:“这样年轻貌美的姑娘,无人作伴,只怕不是什么好路道。女强盗我固然招惹不起,即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识破姦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