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02回 怪侠黑旋风

作者:梁羽生

众人面面相觑,大家都惊魂未定,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半晌,连浩明长叹一声,说道:“连某有生以来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唉,连一个小丫头也斗不过,还说什么斗黑旋风?”

呼延豹与他交情最厚,给他敷上金刨葯,说道:“连大哥不要灰心,咱们有这许多人,怕什么强仇大敌?你打起精神,“大伙儿联手先擒了黑旋风,慢慢再找那臭丫头为你报仇!”

连浩明翻了翻白渗参的一双眼珠,突然眼泪掉了下来,黯然说道:“你,你说什么?唉,我,我竟是一点都听不见了!”

呼延豹这才想起他是给那少女削掉了两只耳朵的,如今已是变成了聋子了。

独狐雄拾起连浩明那支刚才给少女打落的判官笔,把呼延豹说话的意思在地上写出来。

连浩明心中冷笑,想道:“你们说的口响,刚才又怎么都是袖手旁观?”但处此境地,除了和众人联手之外,又有什么办法?只好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那个瞎了眼睛的大弟子指了指自己尚在滴出鲜血的眼窝,在师父面前,边做手势边说:“我看不见东西,却还怎能打架?”

连浩明看懂他的手势,不由的又是一声长叹,说道:“都是你这孽障害了我。好,你先回去吧。想那黑旋风若是自命好汉的话,大概也不会对你这个盲人再下毒手了。”

他邀来的两个助拳的朋友,连忙枪着说道:“山路崎岖,令徒怎能独自下山?让我送他回去吧。”“我决不是害怕黑旋风,不过还是救人要紧。祝诸位马到成功、小弟迟日再来聆听好音。”

玄经道人冷冷说道:“好,好。你们讨得这个差事倒是不错。”那两个人只当听不见,一人一边,扶着连浩明那瞎了眼睛的大弟子,慌里慌张的就走了。

他们站在山洼风口之处,一阵狂风挟着泥沙吹来,吹的众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忽地感到一股寒意。他们都是身有武功的人,当然不是怕冷,但这冷却不是因风而起,而是从心底发出来的。

独狐雄猛然一省,抬头一看,红日正在天中,忙即说道:“黑旋风只怕就要来了,这里地形不好,咱们回到原来的地方去。”

石元说道:“咱们先说好,倘若是黑旋风来了,他一出现,咱们就拼肩子都上,谁也不许退缩。”

呼延豹道:“这个还用石二庄主吩咐吗,咱们都是和黑旋风势不两立的人,当然是应该如此!”

话犹未了,蓦地听得一声长啸,宛似龙吟!

众人大吃一惊,抬头看时,只见在虎头岩的一个笔架形的石台上,高踞着一个人,正是面对他们,朗声说道:“各位来齐了么,我在此恭候了!”

这人约莫二十六、七岁年纪,生的面如冠玉,两手空空,身上似乎也没藏有兵器。

独狐雄沉声道:“你就是黑旋风么?”要知“黑旋风”纵横南北,做了不知多少大案,没人见过他的庐山真面,这些人谁也没有想到名震大江南北的“黑旋风”,竟是一个这样英俊少年。

那人哈哈一笑,说道:“我也不知我是不是黑旋风,听说这是江南的武林朋友送给一位怪侠的绰号,我自问比不上梁山泊当年的那位好汉黑旋风,不敢给自己脸上贴金。不过邀请各位到这虎头岩的倒是区区在下!”这么说,当然是黑旋风了。

按照刚才的商议,这班人应该立即一窝蜂攻上去的,但如今在知道对方确实是黑旋风之后,倒有好几个人不自觉的连连后退,大胆的也只是留在原地,不敢举步向前。

黑旋风这一突如其来的出现,委实是太令他们惊诧了!

他们这许多人,人人都够得上是个“眼观四面,耳听八方”的武学行家,但竟然谁也不知黑旋风几时来到,直到他出声狂啸,方才发现,当真说得是不用交手,黑旋风已是“先声夺人”!

独狐雄呼延豹二人是受了金国御林军统领之命,非把黑旋风“缉拿归案”不可的,惊定这之后,心里想道:“这人年纪轻轻,未必就有什么真才实学,说不定只是凭着他这手超卓的轻功吓唬人。”

心念未已,只听得黑旋风又在说道:“我和各位都结有或轻或重的梁子,今日约会,实是想和各位做一了断。不过因为各位的情形不同,我也不想一视同仁,须分皂白,是以文斗动口,武斗动拳,悉尊君意;独斗群殴,或是点到即止,或是生死不论,亦都可以各自明言!”

独狐雄和呼延豹打了一个眼色,一左一右,倏的就扑上去,喝道:“你是朝廷钦犯,废话少说,领死吧!”

黑旋风笑道:“好,那么你们两个是死生不论的了!”

就在他的大笑声中,石元悄悄的从茅草丛中钻出来,一把“夺命神砂”向他洒去!

原来石元老好巨滑,想趁黑旋风要在正面提防两个高手之际,突施偷击,希望一击成功!

黑旋风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独狐雄呼延豹两人,果然好像没有留意。

石元正自欢喜,忽见黑旋风把手一招,掌心如同有着吸力一般,“夺命神砂”本来是从四方八面向他洒来的,他这么轻轻的一招手,漫空洒来的毒砂竟然都落入他的手中。

黑旋风冷笑道:“区区毒砂,岂能奈我何哉!来而不往非礼也,原物奉还!”

话犹未了,只见他把手一扬,那把“夺命神砂”果然反洒回来。石元发的时候嫌其少,此时却嫌这把毒砂太多了。四面八方打来,要躲也躲不开了。

石元连忙运掌成风,想把毒砂荡开,但他的劈空掌力却比不过黑旋风,转眼间毒砂已经打到身上,石元只好闭上了眼睛。只觉脸上火辣辣的作痛,旁人已是看的分明,许多毒砂子嵌在他的面上,顿时间将他变成了个大麻子了!”

变了麻子不紧要,紧要的是“夺命神砂”乃是极为歹毒的暗器,沾上一点,就会在三日之内,全身溃烂而亡的。石元中了这么多夺命神砂,纵然自己有解葯,也是必须火速救治才行。而且也未必能够全愈,侥幸得回一条性命,只怕也是要残废的

石元把手一摸,脸上鲜血淋漓,越发觉得疼痛难堪,魂飞天外!嘶声叫道:“黑旋风,你好狠,你,你干脆把我杀了吧!”

话虽如此,他毕竟还是要顾住自己的一条性命的,就在嘶叫声中,也顾不得受荆棘所伤,尖利的石笋所刺了,和衣就滚下去,只盼能躲得远远的,避开了黑旋风,才好用解葯敷伤。

黑旋风哈哈一笑,说道:“我还不想杀你呢,你怕什么?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岂有他哉?”

石元已经滚下山坡,黑旋风又再提高声音说道:“我不想杀际,不过却想借你的口回去传话。你听着了!回去告诉你的大哥,必须约束子弟,并从此革面洗心。若然还再胡作非为,石家庄的人除非不在外面走,否则我见一个杀一个!决不轻饶!”

独狐雄呼延豹本来正在向黑旋风扑去的,突然看见石元害人不成反害自己,伤的如此之惨,不由得都是大吃一惊,顿然间好像着了定身法似的,呆住了!

他们不扑过去,黑旋风却跳了下来,哈哈一笑,说道:“该论到你们了,你们是奉了金虏之命来拿我的,是不是?好,我自己投案来啦!有本领的你就将我捉去吧!”

独狐雄毕竟是一等一的高手,虽惊不乱,趁着黑旋风脚未沾地,立即便是一掌向他打去!呼延豹一呆之后,也是立即跟着动手,挥动钢鞭,打他尚未沾地的双足。

黑旋风在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俯冲而下,踢开了呼延豹的钢鞭,“蓬”的一声,与独狐雄交了一掌。

独狐雄掌心如触寒冰,大惊之下,急退三步,连忙叫道:“大伙儿并肩子上呀!”

杨大熊这傻小子道:“对,打虎容易纵虎难,趁着人多,拼不过他也要一拼,否则咱们各自走散之后,只怕就要一个个给老虎吞了!”众人之中,他的本领最弱,倒是他第一个向前。

黑龙禅师提起碗口粗禅杖跟着上去,叫道:“江湖上义气为先,谁人畏缩不前就是兔子!”

他口中说的响,其实心里还是害怕的。不过一来他见独狐雄与黑旋风拼了一掌,似乎并未受伤,放心了些。独狐雄是关外顶儿尖儿的高手,黑龙禅师早想巴结他了,心想:“此时若不尽力,如何巴结的上?独狐雄有雷神掌的功夫,加上一个大内高手呼延豹这两个人大概也可以对付得了黑旋风了,何况还有孟青河、胡轩等许多高手在后头呢!二来他也打走了主意,只是虚张声势,见机而为,若然可操胜算,那就真打;若是眼见情势不妙,那就只是在旁边摇旗呐喊一阵,拿前面的杨大熊当作盾牌,趁机会开溜了。

胡轩见师侄已经第一个上去,他身为师叔,自是不能不硬着头皮跟上。玄经道人慢条斯理的缓步而上,胡轩回头叫道:“喂,玄经道长,你打的是什么主意?”玄经道人淡淡说道:“你急什么?好戏还在后头呢!谁是英雄,谁是狗熊,等会儿便知,何须你来催!”

孟青河也抱着见机而作的主意,不过他的“见机而作”却与黑龙禅师不同,他倒是有七八分想与黑旋风和解的。

就在这瞬息之间,众人尚衣你推我让,未曾合围之际,形势又已有了变化。

只听得黑旋风哈哈一笑,说道:“独狐雄;你的雷神掌练的不错,可惜火候还差了这么老大一截!”

话犹未了,只见独狐雄大吼一声,倒跃三丈开外,口喷鲜血,原来他已着了黑旋风的一掌,伤了七经八脉。

黑旋风冷冷说道:“一掌打不死你,算他侥幸,你去吧!下次可别让我碰见你!”独狐雄如奉纶音,和刚才的那个石二庄主一样,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把头一抱,就和身滚下山坡去了!呼延豹可没他这么好运道,给黑旋风擘手夺过钢鞭,大喝一声,捉小鸡一样的将他提了起来,一个旋风急舞,便抛出去。呼延豹爬了起来,只觉肩头如受刀割,原来他的琵琶骨已给黑旋风用重手法捏碎了!

琵琶骨给人捏碎,不但身体残废,武功也都废了。呼延豹析了一珠树枝,当作拐杖,一步一拐的下山,黑旋风冷冷说道:“这就是鹰爪的下场,你们看见了没有?”却也不去追他。

黑龙禅师躲在杨大熊背后,叫道:“并肩子上呀!”口中叫嚷,脚步已在斜移,只要情势稍有不妙,就找机会溜走。

杨大熊看见呼延豹给废了武功,不由得心惊胆战,但还是握紧拳头,一招“黑虎偷心”猛打下去,叫道:“打不过你也要打,我可不能给人叫我狗熊!”

这一招“黑虎偷心”连黑旋风的衣角也没沾着。杨大熊打了个空,只觉身子一轻,已是给黑旋风踢个正着!登时便似腾云驾雾一般,抛出了数丈开外。

杨大熊身子腾空,吓得魂飞天外,下面是尖利的石笋,只道这一摔撞在石上,非得脑浆涂地不可。不料却似给人轻轻提起,却又轻轻放下一般,双脚落地,刚好踏在石笋旁边的一块平台上,毫发无伤。

黑旋风哈哈一笑,说道:“你已经打过了,不算是狗熊啦。去吧!”笑声中一抓向黑龙惮师抓去。

黑龙禅师失了“盾牌”,硬起头皮舞动碗口粗大的禅杖防身。

黑旋风冷笑道:“你这野和尚也敢跑进关内闹事!”轻轻一拨,使出“四两拨千斤”的巧劲,把杖头一带,黑龙禅师已是立足不稳,跌了一个仰八叉,那根碗口般粗大的禅杖亦已给他夺去。黑旋风提起禅杖,说道:“佛门弟子的禅杖是用来护法的,你这厮不守清规,为非作歹,要这禅杖何用?”话声未了,那根禅杖已是从他手中飞出来,只听得一声巨响,震耳慾聋,那根禅杖已是插在对面山峰的峭壁上,丈多长的禅杖只露出短短一截,兀自颤动不休,火星迸飞,石屑纷飞如雨。

黑龙禅师吓得魂飞魄散,颤声说道:“我并不是想来和你老人家作对的,石元一定要迫我来,我、我是无可奈何陪伴他来。你老人家刚才想必瞧见,我、我可并没有抢着出手。”

黑旋风道:“休要啰嗦,你成心和我作对也好,不是成心和我作对也好,只要你以后真正皈依佛门,恪遵戒律,也就是啦。你去吧。我可还有事呢,谁听你的废话!”

胡轩看见黑旋风到了他的面前,心头大震,硬着头皮叫道:“黑旋风,别人怕你,我、我……”他明知躲不过了,是以想用说话激孟青河等人快来帮忙。口说不怕,说出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怪侠黑旋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