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20回 四大金刚

作者:梁羽生

要知这件事情乃是发生在十年之前,罗浩威和王鹏运都没有加入青龙帮。有一天帮主龙沧波邀请杨守义与白坚武到他家里喝酒,本来帮主请部下喝酒事属寻常,但这一次却有点特别。

白坚武是个肯用心思的人,他曾注意到帮主近来好象是在担着什么心事,在高兴的场合也总是默默寡言,平日的豪情胜概不知那里去了。这样的情形差不多有一个月,龙沧波喜欢喝酒,平时每隔三五天都要请一次客的。但这次请他们到家里喝酒,却是这一个月来的第一次,到了他的家里,才知道客人就只他们两个和往日的“座上客常满,杯酒中不空”的情景亦是不大相同。

酒酣耳熟,龙沧波恢复了往日的豪情,白坚武趁他高兴,便问道:“帮主可是有什么喜庆之事么?”

龙沧波满满喝了一杯,笑道:“不错,这个月来,我在担忧着一件事,如今我的心情已经了却,那是比任何喜庆的事更值得我太高兴了。”

杨守义问道:“不知是什么事情,帮主可以让我们知道么?”

龙沧波笑道:“他们是我最亲信的兄弟,我请你们来陪我喝酒,就正是因为我高兴了,要找两个可以把这信件秘密告诉他的人来和我一同高兴。杨老弟,你还记的耿大侠么?这件事情就是关于他的。”

杨守义道:“那年耿大侠渡江前夕,多蒙帮主带引我进谒他,我怎会不记得?耿大侠渡江之后,已有十年没消息了。是不是帮主得到了他的消息啦?”

原来江南大侠耿照本是北方一支义军的首领,后来他带领这支义军渡过长江,接受南宋朝廷的改编,成为南宋一支战斗力最强的军队,号称“飞虎军”,后来在历次抗金的战争中立了不少大功。耿照也就成了“飞虎军”的总兵,从此留在江南了。

(“飞虎军”的故事,事详抽著《狂侠&;天骄&;魔女》)龙沧波本来是耿照的部将,耿照带领“飞虎军”渡江之时,想到应该留下一个得力的人在敌后工作,一方面可以继续组织义军抗金,一方面可以安顿那些因有家累,不能随他渡江的兄弟,他挑中的这个人选就是龙沧波了。

龙沧波不负耿照所托,但因“飞虎军”南渡之时,敌人的压力加强,有一个时期形势甚为不利,若是公开组织义军。只怕还未打起旗号,金国的“官军”就要大举来“袭匪”了。是以龙沧波为了避免敌人的注目,才用了“换汤不换葯”的手法,创立了青龙帮的。

杨守义和龙沧波是青龙帮创立之前早就相识的朋友,他也是第一个加入青龙帮的人。“老二”白坚武则是在一年之后方始加入的,是以杨守义见过耿照,他却没有见过。

此时杨守义听说有了耿照的消息,不禁大为欢喜,连忙询问。

龙沧波笑道:“不是耿大侠本人的消息,是咱们的小主公的消息。”

杨守义怔了一怔,说道:“耿大侠那个孩子找到了吗?”恐怕白坚武不明白,随即向他解释道:“耿大侠当年渡江之时,他的夫人正怀着孕,没有同去。后来听说生了一个男孩,现在恐怕也有十四五岁了。但一直没有找着。”

龙沧波道:“耿夫人生产之后,也到江南去了。因为不便携带孩子,将他寄养在一个亲戚家里。一月之前。我方才得到确实的消息。”

杨守义道:“那么帮主就该把孩子接回来,传授他的武功啊!”

龙沧波笑道:“不用咱们费神了。虎威镖局的孟总镖头已经护送他前往江南啦,听说盂霆还邀了他的二位好朋友,以绵掌功夫驰誉武林的吕东岩和他一同护送。”

白坚武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帮主这个一月来担心的就是这件事情。”

龙沧波道:“在未得到他们平安的消息之前,我总是放心不下。只怕有人知道这孩子的来历,会在中途截劫。还好,他们虽然在路上出了一次事,听说吕东岩还受了点伤,但盂霆总算是把这孩子平安无事的带到江南,交给他的父亲了。”

杨守义道:“中途截劫他们的人是谁?”

龙沧波道:“是一个武功奇高的陌生人。孟霆从那人的鹰爪手功夫,猜疑他是黑鹰年震山。”当时年震山在江湖上刚刚窜起,名头还没有现在之大。是以,以见多识广著称的孟霆,也不过是只知道他的名字而已。

杨守义道:“听说黑鹰是江湖上的独脚大盗,难道他也投靠了金虏么?”

龙沧波道:“孟霆也只是如此猜疑而已,未敢断定,你们不要随便说出去。”

杨守义道:“吕东岩见义勇为,咱们是不是该去向他道谢?”

杨守义是因为孟霆是他们青龙帮的好朋友,吕东岩却不是,故此有此一言。

龙沧波连忙摇手道:“千万不可。这孩子的来历,听说孟霆也还没有告诉他的。吕东岩是个有家有业,不敢和咱们这号人物来往的。他若是知道这孩子的来历,他就更不愿意张扬开去了。”

杨守义、白坚武记着帮主的吩咐,十年来从没有和第三个人提过此事。

罗浩威王鹏运二人是在青龙帮成立之后将近十年方始加入的,由于他们年纪太轻,资历又浅,其中许多机密事情他们都没与闻。就如这次他们奉命迎接耿电,也是在出发之后,才由杨守义把帮主的命令转告他们的。

是以当罗浩威突然向年震山质问之际,白坚武不由得大为诧异了,心里暗自想道:“奇怪,老三怎的会知道这桩事情呢?我没有告诉他,杨大哥为人稳重,对帮主的吩咐是决不会违背的,更不可能是杨大哥告诉他了。十年前他不过是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年纪比耿公子还轻。当然更不会和耿大侠这一辈的朋友相识。这桩事情他是从何得知?”

心念未已,那黑鹰年震山,已是傲然他说道:“是又怎样?”

罗浩威冷冷说道:“我们不和你算帐已经好了,际还要向我们打听耿公子的消息!嘿,嘿,这不是异想天开吗?莫说我们不知道,纵然是知道又岂能告诉你?难道我们要让你再次去害耿公子吗?”

黑鹰年震山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黄口小儿,胆敢在我面前放肆!哼,哼,你不说我也有办法叫你开口,且叫你尝尝我的厉害,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异想天开了!”

罗浩威道:“什么手段,倒要领教!”话犹未了,杨守义叫道:“三弟小心!”说时迟,那时快,黑鹰年震山已是飞身跃起,一抓就向他的琵琶骨抓下来!

这一抓疾如闪电,饶是杨白二人就在他的身旁,也是来不及给他解救。

只听得“嗤”的一声,罗浩威的衣裳给撕了一幅。但在这霎那之间,罗浩威亦已是出刀反击,一日气劈了八刀。

这八刀也是快得出奇,刀刀劈向年震山的要害。在旁人看来罗浩威的琵琶骨差点几就要给年震山抓碎,自是狼狈之极。但在年震山自己,却是不能不大大吃惊。原来他以为罗浩威年纪轻轻,决计逃不过他这一抓,他是打算抓着了罗浩威之后,用酷刑迫他的口供的。不料却只是抓破他的衣裳,连他的琶琶骨都没碰着。而且对方还能反攻八刀!若不是黑鹰年震山的身手矫捷,还几乎给他祈着。他躲这八刀,可说已是尽了他平生所学,旁人以为他将罗浩威耍弄,他自己可是毫不轻松!

双方兔起鹃落,杨守义喝道:“以大欺小,算什么好汉?”铁掌夹风,立即就向年震山劈去。白坚武跟着也拔剑出鞘,上前助攻。大家动手,心思却有所不同。杨守义是专心一意,攻敌之所必救;白坚武却是心有杂念,想到了旁的事情去。

白坚武心里想道:“老三的本领何以突然精进如斯,难道他以前对我们也是未曾“露底”的么?当真这样,那他可也是太工心计了。”

一方面是由于有此猜疑,一方面也是因为黑鹰年震山的武功委实太强,是以白坚武的打法就以自保为主,存心看看罗浩威还有多少他未曾见过的功夫。

年震山端的不愧有“黑鹰”之称,撕、扑、抓、拿,凶猛之极,矫捷异猛。杨守义的铁砂掌有二十年以上的功夫,碰上他的擒拿手亦是相形见拙,铁砂掌利于猛攻,但一近对方,年震山的擒拿手就抓向他的关节要害,以至杨守义的攻势反而给他抢过去。但杨守义还是奋不顾身,两个把弟一有失招的危险,他便立即扑上去与年震山硬挤,年震山对他倒也不能不有几分顾忌。

老四王鹏运见三位兄长战黑鹰不下,随即也加入战圈。他使的是一对判官笔,虽然功力较弱,双笔点四脉的功夫却也是武林罕见的上乘笔法,使得甚为精妙。

年震山以一敌三,稍占上风,以一敌四,可就有点儿左支右拙了。

云中燕袖手旁观,看了数十招,想道:“四大金刚之中。倒是以老三的快刀最为高明。老大的铁砂掌也很不弱。老二的剑法似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却是未免有点怯战了,老四则是初生之犊,不过他的笔法倒也是颇有独到之处。”又再想道:“看来黑鹰斗这四大金刚,至多可以勉强抵敌而已,要取胜是决计不能的了。我倒是无须出手啦。不过他还有一个徒弟,这小子为何不上去帮忙师父?”

心念未已,便听得那面黄肌瘦的少年说道:“师父,使判官笔的这小个子我很想与他琢磨琢磨,你老人家可不可以让给我?”

原来年震山一向极为自大,他和敌人交上了手,敝徒弟未得到他的吩咐,是不敢上去助拳的。

年震山道:“也好。这小子的点穴笔法和咱们的擒拿手法颇有相通之处,你就拿他练练招吧。”

说话之际,猛的欺身进扑,一指弹向白坚武的太阳穴。白坚武大吃一惊,慌忙一招“举火撩天”,剑锋上削,只听得“铮”的一声,年震山没点着他的太阳穴,却把他的长剑弹开了!

说时迟,那时快,年震山打开了一个缺口,他的徒弟高登禹便扑进来和王鹏运交上了手。年震山掌劈指戳,堵住杨守义,迫退白坚武,又立即还击罗浩威,不让他们过去,把“四大金刚”分作了两边了。

王鹏运双笔一分,左点“期门”,右点“气海”,这两处穴道都是人身死穴。高登禹冷冷道:“好小子,真有你的,手段倒是相当狠辣呢!”口中说话,手底的擒拿法已是猛地展开,十指如钧,两根中指比其他指头伸长少许,从整体的掌法看来,是鹰爪猛扑之势,单从两根中指的指法看来,却又似是饥鹰的利嘴啄下一般。所“啄”之处,也正是王鹏运的“期门穴”和“气海穴”。

云中燕心道:“怪不得黑鹰说他们的擒拿手法和判官笔的点穴法颇有相通之处,原来这一“啄指”既可以用来分筋错骨,也可以当作判官笔的笔尖。”

高登离从小喜欢练武,除了练武之外,就没有别的嗜好了。

故此年纪虽然不大,已是尽得乃师的衣钵真传。那次他们师徒大闹吕家庄,吕东岩的门下弟子尽都给他打败,当日倘若没有轰天雷挺身而出,吕东岩真不知道如何才能落场(因为以他的辈份决不能和高登禹过招),恐怕只能向黑鹰”认输了。后来他虽然败在轰天雷的手下,但轰天雷的神力,他也能抵挡十招八招。只从这件事情看来就可以想象他的武功造诣了。

王鹏云比高登禹还小一岁,他年纪轻轻,能够列为青龙帮的“四大金刚”之内,武功当然是非同泛泛。但他吃亏在从未见过高登禹这种打法,一交手就给高登禹着着抢先,虽未至于毫无还手之力,也只是只有招架之功了。十招中攻那么一两招,不过是用来辅助防守而已。

年震山那边又恢复了以一敌三的局面,越打越是激烈,不过还是年震山梢占上风。

白坚武力图自保,不料年震山就偏偏向他猛攻。剧战中年震山猛地一声大喝,左拳一个“冲天炮”,上击白坚武的下巴;右掌则拍向他的耳门,这二拳一掌有个名堂,叫做“钟鼓齐鸣”,只要给他打着一处,就得重伤,正是他平生得意的杀手!

杨罗二人岂能容他施展杀手?罗浩威的刀来得快,刀光如电,唰的就向他琵琶骨斩下去,这一招并没有替白坚武化解,但却是攻敌之所必救。杨守义也不慢,迅即横身插进当中,一掌向年震山的胸口劈下!

年震山老谋深算,早就把他们二人将同时扑上以图救友的各种打法估计在内,他之所以向白坚武施展杀手,其实正是声东击西之计。不过,他们二人居然使用这样拼命的凶险打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四大金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