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21回 分道扬镖

作者:梁羽生

“四大金刚”那里知道,如果他们迳自跑到吕东岩家里,倒是可以见到耿电,如今绕这么一个圈子,到山沟里找吕东岩的女儿,却是和耿电失之交臂了。

且说吕东岩在娄家庄脱险之后,便和凌洁、秦虎啸、时一现三位老英雄与及轰天雷、黑旋风、耿电三个少年好汉,连夜赶回家里,就可以见着女儿。

吕夫人看见丈夫带领这许多客人回来,其中还有轰天雷在内,不禁又惊又喜,又是满腹疑团,一面接待客人,一面问丈夫道:“你们是在那里遇上的?这几位贵客是——”

吕东岩道:“说来话长,我先给你们介绍,这两位就是我常常和你说起的凌大哥和秦大哥了。这位是名震江湖的天下第一神偷时一现!”跟着依次给他介绍黑旋风与耿电二人。

耿电笑道:“我和伯母已经见过了。我记得有一位丘大哥不知是否还在府上?”

吕夫人道:“不错,你说的是我内侄,他名叫大成,昨天回家去了,明天还会来的。”

凌浩特别向吕夫人再行一礼,说道:“小儿在贵府,多蒙贤嫂照料,愚父子感激不尽。”

吕夫人甚是尴尬,勉强笑道:“那里,那里,我还怕令郎怪我招待不周,所以才要走呢。好在你们现在回来,我这才放了心。”

她装作十分高兴,心里其实是在暗暗埋怨丈夫:“这些人都是不见容于官府的江湖人物,和任何一个来往,只怕都有祸秧。你却把他们一起带回来!”

知妻莫若夫,吕东岩生怕妻子露出不满的心情,说道:“我这次出门遭了一点意外,若不是凌、秦两位大哥救护,我只怕己是埋骨他乡,不可回来见你了。”

吕夫人道:“对了,听说你是在凌大哥家里养伤,是什么人伤了你的?现在痊愈了吗?”

吕东岩道:“早已好了。伤我的人,现在还未知道是谁。这件事情,慢慢我再告诉你。”说到此处,忽地觉得有点奇怪,接着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在凌大哥家里养伤,是谁告诉你的?”

吕夫人望望秦虎啸一眼,说道:“这个,这个……”一时之间,不知好不好当众来说,原来她以为女儿是和秦龙飞私奔的。

凌浩笑道:“这些不大紧要的事情,慢慢再说吧。你也应该间问令媛了。”

吕东岩其实也是早就想问女儿的了。只因客人刚到,和他妻子相见,不能不有一些客套。听了凌浩的话,笑道:“多谢贤父子对小女关心,未知究竟,只怕铁威贤侄比我还要心焦呢。”说罢,回过头来,便即向妻子问道:“咱们的瑶儿回来了没有?”

吕夫人道:“际已经知道了么?”

吕东岩道:“你是指瑶儿离家之事、不错,我知道她曾经到过娄家庄,我以为她回到了家里了。”

吕夫人道:“你还知道什么?”

吕东岩怔了一‘证,不觉有点奇怪,问道:“还有什么?”

吕夫人忽地向秦虎啸检任二礼,说道:“秦老英雄,请恕冒昧,我想请问,你是否有位令郎,名叫龙飞?”

秦虎啸大吃一惊,心道:“莫非那不肖的畜生来过这里?”说道:“不错,小儿正是名叫龙飞,贤嫂是如何知道的?”

果然便听得吕夫人说道:“令郎前天到过这里,他说,他说

秦虎啸忙问:“他说什么?”

吕夫人道:“他说是奉了父亲之命,来给我们报讯的。是以我才知道瑶儿的爹爹是在你们那里养伤。”

秦虎啸大为着恼,说道:“这畜生竟然敢来撒谎!”

吕夫人佯作吃惊,说道:“令郎不是你叫他来的么?”

时一现劝道:“秦大哥不要动气,他来报讯,也是一片好心。”

吕东岩忽地省起,说道,“时大哥,你说小女给人救走,那个人敢情就是龙飞?”

时一现道:“我当时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不过依理推测,他们两个既是同往娄家庄,吕姑娘失慎被擒,飞侄当然是要救她的。”他怕秦虎啸火爆的脾气,心想:“若是给他知道真情,他不把儿子打死才怪。”是以只好善为说辞,替秦龙飞说说好话。秦龙飞那晚在暗室中企图非礼吕玉瑶的事,他可是半点口风也不敢露。

凌洁忠厚老实,凡事总是往好的方面设想,听了时一现之言,连连说道:“不错,不错。情形一定如此,飞侄大概不知从何处得知小儿陷落在娄家庄,故此他才来找吕姑娘作帮手的。秦大哥,纵然他是偶而说谎,你也不可太怪责他了。”

秦虎啸可不敢这样相信自己的儿子,他冷眼旁观,忽见吕夫人的面上似乎现出鄙夷的神色,再想起她刚才对自己凝视的奇怪目光,心里就更不禁生疑了。

“这小奴才分明知道吕东岩就快伤好要回家的,为什么还远巴巴的跑来报讯?那青袍客既然强迫他做徒弟,何以又肯轻易的放走他呢?”秦虎啸不禁满腹疑团,隐隐感到有些什么不对了。

吕东岩也在想道:“助瑶儿脱险的那个人倘若真是秦龙飞,即使他们不知道娄家庄昨晚发生的事情,瑶儿也应该与他回家才是。”

由于尚未得知他们的下落,这晚的接风酒大家也吃得有点不大开心,失了预期的欢乐了。

酒阑席散,安顿了客人之后,吕东岩夫妻回到卧房,吕东岩道:“你好象有些什么事情还没有讲出来,是不是?”

吕夫人道:“不错,当着你的那些朋友,我怎便说?”

吕东岩老于人情世故,心里已经情着几分,说道:“那你现在说吧。”

吕夫人道:“你觉得秦龙飞这个人怎么样?”

吕东岩道:“武功人品似乎比不上凌铁威。”

吕夫人道:“不过,他可长得比凌铁威英俊得多呢,一张嘴巴又会说话。”

吕东岩心头“卡通”一跳,说道:“是不是咱们的瑶儿上了他的当了?”

吕夫人道:“家丑不可外扬,客人面前我不便说,瑶儿和这小子是私奔的。”

吕东岩大吃一惊,说道:“他不是光明正大的邀请瑶儿作帮手的吗?”

吕夫人道:“本来是说好了,由瑶儿和大成跟着这小子去接你的,那知当天晚上,他们两人就悄悄溜走,瑶儿连一张字条都没有留给我。”

吕东岩强自宽解,说道:“或许是瑶儿怕你阻拦,才和他偷偷去娄家庄的吧,瑶儿喜欢铁威,我是知道的;秦龙飞是他师弟,急于救他,也是理所当然,可不能把他们想得太坏。”

吕夫人冷笑道:“你以为秦龙飞和凌铁威亲如兄弟的吗?你知不知道这小子一到咱们家里,就大说他师兄的坏话!”

吕东岩大为诧异道,“他说了些什么?”

吕夫人道:“他说凌铁威受了一个蒙古公主的诱惑,已经投降了蒙古,要跟那位公主到和林去做驸马啦!”

吕东岩道:“那来的什么蒙古公主?”

吕夫人道:“就是近年来在江湖上兴风作浪的那个绰号云中燕的妖女,前些时候,听说还在娄家庄的。”

吕东岩哈哈一笑,说道:人那有此事?我在——”吕夫人连忙轻轻一嘘,说道:“小声点儿,别给客人听见了!”

他们夫妇那里知道,在这间卧房的屋顶上,正伏着一个天下第一神偷时一现。时一现一来是因为对秦龙飞之事颇感不安,想要知道秦龙飞在吕夫人面前还说过什么谎话;二来也是因为感觉到吕夫人的神色有点不对,故此特来偷听。

吕东岩小声说道:“那有此事?我在娄家庄也曾见过这个云中燕呢。”

吕夫人道:“我当然知道这是假的,否则凌铁威怎能和你一起回来?我说给你听,只是要让你知道姓秦这小子捏造谎言,假传消息,骗咱们的女儿!”其实“捏造谎言,假传消息的还有一个她的侄儿丘大成,她可就没有说了。

吕东岩又惊又怒,说道:“这小子竟敢打咱们女儿的坏主意?我在凌大哥和他爹爹的面前也曾谈过铁威和瑶儿的婚事的,这小子又不是不知道!”

吕夫人冷笑道:“这小子一来,我就知道他不怀好意。那对色迷迷的眼睛,老是盯着瑶儿,怎能瞒得过我?所以我才叫大成跟他们一齐去接你,不料他们半夜就偷走了。”

吕东岩心烦意乱,说道:“这怎么办,秦虎啸于我有救命之恩,若是他的儿子做出对不起咱们的事情,我可不能拿他怎样。”

吕夫人道:“那么咱们女儿的亏是吃定的了?”

吕东岩道:“瑶儿虽然不知人心险恶,却也是个颇知自爱的女子,大概不至于就和那小子做出什么坏事来的。”这话其实也不过自我安慰而已。

吕夫人冷冷说道:“但愿如此。其实你想把瑶儿配给凌铁威,我已经是不赞同的了。如今又出现这桩事情,咱们的女儿,就更不能嫁给凌家啦。你想想看,他们秦、凌两家是世交友好,瑶儿嫁过去和姓秦这小子是朝夕见面的,好意思么?”

吕东岩经过不知多多少少的大风浪,却从来没有碰到这样一件令人尴尬的事情,不由得心中焦躁,说道:“如今最要紧的是先把瑶儿找回来,婚事以后再说!”

吕夫人道:“这事可是不能张扬开去的、明天把大成唤来,叫他帮忙咱们打探,好么?”吕东岩没了主意,漫声应道:“也好。”他可不知道,他没主意,他的夫人可是有了“主意。”

吕夫人又道:“你和这班客人回来,有没有外人知道?”

吕东岩恼道:“娄家庄的人都知道的,怎么样?”

吕夫人道:“娄人俊是金盆洗手的大盗,他说的话,官府未必相信。你最好设法把这班客人送走,将来查究起来,咱们还可以抵赖!”

吕东岩怒道:“我这条性命都是他们救的,这话我岂能说得出口?”

吕夫人冷冷笑道:“你有家有业,有妻有女,你拚着自己不顾,与朋友讲义气,难道你的家业妻女你都不顾了?”

吕东岩心里想道:“女儿都已走了,你要顾的只是自己。”可他又不敢和妻子吵架,吵起架来,难免就要给客人听见。

吕夫人又道:“咱们好不容易才积聚了这点家业,你也曾说过,江湖险恶,你早已不愿意在外头跑了,只有送走这班客人,咱们后半世才有安逸的日子过。”

吕东岩道:“你别再说了好不好,你也得让我仔细想想!”心里想道:“唉,怎的她越来越是不明道理了,安乐的日子谁不想过,但对不起朋友的事情做了出来,我吕东岩还有脸皮见人吗?”

时一现伏在屋顶偷听,听到这里,想到:“果然给我料中,他的妻子不欢迎我们这班不速之客。这也难怪,‘钦犯’二字,妇道人家,那有不害怕的?为朋友着想,我们也不该连累他。”又想:“龙飞的事情,还是暂时瞒着秦大哥和凌大哥吧。”

第二天一早,秦虎啸忽地带头来向吕东岩辞行。吕东岩大吃一惊,心道,“难道昨晚瑶几的娘说的话他们已经知道了?”连忙极力挽留。

秦虎啸悄声说道:“风贤侄得了一部兵法,我们要帮忙他尽快送给义军领袖。所以深思熟虑之后,我们觉得还是早些走的好,反正你这里我们还是可以再来的。”原来秦虎啸他们的确是因为听了时一现的劝告才决意离开的,他找这个借口,乃是避免令得吕东岩难堪。

不过这个借口合情合理,吕东岩已经知道那部兵法之事,是以心中虽然还是思疑不定,也就不勉强留了。不过还是说道:“铁威贤侄让他留下吧。他的伤也还需要调治呢,”

凌浩说道:“多谢吕大哥好意,小儿的伤我已验过,并不碍事。他的师父回去让他帮忙结束武馆,他师弟的下落也得他帮忙寻找。”

吕东岩见凌浩的态度比昨天冷淡许多,心里好生难过,但转念一想,自己既没决心把女儿嫁给轰天雷,妻子又是最巴不得他早走的,那也就不如让他走吧。

吕东岩前门送走客人,丘大成后门就进来了。

吕夫人把侄儿唤进内室,悄悄和他说道:“你的表妹已经有消息了。”丘大成大喜道:“什么消息?”吕夫人道:“原来她们是去了娄家庄。”丘大成又惊又妒,说道:“表妹这样胆大,居然敢跑去救凌铁威这小子!唉,娄人俊武功非比寻常,表妹是不是失陷在娄家庄了?”

吕夫人道:“这倒没有。听说他们是已经逃出来了,你看见姑丈送走的那班客人么?其中就有凌铁威的爹爹和姓秦那小子的爹爹在内。”当下将秦、凌等人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分道扬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