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22回 夫妻反目

作者:梁羽生

官兵队里,忽地走出两个便装汉子,一老一少。那老者走了出来,便即打个哈哈说道:“这小姑娘是我的世侄女,请官长看在我的份上,让我带回去交给她的父亲舍教。”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娄家庄的庄主娄人俊。

那军官笑道:“不看僧面看佛面,吕东岩既然是娄庄主的好朋友,这个面子,我怎能不给你老人家?”大刀一摆,退开两步,说道:“娄庄主‘保释’,你给娄庄主道谢,跟他去吧。”

吕玉瑶怒道:“娄人俊,你这个笑面虎,害我一次不成又要再来害我?我宁可死在你的手上,决不领你的情。我死了爹爹自会给我报仇。”

娄人俊道:“哎哟,你怎能说这样的话,这可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吕玉瑶冷笑道:“你才是一条不露牙齿,时刻都想咬人的恶狗。”

这军官道:“这不识好歹的野丫头,居然敢冲撞你老人家,我就让给你老人家料理她吧。”

娄人俊说了个“好”字,和那少年走上前来,说道:“贤侄女,想必你还在为着那天晚上的事情,心里在怪我吧。嘿、嘿,这可怪不得我,秦龙飞这小子是和你一同来的,我怎知道你的好同伴竟是人面兽心。不过,虽然如此,说来我也多少有点保护不周之罪,所以我特地和小儿来接你回去,免得你的爹爹不放心。”

他一面说话,一面缓步前行,到了吕玉瑶的面前了。吕玉瑶一声不响,突然一剑猛刺过去,斥道:“秦龙飞不是好东西,你更不是好东西!还想要我上当,万万不能。”娄人俊中指一弹,“铮”的一声,弹开吕玉瑶的青钢剑,仍是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个哈哈说道:“你不识好歹,我可不能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你一定要打,我叫小儿奉陪。嘿、嘿,你们两人还未见过面,不打不相识,你们就印证印证武功吧。”

原来这总兵官得到了丘大成的通风报讯之后,恐怕秦龙飞是梁山泊好汉之后,武功定然了得,是以就近请来了娄家父子帮忙。娄又俊的儿子名叫娄英豪,那天晚上,他刚好外出去了,是以吕玉瑶未曾见过。

娄英豪嘻嘻一笑,说道:“吕家妹子,我来领教高招,请贤妹手下留情。”

吕玉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斥道:“不要脸,谁是你的贤妹。我剑下决不留情!”唰唰唰立即便是连环三剑!

娄英豪道:“唉,你不留情,愚兄只好拼着受你一剑了。”口中说话,突然施展空手入白刃的功夫,便来抢吕玉瑶的剑。

说话之际,身形侧闪,双指逞点吕玉瑶面上双眼。娄人俊假意说道:“和世妹过招,不可用这样狠辣的手法!”娄英豪笑道:“爹爹放心,我是和吕家妹子戏耍来着,怎舍得真的伤她?”

吕玉瑶焉能相信他的话,在他那一招“二龙抢珠”,双指点来之际,早已霍的一个“凤点头”避招还招,青钢剑剑随身转,一招“倒挂珠帘”,反削娄英豪膝盖,喝道:“好,你就来戏耍吧!”

她这一招反击,避得快,攻得急,招数是使得十分狠辣了,叵由于从退守转为进攻,力求快捷,下盘就不免有点虚浮。娄英豪一个“大弯腰,斜插柳”,让她的剑锋贴腰削了过去,一掌就向她的手腕斩下。幸而吕玉瑶身法轻灵,连忙一矮身躯,剑尖上指,身子滴溜溜的转过一边。但饶是她应变得宜,小臂亦给对方的指尖拂过,感到一阵酸麻。

娄英豪缩手回身,吕玉瑶这一招“举火燎天”刺了个空。

娄英豪笑道:“吕姑娘,你的剑招当真很辣啊!咱们印证武功耍耍,你可别要当真拼命、

官兵见娄英豪把吕玉瑶“耍”得团团乱转,就象看把戏似的轰笑起来。那总兵官赞道:“娄世兄好俊的身手!”

吕玉瑶沉着了气,挥剑防御,守中带攻,可是娄英豪的功夫比她老练得多,擒拿手法使得十分纯熟,数十招一过,吕玉瑶越来越处下风。

吕玉瑶见他嘻皮笑脸的着着进迫,心中极之气恼,想道:

“我决不能为这小子所辱!”当下一咬牙根,便待使出一招两败俱伤的剑法,心中打算,倘若这招杀手还是伤不了敌人,那就宁可自尽。

吕王瑶只道自己的功夫和对方差得太远,却不知娄英豪虽然好象漫不经意的和她戏耍,其实已是使出了平生所学,内张外驰,不过是故作轻松而已。

就在此时,忽听得蹄声得得,四匹健马暴风骤雨般的疾驰而来,前面一骑的骑者大声叫道:“这位可是吕玉瑶姑娘么?”

吕玉瑶一剑刚刚刺出,听得这话,不禁大为奇怪:“这是什么人,他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心神稍分,娄英豪双指一勾,已是勾着她的剑柄,轻轻一带,这口青钢剑立即脱手飞出。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得暗器破空之声,两颗石子已向她们飞来了!

“叮”的一声,一颗石子打到吕玉瑶那柄正在脱手飞出的青钢剑,把青钢剑反撞回来,刚好在吕玉瑶的面前落下。失而复得,吕玉瑶不费吹灰之力,一伸手就把自己的随身宝剑接了回来。

另一颗石子则是向着娄英豪飞去的,咖的力道可是和打青钢剑的那颗石子大不相同了,前者用的乃是一股巧劲,后者用的却是内家真力。石子挟风飞到,竟然发出尖锐急促的啸声!

娄英豪的功夫虽然不及父亲老练,也是个武学行家。一听暗器破空之声,便知对方的功力远在自己之上,不敢硬接,连忙和身一扑,上半身几乎贴地,这才避开石子的袭击。

原来这四个骑客正是青龙帮的“四大金刚”,这两颗石子,就是“四大金刚”中的“老大”杨守义发的。

这两颗石子打得如此巧妙,尤其那颗把青钢剑反撞回来的石子,手法更是匪夷所思。众官兵看得目定口呆,连娄入俊也不禁耸然动容。

总兵官大怒喝道:“那里来的小贼胆敢前来捣乱?放箭!”众官兵猛然省觉,乱箭如蝗,登时向“四大金刚”射去。“四大金刚”飞身下马,杨守义运掌成风,拨开箭雨,白坚武、罗浩威、王鹏运也各自挥舞兵器,拨打乱箭,径来“闯阵”!他们的坐骑,乃是久经训练的战马,离开了主人,便即跑入林中,官兵的乱箭,连一匹马也没伤着。

娄人俊喝道:“来的可是青龙帮的四大金刚么?”原来娄人侵虽然没有与他们会过,但他见闻广博,一见是老少不同的四个人同来,所用的兵器和武功又与他门所闻的“四大金刚”相符,立即便猜中了他们的来历。

娄人俊躲在官兵队中发话。杨守义正在拨箭雨、闯敌阵。看不见发话的人是谁,只觉这人说话的声音宛如金石交击,把一众官兵嘈杂的吵声都盖了下去,听进耳中十分难受,禁不庄心头一凛,想道:“官兵中有此能人,倒是不可小觑了。”当下振臂一抓,把两支迎面戳来的长矛抓着,反掷回去,那两个最先迎敌的官兵登时给自己的兵器贯胸而过,钉在地上。众官兵发一声喊,四下散开。杨守义喝道:“不错,正是青龙帮的四大金刚要来收服妖怪!”

那总兵官大吃一惊,原来他是早就接过完颜长之所发的密令,要他搜捕青龙帮的党羽的,青龙帮“四大金刚”的名头,他早已知道。心里想道:“这可是比梁山泊的‘余孽”更为重要的匪首了!”

杨守义杀开一条血路,罗浩威冲到了那个总兵官的面前,叫道:“二哥,射人射马,擒贼擒王!”老二白坚武正在被四名校尉围攻,一口长剑已经刺伤了二人,眼看就可突围而出了。

那总兵官喝道:“反贼休得猖狂!”大刀劈下,罗浩威笑道:“你的威风倒不小啊,就不知你的本领行不行。”

罗浩威使的是一把寻常的钢刀,比那总兵宫的大砍刀短得多。长刀短刀相碰,当的一声,火花四溅。那总兵官只道可以磕落他的短刀,不料双刀碰击,对方的短刀没脱手,他的虎口却是一阵酸麻。

罗浩威亦是心头一凛:“这狗官儿气力倒是不差,敌众我寡,必须速战速快!”快刀如电,盘旋飞舞,一口气疾攻了十六八招,总兵官那柄大砍刀几乎遮拦不住,给他杀得手忙脚乱。

白坚武刺伤了两名小校,另外两个不敢堵截,左右退开。白坚武抢上前去,说道:“不错,擒贼擒王!”唰的一剑,便刺那总兵官背后的“风府穴”,意慾把人生擒。

那军官背腹受敌,眼看就要伤在白坚武剑下,娄人俊叫道:“待我会会四大金刚!”声到人到,来得可还真是时候!

白坚武的性情和罗浩威不同,罗浩威对敌是奋不顾身,白坚武则是稳健得多,一听得背后微风飒然,便知来了强敌,这一剑本来可以刺着那总兵官的,也连忙回剑防身了。他是不求有功,先求无过。

白坚武这一招反手剑,守中带攻,本来是一招极为精妙的剑法,但可惜他是馒上了娄人俊,娄人俊擅长大擒拿手法,身手可是比他还要矫捷得多。他这一招反手剑,伤不了对方,反而给对方所制。

娄人俊笑道:“原来是白家的蹑云剑法,阁下想必是‘四大金刚’中的老二白坚武了?”

口中说话,一抓就向他虎口抓下,白坚武虽然也会“听风辨器”,但背后不长眼睛,碰上高手,毕竟是比正面交锋要弱一些。待他感觉敌招已到之际,手腕已是一阵火辣辣的作痛。幸而他变招得快,虎口才没有给抓裂。他一个“拗回身”,唰唰唰连环三剑,这三剑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使得确也不同凡响。娄人俊眼观四面,耳听八方,防备“四大金刚”中武功最强的杨守义攻来,见他这三招十分凌厉,也是不敢过份进逼。虽然如此,白坚武的剑尖连他衣角也没沾着,亦不禁有点心慌了。

白坚武叫道:“大哥快来!”杨守义一时未能来到,罗浩威撇下那个军官,无暇伤敌,先救义兄,炔刀疾劈娄人俊!

娄人俊赞道:“吓,好快!这是沧州褚家的五虎断门刀法吧?听说褚家这门功法早已失了真传,想不到今日得见,倒是教老夫大饱眼福了。”口中说话,擒拿手法丝毫不缓,一招“手挥五弦”,就化解了罗浩威十分繁复的一招七式。

罗洽威吃了一惊,心道,“这人是谁,居然能够轻描淡写的比解我的刀法?看来此人武功,竟是不在那黑鹰年震山之下!”他可有所不知,娄人俊这一招看似“轻描淡写”,其实却是他平生武学之精华所聚,并非随意挥洒的。

白坚武虽在紧张对敌之中,听到娄人俊说出这刀法的名字,亦是不禁心中一动,想道:“原来三弟果然是瞒着我,奇怪,这一门早已失了真传的刀法,他又是从何处学来的呢?”

娄人俊一双肉掌,对付一刀一剑,虽不至于落在下风,却也难以讨好。拆了几招,陡地跳出圈子,只听得呼的一声响,他的手上已是多了一根长鞭,鞭带劲风,向白、罗二人横扫过来。原来他这根软鞭,平日不用之时乃是用来作束腰的腰带的。

娄人俊用了兵器,顿时反客为主,抢了攻势。他的鞭法与众不同,使将起来,当真如臂使指,鞭梢就象一根灵活的指头,且手臂接长了一丈似的,点、打、抽、戳、卷、扫、拍、扭无所不能,竟然就是一套十分凌厉的大擒拿手法。

以软鞭使出擒拿手法,这是娄人俊的独门绝技,罗、白二人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古怪的鞭法,饶是罗浩威的快刀如电,白坚武的剑法也非同泛泛,却是不懂如何应付,一刀一剑,都给里在鞭影之中。

娄人俊哈哈笑道:“青龙帮的四大金刚原来也不过如此!”正自得意,忽觉劲风扑面,原来是杨守义攻了过来,人未到,劈空掌力已是先发。

娄人俊一抖长鞭,矫若游龙,向杨守义下盘打去,说道:“来的想必是四大金刚之首的杨大侠了?嘿、嘿,铁掌开碑杨守义果然名不虚传,老夫适才口出狂言,如今可是不能不把这话收回来了。”

杨守义铁掌一压鞭梢,揉身便即抢攻,娄人俊的鞭梢忽地似灵蛇般的昂起头来,“啮”向他的脉门,杨守义忙一闪身,侧掌锋,斜拨鞭梢,罗浩威疾劈三刀,白坚武加上一剑,三人联手,这才迫使娄人俊回鞭自保,退了一步。

杨守义和两个把弟联手合力,方能敌得住娄人俊,心里亦是不禁暗暗叫了一声惭愧,喝道:“你可是娄家庄的庄主娄人俊么?”

娄人俊打了个哈哈,说道:“杨侠不愧是青龙帮的首席香主,见闻广博,法眼无讹,一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夫妻反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