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24回 机密文书

作者:梁羽生

杨浣青道:“叔叔,这文书上说些什么?”

杜复笑道:“我以为是对付咱们金鸡岭的,却原来不是,是要对付青龙帮的。”

杨浣青吃了一惊,问道:“他们要怎样对付青龙帮?”

杜复说道:“这是完颜长之送去给凉州总管李益寿的密函,要他秘密调兵遣将,在中秋之夕,会合他从大都派来的高手,偷袭祁连山的青龙帮总舵。”

杨浣青道:“既是这样,咱们就该给青龙帮报讯呀!”

杜复苦笑道:“这个理所当然,不过,附近可没有咱们金鸡岭的兄弟。”原来杜复所受的伤,虽不太重,却也不轻,要他千里奔波,赶往祁连山报讯,那是势所不能的了。

杨浣青笑道:“杜叔叔,你怎说没有咱们的人,我不是吗?我虽然没有入伙,但在柳姑姑与你们列位叔伯,早已是好像一家人了。你还不能把我当做‘金鸡岭的弟兄’吗?”

杜复正是要她说这几句话,当下笑道:“好,那我也就不和你客气了,你替我走一趟吧。”说罢,将那封文书交给了她。

杨浣青正待要走,杜复忽地想起一事,说道:“且慢!”

杨浣青道:“杜叔叔有何交待?”

社复说道:“你知道凉州总管李益寿是个什么人吗?”

杨浣青道:“不知道。”

杜复说道:“他本来是西夏国的皇弟,金国灭了西夏,将西夏的大半疆上改制设立州县,恢复昔日凉州之名。西夏国王已被处死,金国立皇弟李益寿作凉州总管。”

杨浣青道:“那么这李益寿是不是假意投降金国,实则是忍辱负重,暗中图谋恢复西夏的?”

杜复说道:“这倒不是,至少表面的迹象不似。他是唯完颜长之命是从的,所以完颜长之才这样信任他。他之所以能够做凉州总管,就是因为有完颜长之做他的大靠山。”

杨浣青道:“那么叔叔说他作甚。”

杜复说道:“但李益寿的儿子,和他的父亲却不是一样的心思。”

杨浣青道:“他是瞒着父亲和耶律完宜有往来的。耶律完宜是西夏以前御林军统领之子,国亡之后,占山为王。他和咱们金鸡岭也是有联络的。”

杨浣青道:“原来如此,那么杜叔叔的意思是——”

社复说道:“咱们不妨来个双管齐下之策。”

杨浣青道:“如何双管齐下?”

社复说道:“一面策反敌人,一面加强防御,这就是双管齐下了。但你只须把李益寿父子不同心之事告诉青龙帮的龙帮主,龙帮主雄才大略,他自然会知道怎样去做的了。用不着咱们借箸代筹。”

两人分手之后,杨浣青藏好文书,兼程赶路,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愁烦。

欢喜的是,她把这封信送到祁连山的青龙帮总舵,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见着耿电,用不着再找其它借口。

可是见了耿电之后,如何开口,却又是另一个难题了。

“他还未知道世上有我这个人,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有这样一桩事情,那又怎么办呢?”杨浣青想到难为情处,欢喜之中,又禁不住兼有几分愁烦了。

杨浣青猜中了一半,耿电确实并不知道世上有她这个人,但却知道有这样一桩事情。

他与青龙帮的“四大金刚”从浙东前往凉州,彼此交换见闻,纵谈豪杰,一路上谈谈笑笑,倒是颇不寂寞。

但耿电的心事,却还没有向他们吐露。

青龙帮这四个人之中,罗浩威跟耿电同年,年纪相若,意气也比较相投,罗浩威察觉耿电藏有心事,耿电也察有罗浩威有心事。

这一天他们开始踏入凉州地界,估计还有四五天路程,就可以到祁连山了。忙于赶路,错过宿头,黄昏之后,天就下着浙浙沥沥的细雨,幸好他们在荒山上找到一座古庙,虽然破破烂烂,也还可以聊避风雨。

他们折了一些枯枝,在庙中生起火来,湿了的枯枝,冒起一阵阵青烟,呛得他们都有点难受。但在这样的雨夜,志同道和的朋友围着火堆聊天,倒也别有风味。

耿电忽地若有所思,用手上的一根干柴拨弄炭火,灼热的灰沾着他的手他才知道。

杨守义笑道:“耿公子,生火造饭的事你是弄不惯的,让我来吧。”

耿电笑道:“你不知道我自小就是过着苦日子的,刚才只不过偶然不小心罢了。”

罗浩威忽道:“耿公子可是想着什么?”

耿电心里想道:“他们见闻广博,我何不向他们打听,打听,只打听杨家的人,不说那桩事情也就是了。”于是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是想起家父的一位朋友。”

杨守义道:“不知这位前辈是谁?”

耿电说道:“姓杨名雁声,是我外祖父的弟子。”

杨守义道:“我和他没见过面,但他有一位师兄名叫李家骏,是金鸡岭的一位头目,和我倒是颇有交情。去年我和李家骏还见过面。”

耿电说道:“他可曾和你提起过他的这位师弟?”

杨守义点了点头,说道:“据他说,杨雁声已经死了将近十年了。”

耿电说道:“不知道他可留下子女?”

杨守义道:“这个他没说及,我就不知道了。令尊可是要公子找寻他门么?”

耿电叹了口气,说道:“我小时候是和家母在他家中避难的,我离开杨叔叔的那年才只三岁有多,四岁未满。不过我还隐约记得当年的一些事情,他们家里很穷,每到风雨之夜,一家就要忙着堵窗补漏,不能睡觉。他们怕冻坏了我,总是生起一堆火来,给我取暖。他们夫妇做好防雨的工作,常常坐在火堆旁边闲话家常。就象咱们现在这样。只不过他们在破屋,咱们在破庙罢了。我想起以前的事情,怎能不希望找着他们?唉,可惜我已是不能向杨叔叔道谢了。”

杨守义道:“要打听杨家的消息,这也容易,待咱们到了祁连山之后,你写一封信,我给你送到金鸡岭请,李家骏来和你相会。”

耿电说道:“待我见过了龙帮主,我亲自到金鸡岭去拜访这位李伯伯,这佯,似乎比较显得恭敬一些。”

杨守义道:“龙帮主的意思,据我所知,是想请你代掌本帮,恐怕你不能够很快离开的了。”

耿电急忙道:“我年轻识浅,焉能做一帮之主?杨大哥,请你代劝帮主,千万打消这个念头。”

杨守义笑道:“咱们还没有到祁连山,待到了祁连山再说吧。”

他门在谈论杨家事情的时候,罗浩威不发一言,心乱如麻,好几次“杨浇青”的名字已经溜到嘴边,但终于没有说出来。他低头拨火,不知不觉,就像耿电刚才那样,灼热的灰沾着了他的手,他都没有发觉。

耿电笑道:“三哥,你刚才说我不小心,怎得你也这样不小心?你瞧,你的袖子烧穿了一个洞了。”蓦地心头一动,说道:“三哥,你在想什么?我们正在谈着一位去世了的杨雁声杨老英雄,你知道么?”

杨守义笑道:“杨雁声去世的时候,他尚未出道呢,怎会知道?”

罗浩威一片茫然,心里想道:“要不要告诉他呢?”踌躇片刻。说道:“没什么。耿兄,我听你说起小时候的苦况,我不禁引起感触罢了。”耿电道:“你也是穷苦人家出身的么?”白坚武笑道:“他是名拳师之后,穷苦是说不上的。不过父亲早死,家道中落罢啦。”他那知道,罗浩威心中的感触,要比他们所想的复杂得多。

耿电心想:“浩威有甚心事,他一定会告诉我的。”抬头一看,只见雨已停了,耿电笑道:“雨过天晴,月色真美,我到外面找点野味回来好不好?这两天嚼干粮,嘴里淡出鸟来,烤野味送酒,作长夜之谈,正是人生乐事。”

杨守义道:“刚刚下过雨,外面恐怕不好走。”白坚武也道:“大雨之后,鸟鲁都在巢穴里不会出来的,要猎取野味,恐怕也不容易呀!”

耿电笑道:“猎取鸟兽,我还有点经验,你们不信,我倒是要显显本领了。”

白坚武笑道:“公子号称闪电手,轻身功夫,捷逾飞鸟,我们怎敢不相信你的本领?不过,要你去找野味回来给我们吃,我们却怎敢当,还是让我门去吧。”

耿电笑道:“水壶里的水也喝,差不多了,白二哥,你找点水回来好不好?罗三哥,你陪我去打猎。杨大哥,你和四弟留守吧。”杨守义道:“我坐享其成,怎么可以?”

罗浩威笑道:“我小时候最喜欢打猎,大哥,你可不要和我争了。”杨守义知道他们两人感情最好,想道:“他们年轻小伙子在一起玩得开心,我这个杨老头子插在中间,只怕要惹他们讨厌了。”于是也就不加阻拦了。

白坚武则是不禁有点妒忌,想道:“老三倒会巴结,耿公子的眼睛里也只有他了。哼,把挑水的苦差事给我干,老三竟也毫不客气就让他这样分派。要是耿公子当真接掌本帮,老三只怕就要‘当仁不让’的越过我的前头了。”但他醋意虽重,少主人的命令他却是不敢不从。

耿电和罗浩威走到树林深入,耿电说道:“三哥,听说你去年到大都,我的外祖父家在蓟州,和大都相去不远,你可曾经到过蓟州么?”

罗浩威道:“我是蓟州人氏。”耿电说道:“我外祖父去世的时候,你虽然没有出生,但总听得乡人提过他吧?他的两个弟子你知不知道?”罗浩威道:“耿兄,有一件事我应该告诉你的,很是抱歉,刚才却没有和你说。”心想,杨浣青虽然代师传技,郑重的吩咐过他,叫他不可将跟她习技之事向外泄露,但耿电与她家的渊原这样深,不告诉耿电,自己于心不安。耿电说道:“什么事呀?”罗浩威笑道:“这件事情,你决计料想不到,你要寻找的人工是我的师父。”

耿电愕然说道:“你说什么?”罗浩威说道:“你不是要找寻杨家的人么?”耿电说道:“我那杨叔叔不是业已去世了吗,你怎能拜他为师?啊,我明白了,莫非你是杨婶婶的徒弟?”罗浩威笑道:“杨雁声的家人,并非只有他的妻子啊。杨家早已离开蓟州,我和杨夫人直至现在都没有见过面。”

耿电更是诧异,说道:“那么你是说谁?难道——”心里想道:“难道是说他的子女?”他离开杨家的时候,杨夫人的孩子还没出世,耿电自是觉得这个想法谎谬了。”

罗浩威道:“你知道江湖上有个小魔女么?”

耿电说道:“是云中燕么?”

罗浩威道:“她出道比云中燕更迟,两人神出鬼没的本领都是一样。不过有一样却和云中燕不同,云中燕杀上豪恶霸,杀武林败类,但很少听说她杀女真和蒙古鞑子。这小魔女却曾杀过金国的大内高手,也杀过蒙古的金帐武士。她这‘小魔女’的绰号就是鞑子叫出来的。云中燕的路道我们还是捉摸不定,这位‘小魔女’却可以断定是侠义道的人。”

耿电想道:“云中燕的身份你不知道,她暗中与完颜长之作对,我也只是从黑旋风那里才知道的。”他不便把云中燕的身份告诉罗浩威,当下说道:“咱们暂且不谈云中燕,但你说的这位女侠,既然不是云中燕,她是谁呢?”

罗浩威笑道:“她就是你要找寻的人,也就是我的师父了。”

耿电惊异之极,说道:“你是说杨雁声的女儿?她怎能是你的师父?”

罗浩威道:“不是正式叩头拜师的师父,她只是代师传技,我的五虎断门刀法就是跟她学的,她当然不肯以师父自居,但在我的心目中,我是把她当作良师兼益友的。”

耿电听他详细说了杨浣青到他家中传他刀法的经过,说道:“她今年是不是刚满二十岁?”罗浩威道:“不错。你怎么知道?”耿电说道:“我在四岁的时候离开杨家,听我妈说,当时杨婶婶正是有孕在身。算来我是应该比她长五个年头。”

罗浩威笑道:“这么说令堂还未知道他是男是女的呢。你们将来见了面,说起来倒也很有趣。”

耿电一片茫然,说道:“是呀,我真是料想不到。”

耿电暗自思量:“听他语气,对这位杨姑娘佩服得五体投地,提到她的名字,脸上都不禁泛起笑意,他说杨姑娘是他的良师益友,嗯,这份友情,只怕也不是普通的友情了。杨姑娘在他家裹住了一个多月,朝夕相处,日久情生,由尊敬转为爱慕,那也是寻常的事!”

罗浩威道:“耿兄,咱们只顾说话,可把打猎的事情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机密文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