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25回 误会重重

作者:梁羽生

姓杜的那黑衣人道:“这仇报是不报,还得看这小子将来怎样。并非就此一笔勾销。嘿,白坚武你听着!你跟定耿公子在青龙帮好好的干,真能做到革面洗心做一个响当当的汉子,这仇嘛,我们不报也罢。否则,哼,哼,今日之事还会再来!”

陕中双煞说道:“姓白的小子,你记牢我们大哥的话。冲着耿公子与杜大哥的金面,今日我们暂且饶你!”跑上山坡,四人会合。姓杜的那黑衣人道:“耿公子后会有期!”转眼间四个黑衣人去得远了。

耿电心里想道:“听那姓杜的汉子临走时说的这番话,倒像是侠义道的口吻。难道白二哥当真做过什么错事,对不住他们?”

白坚武亦知耿电业已起疑,急于上来和他辩白,一时之间谎话又未能编好,心里越急,双腿越是不听使唤。原来他苦斗陕中双煞,已是筋疲力倦,双腿深陷泥中,污泥淹过膝盖,用力一跳,竟然反而摔倒了。

罗浩威此时刚刚跑到,见这情状,大吃一惊,连忙叫道:“二哥,你怎么啦?”跑过去把白坚武拉起来。白坚武满身污泥,狼狈不堪,说道:“幸亏耿公子来得快,愚兄侥幸没有受伤,三弟,多谢你关心了。”口里这么说,心里却是暗地埋怨,“你和耿公子是在一起的,却是迟到现在才来,哼,恐怕你是存心要我吃亏出丑的吧?”他只顾责人,可没仔细想到罗浩威的轻功如何能和耿电想比?好在罗浩威是个忠厚老实的人,没听出他话中的讥讽味道。

白坚武在山涧中洗净脚上污泥,步履蹒跚的一步一拐走回去。罗浩威道:“二哥,我替你背这水囊。刚才是怎么一回事?”他是见白坚武喘息已定,这才敢问他的。

白坚武道:“见了大哥再说。”刚刚说道:“大哥”二字,林子里跑出一个人来,正是杨守义。他是见白坚武这许久还未回来,心想耿罗二人去打猎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但白坚武取水可无需用这许多时候,故此特地出来查看的。

罗浩威喜道:“大哥来了,大哥你不知道,二哥刚才碰上了贼人呢。”

杨守义道:“那些贼人呢?是什么人?”罗浩威道:“已经给耿公子打跑了。”

耿电说道:“不,是他们自己罢斗走开的。那些人不知是什么路道,恐怕也不能说是贼人。”

杨守义道:“那究竟是什么人?”

白坚武喘着气说道:“他们,他们……”耿电见他说话吃力,说道:“白二哥,你再歇一会儿,待我告诉大哥。”

杨守义道:“耿公子,你认得那些贼人?”

耿电说道:“他们自称是冀北双雄和陕中双煞。”

杨守义吃了一惊,说道:“二弟,你怎么和冀北双雄、陕中双煞结了仇。”

白坚武道:“此事说来话长,容我慢慢禀告大哥。”

杨守义道:“好,那么咱们回到庙子里再说,你先调匀呼吸吧。”当下握一握白坚武的手,发觉他的脉搏虽然跳动急剧,并无内伤迹象,这才放下了心。想道:“白二弟对付陕中双煞居然没有受伤,也算是很难得了。”

耿电问道:“这冀北双雄和陕中双煞是什么人?”

杨守义道:“冀北双雄,一个名叫杜还,一个名叫康彻。这两个人虽然不是‘侠义道’中的人物,在江湖上的声誉倒也不错。本来早在数年之前,龙帮主就想和他们结纳的。他叫我去查访他们的行踪,可惜访查不到。”

耿电道:“那陕中双煞呢?”

杨守义道:“陕中双煞,一个名叫赵同,一个名叫仇异,一同一异,所练的武功也正是异中求同,自成一家。”

耿电道:“他们又是什么路道?”

杨守义沉吟半晌,说道:“我对他们不是知道得怎么清楚。听人家说,他们两人乃是介乎邪正之间的人物,名声没有冀北双雄那样好,但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恶行。”

杨守义讲述“双雄”,“双煞”,白坚武不插一句话。不知不觉就到那座破庙了。

王鹏运看见他们回来,第一句话就问道:“耿公子,刚才你有没有回来过?”

耿电怔了一怔,说道:“没有呀!”杨守义道:“你为什么这样问?”

王鹏运道:“我等了许久不见你们回来,正自想打瞌睡,忽听得似有簌簌声响,我抬头一看,看见那破洞外面,似有黑影一闪,我追出去,却什么也没看见。倘若是人的活,这人的轻功也真是大高明了。”

罗浩威笑道:“哦,所以你疑心是耿公子?”

他笑王鹏运凝心错了,他自己却也在凝心:“难道是、是她?”

王鹏运笑道:“是呀,我以为是你们在外面遇上敌人,耿公子回来搬取救兵。他见大哥不在,知道大哥已经赴援,所以没有进来。”

罗浩威笑道:“若是耿公子,他不见大哥,也会叫你的呀。”

王鹏运笑道:“我也知道这猜测大笨,但那人的轻功太过高明,我想不到除了耿公子之外还有谁人。”

白坚武笑道:“四弟,你当时正在打瞌睡,莫非是眼花看错了?”

王鹏运也有点思疑不定,说道:“你是说我疑心生暗鬼么?

杨守义道:“待我察看察看。是那个破洞?”

这座古庙,年久失修,墙壁上有好几个窟窿。但王鹏运指给他看的那个破洞却是有点异样,比其他的破洞大得多。

杨守义道:“不错,是有人来过这里窥探。”

白坚武道:“你怎么知道?”

杨守义道:“你瞧,还有碎泥落在这里呢。这窟窿是给人用利器挖开的,想必是他嫌原来的窟窿大小,看不清楚。”

耿电说道:“依你看来,是不是双雄双煞的帮手?”

杨守义道:“我看不是。双雄双煞自信是可以对付得了我们四个人,若然他只是想向二弟报仇,用不着再请帮手。就是请帮手的话,也用不着叫帮手到这里窥探?”

耿电道:“那么是另外的敌人了?”

杨守义道:“也不大像。你想那人的轻功既然如此高明,武功定然也很不弱。四弟一人在此留守,那人若是敌人,正好将他伤害或是捉了他去呀。”

耿电说道:“大哥说得不错。但那人若是朋友,就该露面。他偷看之后就走,看来又不像是朋友,非敌非友,这当真是有点奇怪了。”

杨守义道:“那人是谁,暂且不必管他。二弟,你的气息调匀没有?”

白坚武道:“对,我和双雄双煞结怨的事情,现在应该禀告大哥了。”

“这事说来话长,翼北双雄中的康彻有个妹妹,名叫康灵。大哥知道么?”

杨守义道:“听人说过。听她说也曾走过江湖,闯出一点小小的名头,但近年却没听人提起她了。”

白坚武道:“康彻这个妹妹就是由他作主,许配给陕中双煞中的仇异的。”

杨守义道:“哦,原来他们还是亲家。但这又怎样?”

白坚武道:“此事又要从另一件事情说起了。有一年我奉帮主之命,到沧州给一个分舵主持开山堂典礼,你记得吗?”

杨守义道:“不错,那是五年之前的事情了。那次的事情你办得很好呀,不是一点风波都没有吗?”

白坚武道:“不,是曾经有过一点不大不小的风波的。不过我不便禀告帮主罢了。”

杨守义道:“哦,那是什么风波?”

白坚武道:“沧州有个姓贺的土豪,外号活阎罗,田连千顷,开有十几间当铺,欺压佃户,重利盘剥典当的穷人,民愤很大。我到了沧州,正好碰上饥民要到他的家里抢粮。四乡饥民的首领,都是沧州分舵的弟兄。

“贺家高墙深壕,修筑得有如城堡,有几百名会把式的家丁,要到他家抢粮,可不容易。因此我在主持了开香堂的典礼之后,沧州分舵的兄弟就要求我留下来,帮他们攻打贺家堡。

“嗯!总算不负弟兄们的期望,我出了一把力,里应外合,终于把活阎罗的堡垒打开,把那土皇帝一刀杀了。”

耿电说道:“铲除恶霸,助弱锄强,乃我辈之所当为。白二哥,这个活阎罗你杀得对啊!”

杨守义道:“这件事情你不是已经禀告帮主么?”

白坚武道,“其中还有一段隐情,不便出之于口。”

杨守义道:“既然是不方便说的,那就不必说了。我相信你就是。”

白坚武道:“双雄双煞和我结的怨,大哥虽然值得过我,但我若不说出来,难消大家疑虑。”

王鹏运道:“二哥,你喝喝水,润润喉咙。”白坚武继续说道:“当时因为贺家堡很难攻破,我和弟兄们约好,由我偷入堡中,刺杀那个土豪。成功之后,里应外合。”

杨守义点点头道:“不错,是该这样。那活阎罗防范想必很是森严,你得手容不容易?”

白坚武道:“我们在堡中有卧底的人,他的卧室,按图索骥,一找就着,倒不怎么费事。不过,却有一件事情,是我意想不到的。”

罗浩威道:“那活阎罗武功很好?”

白坚武道:“我找到他的房间,他正在拥着一个妖里妖气的女人睡觉。”

耿电笑道:“这种荒婬的富户,少不了有三妻四妾,和宠妾睡觉,正是寻常之事。有什么意想不到?”

白坚武道:“活阎罗懂得几招把式,武功很是寻常。那妖妇可是非同小可,我中了她一口飞刀,险些丧命。不过,最后还是把他们二人杀了。

“大哥,你猜那妖妇是谁,原来她就是康彻的妹妹康灵,也即是仇异的未婚妻子!”

杨守义呆了一呆,说道:“啊,原来你是这样和他们结上的梁子。怪不得近年没听人提过康灵,原来给你杀了!”

耿电说道:“康彻的妹妹做出这等无耻之事,他知不知道?”

白坚武道:“我和他说了,他不相信。仇异更是将我恨如刺骨,诬赖我是因好不遂杀了他的未婚妻子。”

杨守义道:“这件事情,当时有没有旁人知道?”

白坚武道:“当时我并不知道她是康灵,大伙儿攻入了贺家堡之后,抢了粮食,一把火就把贺家堡烧了。康灵和活阎罗的尸体在火窟里都已化成飞灰了。弟兄们都知道我杀的是活阎罗和他的小老婆。”

杨守义皱了眉头,说道:“死无对证,这可是有点难于辩白。”

白坚武道:“我就是因为翼北双雄在江湖上名声不错,此事说了出来不但有伤忠厚,也损了他们的面子。是以我宁可忍受他们的诬赖,不敢在人前吐露真相。”

杨守义沉吟半晌,说道:“对,咱们但求问心无愧,不能有失忠厚。换了是我,我也会这样做的,不过,你也不用太过心烦,事情总有水落石出之时。待我慢慢给你想个法子,总有一天,我能叫双雄双煞明白。”

杨守义是一片忠厚长者的好心,白坚武听了,却是心中惴惴不安了,“大哥或许是说说的吧,他有什么法子能够当真查得水落石出?”

本来他们是要作长夜之谈的,但因白坚武恶斗了这一场,加上这件尴尬的事情,大家都已兴趣索然,杨守义道:“二弟应该早点歇息,大家都睡吧。野兔留待明天再烤。”

白坚武虽然自己安慰自己,但因育愧于心,这一晚却是翻来复去睡不觉。

耿电也是心事如潮,睡不着觉,暗自想道:“君子不夺人之所好,我已经知道浩威和杨姑娘有情,指腹为媒之事,唉,还是不说也罢。”

正自胡思乱想,忽听得“叟”的一声,飞进一颗石子。

耿电和白坚武是醒着的,登时跳了起来,白坚武喝道:“是谁,哎哟,哟……”他只当是双雄、双煞又来寻仇,刚叫得出两个字,就给一枚石子打着,正打着他的关节要害,痛得他在地上打滚。

耿电飞身追出,只见一条黑影,疾似流星,耿电吃了一惊,心道:“这人轻功如此高明,难道、难道——”随即想道:“不对,若然是她,她焉能用暗器打白二哥?”原来他和罗浩威一样,猜疑刚才偷窥那人和现在这个人是同一个人,是杨雁声的女儿杨浣青。

耿电心里想道:“杨姑娘是罗三哥的好朋友,她怎会用暗器打白二哥?当然不是她了。”黑夜幽林,看不出这人是男是女,耿电见他跑得飞快,起了好胜之心,“好,我就和你先行比赛比赛轻功!”当下施展八步赶蝉的轻身功夫,风驰电掣般的疾追下去。

转眼追入密林深处,那人哑声不响的只是逃跑。耿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回 误会重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