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27回 李家兄妹

作者:梁羽生

此时已是第二日的清晨,众官兵走了一会,忽见两骑马跑了回来,都是两人合乘一骑。本来是五个军官骑马追去的,如今只有四个人两匹马回来,不问可知,当然是锻羽而归的了。

原来追赶杨浣青的那五个军官之中,有一个是凉州著名的神箭手,他的坐骑又是大宛名驹,跑得最炔,首先追上了杨浣青。

他害怕杨浣青本领高强,不敢和她在马下交锋,于是在距离百步之内,便即施展自己的平生绝技,叟叟叟连珠三箭射她。

杨浣青躲过两枝,第三枝射个正着,倒了下去。那军官大喜,下马捉她。不料杨浣青突然一跃而起,反而捉了那个军官,又抢了他的坐骑。原来她是伪装中箭,天色微明之际,看似射着她的香腮,其实却是给她的樱桃小口咬住。

四个军官随后赶到,杨浣青因马上驼着一个人。虽然这匹马比那四匹坐骑都好,也怕给他们追上,纠缠不清。当下一声冷笑,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让你们也见识见识我的弓马本事!”连珠箭能够一下子连发三枝已是不错,她一发就是四枝。使双钧那个军官本领最强,打落了射向他的那一技箭,另一个骑术最好的也避开了。但另外两匹马却给利箭射着脑门,登时毙命,马上的那两个军官摔得亦是不轻。

使双钩那个军官把经过的情形禀告少主之后,说道:“我们不能舍弃同伴,两人合乘一骑,已是迫不上那小魔女了。是以只好回来,向公子请罪。”其实他们并不是因为坐骑较差,而是因为业已气馁,心里害怕,这才不敢去追的。

那少年军官说道:“好在没有伤亡,也算得是不幸中之幸了。那小魔女只射马而不射人,看来倒是她手下留情了。”

使双钩那个军官满面羞惭,说道:“可是叶赫参将却给她捉去了。”

少年军官沉吟道:“是呀,她捉了咱们的一个人,不知是何用意?”

那少女道:“看来恐怕是她要和咱们换人吧?”

少年军官道:“叶赫将军是我的弓箭师傅,倘若她真是要和咱们换人的话,倒是教我为难了。”

使双钩的那个军官道:“这姓耿的小子听说乃是完颜王爷所要逮捕的钦犯,当然不能和她换!”少年军官本是想找个藉口以便将来放人的,但听得有手下人这样说,他也就不敢再说下去,只能另打主意了。

正在他沉吟未决之际,忽见有个人在路上飞跑,那少年军官眼利,首先看见,“咦”了一声,叫起来道:“咦,那不是叶赫将军吗?”

众人连忙飞骑下山,看得分明,可不正是那个被捉去的叶赫参将又回来了。只见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跑到少年军官跟前。众人七嘴八舌的发问。

少年军官道:“你喘过口气再说。”

叶赫道了一声“惭愧”,先答覆同僚的第一个问题:“我不是凭自己的本领挣脱的,说来惭愧,是那小魔女放我回来的。大约只走了五七里路,她就让我回来了。”这人是个相当自负的武士,却有个好处,肯于佩服本领比他高强的人,实话实说,从不遮瞒。

那使双钩军官道:“为什么她肯放你回来?”

叶赫说道:“她只问了我一句话,我说了给她听,她就放我回来了。”

那少女皱皱眉头,说道:“她问你什么?”

叶赫说道:“请郡主放心,她并非向我刺探军情,若是刺探军情的话,我当然是不会告诉她的。她只是问你们兄妹的姓名和身份。我想这大概没有紧要吧,所以就告诉她了。”

那少女怔了一怔,说道:“她为什么要知道我们的姓名来历?莫非是来要找我们兄妹报仇?”

使双钩那军官道:“是呀,这小魔女轻功极好,来去无踪,就是不提防她来报仇,也得提防她到王府劫囚。”

那少女道:“我倒不怕她来,她来了我正好和她再斗一斗。”

那少年军官却是心中一动,想道:“为什么她知道我的姓名身份,就让俘虏口来”难道她已经知道我的秘密?”

那少女道:“哥哥,你在想什么?”

那少年军官道:“我正在想怎样处置这姓耿的小子。”

那少女道:“你想拿他怎么办?”

少年军官道:“咱们暂且别让翦长春知道这件事情。”

那少女道:“为什么?”

少年军官道:“第一,这人是咱们好不容易才捉来的,何苦送给他去领功?第二,我想讯问他有关青龙帮的虚实,爹爹才好去对付他们啊?翦长春为他所伤,恨他刺骨,交给了翦长春,翦长春倘若将他杀了,咱们岂不是少了个活口了。所以今日之事,你们一定要依我吩咐,不可泄漏!”

这些人都是他的心腹,齐声说道:“公子说的不错,那姓翦的家伙以《上国钦差》自命,一股骄狂的气焰,我们瞧着都不服气,有功劳何必让给他领?公子放心,今天之事,只是我们这些人知道,决计不会向外人泄漏。”

那覆姓叶赫的参将又独自说道:“其实咱们国破家亡,今日在凉州维持一个局面,岂是心甘,无非为了忍辱负重而已。大家都是自己人,我胆敢说句心里的话,我以为咱们的真正敌人并不是祁连山上的青龙帮!而是——”

那少年军官连忙止住他的话,一叶赫师傅,这个话可不能随便乱说的,大家心里有数就是莱恐聊海敲挥姓业揭桓鋈恕

斩情女听两人说完经过,心头暗暗震动,那说明了黑剑门在徐州仍有着极大的势力。

江湖上,一日问全都走开,那说明了,都在逃避什么,谁也不愿再卷入这漩涡之中。

包天成也有了很大的改变,晚饭时分,把群豪邀入了大厅,几席很丰盛的菜肴,但却备酒不多,显然无意让人喝酒大多。

林成方、斩情女、唐汉,受到了特别的敬重,由包天成和金八奉陪一桌。

高空雁没有参加这场宴会,”甚至包天成不知道四海镖局,住着这么一个人。

酒过三巡,包天成才望着斩情女,道:“姑娘,在下和镖局中人商量了很久,得到了一个结论。”

斩情女道:“怎么一个结论?”

包天成道:“我想,我们这些人,应该推举一个首脑出来,以便发号施令。”

斩情女道:“这个自然非你包总镖头莫属了。”

包天成苦笑一下道:“不行,这个,在下想过了,当仁不让,也只能作一个副首脑。”

包天成道:“有……我也想过了。”

斩情女道:“什么人?”

包天成道:“姑娘你。”

斩情女呆了一呆,道:“包总镖头,你可是和我开玩笑吗?”

包天成道:“不开无笑,在下说的千真万确,你太过招举我,尽管我有那么一点目视过高,但我还是了解自己的人,我不自卑,但决不是领袖群伦的材料,你想想看,我斩情女在江湖的垢誉,如何能叫人心服。”

包天成笑了,金八也笑了,林成方笑一笑,说道:“姑娘,你怎能如此妄自匪薄……”

斩情女接道:“林兄,不管你是诚心讽刺,还是由哀的赞美,但我还是正正经经回答你,我算是混混的人,混混的本领也很大,我可以使很多绿林道上桀骜不驯的人,为我卖命,但也不是绝对如此,他们有很多人,未必肯听我的。”

包天成道:“姑娘,至少,我们现在的人,都会听你的。”

斩情女道:“我太了解自己,诸位,别这么为难我,当仁不让,我也要尽自己一份最大的力量,我可以担当一个责任,那就是,我愿和田昆,唐汉,阴阳双剑等,合组成一股力量,用我的办法,尽量罗致人手,但我绝对效忠……”

效忠什么人,他没有说下去,因为,到目前为目,还没有推举出一个领导人物出来。

林成方眼看僵局很难打开。而且,斩情女也确非领袖一方的人才。

沉吟了一阵,道:“包总镖头,在下有几句话,说出来如是有什么错失之处,不望诸位赐正。”

包天成道:“林兄不用客气,有什么话,尽管请说。”

林成方道:“在下觉得,斩情女说的不错,她有能力组成一股力量,但要她堂堂正正的出面抗拒黑剑门,确有很多不便。”

包天成接道:“那就请林兄出面了。”

林成方道:“我愿全力以赴,但我自知声望不够,所以,这人选,还是你包总镖头,最为恰当。”

包天成道:“我只是一个镖局的总镖头,唯利是图,我谈不到一点侠名,如何能领导这个组合。”

林成方道:“总镖头,目下同,振袂而起,先和黑剑门对抗的是你的四海镖局,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作为,少林、武当,也应该瞠乎其后,在下全力拥护,敝局的万总镖头,也早有抗拒黑剑门的存心,由他辅助包总镖头为副,以后,咱们再有声誉极隆的人,参与此事,不妨再作计议,我林某人加入镖局不久,但我觉得一个镖师,并不失一个习武者的本份,我们保护良善,使货畅其流,只要我处事严正,取财有道,比起自称侠义道上人,并不逊色。”

金八突然接了口,道:“听林兄这一席话,在下觉得总镖头不要再推辞了,至少,目前抗拒黑剑门的人,是以四海镖局子为主。”

包天成点点头,道:“好!既是如此,在下也不再推辞了。”

对于金八的话,他似乎十分听从。

斩情女目光转注到林成方的身上,道:“林兄,你说话算不算数?”

林成方道:“什么事?”

斩情女道:“你要万总镖头参与此事,能够办到吗?”

林成方道:“大概可以,我去和他谈谈。”

斩情女道:“不是谈谈,而是要想法子把他请来。”

林成方笑一笑,道:“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姑娘放心。”

斩情女嫣然一笑,道:“小妹相信林兄……”

语音微微一顿接道:“这件事在武林之中,也该是一件从听未有的奇事,历来,对付江湖中枭雄组合的,大都由一个大门派,或是侠义道中人出面领导,但这一次,却由镖局中振袂而起,更妙的是,小妹这个声名狼藉,向为正派武林同道看不起的人,竟然是相当锐峰,也成了抗拒黑剑门的主要人物,想一想我自己就觉得好笑。”

林成方暗暗叹息一声,忖道:你哪里知道,对付黑剑门这个杀人组织化了丐侠江大同,铁笔周千里多少心,哪知道院主万寿山,不计名利,以数十年清修之身,混入江湖,高空雁因哑逃世,也被卷入了这个漩涡之中,这才是最值得敬重的人。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姑娘说的是,但最重要的,还是姑娘能够明辩是非,你声誉不好,我想,那该是环境有关,能执大义,虽有亏小节,也无可厚非,这一次,姑娘振袂抗拒黑剑门,不但替自己恢复了声誉,而且,也将替武林开一先河,从此之后,只怕再也无人敢轻藐姑娘了。”

斩情女笑情:“林兄,少给我灌迷汤,小妹不吃这个。”

林成方淡淡一笑,未再接言。

斩情女回顾了包天成一眼,接道:“宝通镖局的万总镖头,沉稳、明智、武功高强,由两位总其成,足可使人心服,但为了运用方便,使黑、白两道中人,共同协力,小妹还有一点浅见,希望采纳。”

这时,包天成已对斩情女另眼相看,点点头道:“姑娘请说,在下洗耳恭听。”

斩情女道:“绿林中人,由小妹统率,免得因生性不同,自相冲突,宝通镖局的人,由林兄统领,贵局中人,由石一峰副总镖头率领,各自编组,混合拒敌,以收灵活运用之效。”

包天成道:“好!在下和万总镖头商量之后,组成一个对抗黑剑门的组织,不过,绿林道上人,就请姑娘安排了。”

斩情女道:“不管他声誉如何,只要愿意对付黑剑门,是不是都可以收用?”

包天成道:“是!眼下咱们最大用心,是对付黑剑门,凡是能对付黑剑门的人,姑娘都可以收用了。”

一餐酒完,林成方立刻赶回了宝通镖局,请来了万寿山。

宝通镖局走了一个万寿山和林成方,那就等于关了门,也立刻挂出了停业的招牌,章明跟着万寿山,一同到了四海镖局。

苏百魁被万寿山送了一笔银子遣走镖局仿照了四海镖局的作法,都发了数月的薪俸,暂时散去。

林成方心中明白,这一次交上手,只怕不是三王日会有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 李家兄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