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28回 李代桃僵

作者:梁羽生

白坚武颤声道:“际,你要我怎样?”暗自思量:“我好歹也算得是青龙帮的四大金刚之一,他若要我投降鞑子,背叛本帮,我是宁死不辱!”

翦长春好似知道他的心思,笑道:“你放心,我不会令你为难的。只要你是诚心和我结交,将来总有个机会可以让你‘逃’回去的。比如说,有人来救你的时候,我不出头拦阻,你甚至就是杀了几个看守你的凉州卫士,逃走出去,我也不会怪你。这么一来,谁还能够疑心你呢?”

白坚武道:“那么你说的那个‘小魔女,和耿公子呢?这两个人——”

翦长春笑道:“不错,这两人知道你的秘密,不除掉他们,总是心腹之患。”

白坚武变了面色,说道:“我可没有这个意思。”

翦长春道:“不杀掉他们也行。还有两个法子,一个是取得他们的信任,让他们以为你在那件事情上是受了冤枉的,这我也可以帮忙你。一个是不让他们见着龙沧波,你的秘密也就不至于在本帮泄漏了。我可以透露一点消息给你知道,姓耿这小子是决不能再上祁连山的了,只有一个小魔女还要咱们对付。”

白坚武道:“为什么耿公子上不了祁连山?”

翦长春笑道:“待到咱们是自己人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嘿,嘿,你还未曾答应我呢!”

白坚武一咬牙根,说道:“你让我保全声名逃走回去,我当然把你当作朋友。但你定还要我做什么事情吧?请你打开天窗讲亮话,讲清楚了我再答复。”

翦长春哈哈笑道:“老哥真是精明老辣,但咱们做了朋友,我还会陷害你吗?即使要你做些什么事情,我也自有万全之策,决计不让外人知道。现在先问你有没有诚意?”

白坚武道:“你能够顾全我,我也愿意交结你这个朋友?”

翦长春道:“好,那么我先问你一件事情,你如实告诉我,就可以证明你是不是有诚意了。”

白坚武道:“你要知道的是那样事情?”

翦长春道:“那姓耿的是什么人,从那里来的,和你们青龙帮是什么关系?”

白坚武暗自思量,“听他的口气,耿电的底细,料想他也早已是知道的了。他这是特地来试试我的。既然他早已知道,我说出来也是无妨。”

白坚武那里知道,他所猜想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原来翦长春是从白坚武身上所受的伤,看出是谁暗算他的。

要知杨浣青的师父是武林天骄檀羽冲,檀羽冲本是金国的贝子,在他未曾背叛本国的暴君之前,曾经是目前的金国御林军统领完颜长之的副手,对这门功夫自是甚为熟悉,那天杨浣青和他交手,就曾使过这门功夫。

他本来只知道杨浣青外号“小魔女”,对他的姓名来历全不知道的。交手之后,便知道她是武林天骄的弟子了。

耿电的名字和来历他也不知,那一天杨浣青叫耿电逃走之时口称“耿大哥”,是以他只能和白坚武说出“和小魔女同在一起的是姓耿的小子。”

白坚武怎想得到他只是知道一个姓,以为他早已摸清了耿电的底细了。

不过,白坚武所做的那一件亏心事,他却是真正知道的,何以他会知道,以后再表。

他察看了白坚武所受的伤,断定伤他的人必是“小魔女”,但“小魔女”又是武林天骄的弟子,这件事就不能不令他大为奇怪了。他反覆推敲,只能得到一个结论——十九和白坚武做的那件亏心享有关。于是半真半假,编了一套说辞,恐吓白坚武。白坚武果然给他吓得魂不附体,道了真情。

凉州总管李益寿这一天甚为烦恼。

昨天晚上,他的女儿曾经试探过他的口风,今天早上,他和儿子计划偷袭浣龙帮之时,他的儿子又曾劝告过他。他就是为着这两桩事情烦恼的。

此际他在“签押房”(办公室)里踱着方步,心里想道:“真是一对不懂事的孩子,我怎可以造反?当年耶律将军将才远胜于我,他统率全国士兵,尚旦逃不了国破家亡的命运,我如今只有这点兵力,如何能够抵敌全国大军?再说,就是恢复了辽国,于我又有什么好处?我只是宗室,辽国恢复,也轮不到我做皇帝,反不如现在当个凉州总管更好,能享受富贵荣华!”

正当他绕室伤惶之际,忽地有个人推门而进。

签押房重地,未经通报得他允许,是决不能进来的,他一惊之下,回过头来,喝道:“什么——”“什么人”的“人”字未曾出口,他已经看清楚了那是个什么人了。

那人哈哈笑道:“李总管,请恕我作个不速之客!”

原来这个人正是他的宾,全国的御林军副统领翦长春!

李益寿看见是他,不由得心头一震,暗自想道:“难道隔墙有耳,小畜牲今早和我说的话已经有人偷听了去,密报他了?”

当下强笑说道:“原来是翦大人,不知翦大人驾临,有何赐教?”

翦长春缓缓说道:“我是特地来向你贺喜的。”

李益寿怔了一怔,说道:“喜从何来?”

翦长春道:“听说令郎捉拿了一个重要人犯。”

原来李学松手下的一个军官,贪图富贵,把李学松那日擒获耿电之事密报给翦长春。当然,李学松的用心与及耿电的姓名和身份这个军官还是未曾知道的。

翦长春听他描述了耿电的样貌,已知是和“小魔女”在一起的那个少年。故此他昨日要向白坚武套问。待到白坚武供出真相,他自是尽悉底蕴了。

李益寿诧道:“是么,我可还未知道这件事呢?那是个什么人?”

翦长春道:“宋国有个颇有名气的将军,名叫耿照。李大人你可知道?”

李益寿道:“可是宋国‘飞虎军’的总兵官?”

翦长春道:“正是。他未做官之前,乃是武林人物,有江南大侠之名。”

李益寿好生纳罕,说道:“耿照身为宋国将军,又有江南大侠之称,武功定必高强,他怎会来到凉州,小儿又焉能将他擒获?”

翦长春道:“令郎擒获的不是耿照,是耿照的儿子,名叫耿电。

“耿电的身份虽然比不上他的父亲,也是一个关系重大的人物。大概你尚未知道,青龙帮现任帮主龙沧波正是他父亲的旧属,他这次到祁连山去,听说也正是龙沧波要他去接任青龙帮的帮主之位的。

“嘿嘿,咱们现在正要对付青龙帮,令郎擒获了这个龙沧波要让位给他的人,可不是大功一件么?”

李益寿是个老于世故的人,初时一喜,跟着不觉一惊,暗自想到:“这样重大的事情,松儿为什么不禀告我?倒让翦长春先知道了?”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翦长春阴恻恻的笑道:“令郎对你隐瞒此事,李大人可是觉得有点奇怪么?嘿嘿,这件事本来是可喜可贺的,但是否当真可喜可贺,那就要看老大人你的处置了。”

李益寿越发吃惊,连忙说道:“不错,我是觉得有点奇怪。请翦大人明白见教。”

翦长春低声说道:“令郎和这姓耿的小子可是要好的紧啊!老大人,你可该明白了吧?”

李益寿颤声说道:“那,他、他、他,他为何——”

翦长春笑道:“他为何要将他捉来?嘿嘿,或许就是特地这佯做作,好让耿电借你老大人的衙门养伤的。”

李益寿连忙关上房门,低声恳求:“翦大人,我的身家性命都交给你了。请你手下留情,让我处置那个小畜牲。”

翦长春道:“老大人忠心为国,难得难得!请问老大人如何处置令郎?”

李益寿只有这个儿子,心里想道:“杀了这个小畜牲,女儿可是不能继承香火。”不由得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好半晌这才颤声说道:“翦大人,我,我请你饶他一命,怎样处置,你瞧着办吧。”

翦长春道:“老大人不用惊恐,俗语说得好,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此事我不张扬出去,还可以让令郎立功。”

李益寿大喜道:“翦大人大恩大德,小官没齿不忘。小官这儿,听大人吩咐。”

翦长春道:“老大人,你和我这样客气,我可是不敢当了。我看这样办吧。

“这件事你也不用告诉令郎,咱们今天就提早动兵,你差遣令郎作前锋,他一离开这里,我就来把那小子提出来,将他押解大都。这样还是你们父子的功劳。”

原来翦长春也是个心思缤密的人,在这凉州总管府里,他是孤掌难呜,必须紧紧的笼络李益寿,暂且布恩于他,宁可将来回京之后,再告他的“御状”。他把李学松调开,也正是为了避免正面和他冲突。

李学松得到父亲的命令,心里想道:“今早我曾劝过爹爹,爹爹怎的还放心让我去作先锋?”但随即想道:“这也好,我作前锋,总胜过别人去做。有机会我就向青龙帮通风报讯。”

耿电的病已经好了六六分,李学松吩咐妹妹:“我去了之后,你好好的服侍耿兄,只要小心谨慎一些,提防给外人知道。”

李芷芳笑道:“我知道的了,翦长春是不是也去祁连山?”

李学松道:“他是主帅,当然去的。”

李芷芳道:“那就更不怕了,你放心去吧。”

李学松道:“我怕爹爹已经疑心咱们,万一耿大哥给不是咱心腹的仆人瞧见了,那可大大不妙。”

李蓝芳笑道:“你不放心,那我把他藏在我的闺房,哪个仆人还敢进来?”

李学松道:“这倒是一条妙计。你把他藏在闺房,莫说仆人,就是爹爹,也不会踏入你的房间,不过——”

李蓝芳道:“不过什么?”

李学松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说道:“你今年十九岁了,下月十六就是你的生日啦。”

李芷芳道:“怎么样?”

李学松道:“前几天,我听得爸爸和妈妈商量,说是要给你找个婆家。”

李芷芳道:“我才不要他们给我找呢。”

李学松道:“对,爹娘找的怎及得上自己看中的人。妹妹,这位耿公子你看怎么样?”

李芷芳嗔道:“哥哥,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之所以要设法保护他,都是为了你的原故。你却笑话我,我不理你啦。”

李学松打恭作揖:“妹妹别忙,我是和你说句笑话儿。不过

李蓝芳越发生瞑,说道:“又有什么不过了?”

李学松道:“耿大哥是汉人,汉人有他们的一套礼法,我可不知他拘不拘泥于汉人那套礼法?咱们恐怕还要去劝一劝他。”

李蓝芳道:“麻烦死了,我不管了。”

李学松道:“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去吧,去吧!”半拉半扯,把妹妹拉到耿电养病那间密室。

耿电听了他们的计划,果然甚是尴尬。人家姑娘的一番好意,他若拒绝,姑娘的面子往那里搁?只好说道:“我的伤已经好了七八分,不如让我冒一冒险,趁着天黑,溜出去吧,免得连累你们。”

李学松道:“不行呀。我马上要走的了,没法交代一个妥当的人带你出去,府里守卫森严,你跑不掉的。你若要跑也该再待几天,待你的武功恢复了后才跑。”

李蓝芳道:“耿大哥,你别以为我是完全不懂你们汉人那套礼法的女儿,我知道你要避什么男女之嫌,对不对?也曾听过你们汉人有句成语,叫做:事急从权。我明白告诉你吧,我是把卧房让给你,卧房后面,是我侍女的房间,她是我的心腹,我搬去和她同住。”

李芷芳这样坦率的把话说明,耿电只好接纳他们的好意了。当下对她深深一揖,说道:“你们为我设想的这样周到,我不知怎样感激你们才好。尤其是李姑娘,我,我——”

李芷芳噗嗤一笑,说道:“我不是汉人,我不怕什么男女之嫌,你别婆婆妈妈了,快快换上这套衣裳,扮作我的丫头,走吧!哥哥也就快要起程啦!”

耿电说道:“李大哥,你到了祁连山,倘若碰上这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可以和他说实活。一个是杨守义,一个是罗浩威,一个是王鹏运。不过倘若他们和另外的人在一起,那就不能透露半点口风了。”耿电一面说话,一面说出他们的名字,青龙帮的“四大金刚”,他只不提白坚武。那是希望借李学松的口,向其他三人透露,白坚武不可相信。如果他们万一有机会碰上的话。

李学松道:“好,我记牢了,耿兄没有什么嘱咐吗?”耿电说道:“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回 李代桃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