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30回 逃出凉州

作者:梁羽生

完颜豪陪笑道:“西门柱石是已经把公主的话带回来给我了,我可还不敢相信公主真的会莲驾亲临呢?”

云中燕道:“我岂是言而无信之人,说过了要来拜访你,当然要来——”

完颜豪道:“不敢当,但,我可想不到,想不到——”

云中燕笑道:“你想不到我竟然在这间房间出现,是吗?”

完颜豪道:“是呀,我真是意想不到。”

云中燕道:“我和李小姐是好朋友,她又是这里的主人,我自是应该与她先叙友情,再去见你。这可用不着先告诉你吧?”

完颜豪明知她说的是谎话,但可不能当面拆穿她,只好诺诺连声,甚是尴尬的说道:“是,是,请恕我不知公主在这儿,多有冒犯了。”

李益寿见完颜豪对云中燕执礼甚恭,口口声声称她“公主”,不觉甚为惊异,心里想道:“不知她是那一国的公主?女儿又怎样和她结交上了。”当下只好放开女儿,以主人的身份上前招待。

完颜豪道:“李总管,我给你引见,这就是蒙古上国的贝丽公主。”

李益寿“啊呀”一声,说道:“公主光临,小官深感荣宠。芳儿,你和公主早就相识,怎的不告诉我。”心里想道:“原来她是蒙古公主,这就怪不得完颜豪也要怕她三分了。”

李芷芳莫名其妙,不过她也是个机灵的人,看得出云中燕是来帮她的,便道:“公主可不想招摇,我若早说出来,你们不相信,只怕还要把她当作姦细呢。”

云中燕笑道:“他们早已经把我当作姦细了。哼,完颜豪,你们刚才来势汹汹,不是为了搜查姦细吗?”

完颜豪陪笑道:“府衙里是谣传,据讲有个姦细混了进来。”

云中燕冷笑说道:“这个姦细就是我!我不愿招摇,曾经偷偷来看过李小姐几次。我也不知是否有人发现,或许这就给人误会是姦细吧?”

完颜豪只好再陪笑道:“我们一时鲁莽,公主,请你千万别要见怪。”

云中燕道:“不知不罪,我当然不会怪你。不过你们这样胡闹,可是对不住我的朋友。试想,纵然真有姦细,李小姐又岂能是收容姦细之人?嘿嘿,我并非为了自己怪你,但为了我的朋友,我可不能不怪你了!”

完颜豪道:“是该怪责。”当下向李芷芳深深一揖,说道:“我实是一心想要结识小姐,适才冒违之罪,请小姐大度包涵。”

李芷芳板起面孔,冷冷说道:“我可不想结识你,你给我出去!”

李益寿喝道:“芳儿,不可无礼。”

云中燕道:“李大人,并不是令媛无礼!”她和李益寿说话,眼睛却盯着完颜豪,完颜豪连忙说道:“是,是,是我无礼。”

云中燕道:“他知道就好。我是来拜会你,但你总不能在人家小姐的香闺会客吧?”

完颜豪忍住了气,心里道:“看在你是蒙古公主的身份,我暂且买你的帐,待会儿叫你知道我的手段。”于是又一次陪笑说道:“公主教训的是,我正想请公主移驾到小王的宾馆一谈。”

李益寿跟着出去,临行吩咐妻子道:“女儿交给你了,你可得好好的管教她。”

到了完颜豪的住所,云中燕道:“老大人,你已经尽了地主之谊了,请便吧。”李益寿讪讪退下。完颜豪请她进了书房,关上房门。云中燕怔了一怔,喝道:“你干什么?”

完颜豪道:“我怕隔墙有耳,咱们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云中燕道:“哦,你和我说的话,是不能让人听见的吗?”

完颜豪道:“正是。听说公主莲驾来到中原,已有两年,可惜小王新近方始知道,实是有失地主之谊。”

云中燕道:“不错,我是来了金国两年,这又怎样?”

完颜豪道:“没怎么样,不过我最近又听到了一个消息,正是和公主有关的。我不知该当如何处置才好,想要请教公主。”

云中燕冷笑道:“你的消息也真灵通,我倒要多谢你耗费精。神留心我的消息,说吧,那是什么事情,居然令你感到难处置?”

完颜豪脸上堆着干笑,说道:“贵国的金帐武士上一个月曾经来见过我,是他谈起公主的事情。他带来了贵国国师龙象法王的吩咐,要我帮他的忙呢,因此,与其说这是一个‘消息’,不如说这是一件令我为难的事实。”

云中燕暗暗吃惊,神色却是丝毫不露,冷冷说道:“他要你帮什么忙?”

完颜豪道:“听说公主不肯回去,乌蒙是奉了贵国大汗之命,来迎接你的,你不回去,他可交不了差。龙象法王是他师父,对这件事当然也不能不关心了?”

云中燕道:“好,爽快的说罢,他们要你怎样?”

完颜豪道:“乌蒙交来贵国国师的意旨,要我帮忙他们访查公主的行踪,万一我若是遇上公主,务必要把公主莲驾留下。乌蒙还说,这也是贵国大汗的意思。”

云中燕道:“哦,这么说来,你是要扣留我了?”

完颜豪道:“不敢。不过公主你是知道的,敝国一向是尊崇贵国的。敝国以小事大,对贵国的吩咐,可是不敢不遵。但‘扣留’二字未免言重了,我只是想请公主屈驾在这里暂住几天,待这里事情一了,我就送你回去。”

云中燕冷冷说道:“多谢你了,我可用不着你献这殷勤。”

完颜豪好笑说道:“公主不喜欢我来护送,那就让贵国的国师亲自来迎接你回去也行。他和乌蒙如今正在玉门关,距离这里也不过三四天路程。”

说来说去,总之他是不肯让云中燕一走了之的了,云中燕心里想道:“完颜豪本领不弱于我,加上一个翦长春,我不是他们对手。要想脱困,只能智取,不能硬来。”当下灵机一动,淡淡说道:“多谢你告诉我这许多消息,我也有一个消息和你极有关系,你想知道么?”

完颜豪怔了一怔,心道:“且看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葯?”便道:“公主请说。”

云中燕道:“我在贵国两年,你大概也知道我干的是什么了?”

完颜豪道:“小王不妄自猜度。”

云中燕道:“我和你挑开天窗说亮话,我来贵国,乃是奉了叔父拖雷之命,来探听你们的虚实的!”

这个秘密,完颜豪早已知道,却想不到她竟然直言不讳说出来。完颜豪苦笑说道:“敝国对贵国忠诚不贰,贵国却还对我们如此疑心,唉,我们但求能够相安无事,意愿已足,难道我们还敢对贵国妄动刀兵吗?耿耿此心,天日可表。还望公主在令叔拖雷元帅面前,美言几句。”

云中燕道:“这倒不是疑心你们,说到妄动刀兵,这个料想你们也不敢。叔叔要我来探听你们的虚实其中另有缘故。”

完颜豪道:“哦,什么缘故,倒要请教。”

云中燕道:“我们想找一个可靠的而又能干的管家,你懂不懂?”

完颜豪吃了一惊,说道:“恕小王愚鲁,这是什么意思?”

云中燕冷冷说道:“还不懂吗,就像你们对西夏一样。李益寿不就是你们在西夏扶植的新管家吗?”

完颜豪大惊道:“你是说贵国要把我们大金灭了?”

云中燕道:“也不必就做到这个地步,可以让你们比西夏好些。只须你们金国奉命唯谨,做我们的属国,你们姓完颜的一样可以做金国的皇帝。不过——”

完颜豪大为紧张,连忙问道:“不过什么?

云中燕道:“不过,你们现在的皇帝,甚是不得人心,叔叔的意思,想换一个皇帝。所以他叫我来中原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我代他察看,看那一个做金国的皇帝最为适合?”

完颜豪半信半疑,但心里想道:“听道云中燕最得他叔父拖雷的宠爱,而拖雷在蒙古的实权高于大汗,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惴惴不安的问道:“令叔既有这个意思,那么公主可曾替令叔找到适当的人选?”

云中燕道:“找到了。就是你的爹爹!”

完颜豪又惊又喜,说道:“哦,是我爹爹?”

云中燕道:“不错,你爹爹手握兵权,精明能干,又是皇叔的身份,以叔代侄,正是顺理成章之事。将来贵我两国,联手灭宋,还要仰仗你们父子的大力呢、嘿嘿,只要你们父子听话,金国皇帝的宝座,我敢担保,你的爹爹准能坐得安安稳稳!”

父亲做了皇帝,儿子就是现成的太子,未来的国君了,完颜豪想不到这个“天大的富贵”竟然会落在自己的身上,利令智昏,忙道:“皇帝的宝座,我们父子是不敢奢望的。但令叔和公主这么看得起我们父子,小王自是铭感五内,誓当图报!”

云中燕道:“这么说,你是愿意听话的了?”

完颜豪道:“只要不令小王太过为难,姑娘尽管吩咐。”虽然利令智昏,说话仍然颇有分寸。心里想道:“她若然要我放她走,我就用他们大汗和国师的命令来做挡箭牌。”

云中燕早已料到他的心意,淡淡说道:“要更换贵国皇帝之书,这是天大的秘密。是我们的大汗和国师都未知道的。如今公事私事,我都未曾了结,又不能和国帅明言,是以暂时不想回去!”

她的事既然不能和国师明言,自是不便和完颜豪说了,完颜豪心里想道:“听说她喜欢一个绰号黑旋风的男子,莫非就是为了私情,是以迟迟不肯回国。”当下讷讷说道:“这个、这个我恐怕难以作主。”

云中燕面色一变,说道:“好,你要和我为难,那也由你!”

完颜豪踌躇不定,说道:“我怎敢和公主为难,我还要仰仗公主的大力呢。”云中燕冷笑道:“你知道就好。”完颜豪道:“只是贵国大汗之命,小王不敢违背。贵国国师跟前,小王也是没法交代。”

云中燕冷冷说道:“大汗之命,你不敢违背,我的叔叔,你就敢得罪吗?我已经告诉了你,我是替拖雷叔叔办事,不必听命于大汗,更不必说什么国师了。”

完颜豪汗流浃背,说道:“是,是,小王不敢。”

云中燕笑道:“其实你不泄漏出去,国师又焉能知道你私自放了我呢?有什么不好交代的?嘿嘿,你要我在叔叔跟前替你们父子说好话,你却要扣留我,这叫我如何能为你们说话?你仔细想清楚吧,这桩交易做不做任凭于你!”

完颜豪牙根一咬,暗自思量:“她的话固然不能全信,但万一她说的是真,她的叔父拖雷真的要废立我国皇帝,而又属意于我爹爹的话,我得罪了她,可就误了大事。罢罢,就当作一场豪赌吧,放了她于我没有什么损失,真的事成,我就赢来了天大的富贵了。”

思念及此,心意立决,完颜豪站了起来便即说道:“好,那么我送公主出去。请公主恕我冒犯之罪,在令叔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云中燕笑道:“你放心等着做太子吧,但你也不用送我了,我自有李小姐陪我出去。”

完颜豪怔了一怔,说道:“你要和李小姐一同出去?”

云中燕道:“怎么,你不许可么?她是我的好朋友,我要她陪我游玩凉州。”

完颜豪心里想道:“我已经决意豪赌一场,那又何必为这次要的事令她不欢?料想李芷芳也不敢带一个男子公然和她走出府门吧?”于是陪笑说道:“我在这里也是客人,怎敢干涉主人的行动,何况李姑娘还是你的好朋友呢。公主,你言重了。”

云中燕笑道:“你这几句话倒还算得是明白一点道理。好,那我走了。”

刚说到这里,忽听得有人敲门,完颜豪喝道:“是谁?”翦长春的声音在外面应道:“是我!”

完颜豪眉头一皱,心道:“翦长春怎的这么不懂事,我已经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许来打扰的。”但因翦长春是他父亲的副手,最少名份上是他的长辈,又想好在与云中燕所谈的“大事”已经终结,那也不怕他知道了。于是只好忍住脾气,开门让他进来。

原来今晚在总管府中的大搜索,完颜豪主内,翦长春主外,他是负责主持中堂之外的搜查的。搜查过后,又亲自去把守大门,所以内堂所发生的事情,他还未知道。完颜豪和云中燕在密室会谈,虽然吩咐了侍卫不许让人进来。但翦长春正是侍卫的顶头上司,他又是有急事来见完颜豪的,侍卫当然是不敢阻拦。

翦长春看见了云中燕,不禁大吃一惊,连忙口称“公主”,向她请安。云中燕笑道,“我和你们的小王爷是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逃出凉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