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31回 心事难言

作者:梁羽生

杨守义道:“猜想那位李姑娘应该是护送他上祁连山的吧?”杨浣青暗自想道:“恐怕不见得。看昨晚的情形,她分明是喜欢了耿大哥,她又正在妒忌着我,怎肯让大哥回到祁连山和我相见?就算耿大哥要回去,只怕她也是要设法阻挠。”不过这番说话,她可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杨守义接着问她们道:“耿公子伤得如阿,你们可知道么?”杨浣青道:“昨晚我在总管府没见着他,只是听到了他的声音,看来似乎好了一些。”云中燕道:“我是见着了他的,只不知他武功是否已经恢复,看外表则是和常人一般了。”

杨守义道:“好,只要他好了几分,我就可以更放心了。云女侠,敝帮的事情,得过你屡次帮忙。你可愿意到祁连山和我们的帮主一见么?”

云中燕道:“贵帮龙帮主乃是当世英豪,本来我就是想拜见他了。不过,目前我还要到别的地方去走一趟,有件事情要办。待有机会,他日定当前往贵帮拜见龙帮主和各位首领。”原来云中燕昨晚见着耿电,已经从耿电口中知道了黑旋风的下落。当时完颜豪正要闯进室内搜查,耿电在百忙之中只能告诉她一句说话:“黑旋风在大都,他急于和你相见。”云中燕也不知道黑旋风是为了何事前往金京,自是不免为她担忧,故而只好放弃祁连山之行,赶去大都找寻他了。

杨守义听说她有另外的紧要事情,不便相强,当下只好分道扬镰,与她挥手道别。

云中燕走了之后,杨守义忽道:“杨姑娘,我拜托你一件事情。”杨浣青道:“叔叔言重了,有话但请吩咐。”

杨守义道:“请你回祁连山报讯,顺道追查耿公子的行踪。官军正在进攻祁连山,虽说有个李学松暗中帮忙咱们,但耿公子若是给官军碰上,亦是不便。何况还有完颜豪的人呢。多一个人保护他总是好的。”

杨浣青诧道:“你不回去么?”

杨守义道:“我本来是要回去的,现在有了你,你的本领比我强,可以替我做这些事情。我想抽身做另外一件事了。”

杨浣青道:“啊,那是一件很要紧的事吗?可不可以告诉我?”

杨守义道:“我要回凉州去营救我的一位义弟。”

杨浣青道:“你不是说鹰爪已经发现了你的行踪,是以才出城躲避,怎么又要回去冒险?”

杨守义眉头一皱,说道:“为朋友尚且不辞两肋插刀,何况他是我的义弟?”心想这位杨姑娘怎的如此不明事理。杨浣青迫得要对他说真话了,当下问道:“你这位义弟可是白坚武么?”

杨守义道:“不错,他是我的二弟。十余日前,我本来是和他一道回祁连山的,在路上碰上了翦长春,他给翦长春捉了去。你是不是已经知道这件事情?”

杨浣青道:“这件事我还未知道,不过我知道另一件事情。”

杨守义道:“什么事情?”

杨浣青道:“你这位白二弟恐怕不是好人。”

杨守义道:“何以见得?”

杨浣青道:“你可知道冀北双雄与陕中双煞因何向他寻仇?”

杨守义道:“他和冀北双雄之中的康彻结有梁子。”

杨浣青道:“什么梁子?”

杨守义不禁又是眉头一皱,心里想道:“此事牵涉闺阁隐私,我怎能与她直言无忌?嗯,这位杨姑娘也实是太喜欢查根问底了。”当下只好说道:“大概是一点小小的误会吧。”

杨浣青道:“我倒听来了一个可靠的消息,恐怕不是小小的误会呢。”

杨守义道:“什么消息?那里来的?”心里不觉已是有几分不大高兴了。

杨浣青道:“杨叔叔,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你和家父又是朋友,请愿谅侄女说话不知避忌,据我听到的消息,白坚武是垂涎康灵的美色,他因好不遂,杀了康灵灭口的。”

杨守义忍住火气,说道:“这种谣言,怎能相信?”

杨浣青道:“我这消息是从康灵的一个师姐口中得来的。”

杨守义哼了一声道:“她怎么知道?”

杨浣青道:“她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但对师妹的为人她却是十分清楚的。而且俗语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白坚武干下这桩伤天害理的事情,也决不会完全没人知道。如今她的师姐正在搜寻人证物证,总有水落石出之时。”

杨守义弗然不悦,说道:“既然还没确切证据,那你就不可偏听一面之辞。”

杨浣青道:“然则白坚武又怎么说呢?”

杨守义道:“他说康灵是个婬荡女子,你与一个恶霸混在一起,他不知她是康彻妹妹,将她和那个恶霸并除了。”

杨浣青忍不住怒火中烧,说道:“康灵决不是如你所说的坏女人,白坚武自己做了坏事,还要毁坏人家名誉,真是可恶之极!”

杨守义心头一动,忽地说道:“白坚武是好是坏,暂且不谈。我听浩威二弟说过,他说你的师父是武林天骄檀大侠,对么?”

杨浣青不解他询问自己的师承是何用意,当下点了点头,说道:“不错。”

杨守义道:“那么双雄双煞来向白坚武寻仇,你怎么知道?”

杨浣青道:“实不相瞒,当时我是暗中跟踪他们的。”

杨守义面色铁青,大声说道:“从前在那古庙之中,有人用暗器打伤了白坚武,那个人是不是你?”原来杨浣青是用师傅的打穴手法打伤白坚武的,这一门打穴手法,天下只有武林天骄和完颜长之两人及他们所传的弟子会用,杨守义以前本来疑心是完颜豪的,此时却是疑心杨浣青了。

杨浣青淡淡说道:“叔叔好眼力,不错,正是侄女。”

杨守义大怒道:“你因何干出这种事情?即使你认定启坚武是个坏蛋,也该光明正大的向我告发他呀!黑白未分之前,就用暗算的手段,这,这,这——”

杨浣青道:“这事我是不得而已为的。叔叔,你暂且息怒,请听我的解释如何?”

杨守义心里想道:“她做这件事,虽然不是侠义道之所当为,但他毕竟是我的晚辈,看在她死去的父亲份上,她做了错事,我也只能严厉的教训她,可不能将她当作敌人翻脸。”当下强抑火气,说道:“好吧,我就听听你如何辩解。你说得合理便罢,否则,你也不必叫我做叔叔了。”

杨浣青说道:“耿电可曾把完颜长之那封机密文书给你看了?”

杨守义道:“哦,那封机密文书是你交给耿电的么?”

杨浣青道:“是杜复夺自完颜长之派往凉州的使者之手,社复给了我的,我给耿电的。请问耿电把这文书与你之时,是否曾郑重的交给过你,请你千万不可让第三人知道?”

杨守义道:“不错。这是你的意思吧?你是要防犯白坚武?”

杨浣青道:“不,这是杜复的意思,他也认为白坚武不可靠的。杨叔叔,我知道你与他是八拜之交,假使当时我就向你告发白坚武,你一定不会相信我的说话。嗯,你现在都不相信呢,是不是?”

杨守义呆了一呆,说道:“真的是社复说过这样的话?他又何所见而云然?”

杨浣青道:“你们和金鸡岭是有往来的,我岂可胡乱捏造杜复的说话?”

杨守义喃喃说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其实,他的信心已是有几分动摇了。暗自想道:“杜复是个老成干练的人,他应不至于无缘无故说二弟的坏话。”

杨浣青继续说道:“杜复何所见而云然,当时我们匆匆分手。我没有仔细问他。但你总有机会见着他的,你可以仔细问他。叔叔,你刚才责备我不该偏听一面之辞,那么我希望你也不要只是相信白坚武一个人的说话。”

杨守义双眉一轩,说道:“我会去问社复的。但这是将来的事情,现在我却是非回凉州不可。”

杨浣青道:“你还要回去救他?”

杨守义道:“事情尚未水落石出之前,我岂能让结交的兄弟落在敌人手里,置之不理!”

杨浣青道:“如果他已经投降了敌人呢?你回去救他,岂不是自投罗网?”

杨守义不觉怒火再燃,说道:“即使他当真做了你说的那件坏事,那也只是他私德有亏。我与他共事二十年,青龙帮成立未久,他就加盟的。若说他会背叛本帮,屈膝事敌,我无论如何,也是不能相信!”

杨浣青道:“私德有亏,大节也就未必能够坚持。何况他犯的乃是好邪而兼毁谤之罪,并非寻常的小节出入可比。”

杨守义道:“事情都没有弄清楚呢,你怎么就可以一口咬定?”

杨浣青听他口气软了几分,再劝他道:“不错,事情是该弄清楚了再行处置的。那晚,我用暗器伤了他,行事有欠光明磊落,你责备我,我也应该向你认错。那是我一时的孩子脾气,要给他一点薄惩,但也还不是要杀他的。不过,在弄清楚之前,你又何必去冒这个险呢?”

杨守义气平了些,但仍然说道:“将来水落石出之时,如果他当真是如你所说的那种坏人,不用你替康灵报仇,我也要亲手杀他,现在我非回去设法救他不可。他是否投降敌人,我也应该弄个清楚呀!如果是的话,我拼了这条命也得把他除掉,以免为本帮留下后患;不是的话,我坐视他落在敌人之手,那就非但对不起结义的兄弟,更愧对本帮了。”

这番话他是心平气租之后说出来的,杨浣青知道已是无法挽回他的心思,只好说道:“叔叔既然定要如此,侄女只能先回去禀告龙帮主了。请叔叔多加小心,最好等龙帮主派人到凉州再行动手。”

杨守义不禁笑道:“我会懂得怎样办的,你一路上也多加小心吧,好,保护耿公子之责,我就交给你了。”

杨浣青劝他不动,只好让杨守义回凉州去。她独自去追寻耿电的行踪。

“他们若是上祁连山的话,倒是不难追上。但只怕那位李姑娘未必愿意跟他上祁连山。”杨浣青心想。当下只好一路打听他们的消息。

杨浣青的猜疑并不全对,但却勉强可以说是中了一半。原来耿电和李芷芳仍然是要上祁连山的,不过他们走的却不是前山的正路,而是绕了一个圈子,从另一条小路转入后山的。

李芷芳的母亲,内心是不愿意女儿嫁给耿电的,但为了情势所迫,却不能不把他们送出城。

出城之后,老夫人凄然说道:“芳儿,你爹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这次瞒着他送走你们,他定然大发雷霆,我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够劝他回心转意,但愿咱们母女能够再见,但在你爹息怒之前,你可是不能回家的了。芳儿,妈不在你的身边,你可要好自为之啊!”

李芷芳也觉心酸,眼儿一红,说道:“妈,我想不到你会对我这样好,我会自己照料自己的,妈,你也要好好保重啊。”

老夫人回过头来,对耿电说道:“耿公子,我把唯一的女儿交付给你了,你可要好好待她!”抹一抹眼泪,便叫车夫驾车回城。

耿电当然是听得懂老夫人的意思的,可是在这般情景之下,却不容他有所辩白,而且,急切之间,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措辞了,只能如此说道:“老夫人大恩大德,小侄永齿不忘,令媛救了我的性命,我也定当感恩图报。”此时,马车已经启行,老夫人在车上说道:“好,那我就放心了。”

耿电与李芷芳单独相处,心中甚感不安,李蓝芳说道:“妈已经去得远了,你怎么还不走呀?”

耿电说道:“李姑娘,我是真的衷心感谢你,但我不想多连累你。我的武功已经恢复了六六分,我,我——”

李芷芳道:“你是想一个人走,把我抛下不理么?”

耿电说道:“不是这个意思,你给我累得母女分离,我已是于心不安。你是千金小姐,怎方便和我一起上祁连山去?”

李芷芳道:“你这样快就忘记了妈刚刚对你说些什么吗?”

耿电心头一震,讷讷说道:“李姑娘,我,我正想和你说

李芷芳噗嗤一笑,说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不可回家,你是知道的了。你不要我上祁连山,叫我到那里去?”

耿电初时听她重提母亲的话,只道她进一步就要谈及终身大事,自是不禁惴惴不安。至此方才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想道:“她有弃暗投明之意、我倒是应该成全她的心愿。至于她对我的一片痴情,我恐怕只能辜负她了。但现在却还不是敞开心胸和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回 心事难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