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36回 深入虎穴

作者:梁羽生

耿电正在欢喜,忽觉掌心微痒,原来是坐在他旁边的杨浣青,轻轻捏着他的手掌,指头儿在他掌心扒来抓去。

耿电怔了一怔,立即知道她的心意,想道:“她一定是想与我同往大都,却不好意思向龙帮主说。但她不说,我又怎好替她来说呢?”

心念未已,忽听得李芷芳“噗嗤”一笑,说道:“龙帮主,你这件事情,可做得有点欠思量了。”

龙沧波愕然说道:“不知有何不妥之处,请姑娘明白见告。”

李芷芳道:“好,那我就先告诉你一件事情,请大家都为耿大哥和杨姑娘喝三杯喜酒。”

杨浣青满面通红,嗔道:“你胡乱说我什么?”

李芷芳笑道:“一点不是乱说,这可是耿大哥告诉我的呢。龙帮主,你知不知道,耿大哥和杨姑娘是自小就定了亲的,不,是杨姑娘还未出世就走了亲的。人家好不容易见了面,你却只叫耿大哥一人前往大都,这不是拆散了人家一对好鸳鸯吗?”

龙沧波大喜道:“对,我真是老糊涂了,我竟然看不出他们原来早就是一对了。该罚、该罚!”

李芷芳笑道:“对,这不是罚酒,这是喜酒。”

龙沧波拍了拍脑袋,哈哈笑道:“对,对,对,大家都喝三杯!”

三杯喝过之后,龙沧波说道:“耿公子一人前往大都,我很是放心不下。杨姑娘,麻烦你陪他一同前往,好么?”

他故意说得一本正经,令杨浣青窘得面红直透耳根,说好也不是,说不好不不是。

李芷芳道:“杨妹妹,龙帮主在呵你了,你怎么不说话呀?”

耶律夫人笑道:“你们别作弄她了,杨姑娘不说话,那就是答应啦。对了,浣青,你刚才和我说起你的师父,我想起了还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呢。”

杨浣青这才开口道:“什么事情?”

耶律夫人道:“你这次前往大都,可能见着你的师父。”

杨浣青大为欢喜,说道:“师父也要进京参加孟老镖头的封刀大典么?”

耶律夫人道:“这倒不是,听说是为了家事。”

武林天骄檀羽冲本是金国的贝子,众人听说是他的家事,也就不便再问下去了。

杨浣青道:“师父去年叫我办的事情,我还未得回报。倘若在大都见得着他老人家,那就更是最好不过了。”

李芷芳笑道:“你用不着找寻借口,你要和耿大哥同往金京,龙帮主早已答应你了。”

汤浣青嗔道:“李姐姐,你今天怎么啦,老是拿我开玩笑。”

李芷芳笑道:“我说乃是喜事,你怎么着恼了?”

杨浣青道:“好,你也有喜事,要不要我说给龙帮主知道。”

李芷芳道:“哎呀,你可别要乱说,算我怕了你好不好?”

罗浩威是个老实人,听得杨浣青说到自己的头上,不由得黑脸泛红,窘态毕露。

龙沧波看在眼里,心中早已雪亮,笑道:“杨姑娘,我有时糊涂,却并非时常糊涂,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你用不着告诉我了,咱们预祝李姑娘的喜事,早日到来,同喝三杯就是。”

杨浣青教过罗浩威的刀法,知道他的性格,心里想道:“他们还未成为事实,我过早说了出来,只怕反而弄得不妙。”于是也就不为已甚,喝了三杯,一笑作罢。

过了几天,凉州的细作回来、,向龙沧波报告军情。李益寿这次损兵析将,连一双儿女都给敌方捉去,目前正在着急得似热锅上的蚂蚁,估量他是决不敢再向祁连山进兵的了。另一个好消息是,完颜豪和翦长春都已离开凉州,没有他们向李益寿施加压力,祁连山更是不用担忧了。

局势既然平静下来,龙沧波便也放心让耿电等人离山。

同一日离山的共有五个人,耿电、杨浣青前往大都,罗浩威和李家兄妹则是回转凉州。白坚武变节的事情,罗浩威早已禀告了帮主,龙沧波特地授权让他代表自己去彻查真相的。他和李家兄妹一同去,自是可以获得许多方便。

到了山下,大家握手道别,都是颇有依依不舍之感。

罗浩威道:“耿大哥,你此去金京,不啻深入虎穴,须得多多保重才好。但愿你平安无事,早日归来。”

耿电说道:“你此去凉州,也要多些小心才好。”

杨浣青笑道:“有李姑娘在他身边,用不着咱们为他担心的了。”

李芷芳却是无心说笑,皱看眉头说道:“我还不知道如问去见我的爹爹呢。”

杨浣青道:“我教你一个法子,你就说是罗三哥把你门兄妹救出来的不好吗?”

李芷芳道:“我想过了,罗三哥在青龙帮名列四大金刚,只怕爹爹不会相信。而且龙帮主是希望我门兄妹能够设法使得爹爹反金的,我们若然回到家中,爹爹没了顾虑,只怕又不肯听从我门的话了。”

李学松道:“到了凉州,咱们别忙回家,先见着了杨守义大哥再说。”

耿电说道:“兹事体大,我想龙帮主也必定会有个妥善的安排的。”

罗浩威道:“龙帮主是曾吩咐过我,到了凉州,仍然前以利用王吉的朋友那间煤炭行和山上暗通消息。”

李芷芳道:“啊,原来你早就得了帮主的锦囊妙计,却不说与我知道。”

罗浩威叫屈道:“昨晚席散之后,帮主才和我说的,我可没机会见着你呀。”

杨浣青笑道:“李姐姐,三哥是老实人,你应该相信他,他是不会向你隐瞒什么事情的。”

耿电笑道:“咱门该分手啦。”

罗浩威道:“杨姑娘,多谢你替令师传我刀法。你在大都见着令师,请代我问好。”他特地当着耿电的面,把这件事情再一次说了出来。好让耿电和李芷芳都能消除对他的误会。

耿电心中暗笑:“三哥倒是粗中有细,其实我早已对他没有误会了。”

杨浣青道:“我也拜托你一件事情,你到凉州见了王吉,代我告诉他,我将来还要回到他的店子里,吃他一碗豆腐羹。”

罗浩威不觉笑了起来,说道:“但愿你能够真的很快回到凉州,这碗豆腐羹我请客。”

分手之后,杨浣青看着罗浩威和李家兄妹的背影去得远了,忽地噗嗤一笑。

耿电说道:“你笑什么?”

杨浣青笑道:“我只道你是个至诚君子,现在才知道,原来你也是一个善用心机的人。”

耿电话道:“我用了什么心机了?”

杨浣青道:“那天你叫罗三哥陪李姑娘上山,敢情是早就算准他们有今日之事,这还不是机心么?”

耿电笑道:“原来你说的是这个,你不喜欢这个‘结局’么?”

杨浣青玎道:“你自己大多疑心,我还未曾说你呢,你还要开我的玩笑。”

耿电笑道:“对,都是我的不好,我不该只听了一鳞半爪,就对你有所误会的。这误会可真不小,几乎误了咱们的大事。我在这里向你赔礼啦。”

杨浣青又羞又喜,说道:“谁要你赔礼,你别得意,你以后惹恼了我,我还是不理睬你的。”

耿电伸了伸舌头,说道:“这样厉害,怪不得人家叫你小魔女。我怎敢还有胆子来惹恼你。”

杨浣青这才说出真心实话来:“谅你也不敢。嗯,说真个的,罗三哥和李姑娘得有这个结局,我比你还更高兴呢。”

耿电陶醉在她的轻频浅笑之中,心里的阴影全都消散了。

杨浣青拉了他一拉,说道:“刚才是你问我,现在轮到我问你了。你呆呆的在想什么?”

耿电瞿然一省,说道:“没什么。啊,对了,刚才你说的要回到凉州吃一碗豆腐羹,这是怎么回事?”原来他和杨浣青在祁连山见面之后,一直还没有功夫仔细问她在凉州的遭遇。

杨浣青道:“王吉的身份,你是知道的了。”

耿电说道:“听说他是龙帮主派去凉州卧底的人,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杨浣青道:“他是在凉州城里开了一间豆腐店的,他的豆腐羹可大大有名呢!”耿电道:“原来如此。”

杨浣青忽地又噗嗤笑了起来。

耿电说道:“又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来了?”

杨浣青道:“你的一个朋友曾经假冒过我的名字。这件事情,十分有趣,你要听么?”

耿电怔了一怔,说道:“我的朋友冒充你?那人是谁,为了什么?”

杨浣青道:“她是个十分漂亮的姑娘,你猜猜看。”

耿电恍然大悟,说道:“哦,敢情是云中燕?”

杨浣青笑道:“对了,我没说错吧,云中燕不是你的好朋友么?”

耿电笑道:“她是我的好朋友的好朋友,当然,她也是我的好朋友。但她为什么冒充你呢?”

杨浣青道:“我在凉州,曾经到过王吉那间豆腐店找他。没有找着,却给鹰爪探听到了。当天晚上,完颜豪就派了西门柱石和两个凉州武士到豆腐店搜查,要着落在王吉的身上非把我交出来不可。无巧不巧,恰值云姐姐路过,她就冒充是我,跟着西门柱石到了总管府,王吉这才免了这一场大难。听说那些鹰爪给她戏弄得不亦乐乎呢。”

耿电笑道:“原来是这么一件大事,怪不得那晚我在总管府会碰上她。”

杨浣青笑道:“你说她是你的好朋友的好朋友,你那位好朋友又是谁?”

耿电说道:“就是咱们这次要往大都去找的那位黑旋风了。”

杨浣青道:“哦,原来她是黑旋风的好朋友,这也就怪不得了。”

耿电说道:“怪不得什么?”

杨浣青道:“我叫她私上祁连山,她说另外有事,敢情她也是要到大都去会黑旋风了。”

耿电说道:“黑旋风在大都是我告诉她的。我也是这样猜想。”

杨浣青道:“我和云姐姐不打不成相识,十分的想念她。这次若果在大都能够见着她,真是太好了。”

耿电笑道:“是呀,黑旋风是我的好朋友,云中燕是你的朋友,倘若都能相会,这可真的热闹了。”

他们在路上谈论云中燕,却不知道云中燕早已到了大都。

不过云中燕却还未找着黑旋风。

金京是云中燕旧游之地,她曾经到过不止一次,但这一次却和以前几次大大不同。

过去几次,她是以蒙古公主的身份,潜入金京,打听敌国的虚实。金国的京城,早就有蒙古的“细作”(问谍),以各式各样的身份,在大都定居。她到了大都,根本用不着“抛头露面”住宿客店,而是住在“自己人”的家里。那些“自己人”而且还是有“尊贵”的身份,足已作她的掩护。

而且,蒙古虽说是金国的敌国,两国之间,常有冲突发生。但到底还不是全面破裂、大举交兵。蒙古势强,金国势弱,她的蒙古公主身份,即使给金国发觉,金国也不敢把她怎样。

这一次却不同了,她是违抗拖雷召她回国的命令躲到金京的,金国又正在和蒙古讲和,金国的御林军统领完颜长之业已得到拖雷的密令,要帮忙拖雷找寻她的。她在金京,想要会晤的黑旋风和轰天雷,又是金国的钦犯呢。

但云中燕为了要找黑旋风,也顾不了这许多了。她女扮男装,混入金京,找了一间在较偏僻的街道小客店住下,伪称是游学京城的士子,日间无事,就闭户读书,店主人倒也没有疑心。

暂时有了个容身之地,不过,要找黑旋风和轰天雷可就难了。

她知道要找着黑旋风,先得找着丐帮的帮主陆昆仑,陆昆仑却是居无定所的。

天下任何帮会,都有一个固定的“总舵”(会址),就只丐帮没有,丐帮弟子四海为家,帮主注在什么地方,那个地方就是临时总舵。

丐帮虽然不是金国朝廷禁止设立的帮会,却也是为金廷所忌的。陆昆仑最近几年住在大都,地址除了本帮地位较高的弟子和他的极为相熟的朋友之外,外人根本无从知道。

云中燕当然也曾想到可以从丐帮弟子口中去打听他们帮主下落,但丐帮弟子头上没刻着字,街道上所见的乞丐可能是丐帮弟子,也可能不是丐帮弟子,如果找错了人,她的秘密先要泄漏!而且即使找到了丐帮的弟子,冒昧探询,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

无可奈何,她唯有暂且匿居客店,等候机会了。

这一日云中燕在街上闲游,忽闻到一股肉香,令人唾涎慾滴。抬头一看,只见前面一间饭馆,火光融融,许多食客,正在围炉烤肉。饭馆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回 深入虎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