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38回 好友重逢

作者:梁羽生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那老叫化打了个哈哈,说道:“你冒充是我,却不认识我么?”

端木赐虽然早已猜着他是何人,但从他的口中得到了证实,仍是不禁大吃一惊,吓得面无人色,讷讷说道:“你,你,你原来就是丐帮帮主陆昆仑?”

陆昆仑哈哈笑道:“不错,我陆某人正是叫化子的头儿。你们这些官老爷,不是最看不起讨饭的么,怎的却都冒充起我的徒子徒孙来了?嘿嘿,你们既然自愿做我的徒子徒孙,那我也唯有不客气要做你们的老祖宗了。乖孩子,见了爷爷,还不磕头?”

端本赐情知难免受辱,横了心肠,定一定神,暗运毒功徒地扑上,呼的便是一掌。喝道:“你们丐帮到处滋事,我正要拿你这叫化头儿!”

陆昆仑笑道:“好得很,我正要找个吃饭的处所,你把我捉去,那是求之不得。”

话犹未了,只听得“蓬”的一声,端木赐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打着他的胸膛,陆昆仑纹丝不动,端木赐却是好似喝醉了酒一般,面孔胀得通红,踉踉跄跄的直向后退。

陆昆仑道:“喂喂,你快来捉我呀,怎么反而逃了?”

就在这一瞬间,端木赐的面色由红变黑,一条右臂肿得碗口般粗大,却是软绵绵的垂下来。

原来他的毒掌打着了陆昆仑,却给陆昆仑的内力反震回来。陆昆仑没有中毒,他反而自己中毒了。

还幸陆昆仑无意杀他,端木赐这才能够逃入后堂,又再发召施令。

陆昆仑叹口气道:“官老爷不肯赏饭吃,没奈何,我这老叫比只好走了。你们的体己话说完了没有?”

云中燕面上一红,说道:“陆帮主,您怎的让这恶贼走了?”

陆昆仑笑道:“杀一个端木赐有什么用,谅他也阻止不了咱们。走吧!”

端木赐的手下早已聚集了来,在门外严阵以待。陆昆仑神色自若,拿下他所背的那个大红葫芦笑道:“你们不肯赏饭给老叫化吃,老叫化赏酒给你们喝吧。”打开葫芦塞子,呼噜噜的把一大葫芦酒喝个干净。

陆昆仑揉一揉肚皮,蓦地张口一喷,喷出一股酒浪。在门外严阵以待的这班武士忽觉眼前白蒙蒙一片,酒花已似雨点般的洒得他们满头满面,脸皮竟然火辣辣的作痛。这些武士吓得慌了,不约而同的人人都是把双掌掩护眼睛,以防眼睛会给弄瞎。

陆昆仑哈哈笑道:“我这陈年老酒的滋味好不好?”大笑声中,和黑旋风、云中燕已是出了大门,扬长而去。

云中燕在路上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笑过之后,伺黑旋风道:“你们怎么知道我给鹰爪骗在这里?”

黑旋风笑道:“端木赐派出许多冒充丐帮的弟子,怎能瞒过身为帮主的陆老前辈?你给那个弄蛇的恶丐引诱离开烤肉苑之时,已是有丐帮的弟子回来报告了。”

云中燕笑道:“幸亏丐帮的耳目重多,我这次倒是歪打正着了。但你又怎么猜想得到是我呢?”

黑旋风道:“你的蒙古口音,就瞒得过别人,可瞒不过走遍各地吃四方饭的丐帮弟子。你可知道在烤肉苑的食客之中,就有丐帮的一个六袋弟子在内,不过他不是作乞丐的装束罢了。他是为了打探敌方动静,帮主特许他如此的。我不但知道是他,还知道你一定是来找我的呢。”

云中燕心里甜丝丝的,却故意说道:“你就料得这样准吗?”

黑旋风道:“这有什么难料,你若不是为了找我,怎会一个人冒了这么大的危险,单独跑到金国的京城里来?”

云中燕面上一红,说道:“你以为我非见你不可吗?我只是因为知道你在这里,才想起要找你罢了。”

黑旋见笑道:“不管怎样,你今天冒了这么大的危险找我,我总是感激你的。不过,我却有一事未明,你怎么知道我在丐帮。”

云中燕道:“是你的好朋友耿电告诉我的。对啦,你另外的一个好朋友轰天雷,我听说他是和你在一起的。”

陆昆仑好似有意让他们倾诉难情,特地放慢脚步,让他们走在前头。此时他们已是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那个荒废了的砖窑工地了。

黑旋风道:“轰天雷今早去拜访他的一位世伯,那人是梁山泊好汉之后,隐居西郊的秘魔岩下,他只是要见轰天雷一人,故此我不便和他同行。你是在那里碰上耿电的?”

云中燕笑道:“你一定猜想不到,我是在凉州总管府的小姐闺中碰上他的。”

黑旋风诧道:“有这样的事情?难道他做了凉州总管李益寿的女婿?”

云中燕笑道:“起初我也这样猜想,后来才知道完全错了。”

黑旋风道:“错了?那么这是怎样一回事?”

云中燕道:“他是途中碰上强敌,身上受了伤,后来给李益寿的儿子李学松捉去的。不过这个李学松和他的妹妹李芷芳却是咱们这边的人,知道捉错了他,就瞒住父亲,将他藏在李小姐的闺房里养伤。后来,他的脱险,我倒也曾经帮了他一把忙呢。”

她把在凉州的经过一一告诉了黑旋风,听得黑旋风又是惊奇,又是好笑,说道:“如此说来,这位李小姐也算得是位女中豪杰。但那完颜豪受了你的捉弄,待他知道你是骗他,只怕是把你恨之刺骨了。”

云中燕笑道:“我若是怕他,我也不敢到这大都来了。”接着又笑道:“耿电虽然没有和那位李小姐成为佳偶,但他却也另外有了意中人呢!这位姑娘才貌双全,武功远在那位李小姐之上。”

黑旋风喜道:“这位姑娘是谁?”

云中燕道:“你可曾听人说过小魔女么?”

黑旋风道:“啊,耿电的意中人就是这位小魔女吗?听说曾有好几个金国的大内高手在她的手里栽过跟斗。”

云中燕道:“不错,就是这个小魔女了。她姓杨,名叫浣青。她的父亲是耿电父亲的旧属,两家还是生死之交呢。”

黑旋风越发欢喜,说道:“耿大哥得此佳侣,真是可喜可贺。如今就只是凌大哥还没着落了。”

云中燕道:“不是听说凌大哥和吕东岩的女儿爱上了吗?”黑旋风道:“吕东岩的妻子势利得很,这桩好事只怕还有许多磨折呢。我们上次到吕家的时候,那位吕姑娘业已出走,他们两人现在也还没有见着呢。”

云中燕道:“你们上次离开吕家,是什么时候?”

黑旋风道:“就在我们逃出娄家庄之后的第三天。”

云中燕道:“可惜,可惜。”黑旋风道:“什么可惜?”云中燕道:“如果你们在吕家多留几天,说不定就可以见得着吕玉瑶。”

黑旋风道:“啊,她回家了吗,你怎么知道?”

云中燕道:“我也是那天晚上逃出娄家庄的,第二天就在一座树林里碰上了吕玉瑶。她和一个姓秦的少年在一起听。”

黑旋风诧道:“姓秦的少年?”

云中燕说道:“我无意中见他们说话,这姓秦的少年名叫秦龙飞,自称是轰天雷的师弟。”

黑旋风道:“不错,轰天雷是有这么一个师弟。这个秦龙飞还是他的师父的独生子呢。”

云中燕道:“这个姓秦的小子是个大大的坏蛋。”

黑旋风吃了一惊,问道:“他怎么样?”

云中燕道:“他乱造轰天雷的谣言,想骗吕玉瑶跟他走,我气不过跑出来打了他一记耳光,把他赶跑。”

黑旋风这才恍然大悟,说道:“啊,竟有这样的事情。怪不得秦老伯向时一现查问他儿子的事情,时一现好似有什么话不敢说出来似的,总是支吾以对了。时一现那晚是先我们进入娄家庄的,敢情他早已发现秦龙飞有什么不对了。”

云中燕道:“我赶跑秦龙飞之后,曾对吕玉瑶说明真相,劝她回家。”

黑旋风道:“据我所知,吕东岩的妻子想把女儿许配给自己的侄子,她那侄子也是一个坏蛋,比秦龙飞还要坏。吕姑娘回到家里恐怕也是待不住的。”

云中燕笑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我们也用不着为凌大哥担忧,他们两人若有缘,什么也阻挡不了。”

黑旋风道:“对,好一个有缘千里来相会!”

云中燕面上一红,嗔道:“你想那里去了?”

黑旋风忽地咦了一声,说道:“你看那边。”

云中燕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有一座砖窑冒出缕缕黑烟。

云中燕道:“咦,怎么只有一座砖窑开工,恐怕有什么不对吧?”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他门后面接下去说道:“当然不对,你看那几个人根本不是窑工。”原来陆昆仑已经追了上来,他们却还没有发现。黑旋风定睛一看,隐约看见几个人堵着那座窑口,窑口烧着一堆草料,顺着风向,浓烟倒灌窑中。那几个人竟然是金国武士的装束。

黑旋风暗暗佩服陆昆仑的眼力,说道:“这几个鹰爪不知在干什么,咱们过去看看。”

陆昆仑道:“老叫化不想多管闲事,既然你门要走,老叫、在这里给你们把风。”原来陆昆仑表面虽然好似玩世不恭,其实却是颇为老成持重,眼前的事颇为古怪,他是要为黑旋风提防对方可能埋伏有的党羽。

荒地中间是个臭水塘,旁边长满高过人头的野草,黑旋风和云中燕不想打草惊蛇,于是藉着野草的掩护,悄悄的走过去一探究竟。

还未走近,已是听得那几个武士的吆喝声,一个喝道:“你这雌儿出不出来?哼,当真是要找死么?”另一个则在笑道:“你长得这样漂亮,给熏得像个黑脸玄坛,那就难看死了。”话犹未了,忽见窑口金光闪烁,另一个武士“哎哟”一声,连忙跃开,破口大骂:“臭丫头,看你能够在窑里躲到几时?老子倒是有怜香借玉之心,你这个臭丫头偏偏这样不识抬举,居然还敢伤了你的老子。好,把火烧旺一些,熏死这臭丫头。”原来他是着了一根梅花针。

黑旋风这才知道,这座砖窑里困着一个女子,那几个武士想是害怕她的暗器厉害,故而不敢进去,在窑口采用火攻之法。

黑旋风怒气勃发,喝道:“咱门可不能容忍这班鹰爪干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云中燕和他一样心思,早已在他说话之前扑上去了。

那几个武士叫道:“又有一个雌儿来了,哈哈,这个雌儿还更漂亮!”“还有一个小子呢。哼,你们来干什么?”他们看见只是一对少年,尚自不以为意,嘻嘻哈哈的还在说些风凉活。那知话犹未了,云中燕已是倏的扑到他们面前,喝道:“我要你们的命。”

剑光闪处,血花飞溅,一名武士已是中剑受伤。他们这才大吃一惊,知道来的乃是劲敌。呼呼风响,一条水磨钢鞭立即向云中燕猛扫过来,跟着一个使锯齿刀的武士和一个使练子锤的武士从两翼扑来,向云中燕围攻了。水磨钢鞭,锯齿刀和链子锤乃是长兵器和重兵器,云中燕剑法虽然神妙,急切之间,却也只能施展腾挪闪展的轻灵身法暂且躲避,无法还攻。

说时迟,那时快,黑旋风亦已扑到。一个使双刀的武士和受伤的那个武士上前堵截。黑旋风喝道:“你受了教训犹自不知进退,那就休怪我了。”声到人到,出手狠辣之极,只听得“咔嚓”一声,那个受伤的武士伤上加伤,一条右臂硬生生的给黑旋风拗断。他刚才受的剑伤本是轻伤,断了右臂,可是疼痛难当了。倒在地上,杀猪般的惨叫。

使双刀的那个武士大惊之下,慌忙转身就跑,黑旋风也如影随形,倏的到了他的背后。那武士感到背后微风飒然,反手一刀。黑旋风使了一手空手入白刃的功夫,那人劈了个空,右手的钢刀已给黑旋风夺去。黑旋风笑道:“总算你还有几分本领,居然没有给我夺去双刀,好,那我也就网开一面,让你去吧。”

围攻云中燕那三名武士本领较强,但见自己的两个同伴和黑旋风只是一个照面,便即一伤一逃,亦是不禁胆怯。黑旋风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在对付那两个武士的时候,早已留意这三个围攻云中燕的敌手,此时看准了他们的弱点,一个“黄鹄冲霄的身法,身形平地拔起,立即向其中一个武士的天灵盖抓

这武士一甩练子锤,意慾使个“雪花盖顶”的锤法保护自己,那知他的练子锤挥舞得快,却还没有黑旋风身法之快,只听得“嗤”的一声响,黑旋风一爪抓破他的衣裳,这武士的琵琶骨断了一根,练子锤脱手飞出。琵琶骨断折,武功已废,但能够避开天灵盖抓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回 好友重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