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04回 兵书的秘密

作者:梁羽生

试想一派的剑谱,关系何等重要?武当派即算如何托大,剑谱不是由掌门金光道长保管也该由四大弟子看守,云中燕轻功再好,也决不能独自偷了去的,难道还有本领更强的人做她的帮手?黑旋风心想。

正自疑心难释,耳边已经听得云中燕说出“少陪啦!”这三个字了。

黑旋风心中一动,叫道:“姑娘且慢!”

云中燕笑道:“唉,算我怕了你啦,你这个人怎么老是纠缠不清?”

黑旋风笑道:“不是我和姑娘啰嗦,有个故事,或者你会高兴听听。”

云中燕道:“我那有功夫听你讲什么故事?”

黑旋风道:“听了这个故事,句能对你很有好处。”

云中燕不觉也给她引起了好奇之心,说道:“有什么好处,你先说说!”

黑旋风道:“你喜欢偷剑谱来玩,那么如果有一样东西比武当剑谱更宝贵难得,你想不想找来看看?”

云中燕道:“是什么?”

黑旋风道:“是一部兵法。剑法不过是十人敌、百人敌、这部兵法则是万人敌,你说是不是宝贵得多?”

云中燕噗嗤一笑,说道:“我又不做将军元帅,兵法要来何用?”

黑旋风道:“三大门派的剑谱,你偷了来不也是没用吗?世上难得的东西,到了自己的手里,总是有趣味的,你说是不是?”

云中燕给他说得不禁又笑了起来,说道:“你这人倒很有意思。原来你是想找我帮手偷东西,却想出了这样一片歪理来打动我。嘿这倒对了我的脾性,你说正经的大道理可能我会厌烦,这样的歪理我却听得进去。但不知这部兵法是在何人手里,想必是个很扎手的人物了。否则你不会要我帮忙去偷。”

黑旋风道:“不是偷,是找。不过要找到这部兵法恐怕比偷更难。”

云中燕道:“越难越有趣。好,我现在倒是给你说动了心,决意帮你找了。这部兵法藏在那里?”

黑旋风笑道:“你猜我为什么要把和那些人的约会定在虎头岩上?”

云中燕恍然大悟,说道:“敢情就是藏在这虎头岩上?和那些人的约会不过是陪衬的,省得你多走一遭。”

黑旋风道:“也不一定就是在虎头岩上,不过总是在梁山之中。”

云中燕道:“是谁人著的兵法?”

黑旋风道:“你要知道,那就听我说这个故事吧。”

云中燕道:“你说吧。”

黑旋风道:“你可知道梁山泊的故事?”

其时距离梁山泊起义未到百年,梁山好汉的故事可说是妇孺皆知。云中燕冷笑道:“梁山一百零八条好汉在此聚义,替天行道、干得轰轰烈烈,谁个不知?那个不晓?你我是未出过闺门的女子吗?未出过闺门的女子也会知道!”

黑旋风道:“着呀,他门一百零八条既然干得那样轰轰烈烈,后来却又何以烟消云散了呢?”

云中燕道:“这还用问,当然是给官军袭灭的了。扫平梁山的是北宋大将张叔夜,对么?”

黑旋风道:“梁山泊的覆败,不是败给官军,也不是败在张叔夜之手。”

云中燕诧道:“这个说法我倒没有听过,那么你说,这又是为了什么?”

黑旋风道:“是由于宋江的一念之差!”

云中燕道:“如何一念之差?”

黑旋风道:“张叔夜带兵来打梁山,用诱敌之计,擒了梁山泊坐第二把交椅的玉麒麟卢俊义。这卢俊义本是个家财万贯的富豪,舍不得死,在受刑之下,就投降了。张叔夜再把卢俊义作为人质,招降宋江,宋江最顾手足之情,为了援救卢俊义,想出一个诈降的苦肉缓兵之计,希望官军释放了卢俊义之后,再返梁山聚义。却不知这个‘诈降’的计策,正坠敌人的陷阱!如果不是由于宋江这一念之差,即使真降了一个卢俊义,那也无损于梁山的大局!所以我说,梁山之败,真正的原因,实在不是由于败给官军!”[羽生按:宋江事见宋史张叔夜传:“叔夜再知海州,宋江起河朔,转略十郡,官兵莫敢接其锋。声言派至。叔夜使间都见所向,“贼”径趋海滨,劫巨舟十余,截卢获。于是募死士得千人,设伏近城,而出轻兵距海诱之战,先匿壮卒海旁,伺兵合,举火焚其舟,贼闻之,皆无斗志。擒其副贼,江乃降。”这是“官书”,自然要为官军粉饰,低毁梁山义军,而跨大官军战功。但即使是“官书,也不能不承认,宋江起河朔,转略十郡,官兵莫敢接其锋”的事实,其中说卢俊义“副贼”受擒“江乃降”大概是可信的史实。不过,稗官野史所说宋受招之后,“征西寇”(以方腊为首)的事却是假的,此事见宋史侯蒙传:“宋江寇京东,蒙上书,言宋江以三十六人,横行齐魏,官军数万,无敢敌抗者。今青溪盗起,(方腊,睦州青溪人。“青溪盗”即指方腊。)不若赦江,使讨方腊以自赎,帝曰蒙居外不忘君,忠臣也。命知东平府,未至而卒。”是则赦宋江讨方腊,不过侯蒙曾有此议,并未实行也。]

云中燕听得津津有味,说道:“梁山好汉之中,不乏聪明才智之士,难道就没人看出敌方的陷阱,劝阻宋江?尤其是那位浑号智多星的军师吴用,宋江不是一向对他言听计队的吗?”

黑旋风道:“据说吴用泣血苦谏,无奈宋江是不肯依从。后来,吴用和他说道:‘咱们是发过誓,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兄弟,你这一去,只怕是凶多青少,有去无回,但我也只好陪你去了。不过我只请求你延期一天。’宋江感于他的义气深重,他本来是和张叔夜约好第二天去投降的,为了吴用的原故、终于再拖了一天。”

云中燕道:“吴用要拖这一天做什么?”

黑旋风道:“吴用用这一天功夫,写了一部兵法。”

云中燕恍然大悟,说道:“哦,原来你现在所要我的是梁山泊军师吴用的这部兵法!”

黑旋风道:“不错,吴用写了一天一夜,写到五更时份,方才写成这部兵法。”

“写成之后,吴用就把鲁智深找来,把这部兵法讨托与他。”

云中燕笑道:“什么人不好付托,却付托给这个花和尚?”

黑旋风正色说道:“你别看轻了这花和尚,这花和尚可是粗中有细堪当大任的人。他的性子和李逵一样,纯真耿直,对梁山泊的事业最是忠心,但却没有李逵的鲁莽。是以吴用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花和尚最为合适。”

云中燕道:“你好像是那晚在吴用的身边似的。”

黑旋风笑道:“我是学‘说话人,(即说书人)讲故事的口吻,不能不加油添酱,吸引听众。”

云中燕道:“好,想不到你还是一个出色的说话人,我已经给你的故事迷住了,你赶快说下去吧。”

黑旋风道:“吴用叫鲁智深把这部兵法埋藏在一个地方,说道:‘这部兵法是我毕生心血之所聚,明日我和宋哥哥去见张叔夜,只怕是有去无回的了。这部兵法我乃是想藏之名山,传之后人。但也不想它埋没太久,无人发现。金国将来必是宋国的大患,这部兵法若能落在一个未来的抗金首领之手,必有大用。你懂得我的意思吗?”

鲁智深道:“你是要我保守这个秘密,待找到了合适的人,叫他来发掘这部兵法?”

吴用道:“不错,所以你现在必须逃下山去,找个寺院出家,仍然做你的和尚。倘若找不到一个可以托付的人,你也得想办法把这秘密传之后世。”

云中燕道:“我也曾听过一个传说,说是鲁智深在梁山覆灭之后,便在杭州的灵隐寺出家,如今杭州六和塔下,还有鲁智深的金身法像。我去找没见到。但听你这么说,这传说竟是真的了?”

黑旋风道:“把这个秘密告诉我的人,说得有如耳闻目睹,我是宁可信其有的。”

云中燕道:“吴用为什么不叫鲁智深把这部兵法带出去?却要后人多费许多功夫寻找?”

黑旋风道:“梁山已在军官包围之中,当时吴用也是怕他逃不出去。何况埋在地下总比带在身上安全一些。”

云中燕道:“那么你知不知道它埋藏何处?”

黑旋风道:“我若知道,也不用请你帮我一同寻找了。”

云中燕道:“梁山这样大,九个山峰,方圆八百里,找这样一部兵法,岂非大海捞针。”

黑旋风道:“希望虽属渺茫,但也还有点线索可以依据。”

云中燕连忙说道:“什么线索?”

黑旋风心念一动,故意笑道:“你没兴趣听我把梁山泊的故事先讲完吗?”

云中燕道:“你讲得这么动听,我那有不听的道理?好,兵法之事,暂且按下。请你这位出色的说话人话接前文。”她模仿当时一般说话人的口吻,把黑旋风也逗得笑了起来。不过,黑旋风是个甚为细心的人,在她开玩笑的语气之中,却也看得出她那遮掩不住的想要知道这部兵法下落的心情。

黑旋风哈哈一笑,接下去说道:“活分两头,鲁智深私逃下山之后,第二天宋江便带了一众兄弟,去张叔夜军中,行他的‘诈降’之计。但也还有两个兄弟,不肯跟他去的。”

云中燕道:“是那两个?”

黑旋风道:“一个是黑旋风李逵,一个是混江龙李俊。”

云中燕道:“李逵不是对宋江最忠心的吗?”

黑旋风道:“正因为他对宋江忠心,所以要为宋江准备一条后路。他说,哥哥你若回来,那就罢了。若不回来,俺就抡起两把板斧杀上东京,找那皇帝老儿要人!你要知道李逵固然是对宋江忠心,但他也是最反对招安的!”

云中燕笑道:“听来,你在梁山泊一百零八条好汉之中,倒像是最佩服李逵呢。怪不得人家要给你一个相同的绰号了。”

黑旋风道:“人家给我这绰号,我可是惭愧得很,我怎么比得上梁山泊的那位黑旋风呢。”

云中燕笑道:“不用客气,我看你倒是比那位梁山泊上的黑旋风更加智勇双全。说下去吧,那个混江龙李俊又如何呢?”

黑旋风道:“李俊却和黑旋风不一样,他是打了独善其身的主意,后来,听说是逃到海外,占了一个岛,自立为王了。”

云中燕道:“这人无关宏旨,不必再说他了。宋江等人听说后来是给朝廷毒死的,是真的么?”

黑旋风道:“当然是真的了。宋江自以为用的‘诈降’之计,却不知早已落在张叔夜算中。他和众兄弟到了张叔夜军中,当晚张叔夜盛筵招待,就把他门一齐毒死了!最可惜的是智多星吴用,他早已猜想到酒中有毒,还是陪宋江饮了。(羽生按:梁山泊好汉的下场,稗官野史有几种不同说法。我这个也是杜撰的,但揆之史实,宋江并无征方腊之事,似乎也还可以言之成理。)

张叔夜毒死宋江之后,叫卢俊义假传宋汪的命令,把李逵骗下梁山,李逵虽然不肯到张叔夜军中,却也给毒死了。”

云中燕道:“可惜的不是智多星吴用,最可惜的应该是宋朝的皇帝老儿。”

黑旋风道:“此话怎说?”

云中燕道:“若然不是毒死宋江和他的众兄弟,金人恐怕也不会这样容易得到北宋的江山了。”

黑旋风黯然说道:“你这话是说得最有道理。朝廷此事,当真是自坏长城。”

云中燕道:“不要慨古论今,我还想听你未说完的故事呢。”

黑旋风道:“对,我现在应该交待那位花和尚鲁智深了。

“鲁智深知道宋江和一众兄弟都给毒死之后,以他的性格而论,我想他一定是痛不慾生,恨不得为兄弟报仇的。但由于身员军师的嘱托,只能隐姓埋名,在灵隐寺做了十儿年和尚。”

云中燕道,“这可真是难为他了。后来怎样?”

黑旋风道:“后来他就这样寂寂无闻的了。”

云中燕道:“死了?那部兵法的秘密呢?”

黑旋风道:“他只留下四句惕语。据说他是在六和塔下,夜听潮音,忽然悟了‘大道’,留下四句惕语,就‘圆寂’了!”

云中燕道:“是那四句偈语?”

黑旋风道:“这四句渴语是:坐看云起,卧听潮喧,道行完满,天心月圆。”

云中燕笑道:“第三句太俗,其他几句却又太雅,不像是鲁智深说的。”

黑旋风道:“或许他做了十几年和尚,火气早已收敛,吐属也和以前不同了。临终之际,忽然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回 兵书的秘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