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40回 荒林中伏

作者:梁羽生

这苍老的声音叫“耿公子”和“杨姑娘”快走,风、云二人听了,不觉都是大吃一惊,慌忙加快脚步。

只见密林深处,一堆人正在厮杀。三个人被围在当中,一个是用折扇当作武器的书生,果然不出黑旋风所料,正是“闪电手”耿电,一个是使软鞭的少女;还有一个则是年约六旬,形容枯槁的老头。云中燕悄悄说道:“这位杨姑娘就是我曾经和你说过的那位‘小魔女’杨浣青了。”至于那个形容枯槁的老头,他们两人都不认识。

包围他们的敌人也不过只有四个。一个道士,一个和尚,一个中年妇人和一个身材魁悟的武士,这武士的相貌一看就知不是汉人。”

敌方虽然仅多一个,但这四个人可都是各有独门武功的一流高手,道士使的是一柄形如鹤嘴的短锄,招数甚为古怪;和尚使的是一把方便铲,竟是少林寺的佛门家数;中年妇人使的是一把长刀、一把短刀,招招狠辣,那个武士却是什么兵器都发有,一双蒲扇般的手掌盘旋飞舞,掌风呼呼,远远可闻。

黑旋风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一看之下,就知道这四个人的劝夫,任何一个都足以和他打成平手。

耿电和杨浣青各在一方,把那老者夹在中间,敌人攻来的招数,部给他们抢先接了去,看来他们是不想让那老者分神应敌。那老者身法迟滞,但每当敌人迫近了来,他偶出一掌,对方却非立即退开不可。因此看起来是耿电和杨浣青在保护他,但倘若没有他的支撑,耿杨二人只怕也早已落败。黑旋风吃了一惊,心里想道:“这位老英雄受伤很是不轻,居然还有如此功力!不知他是何人?”

半夜三更,山深林密,黑旋风和云中燕进了树林,双方恶斗的七个人,都还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黑旋风心念未已,只见那个道士一锄劈下,耿电挡在老者身前,折扇一指,指向他的“气门穴”,道士本来甚占上风,却侧身一闪,说道:“林老头儿,你这话说得对。你活了一大把年纪,死也是应该的了,何必连累他人,为了成全你的义气,我们可以放走你这两个晚辈。”

此言一出,黑旋风方始恍然大悟,原来这个身受重伤的老者就是林重。

耿电喝道:“放你的屁,你们要害林老英雄,那是休想!”折扇疾挥,杨浣青的软鞭也同时打出。

只听得“铮铮”两声,那个肥头大耳的和尚抢上来替道士接招,耿电的折扇打在他的钢铲之上,溅起点点火花。那个中年妇人的双刀则朝着杨浣青滚斫而进。杨浣青的软鞭缠着她的长刀,一拉不动,中年妇人的短刀沿着鞭梢就削她的手指。她快杨浣青更快,软鞭一抖,放开她的长刀,一个“细胸巧翻云”,避招进招,软鞭卷向她的短刀。中年妇人抢上一步,长刀拨开鞭梢,从杨浣青身旁掠过。这几招兔起鹘落,迅捷之极,总算双方不吃亏。杨浣青夺不了那妇人的刀,固然是有点吃惊,那中年妇人的长短刀交互攻敌的绝妙招数,却连杨浣青头发也没削了一根,亦是禁不住心头微凛。

耿杨二人的攻势双双受挫之后,那道士冷笑道:“你这小子吹什么大气,凭你和这个野丫头的微未道行,就想保护得了林老头儿吗?”

那中年妇人笑道:“道兄,你大概还未知道这个小子的来历吧?”道士道:“他是谁?”那妇人道:“他的父亲是南宋的飞虎军总兵耿照。”那道士道:“就是江南大侠耿照吗?”那妇人道:“不错。这位号称大侠的耿照早已做了大官了,你还不知道吗?”那道士道:“哦,如此说来,我倒是不该答允放他了。”

两人一吹一唱,气得耿电怒火如焚,突然一跃而出,折扇点向那中年妇人胸口的“rǔ突穴”,“嗤”的一声,那妇人的衣裳被撕去一片,但耿电的折扇却给道士的葯锄荡开。那妇人佯怒道:“好小子,你想调戏老娘?”长刀一指,短刀一划,杨浣青冷笑道:“你这妖妇自己也不照照镜子。”软鞭一个旋风急舞,替耿电扫开她的双刀。

那道士笑道:“马大嫂不用生气,这小子既然不吃敬酒吃罚酒,咱们成全他的心愿便是。”

许久没有作声的林重,突然一声大喝。反手一掌,劈向那道士。

林重受伤之后,纵跃不灵,本来一直是兀立不动,在耿杨二人掩护之下,应付对方的围攻的。那道士想不到他突然有此一着,百忙中葯锄横挡,使了一招守中带攻的招数。锄头的锋刃迎截林重手腕,锄柄撞向他的肋骨。这一招“劈云锄”法使得甚为精妙,当真说得是攻守咸宜,应变得当。但林重的掌法却更精妙,只见他倏的跃出,倏的退回,那道士一锄头劈了个空,虎口已是给他的指锋划过,当的一声响,锄头脱手飞出,斫在一块大石头上,入石三分。

林重哼了一声,说道:“想不到黄石道人门下出了你这个不肖弟子,白鹤观的声名都给你败坏了!”原来这个道士法号“朝元”,乃是黄石道人的三弟子。黄石道人属于武当支派,后来另立门户,做了白鹤观的主持,数十年来,白鹤观出了许多好手,在武林中也有了不大不小的声名。

朝元道人者羞成怒,冷笑说道:“你这不识时务的糟老头儿,死在临头,居然还敢教训我么?”怒冲冲的跑去拔出锄头,回来就要和林重拼命。

那个一直也是没有开口的武士忽地说道:“道长不用生气,待我给你报这一掌之仇!”朝元道人深知他的掌力刚猛之极。正好可以克制林重,于是便让他上去,自己则给他挡着耿电的攻击。

双掌相交,只听得“蓬”的一声,林重身形一晃,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那武士退了三步,面色铁青,紧紧咬着牙关,本来想要说几句得意的说话的,也说不出来了。

原来他给林重的内力一震,也是二口鲜血涌上喉头,只是他死要面子,不肯吐出来让人知道。

林重又受了伤,耿电这一惊非同小可,只道要糟,忽见两条人影从树林里捷如飞乌般的扑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耿大哥,守稳门户,我来帮你!”原来是黑旋风和云中燕及时来到。

那武士一见云中燕出现,面色突然大变,失声叫道:“公主,是,是你……”他这么一叫,登时鲜血淌出嘴角,给震断的一只大牙,也跌了下来。云中燕斥道:“卜钦罕,你为什么和这些坏人联手,欺负我的朋友?”

卜钦罕道:“请恕小将不知。”云中燕道:“好,你现在知道了,还不快给我滚!”

原来这个钦罕乃是蒙古国师龙象法王的弟子,在金帐武士之中名列第六,这次是作为蒙古使者的随从武官,来到金京的。另外的三个人则是金国的御林军统领完颜长之王府中的高手。

卜钦罕一来是不敢和云中燕动手,二来他也受了伤,对方来了救兵,他自忖已是难讨便宜,当下心里想道:“师父受了拖雷元帅之托,正要查访公主的下落,我问不赶快回去报讯。如何处置这件事情,由师父定夺好了,我犯不着在这里自讨苦吃。”主意打定,便即顺着云中燕的口气说道:“是,是,公主教训得是,小将告退。”

云中燕冷笑道:“我也不怕你回去禀告国师,你叫他不必费神找我,我喜欢那天回去自会回去,谁也休想迫我。”冷笑声中,长剑出鞘,和那个中年妇人交上了手。

黑旋风道:“耿大哥,你照顾林老英雄。”把耿电替下,呼的一掌就向那肥头大耳的和尚打去,这一掌不但劲道凌厉,而且暗藏有六七种擒拿手法。

那和尚把方便铲一立,喝道:“你就是黑旋风吗?叫你知道洒家的厉害!”方便铲激起一圈寒光,可是却连黑旋风衣角都没沾着。不过黑旋风那一抓也抓不进去。那和尚一声大喝,方便铲以迅雷闪电之势疾铲过来,他快,黑旋风更快,一个“黄鹄冲宵”的身法已是向着他的琵琶骨凌空抓下,那和尚急忙变招,方便铲一举,一招“举火燎天”,护着头顶,黑旋风焉能给他打着,身形斜落,双方已是倏的由合而分。

黑旋风冷笑道:“我知道你是少林寺的叛徒,哼,你这不守清规的秃驴,撞在我的手里,定须叫你难逃公道!”原来这个和尚法号“观照”,乃是少林寺十八罗汉首座四空上人的徒弟,四空上人曾经拜托丐帮的帮主陆昆仑代他缉拿这个叛徒的,是以黑旋风知道他的来历。

那个中年妇人是黑道上的人物,她的丈夫马兴元曾是横行北五省的盗魁,两年前莫明其妙的死了,她做了寡妇,后来不知怎的,投入了完颜长之王府。她的刀法自成一家,但和云中燕较量,还是稍逊一筹。

还有一个朝元道人,论他真实的武功,本来是在杨浣青之上的,但因他刚刚吃了林重的大亏,挫了锐气,却也只能和杨浣青堪堪打成平手了。

耿电把林重拉出圈子,说道:“老伯放心,这一仗咱们是赢定的了。”林重一看,看见黑旋风和云中燕确实是占了上风,杨浣青也足可以对付那个道士,放下了心上的石头,便坐下来,自行运功驱毒。耿电站在他的旁边守卫。

林重所受的毒伤委实不轻,但他的内功也是委实深厚,做了一会吐纳的运气功夫,不到半枝香的时刻,只见他的头顶上已是蒸发出熟腾的白气。

朝元和观照都是武学的大行家,知道林重骨中的毒质,正在随着汗水发散,心中俱是想道:“这老头儿只须恢复几分功力,再加上一个耿电,那时,我们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叫道:“风紧,扯呼!”

那中年妇人十分凶悍,她吃了云中燕几次亏,冗是恋战不休,朝元道人叫道:“马大嫂,一时胜败,算不了什么,咱们先找合子,再并肩子吧。”这是两句江湖黑话,意思是说找了帮手,再来打过。

云中燕在剧斗之中衣裳也有两处破烂,恼这妇人凶悍,喝道:“泼妇,留下一点记号再走!”霍的一剑横披,剑光过处,那妇人的头发随风飞舞,给削去了一大片,幸亏还未削着头皮。

那妇人凶性大发,左手一扬,短刀化作一道白光,笔直的向着云中燕胸口飞来,距离大近,闪避已来不及,云中燕百忙中使出“大弯腰斜插柳”的功夫,柳腰后弯,横剑对着面门,只听得“叮”的一声,短刀从她头顶飞过,把她头上插的一支玉替也打落了。

云中燕怒道:“好呀,我本来可以放你走的,现在可不能了!”

耿电笑道:“她吃的亏比你大得多、穷寇莫追算了吧!”

林重忽地张开眼睛,说道:“对,不能让他门跑到秘魔崖去。赶快去追!”

耿电虽然不知原因,但料想林重说的话必有道理,当下无暇细问,匆匆给黑旋风和林重介绍之后,便与杨浣青跑在前头,急忙追赶敌人。

黑旋风本是要到秘魔崖的,听了林重的话,心中一动,想道:“莫非轰天雷还在秘魔崖那边?”便即说道:“我是凌铁威的朋友,请问林老前辈可曾见过他了?”

此言一出,林重大为诧异,说道:“什么,你是他的朋友?我只道我给他骗了,原来你也给他骗了!我告诉你,你这个朋友可不是个好东西!”

黑旋风更为诧异,连忙问道:“他做了什么坏事,惹得老前辈这样生气?”

林重哼了一声,说道:“暗算我的就是凌铁威这小子!”

黑旋风大惊道:“有这样的事?”

林重道:“我就是因为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所以才冷不防中了他的毒针!”

黑旋风忙道:“老伯,你一定认错人了,凌铁威是从来不用暗器的,更莫说用喂毒的暗器了。”

林重本来是在想道:“别的人怎能在我的面前假冒凌铁威?”但见黑旋风说得如此确鉴,也不禁起了一点疑心,于是立即说道:“既然如此,你用不着照顾我,赶快到秘魔崖亲自去看个清楚吧。这小子说不定还在那边。”

林重业已恢复几分功力,只不过尚未能施展轻功而已。“冒充轰天雷那小子不知是谁?”黑旋风心急如焚,料想把林重暂时留在后面,已是无妨,于是也就不和他客气了,连忙加快脚步,追上前去。

耿电和杨浣青追在前头,他们二人都是一等一的轻功,用不了多久,就追上了朝元道士等人。

双方边打边走,耿杨二人以二敌三,防阻止不了他们,过一会儿,云中燕跟着赶到,这才打成平手。

再过一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回 荒林中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