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43回 武林天骄

作者:梁羽生

年震山道:“马老镖头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马如龙道:“孟霆的身家全已放在镖局,他重建这间镖局,资财都耗尽了,那里拿得出你老兄要的这五千两金子?这样吧,算是你老兄给我一个面子,我找朋友凑一百两金子送给你,咱门留个交情。”

年震山冷冷说道:“马老镖头,此事与你无关,我怎能要你破费?再说我也不是来乞讨的,我要的是孟霆应该分给我的五千两金子,你这一百两金子,还是留着赏给叫花子吧。”

马如龙唉了一声道:“年震山,这么说你是一点也不肯讲交情的了?”

年震山道:“这五千两金子我不要也可以,但孟霆需得答应我的条件。”

马如龙道:“好,你说吧。只要双方过得去,我会劝孟霆答应你的。”

年震山道:“你说孟霆的身家都已放在镖局,现钱拿不出来。好吧,那就请他把这镖局分一半给我。继任的总镖头吗,也得由我选任了。”

马如龙怒道:“年震山,你这未免欺人太甚了吧?”

孟霆道:“马兄,多谢你的好意,让我与他了结吧。”

马如龙道:“让我再说一句公道的话,年震山,你的话实在不合情理,这镖局又不是孟霆一个人的,如何能送你一半?”

年震山道:“好,我看在马老镖头的面子,再提一个合情合理的办法。请孟霆说出十年前他的那个“镖”的主人,亦即是说,只要他说出那个朋友的名字,我就向他那位朋友讨去!否则要嘛他就给我金子,要嘛他就给我镖局,我是决计不能让步的了!”

孟霆忍无可忍,喝道:“废话少说,你远来是客,进招吧!”

话犹未了,忽听得一个人说道:“且慢!”

只见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从人丛里走出来。一众宾客都不认识他,震远镖局的人,更是诧异,因为在典礼将要开始之时,他们恐防有人冒名混入,曾经暗地里仔细留心在座所有的宾客,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但现在这样一个大家都不认识的人,却突然在人丛中出现。

众人皆大诧异,只有孟霆和马如龙又惊又喜。

年震山喝道:“你是什么人?”

宾客中只有两个是官府方面的人,一个是御林军的军官,名叫符强,武功虽不很强,却是完颜长之的亲信,一个是京兆尹衙门的老捕头,名叫谢康,年逾六十,已届退休之年,是京兆尹(官名,相当于首都市长)却不肯让他告老,留他在衙门供养,碰到疑难案件才请教他。这两个人本来是大模大样坐在贵宾席上的,一见这中年书生来到,忽地都走出来,在他面前跪下,“冬,冬,冬”各自叩了三个响头。

这一下吓得众宾客都是惊疑不定,年震山也吓得不敢再问了。

只听得符强说道:“卑职不知檀贝子驾临,有失迎近,死罪,死罪!”

那中年书生道:“你家王爷好吗?”

符强道:“完颜王爷很是想念贝子,难得贝子重回大都,待卑职赶去禀告王爷。”

那中年书生道:“用不着你多事,我要见他,我自会去他王府。”符强道:“是,是。”又叩了一个响头,这才敢站起来。

中年书生微笑道:“老谢,你还在京兆尹衙门吗?”谢康应下一个“是”字,中年书生笑道:“这十多年来,我知道你为了我费了不少心力,如今我已回来,你可以回去向衙门销案了。”谢康吓得连连磕头,说道:“不敢。”那中年书生道:“你别误会,我不是怪你。要找我的人,又不只是际一个,你奉命找我,那是应该的,你起来吧。”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杨浣青在耿电耳边悄悄说道:“我的师父来了,这一回可有那黑鹰好看的啦。可惜我却不便出去认他。”

原来这个“檀贝子”不是别人正是杨浣青的师父“武林天骄”檀羽冲。

檀家是金国最显赫的贵族,祖先以战功封王,檀羽冲的叔爷檀道雄曾任金国兵马大元帅之职,现在的金国皇帝完颜雍是他的表兄。檀羽冲是檀家的长子,本应继承王位的,但二十年前他却忽然失了踪,有人说是因为他的叔父想自己的儿子继承王位,故此把他挤掉,有人说是因为他失宠于当时的金国皇帝完颜亮,故而“自行失踪”的。蜚语流言,谁也不知真假。

真正的原因只有那个御林军军官和孟霆知道。

原来檀羽冲虽然是金国贝子的身份。但却反对本国的侵略政策。前金主完颜亮穷兵默武,荒婬无道,檀羽冲曾经屡次进谏,完颜亮不从,反而疑心檀羽冲要推翻他。檀羽冲在金国不能立足,于是被迫逃亡,同时也就放弃了继承王位的权力了。

后来完颜亮举兵侵宋,采石矶一战,被南宋名将虞允文杀得全军覆灭,完颜亮败走瓜州,为部下所杀。他的堂弟完颜雍继位,就是现在的金国皇帝了。在这场战役中,北方的义军在金国后方起了牵制敌人的作用,而檀羽冲也在暗中帮忙汉族的义军,和义军领袖“笑傲乾坤”华谷涵、“蓬莱魔女”柳清瑶夫妇等人成了好朋友。完颜雍继位金王之后,他也没有再回金只。(武林天骄檀羽冲事迹,详见拙着“狂侠·天骄.魔女”)

但这种皇族内部的纷争,金国的统治者(包括掌握兵权的完颜长之在内)是不愿意让人知道的,故此二十一年来,檀羽冲的失踪事件,对略知其事的金国官场人物来说,始终是一个谜。一般的人,更是不知道有这件事了。例如御林军的军官符强,由于他是完颜长之的亲信,知道内情,但那个老捕头谢康,虽曾奉过上司之命找寻檀羽冲,但因何事找他,个中原委,谢康却是毫不知道的了。

镖局这方面的人,只有孟霆知道武林天骄的来历,因为他是祈连山义军领袖龙沧波的好朋友。而龙沧波和华谷涵柳清瑶夫妇是常有往来的,曾在金鸡岭柳清瑶的山寨见过檀羽冲。

除了孟霆之处,天马镖局的总镖头马如龙也认识檀羽冲。马如龙的镖局在金京历史悠久,当年檀羽冲为了结识汉人中的豪杰,曾经到过他的镖局。

不过一众宾客虽也认识檀羽冲,却不知道他的底细,但对“武林天骄”的大名,却是当真可以说是“如雷贯耳”的。

顾名思义,檀羽冲有“武林天骄”的称号,武学的造诣自是非同小可。二十年来,完颜长之是被认为金国第一高手的,但也有许多人说,“武林天骄的本领纵然不在完颜长之之上,至少也不在完颜长之之下,谁人才是真正的金国第一高手,恐怕还不易得出定论呢!”

马如龙上前行礼,檀羽冲说道:“马老镖头,你别把我当什么贝子,我是以武林同道的身份来这里的。”说罢就向孟霆道贺。

孟霆说道:“檀大侠光临,敝镖局增光不少。”

檀羽冲眉头一皱,随即哈哈笑道:“咱们是老朋友了,你和我客气做什么?你今日举行封刀大典,我怎能够不来呢,再说你现在碰上的麻烦,也是和我有关的呢!”

盂霆是从好朋友龙沧波口中知道檀羽冲的来历的,龙沧波曾经见过檀羽冲,盂霆可从没见过,如今听得檀羽冲自认是他的“老朋友”,不禁怔了一怔,心里想道:“听他的口气,似乎是想插手管我这件事情,我正愁不知如何对付年震山,这可好了,但不知他用什么藉口插手?”

盂霆猜疑未定,只听得檀羽冲已在说道:“年先生,请你过来。”

年震山惴惴不安的上前参见,说道:“檀贝子有何指教?”

檀羽冲说道:“我早说过,请你们别把我当作什么贝子。年先生,我和你都是在江湖上混的人,客气话那也不用多说了,咱们就按江湖上的规矩办事吧!”

年震山大吃一惊,嗫嗫嚅嚅的说道:“檀大侠,我,我可没有什么事冒犯过你啊。”心想自己与武林天骄可说得是素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不解他何以要横加插手?

檀羽冲哈哈一笑,说道:“年先生,你误会了,谁说你得罪过我呢?只不过你和孟老镖头的纠纷,和我有关罢了。”

年震山更是吃惊,说道:“不知那一方面有关?”

檀羽冲缓缓说道:“你不是找托孟老镖头保那支镖的主人吗?这个人就是我!”

此言一出,满堂宾主都是惊异不已。年震山心里想道:“这分明是檀羽冲强出头了,孟霆护送的是耿照的儿子,和他有甚相关?”当下强笑道:“原来孟老镖头护送的那个少年是檀大侠的公子,请恕年某无知之罪。”

檀羽冲道:“年先生,你又猜错了。我告诉你吧,我有一个女徒弟,孟霆护送的少年,正是我这徒弟的未婚夫婿。所以你虽然猜错了,但勉强说起来,这少年人和我也算得是有‘半子’的名份。”

杨浣青一听这话,羞得满面通红,幸亏旁边的人都在看着武林天骄对付黑鹰年震山这场好戏。谁也没有注意她。杨浣青心里想道:“看来师父已经知道我在这里,也已知道我和耿电的事情了。”不觉又是暗暗害羞,又是暗暗欢喜。

年震山道:“据我所知,孟老镖头护送的那位公子,似乎不是停在杨州,而是前往江南去了。”

檀羽冲冷冷说道:“你知道是倒不少了呀,但这又怎样?”

年震山讷讷说道:“檀大侠,你虽说是以武林同道的身份来此,这是你瞧得起我们这班江湖朋友,但年某可不敢高攀。”

檀羽冲道:“这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并不勉强你非要和我拉这交情不可。但你究竟想说什么,还是爽快说吧。”

年震山一硬头皮,说道:“檀大侠,你是皇亲国戚,我也只知你是贝子的身份。但不知贵友是谁?他的儿子前往江南,檀贝于是否亦已知道?”言下之意,“檀贝子”托盂霆护送的人,以乎不该前往江南,要嘛是孟霆说谎,要嘛就是武林天骄说谎了。

檀羽冲哼了一声,板起面孔说道:“我的朋友是谁,恕我不便奉告。你不服气,尽可以告发我,告我帮助友人,私通敌国好了!”

此言一出,石破天惊!年震山怎也想不到檀羽冲竟然说得如此坦率,不觉反而吓得慌了。

御林军军官符强忙打圆场。说道:“檀贝子说笑了。年先生,你的说话也是多了一点,还不快向贝子赔罪?”要知符强虽然知道内情,但以也这样低微的身份,却是怎也不敢得罪武林天骄的。

年震山慌不迭的赔罪,自找下场的台阶,说道:“檀贝子言重了,年某岂敢疑心贝子?”接着回过头来,对盂霆道:“事情既经檀贝子说清楚了,请盂老镖头恕我适才胡闹,告辞了!”

檀羽冲忽道:“年先生,你别走呀,事情还未了呢!”

年震山变了面色,说道:“檀贝子,我已经向你赔罪了,檀贝子不知还要我怎样?”

檀羽冲哈哈一笑,说道:“我说过要按江湖规矩办事的,怎能让你吃亏?你不是要分盂霆保的那支镖银的吗?”

年震山大为尴尬,只得抱拳说道:“年某不敢。”

孟霆不想节外生枝,跟着也说:“檀大侠,你忘记啦,那次你可并没有付我镖银的呀。”

檀羽冲道:“咱们是老朋友,你不收我镖银,我当然不必和你客气,但这位年先生是远道而来,向你索取补偿的客人,他那次劫镖,又的确是吃了亏的。按江湖上的规矩,咱们岂能让他白走一趟?那支‘镖’他说值二千两金子,好,我就照他的估价,也不还价了,我替你分给他一千镖银!”

“镖银”二字出了口,一串珍珠已是拿在手中。檀羽冲把这串珍珠一扬,说道:“在座高朋,料想不乏识货的行家,请看看这串珍珠,大概还值得一千两金子吧?”

珍珠发出柔和的光芒,虽然是在白天,众人也感到耀眼生撷。马如龙哈哈笑道:“这串珍珠,一共百颗,难得的是每一颗都是这么圆润大小。依我估价,拆开来卖,每颗最少值十两金子,合成这串珠串,那就非得二千两金子不行了!”

檀羽冲道:“好,那就当作是一千两金子吧,现在给你了,你接着呀!”

珠串抖得笔直,向年震山递去,在座的武学行家一看就知武林天骄有意较考年震山的本事。

年震山惶然道:“年某不敢领受贝子重赏!”可是他不要也不行了,那串珍珠已是送到他的面前,珍串的一端对着他的胸口的穴道。

年震山好歹也算得是江湖上的一个成名人物,如今给武林天骄当着众人的面,将他迫得下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回 武林天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