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45回 智服双魔

作者:梁羽生

黑旋风本来就是在追赶年震山的,首先攻到,说道:“燕妹,这厮是约我比武的,我和他未分胜负,你让给我吧。”云中燕笑道:“我剑已出鞘,可是不能立即收回的了。”

年震山顾忌她是公主的身份,起初不敢放胆狠斗,不过片刻,已是接连碰上几次险招。他咬了咬牙,叫道:“公主,你苦苦相逼,可休怪小人放肆了。”云中燕笑道:“我早已和你说过,我不是以公主的身份来的,你有什么本领,尽管使出来吧。”

年震山心念一转,想道:“要是能够抓着公主,胜于擒获孟铸多了。我脱身之后,大不了从此隐姓埋名,不再贪图富贵,那也就不用害怕她的报复了。”心念一转,双臂箕张,狠狠的向云中燕猛扑!

云中燕笑道:“对啦,这样打才有意思!”剑势倏变,唰唰唰连环三剑,虽然只是三招,三招之中却包含有极其复杂的变化。每一剑都是从年震山意料不到的方位攻来。

年震山倒吸一口凉气,这才知道云中燕的厉害。他用了全力,也不过和云中燕打成平手而已,要想擒她,自是妄想了。

黑旋风道:“你打尽兴没有?”云中燕笑道:“兴犹未尽,不过看你心痒难熬,我也只好暂且让你啦。”

年震山虽然本领高强,但在久战之下,亦已渐感气力不支。剧斗中黑旋风一招“手挥琵琶”,阴手阳掌,疾挥过去,年震山着了他的一掌,跄跄踉踉的连退数步。

耿电笑道:“该让给我啦,否则我可没得玩。”年震山已成强弩之末,如何抵挡得“闪电手”的快攻?不过十多招,便给耿电的摺扇点着他的“肩井穴”,年震山闷哼一声,“卡通”倒地。

年震山和云中燕等人交手的时候,“小魔女”杨浣青亦已堵截了萨怒穷的退路,萨怒穷怒道:“小辈倚多为胜,我和你们拚了!”杨浣青笑道:“谁叫你要逃路?你不跑我就不理会你。”她早已养好精神,一条银丝鞭使得矫若游龙。说话之间,两人已经迅速斗了几招。萨怒穷一抓抓空,掌心忽觉刺痛,原来己是给银丝鞭刺破一个小孔。

伤势虽不严重,但他凝聚掌心的毒质,却混和在血液之中。从小孔点点滴滴的流了出来。

萨怒穷忌惮杨浣青这路鞭法,冲不过去,只好回身与轰天雷再斗。杨浣青笑道:“对啦,你跑是跑不了的,还是打点精神,和凌大哥分个胜负吧。你不逃跑,我就决不会插手。”

轰天雷一声大吼,双掌翻飞,斗得比前更勇。他的“霹雳掌”以喝声来助掌势,刚才因为顾忌完颜豪在外听见,只能哑斗,如今去了顾忌,“霹雳掌”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饶是萨怒穷有“魔头”之号,还是不禁暗暗心惊。

萨怒穷右享受伤,毒掌威力灭了几分,在轰大雷强攻猛打之下,又惊又怒,喝道:“好小子,当真要拼命吗?”轰天雷沉声说道:“不错,你害了我的师弟。我就是要和你拼命!”

萨怒穷又惊又怒,暗自思量:“再战下去,我的毒掌功夫只怕要化为乌有。反正是个死,不如和这小子同归于尽。”要知他的毒血正在点点滴滴的从伤口流出,流出一滴,毒功就减一分,是以他非得趁着毒功未废之前,和轰天雷硬拚不可。

萨怒穷和身扑上,轰大雷喝道:“来得好!”霍的一个凤点头,一个“穿掌”,欺身疾进,抓着了萨怒穷的双臂。

萨怒穷本来想把毒掌打到轰天雷的身上,那知力不从心,给轰天雷扭着他的臂膊,用力一扳,萨怒穷掌心朝外,连轰天雷的衣裳都沾不着,气怒交加,大叫一声,晕过去了。轰天雷还怕他是假装,双臂一使劲,将他按倒。拳头擂鼓般的就打下去。

忽听得有两个人同时叫了起来,一个是盂铸的声音,叫道:“爹爹!”一个苍老的声音惊惶叫道:“凌少侠,不可!”原来是孟霆来了。

原来云中燕在完颜豪走出密室之后,她便直闯后院,私入孟家的花园。孟家的人拦她不住,只好悄悄告诉孟霆。

孟霆身为主人,突然发现黑鹰年震山倒在地上,而完颜豪带来的这个青袍客却给轰天雷按在地上猛打,焉得不惊。

盂铸说道:“爸,俗语说得好,捉虎容易放虎难,这祸不闯也闯了,放他们回去,咱们还有命吗?”

孟霆叹口气道:“不放他们回去,完颜豪迟早也会来向咱们要人,咱们怎么办?”

孟铸说道:“放了他们,难道完颜豪就不追究了吗,事已如此,反正不能兔祸,不如把他们杀了,咱们都逃跑吧。”

盂霆叹口气道:“咱们纵然跑得了,虎威镖局可是跑不了。镖局上下人等连同他们的家小,少说也有百数十人,他们又能够都逃跑吗,我可不能连累他门!”

饶是盂霆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碰上这样为难的事,亦是深感骑虎难下了。

轰天雷说道:“这祸是我闯出来的,待我和这厮算账之后,我向鞑子的官府自首!”

耿电说道:“祸是大家闯出来的,不能让你独自承担。”

盂霆摇了摇头,苦笑说道:“凌少侠,这不是‘一人做事一入当’所可了的,即使你去自首,也是难免连累镖局众人。”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正在孟霆左右为难,不知如何应付这桩祸事之际,忽听得一个人笑道:“孟老镖头。你有甚为难之事,交给我好啦。”武林天骄檀羽冲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突然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杨浣青大喜道:“对啦,师父,你给我们想办法,怎样发落这两个臭贼。”

盂霆松了口气,但心头上的大石还是未能就放下来,他谢过了檀羽冲,说道:“檀贝子,多谢你鼎力帮忙。不过虽然有你承担,你总不能永远留在大都,你走了之后,他们还是会说出来的。”

杨浣青笑道:“师父,孟老镖头怕他们说出来,那你就把他们杀了灭口呢。”

孟霆吓了一跳,心里想道:“你倒说得容易,杀了他们。纸包不着火,事情迟早也会泻漏。你们师徒一走,却叫我如何是好?”但他不愿在敌人面前露出怯意,只能向着武林天骄苦笑,暗示他不赞同。此时年震山的穴道仍然未解,但只是身子不能动弹,听还是听得见的。萨怒穷也已醒了过来,不过仍然伏在地上,抬不起头。因此也就看不见孟霆脸上的神色。

武林天骄哈哈一笑,说道:“要杀他们也未学不可,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倒不想赶尽杀绝。但他们是愿意生还是愿意死,那就全看他门的了。”

年震山连忙说道:“檀贝子,你放了我,我决不泄漏今晚之事。”

檀羽冲挥袖一拂,登时就把年震山的穴道解开,说道:“好,你走吧!”

杨泞青吃了一惊,连忙说道:“师父,这老贼说话,你怎能就相信他?”

不但杨浣青惊诧,连年震山自己也觉得太出意外了。

檀羽冲淡淡说道:“我说过的话就得算数,由他去吧。”

杨浣青道:“只怕他说的话不算数,那岂不连累了孟老镖头?”

檀羽冲微微一笑,说道:“不用担心,谅他也不敢和我耍花招的!”

年震山毕竟是个老江湖,听他这么一说,料想檀羽冲定是有恃无恐才敢放他,心里猜疑不走,想道:“武林天骄的手段神妙莫测,不知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

檀羽冲笑道:“怎么你还不走,要我请八人大轿抬你出去么?”

年震山猜疑不定,试一提神,施展轻功,跃过围墙,不料一跃起来,只觉胸口剧痛如割,“蓬”的一声,才跃起数尺高又摔下来了。

檀羽冲“哼”了一声,说道:“放着正门你不走,在我面前卖弄什么轻功?”

年震山吓得面如死灰,忙走回来跪倒在地上,冬冬冬的向檀羽冲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檀大侠,求你高抬贵手,饶、饶了我吧。”

檀羽冲道:“我不是饶了你的性命么?如果你要自己求死,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年震山苦着脸道:“檀大侠,请你老明示。我、我受的内伤,这、这我可不能自己医治。”

檀羽冲这才说道:“你受的不是内伤,只不过在一年之内,你可是不能运用真气了,别的武功还未废的。过了一年,你听我的话,我就给你解葯。”

杨浣青道:“这不是太便宜了他吗?”

檀羽冲笑道:“我还未说完呢。这虽然不是内伤,但一年之后,你若得不到我的救治,那就只怕有走火入魔之险了,所以我说,要死还是要活,全看你自己了。你听我的话到期我自然会给你救治。”

练邪派内功的人,最怕的就是走火入魔,那是比死还更痛苦的刑罚。年震山连忙说道:“请檀大侠尽管吩咐,要我赴汤蹈火,我也不敢推辞!”

檀羽冲道:“谁要你赴汤蹈火,只须你回王府给我传话。”

年震山喜出望外,说道:“这个易办。檀大侠,你吩咐吧,你要我说什么,我回去见了王爷就说什么。”

檀羽冲道:“让我想想要你说些什么,你待会儿。”

杨浣青知他用意,说道:“师父,还有一个臭贼如何发落?”

檀羽冲道:“你别着急,为师自有道理。”当下叫轰天雷放开萨怒穷,冷冷的问他道:“萨怒穷,当年我饶了你的性命,你是怎么对我发誓的?”

萨怒穷给轰天雷很狠打了一顿,打得他半死不活,此时轰天雷虽然放开双手,他亦已是有气没力,难以动弹了。

但他身体所受的疼痛比起他心里感受的惊恐却又算不得什么了,要知武林天骄檀羽冲乃是他平生最忌惮的人,他在檀羽冲面前,无异老鼠见了猫。

檀羽冲道:“怎么啦,是不是事隔多年,你忘记了?”

萨怒穷颤声说道:“小人不敢忘记,我,我是发了誓从此不再出山的!”

檀羽冲冷笑道:“这里是金国的京城还是深山?”

萨怒穷面上一阵青一阵红,低声说道:“小人贪图富贵,违背誓言,我、我知道错了,求檀大侠你再饶一次。”

轰天雷道:“檀大侠,这厮把我的师弟害得很惨,你老人家可不能轻易放了他。”

檀羽冲道:“好,我让你处置他就是。萨怒穷,我已经饶了你一次,这一次饶不饶你,那就是凌少侠的事情了!”

处置萨怒穷之后,檀羽冲回过头来,对年震山道:“好啦,你现在可以走了。回去见了完颜豪,你对他说萨怒穷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出了镖局,就逃跑了。所以你只能一个人回来。就只这几句话,你记得吗?”

萨怒穷曾在武林天骄手下吃过大亏这件事情,完颜长之完颜豪父子是知道的,武林天骄料想年震山回去这么一说,完颜长之自必以为萨怒穷是怕了武林天骄才逃跑的,决不会查究原因。

年震山也想到了这一层,心想撒这个谎倒是没有破绽,便道:“是,小人记牢了。”

檀羽冲挥手道:“好,算你懂事,走吧!”年震山如奉纶音,一溜烟慌忙走了。

杨浣青笑道:“师父,这计策果然是妙,这下子咱们可不用担心完颜豪跑来虎威镖局要人啦。不过,还有一件事情,请你老人家顺手一做。”

檀羽冲道:“什么事情?”

杨浣青道:“这老贼给我戮破他的掌心,但不知他的毒功可曾废了?”

檀羽冲道:“哦,原来你是要我废掉他的毒掌功夫。”仔细一看,笑道:“青儿,这路克制毒掌的鞭法你用得很不错呀,他的毒功已经给你耗了五成了。不过,若是把他的毒功完全废掉,只怕他的性命活不长久。念他修为不易,让他保存剩下的一半功夫吧。”

杨浣青道:“不行呀,他的毒掌功夫还在,将来不是又要害人吗?”

檀羽冲道:“我有办法。”拿出随身携带的一管玉萧,在萨怒穷小腹的“愈气穴”一点,说道:“从今之后,你不能再用毒功,一用就会走火入魔。不信,你尽管去试。”亦即是他的毒功还在,但却不能用了。

要知檀羽冲之所以要保存他的武功,并非有何顾忌,是为了轰天雷的原故。因为废掉他的武功,他始终都是一死,轰天雷要在他的身上着落他找回秦龙飞,他焉肯唯命是从?

杨浣青何等聪明,心念一动,也就知道师父的用意了;想道:“他的毒功已经耗了五成,即使他的伤马上就好,以他这五成的毒功,也害不了轰天雷了。何况还有师父给他的禁制?”当下笑道:“好,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回 智服双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