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47回 大闹王府

作者:梁羽生

轰无雷沉肩缩时,身形一矮,反手便抓,那人长拳捣出,“砰”的一拳,击着轰天雷的右肩。那知轰天雷铜皮铁骨,这一拳竟是不能动他分毫。说时迟,那时快,轰天雷一声大喝,已是把那人举了起来,喝道:“你给我滚!”一个旋风急舞,将他摔出门外。

轰天雷打发了一个敌人,正想过去帮忙秦龙飞打发另一个,却听得一声惨叫,那个人已是给秦龙飞一掌击破脑袋,鲜血流了满地,不能活了。

这两个人是冒充农夫的御林军军官”亦即是秦龙飞的“居停主人”,武功非同泛泛,秦龙飞自己也想不到一掌就能击毙强敌,不觉呆了。

轰天雷道:“走吧!”不料刚刚踏进大门,刚才那个给他摔出去的“农夫”又给人抛掷回来,象人球一样,朝他当头压下。

轰天雷不忍伤他性命,双掌一托,消去掷回来的劲道,将他轻轻放过一边。那人死里逃生,啊呀一声,忙向屋后逃走。

轰天雷慈悲为怀,救了那人一命,不料由于硬接那人,手背竟然一阵酸麻,隐隐作痛。轰天雷心头一凛,想道:“这一掷的力道非同小可,看来又是一个劲敌,但不知他何以要抓住完颜长之的人,却拿来掷我。”

心念未已,两条黑影已是如箭射来。当先一人,呼的一掌向轰天雷劈下。轰天雷大喝一声,使出“霹雳掌”中的“雷电交轰”双掌向前猛击。这一招本是霹雳掌中威力最大的一招,不料轰天雷以双掌之力,和对方单掌相交,竟也占不了便宜。那人哼了一声,身形摇晃,轰天雷亦是立足不稳,退了一步,

那人用生硬的汉语说道:“好呀,原来又是你小子跑来捣乱!”

原来这个蒙古武士就是从前在娄家庄和轰天雷交过手的那个乌蒙,另一个是他的师弟呼图赫。

乌蒙是龙象法王的大弟子,龙象功已练到了第七重。他跑近这家农舍的时候,恰值轰天雷把那个冒充农夫的御林军军官摔出来。黑暗中他也不知是什么人,立即运起龙象功朝那人背心一拍,又把他抛回来了。要不是轰天雷消解了那股力道,这人早已没命。但轰天雷救了这人,自己却吃了亏。他与乌蒙本来功力相当,吃了这个亏,可就梢稍不如了。

呼图赫道:“这小子本领倒不弱,让我试试他的功夫。”呼图赫是龙象法王的第五个弟子,同门中以他的年龄最小,但本领却是不逊师兄。他的龙象功练到了第六重,不如乌蒙深厚,但相差也不过一重境界而已,在兵器上的功夫则比乌蒙还强。

说话之间,呼图赫已是来到了轰天雷的面前,喝道:“接招!”青竹棒向他胸膛戮去。

呼图赫的棒法变幻莫测,轰天雷几乎给他点着穴道,陡地一声大喝,恍似晴天打霹雳,呼的一掌硬劈下去。

呼图赫的耳鼓给震得嗡嗡作响,不自觉的手指微颤,捧尖歪了少许,没有点着轰天雷的穴道。说时迟,那时快,轰天雷已是抓着他的棒梢,一掌向他胸口按下,喝道:“撒手!”

呼图赫左掌翻起,硬接他这一招。双方旗鼓相当,大家都是站在原地不动。原来轰大雷在和乌蒙硬拚一掌之后。气力不免又打一分折扣,此消彼长,本来他是应该胜得过呼图赫的,结果也只能打成平手了。

乌蒙笑道:“好,咱们换个对手玩玩。”迈步上前,堵住秦龙飞去路,说道:“你就是那姓秦的小子吧?你是想要和我动手呢还是愿意乖乖的跟我回去?”

轰天雷是知道师弟的本领的,看见乌蒙的手掌已是朝他头顶缓缓拍下,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连忙收招移步,待要过去保护师弟。呼图赫却不肯容他轻易脱身了。

呼图赫冷笑道:“我的竹棒可还没有撒手呀,胜负未决,你就想走?”轰天雷在他变化奇幻的棒法缠斗之下,一时之间,竟是脱不了身。

此时秦龙飞只有两条路走,要嘛就是和乌蒙拼命,要嘛就是向他投降?秦龙飞走的那条路呢?

轰天雷当然害怕师弟给人打死,但更不愿意他向敌人投降。眼看乌蒙的巨灵之掌缓缓拍下、距离秦龙飞的顶门已是不到三寸,轰天雷的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里跳出来。

高手搏斗,那容分了心神?呼图赫乘机急攻,攻得轰天雷手忙脚乱。

忽听得秦龙飞悄声说道:“我和你拚了!”随即听得“蓬”的一声,秦龙飞整个人飞了起来!轰天雷失声惊呼,只道师弟性命定然难保,那知结果却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轰天雷惊呼之中,只见秦龙飞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安安稳稳的落在地上,并没跌倒。乌蒙仍然站在原地,一步也没后退,不过,虽没后退,身形却已禁不住连晃两晃了。

结果虽然还是乌蒙占了上风,但秦龙飞吃的亏也并不大,非但保住了性命,甚至连受伤也没有,这结果已是大出他的师兄意料之外了。

不但轰天雷大感意外,秦龙飞自己也是始料不及。他本来是拚了一死了,此时落下地来,安然无事,不由得又惊又喜,心里想道:“那本武功秘笈,当真奇妙,我才不过练了几天,内力竟然增进如斯!”

轰天雷一见师弟无事,精神登时大振,呼呼呼连劈数掌,掌力有如狂涛骇浪,滚滚而来,打得呼图赫只有招架之功,竟无还手之力。

剧斗中轰天雷又是一招“雷电交轰”,双掌劈下,当真有如雷轰电击。呼图赫自忖难以抵挡,竹棒。点地,飞身一掠,掠出三丈开外。

乌蒙说道:“好,咱们把对手再换回来。”抢在师弟身前,使出第八重的龙象功,抵敌轰天雷的霹雳掌,呼图赫斜身窜出,迎上正要向外逃跑的秦龙飞。

乌蒙和轰天雷对了两掌,忽觉手臂隐隐有点麻痒之感。原来秦龙飞的毒掌功夫由于内力增进也比以前厉害多了,饶是乌蒙功力深厚,也在不知不觉之间中了毒了。

乌蒙开始发觉不妙,瞿然一省,想道:“这小子是萨怒穷的弟子,我怎么忘了。”当下连忙运功驱毒。幸而秦龙飞的毒掌功夫虽然加深,究竟还是初练,尚未足以伤害乌蒙。乌蒙运功驱毒,把侵入体内的毒质,化作汗水,蒸发出来。

但如此一来,乌蒙既要运功驱毒,又要抵敌轰天雷的霹雳掌,主客攻守之势,登时又再转换来,本来轰天雷吃亏在先,比起他来是稍有不如的,如今形势恰恰倒转,是乌蒙稍逊一筹了。

那一边秦龙飞与呼图赫也是打得难解难分。

呼图赫刚刚败在轰天雷掌下,满腔怒气,待要发泻在秦龙飞身上,不料数十招过后,他竟然占不到便宜,不由得他不压下怒火,转而需要沉着应付了。

秦龙飞人本聪明,只是没有轰天雷那么专心向学,故而真实的本领远远不如师兄。但一些古古怪怪的花招,他就比轰天雷檀于运用了。

呼图赫一条竹棒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招招都向秦龙飞的要害穴道“招呼”。秦龙飞初时只能东窜西闪,仗着腾挪闪展的小巧功夫避敌之锋,渐渐左支右继,感到应付为困。情急之下,他突然不自觉的使出了一记“怪招”。

呼图赫正自心想:“饶你这小子滑似泥鳅,须逃不出我的手心。”口念未已,忽见秦龙飞弓身一窜,骈指如戟,似截似按,从意想不到的方位,指向他的胸膛!

这一招使出,呼图赫胸部的三大穴道都在对方威胁之下,而且这三处穴道之中有一处还是死穴,即使打伤对方,只怕自己还是得不偿失。呼图赫是个识货的行家,不由得大吃一惊:“这小子不知从那里学来这样奥妙的点穴功夫?”无暇伤敌,急忙变招,退步抽身,舞起竹棒护身。

原来秦龙飞使出的这招,正是那本秘笈中的“惊神指法”,他在危急之中,不自觉的用上了。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效果如何,是否能够用来应敌的。

想不到效果之佳,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秦龙飞精神一振,登时放大了胆子,和他抢攻。

“惊神指法”是武林绝学,胜于任何门派的点穴功夫,秦龙飞只获得一鳞半爪,施展起来,已是足以惊世骇俗,何况他还有霹雳掌的功夫。

秦龙飞的霹雳掌虽未学得到家,但却出自父亲的衣钵真传,怯意一消,使出来登时就是神威凛凛,能收先声夺人之效!

论真实本领,秦龙飞其实还是打不过呼图赫的,但呼图赫有了顾忌,他就反而占了上风头了。

秦龙飞一口气抢攻了十数招,心里想道:“也该适可而止了,再打下去,只怕就要露出马脚来啦。”当下掌指兼施,把呼图赫迫退两步,立即飞身掠出,叫道:“师兄,这两个家伙不是咱们的对手,和他们打没什么意思,咱们还是走吧!”

轰天雷担忧的只是师弟不能脱身,秦龙飞一走,他自是没有必要和乌蒙纠缠下去了。

黑旋风和朝元道人正在打得难分难解,轰天雷从里面跑出来,和他一会合,登时把朝元道人迫退。乌蒙与呼图赫迅即追上,又和秦龙飞交上了手。

轰天雷替师弟接了乌蒙一掌,说道:“师弟,你先跑。风大哥,咱们翻过围墙,和耿大哥会合。”秦龙飞道:“凌师兄,多谢你还认我这个不成器的师弟,我岂能弃你而逃?”

话犹来了,只见几条人影捷如飞鸟般的从墙那边“飞”过来,前面两人正是耿电和杨浣青,跟着来的是“王府”新请来的高子观照和尚和那个曾经在秘魔崖和他们交过手的蒙古武士卜钦罕。后面还有几个“玉府”的武士。

双方的人都已会齐,登时展开了一场混战,混战中忽听得有人叫道:“好啦,王爷来了!”

只见火把通明,一群武士簇拥着两个人从角门走出来,一个是穿着蟒袍玉带的金国官服的中年人,一个是披着火红袈裟的和尚。这两个人正是金国的御林军统领完颜长之和蒙古的国师龙象法王。

完颜长之哈哈笑道:“你们要跑是决计跑不了的,我让你们瞧瞧!”

只见假山石后,树木丛中,围墙之下,登时出现了许多弓箭手,箭簇的寒芒就好象黑夜的繁星。完颜长之笑道:“他们用的都是见血封喉的毒箭,你们一跑,马上就要变成箭靶!”

黑旋风冷笑道:“好呀,完颜长之,听说你自称金国第一高手,原来也不过是倚多为胜!”

完颜长之道:“你就是黑旋风吗?”

黑旋风亢声说道:“不错,怎么样?”

完颜长之道:“你上次偷入我的玉府,侥幸没碰上我。我倒要试试你的本事!”

黑旋风道:“很好,能够得到自称全国的第一高手赐招,那正是求之不得!”

完颜长之面色一沉,说道:“黑旋风,你别猖狂,我的话还未说完。你以为我是恃多为胜吗,那是你猜错了。只要你们不跑出这个园子,他们就不会射你。现在就只我和龙象法王与你们交手,你们四个人可以并肩子一齐上来!”

轰天雷这边一共有五个人,但完颜长之口中的“你们”却只有四个,轰无雷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数漏了一个,但此时亦已无暇推敲了。

完颜长之把手一挥,众武士退过两旁。轰无雷心念未已,只见完颜长之和黑旋风已是交上了手。

黑旋风知道完颜长之功力深厚,当下轻飘飘的一掌拍出,似虚似实,似按似点,教对方捉摸不透。这是避免和对方比拚内功,以己之长攻敌之短的战术。

那知完颜长之在武学上果然是有惊人的造诣,对黑旋风的虚招置之不理,待到黑旋风欺身近迫,正要从虚招变为实招之际,他已占了先机,在黑旋风攻来的那个方位倏地反击了。只要黑旋风的手掌一劈下来,臂骨就要给他的“怀中抱月”式夹断!

掌风人影之中,只见两人一合即分,完颜长之脚步不移,黑旋风则已退出数步开外。完颜长之赞道:“好快的身法,果然不愧人家给你黑旋风这个称号。不过,你要想在我的手上讨得便宜,恐怕最少还得再练十年!”

轰天雷道:“风大哥,我和你联手!”完颜长之笑道:“对啦,你们早该并肩子上来了。”

论辈份,完颜长之比武林天骄还高一辈,武林天骄是杨浣青的师父,黑旋风、轰天雷、耿电和她则是同辈。因此即使按江湖的规矩来说,风雷二人联手,也还是完颜长之以大欺小。

笑声中完颜长之一个“游空探爪”,后发先至,抓到了轰天雷的胸膛,手法之快,似乎还在黑旋风之上。轰天雷单掌一立,“砰”的一声,把完颜长之格开,这刹那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回 大闹王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