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48回 师门揭秘

作者:梁羽生

秦龙飞道:“师兄,我知道对不起你们,你只当没有我这个师弟吧!”加快脚步,转眼间已是翻过一座山头。

黑旋风拉着轰天雷,说道:“凌兄,别追他了。”

轰天雷叹道:“我费了许多心血,方才找到他的踪迹,只道可以和他一起回家,那知还是不能如愿。叫我何颜去见他的父亲,我的师父?”

黑旋风笑道:“其实你的心血没有白花,他虽然没有回头,他的心已经回来了。”

轰天雷道:“你的意思是——”

黑旋风道:“一个人最怕没有羞耻之心,他已经知道羞耻,今后就不会误入歧途。所以他今次的出走和上次的出走已是大不相同,你也用不着为他担忧了。他是受了你的感动而悔悟的,你能怎说是白费心血呢。”

轰天雷道:“话虽如此,他一个人在外面乱闯,我总是放心不下。”

黑旋风笑道:“玉不琢不成器,一个人不经磨练焉能成材?你的师弟是一个要强好胜的人,他这次做了错事,即使你能够勉强他跟你回去,他自己也会觉得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心里难以舒畅,说不定还会郁闷成病呢。倒不如让他到外面去闯一番,要是他能够做出一两件他觉得光彩的事情,那时他的信心恢复,就不怕了。”

轰天雷这才豁然省悟,心道:“我和师弟一起长大,对他的性格,却还不如黑旋风知道的清楚。”又想:“黑旋风刚刚碰上失意之事,他还能够这样关心别人。我和他真是差得太远了。”心中又是感动,又是佩服。同时他也明白了,本来以黑旋风和耿电的轻功,要追上秦龙飞那是易如反掌之事,他们之所以不帮忙自己去追师弟,就是由于看到了这层道理。

按下秦龙飞的去向暂且不表,且说黑旋风等一行四人,回到丐帮分舵,只见比平日静得多,平日是经常有叫化子进进出出的,此时他们到了大堂,还是只见几个守卫的丐帮弟子。

黑旋风问一个弟子道:“陆帮主和林老前辈呢?”

那弟子笑道:“陆帮主在后园和人比武,你们还不赶快去瞧热闹,大伙儿都在那里呢!”

黑旋风等人踏入园门,只见园子当中的练武场上,丐帮帮主陆昆仑和一个书生装束的中年汉子相对而立,陆昆仑手里提着碗口粗大的铁杖,中年书生拿的是一把三尺多长的青铜剑。

黑旋风吃了一惊,心里想道:“陆帮主的大刀金刚掌已足以威震江湖,何以还须动用兵器?”要知“大力金刚掌”、“打狗棒法”和“伏魔杖法”乃是丐帮三绝,尤以伏魔杖法最为刚猛。陆昆仑自五十岁以后,和人对敌,已是从来不用兵器。

练武场边,挤满了人,但却是寂静得连一个针跌在地下都听得见响。黑旋风本来想打听这个人是谁的,在这样寂静的气氛之下,他也是不敢开口了。

陆昆仑和那人相对而立,双目凝视,久久不动。众人方觉奇怪,忽见那人盘膝一坐,剑尖上指,笑道:“帮主要拘主客之礼,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请!”这一“起手试”之怪,众人谁也没有见过。

陆昆仑道:“有僭。”呼的一杖,当头击下。那入闪电般的在地上打了一个盘,顿然间紫电盘空,银兴匝地。靠近场边的人都觉得剑花耀眼,眼睛都几乎睁不开来。随即听得金铁交鸣之声,震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连黑旋风都还未曾看见清楚,那个人已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剑光似匹练一般把陆昆仑卷在当中。

耿电看得不敢眨眼,心里想道:“这人的剑法真是神妙无比,只这一起一伏的时间,他已经使了十几招怪招,是那一派的招数,我都看不出来。”想起自己召称“闪电手”,和这人比起来,不由得暗暗惭愧。

陆昆仑大声赞道:“好!”抡起铁杖,呼呼轰轰,只见四面八方都是一片杖影。当真似有排山倒海之势,风雷夹击之威。练武场上,砂飞石走。站在旁边的丐帮弟子,都是立足不稳,纷纷后退。。

定睛再看之时,只见场中形势又变。那中年书生,脚步跄跄踉踉,忽而一跃而起,宛如鹰隼凌空;忽而起伏盘旋,宛如蝶舞花影,眨眼之间,满场都是剑光,满场都是人影。剑光人影都混在一起了。

黑旋风看得惊心动魄,想道:“天下竟有此精妙的剑法!”表面看来还是陆昆仑采取攻势。其实他已是转为防守了。

那中年书生笑道:“你们的暗器准备好了没有?”丐帮的一个八袋弟子说道:“准备好啦。”那中年书生道:“好,那你们可以打来啦。”陆昆仑笑道:“李大侠今日有心让你们开开眼界,不过你们的暗器可也不能专打客人。”那八袋弟子躬腰说道:“是,弟子知道。”

场边四角都有一个大箩,箩中装满各式各样的暗器。丐帮的弟子纷纷从箩中取出暗器,向场子里打去。

场子里的陆昆仑和那中年书生依然交手,丝毫没有缓慢下来。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钢镖、匕首、袖箭、飞蝗石、铁莲子满空飞舞,好象冰雹乱落,转眼问,地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暗器,却都落在距离最少三丈开外,那里有一枚暗器打着他们?

那中年书生忽地哈哈笑道:“你们这样打法未免太不公平了。十枚暗器之中倒有七枚是打你们的帮主的,这不是有心偏袒我吗?”他说到后面,众人这才知道,他是不满意打向他的暗器太少。

陆昆仑笑道:“好,李大侠既然这么说,你们也不必客气了。留心看看李大侠神妙的剑法吧。”

这一次四面的暗器向场中飞去,丐帮弟子果然依照那中年书生的吩咐,十枚暗器之中有六八枚是打向他。

霎眼间只见中年书生那柄长剑寒光电射,剑花错落,宛如黑夜繁星,于点万点,洒落下来。满空飞舞的暗器突然都反射回来。丐帮弟子虽然明知客人不会伤害他们,也是不禁骤吃一惊,纷纷退后。

这一阵暗器打过之后,只见场边布满暗器,排列的整整齐齐,刚好绕场成为一个圆圈,而且甚为均匀,每一个角落落下来的暗器都差不多。

这中年书生还是在和陆昆仑交手的,并非专门对付暗器,但他反打暗器的手法却是如此神奇,刚好在众弟子的身前落下,也没伤着一个人,这一手功夫,不但显示出他剑法的精妙,也显示出他的内功的火候已是炉火纯青。丐帮的弟子固然惊得呆了,耿电黑旋风等人也是看得矫舌难下。

那中年书生笑道:“四大箩的暗器还有一半未曾用上吧?再打再打,我未曾尽兴呢!”

那八袋弟子对耿电等人说道:“你们也凑热闹吧!”

耿电笑道:“我的暗器不行,献丑不如藏拙了。”

黑旋风若有所思,忽地说道:“我倒想试试。”当下从箩中拣了几柄飞锥,一扬手以“三环套月”的手法打出。

轰天雷道:“风兄,我从未见你用过暗器,原来你打得这样好,那我也凑个兴吧。”他拣了一个份量最重的铁胆作为暗器,振臂一掷,把铁胆飞向陆昆仑。黑旋风的飞锥是朝着那中年书生打的。

黑旋风的暗器先到,三柄飞锥本是“品”字形过去的,将到那中年书生跟前,忽地散开,成了弧形走势,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打着圈儿疾飞。

那书生剑光一起,倏然间好象一道银虹从三个弧形的当中横卷过来。其中一柄飞锥似乎未给他的剑锋碰着,便即坠下,跟着“当当”两声,另外两柄飞锥也都给他打落了。

陆昆仑铁杖一挑,只听得震耳慾聋的“当”的一声,那枚铁胆击落地上,又是“轰隆”一声,铁胆深嵌泥中,只露少许。比起黑旋风的暗器,威势更是惊人。

陆昆仑和那中年书生不约而同的赞了一个“好”字,那中年书生笑道:“咱们也可以收了。这几位少年豪杰不是贵帮弟子吧?”陆昆仑道:“他们都是江湖上的后起之秀,我给你介绍介绍。”当下招手叫黑旋风等人过来,笑道:“这位是李大侠是咱们北五省的绿林盟主,好在你们今天回来,否则就要错过了。”

耿电轰天雷等人这才知道这位“李大侠”原来就是当今江湖上最负盛名的北五省绿林盟主李思南。(按:李思南事迹详见拙着“瀚海雄风”。)

李思南问了他们的姓名,听说耿电是江南大侠耿照的儿子,更为高兴,说道:“令尊在北方的时候,我和他是常有来往的。晃眼十多年,想不到未能见着他,却先见着故人之子。”

耿电说道:“家父本来要我谒见李盟主的,小侄来了半年多,尚未知道盟主驻足何处,不能专程拜谒,请盟主恕罪。”

李思南笑道:“你要找也找不着我的,我刚从蒙古回来,昨天才到。你来了不过半年多,我是远在一年之前,就已经去了蒙古的。”

吕玉瑶走过来与众人招呼,跟着问轰天雷道:“凌大哥,你们可见着云姐姐么?”

陆昆仑怔了一怔,说道:“什么,云姑娘走了吗?李盟主正是想见她呢。”

吕玉瑶道:“她就在李盟主来的时候,忽然不见了的。我发现她失踪之时,你和李盟主已经在比武了,所以我未能向你禀言。”

轰天雷黯然说道:“见着了,我们是在完颜长之的‘王府’之中见着她的。”

吕玉瑶吃了一惊,说道:“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她是偷去‘王府’帮忙你们。但你们回来了,怎的不见她回来呢?”

轰天雷叹口气道:“她恐怕不会回来了,她要跟龙象法王回转和林。”

吕玉瑶道:“这是怎么回事?”

轰天雷道:“说来话长,她是为了救我们脱险,自投罗网的。”

陆昆仑道:“好,咱们进去说吧。”

比武已经完毕,丐帮弟子亦已散开。陆昆仑李思南和黑旋风等人回到客厅,听轰天雷细说经过。

吕玉瑶十分感动,说道:“云姐姐为了帮你我回师弟,不惜离开她的风大哥,风大哥一定十分难过了。唉,际——”

轰天雷更为难过,说道:“可惜我没有办法替风大哥找她回来。”

陆昆仑道:“你们不必难过,咱们想个办法。”

李思南忽道:“原来这位云姑娘果然就是我所要找的人。”

黑旋风有点诧异,说道:“李盟主,你和她是以前就认识的吗?”心想:“却为何我从未听得云中燕说过呢?”

李思南道:“她是蒙古的贝丽公主,对吧?”

黑旋风道:“我只知道她是蒙古的公主,啊,对了,有一次有个蒙古武士似乎是称她做贝丽公主。”

李思南道:“这就对了。我未见过她,但我认识她的姑姑。她的姑姑是成吉思汗生前最宠爱的小女儿——明慧公主。”

原来李思南未做绿林盟主之前,曾经在蒙古住过几年。在一次狩猎中和明慧公主相识,明慧公主钦慕他的品貌武功,一片芳心系在他的身上。可惜李思南已另有佳偶,明慧公主的相思终成泡影。成吉思汗去世之后,明慧公主搬出皇宫,在草原上一个地方和她的一个忠心侍女同庄,独身终老。(事详拙着“瀚海雄风”)李思南这次重游蒙古,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准备对付蒙古的南侵,是以亲自去探听虚实。但当然也少不了去探望故人,见过明慧公主。

李思南继续说道:“明慧公主和我说,她有一个侄女是她三叔察合台的女儿,名叫贝丽公主。察合台生前和当今的蒙古大汗窝阔台是对头,是以贝丽公主自小便受歧视。她在皇宫的时候不如她在姑姑那里的多。但也正因如此,她跟姑姑学了一身武功。大汗冷淡她,她的四叔拖雷对她却很好,当然所谓‘很好’,大概也还是想要利用她的才能而已。”

黑旋风道:“盟主说得不错,确是这样。拖雷差遣她到金国探听虚实,并要她到梁山泊找寻吴用留下的兵法。这部兵法是已经到了她的手中,她又交回给我们的。拖雷知道她拒绝回国之时,就要对付她了。”

李思南道:“明慧公主曾托我照料她,当时我还未知道她就是这两年来在中原颇为闯出一点名头的云中燕呢。”接着笑道:“依你说来,这云中燕倒也是象她姑姑一样,是咱门汉人的好朋友了。”黑旋风道:“不错,她的确是出于污泥而不染的女中豪杰。”

李思南怅触前尘,心里想道:“想不到明慧公主的侄女的遭遇和她亦颇为相似。但不同的是:我当年是有了未婚妻的,对明慧公主只是存有知己之感,并不爱她。而风天扬和贝丽公主则是彼此真心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回 师门揭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