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49回 深入虎穴

作者:梁羽生

楚雁行是大都的名武师。虽然不喜交游,认识的朋友可还当真不少,从跨进“王府”的大门开始,到踏入演武的大厅,一路上都有相熟的朋友和他点头招呼。

忽听得人群有人说道:“总镖头,你看那不是楚老拳师吗?”楚雁行抬头一看,只见震远镖局的总镖头盂霆正在向他走来。孟霆身后有个少年亦步亦趋的跟着他,这少年是他的第三个徒弟赵武仲。说话的那个人则是赵武仲的父亲、盂霆的“合伙人’、之一的赵斌,赵斌不过是个二三流的武师,这次沾了孟霆的光,能够参加“高手大会”,自是不肯放过这个在“王府”露面的机会,到处和成名的人物拉相好、套交情。

李思南冒充楚雁行的师侄来参加“高手大会”,这件事盂霆也是还未知道的。他看见楚雁行,不觉有点诧异,说道:“楚兄,你也来了?”

楚雁行笑道:“盂老镖头,你不是也来了吗?”盂霆苦笑道:“我是奉命来捧场的。不过也难得有这样的盛会,让小辈见见场面也好。”

楚雁行道:“是呀,我本来不准备来的。我这师侄初到京城,想要开开眼界,我就和他凑凑这个热闹了。”

赵斌兴高采烈的说道:“今天来的武林名人真不少呢,天马镖局的马老镖头来了,虎威镖局的邓总镖头来了,梅花拳的掌门人梅锷来了,还有从远地赶来的沧州的梅清和凉州的社长青呢。”

李思南吃了一惊,心里想道:“天马镖局的马如龙和虎威镖局的邓山君,他们和孟霆同一情形,为了自己的镖局要开下去,不能不来。梅锷怎么也来了呢?还有悔清和与社长青二人,别人不知他们的底细,只知他们是成名的武师,我却知道他们是侠义道的。何以他们也特地赶来参加这个完颜长之召开的“高手大会”?他们是另有图谋呢,还是贪图富贵,业已变志了呢?”

心念未已,只听得赵斌笑道:“刚说曹操,曹操就到。你瞧这不是梅师傅和杜师傅来了。”

梅清和与社长青和李思南在过去是见过一两次面的,不过此际扮成土老头儿的李思南,他们却是认不出了。

楚雁行道:“梅兄、杜兄,那年咱们在大都见面,算起来差不多有十年了吧。难得在这里又见到你们。”

梅清和讪讪说道:“我本来不打算来的,是家叔叫我凑凑这个热闹,我不想拂逆他的意思,只好来了。”

赵斌本领不济,但对于武林中的人事关系却是十分熟悉,在一旁便插口替他解释,说道:“梅师傅的令叔是梅花拳的掌门人梅锷,梅锷是因为和天马镖局老镖头马如龙的交情非同泛泛,马老镖头来了,他就不来。”

社长清笑道:“你是奉了叔父之命,我却是奉了侄儿之命。”

楚雁行怔了一怔,说道:“令侄是——”

赵斌说道:“杜师傅的侄儿在江湖上的名头可是很不小啊。楚老拳师,你不知道吗?他的侄儿就是追魂剑的掌门人杜玉门。”

楚雁行笑道:“我真是孤陋寡闻了,原来杜兄有这样一位‘奢拦’(“了不起”的意思)的侄儿。追魂剑杜大侠的大名我是早就知道的,却不知道原来你们乃是叔侄。”武林规矩,掌门人有无上权威。故此社长青的辈份虽高一辈,却也不能不听掌门侄儿的命令。

说话之间,忽见一个穿着官服的中年人向他们这边走过来,赵斌连忙上前迎接,躬身说道:“班大人,你好,我是震远镖局的赵斌。”

原来这个“班大人”乃是“王府”的总管,也是完颜长之最得力的助手班建侯。据说在金国的御林军中,除了完颜长之之外,武功最高的就是他了。

班建侯对赵斌的大献殷勤只是爱理不理的微一点头,表示知道有他这么一个人。随即满面堆欢,和楚、盂、梅、社四人招呼,说道:“楚老师,孟老镖头,梅大侠,社大侠,难得你们四位赏光,今日这个“高手大会”可说得是名副其实了。这里拥挤,请到那边小花厅坐坐。”原来这个小花厅是特为招待有身份的客人设的,就在这间演武大厅的侧边,打开了门,大厅里的情形在小花厅内面也是可见得清清楚楚的。

梅清和道:“我想在这里和相熟的朋友碰头,多谢班大人的好意了。”

社长青跟着说道:“我最不懂应酬,又最害怕拘束,请恕我不识抬举,我还是在这大厅挤挤舒服一些。”说了这话,就和梅青和挤进入丛里去了。

孟霆正想婉辞,赵斌却已满面春风,抢着说道:“多谢班大人看得起我们震远镖局,给我们这样天大的面子。”班建侯本来只是邀请震远镖局的总镖头孟霆的,他厚着脸皮插进一足,说成是:“看得起我们震远镖局”,特别强调“我们”二字,这就把他自己和他的儿子赵武仲也硬挤进被邀请之列了。

盂霆眉头一皱,心里很不高兴,但却不便当众说赵斌的不是。班建侯笑道:“对,贵局领袖镖行,所以我门的小王爷特地请孟老镖头赏光赴会。小王爷已经在那边等待了,盂老镖头就请过去吧。”接着回头对楚雁行道:“楚老师德高望重,王爷和小王爷也是常常和我谈及你老的。”

楚雁行说道:“不敢当。德高望重这四个字我是配不上的,但班大人这样看得起我,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说罢便要李思南和他一同过去。

李思南本来以为楚雁行也要推辞一番的,不料他一口应承,倒是有点感到意外。但一想有个接近“小王爷”的机会,对自己的计划更为有利,于是便装作诚惶诚恐的样子,跟在楚雁行后面,一同进入花厅。

班建侯道:“楚老师,你这位师侄一向是在大都的吗?我似乎有点面善,但却又好似从来没有在你的武馆见过。”

楚雁行道:“我这师侄是刚从乡下来的,班总管大概是认错人了。”

班建侯道:“令师侄贵姓大名,以前在那里得意?”

楚雁行道:“他是我大师兄的儿子,姓李名叫拱北,今年也将五十岁了。但一向在乡下务农,这次才是第一次来到京城的。”他把李思南的名字改为“拱北”,李思南颇觉有点刺耳,暗自想道:“他给我随便捏造什么假名都好,把我的“思南”改为“拱北”,岂不变成我要替北方的鞑子效力了?”但想“思南”与“拱北”恰好相对,楚雁行一时无暇仔细推敲,随口说出来,那也不足为怪。是以李思南虽然有点不悦,可也并没对楚雁行有甚疑心。

进入小花厅,只见完颜豪果然早已坐在那里等候。

班建侯道:“小王爷,我替你把客人请来了。”

完颜豪站了起来,哈哈笑道:“各位都是望重京华的武林前辈,难得今日聚集一堂,令这大会生色不少。待会儿可还要见识见识各位超卓的功夫呢。”

楚雁行笑道:“我老了,今天只是来凑个热闹的。小王爷你可就别要我出丑了。”

盂霆淡淡说道:“我业已金盆洗手、闭门封刀,这个“高手大会”和我可是扯不上关系。”

完颜豪道:“孟老镖头,你肯亲自驾临,已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了。”

孟霆说道:“小王爷命令我来,我敢不来吗?嘿嘿,小王爷准我在大都立足,混口饭吃,衲已经要感谢小王爷赏面了。小王爷,你怎么颠倒过来说呀。”

完颜豪给他冷语讥讽,颇感尴尬,只能皮笑肉不笑的打个哈哈,说道:“好说,好说,孟老镖头,你可真会说笑呀,请坐,请坐。”

他清楚孟二人入座之后,目注李思南,似乎有点诧异的神情,说道:“这位是谁?咱们以前似乎没有会过吧?”

班建侯向完颜豪偷偷递了一个眼色,说道:“这位李朋友是楚老拳师的师侄,据说是第一次入京的。”“据说”二字,自是含有“不可尽信”之意,完颜豪何等聪明,一听就知他的弦外之音。

楚雁行道:“我这师侄是乡下人,不懂礼教,小王爷你别见怪。”

完颜豪道:“李师傅,你请坐呀,别客气!”一面说话,一面就把双手扶着李思南,装作劝坐的模样,忽地朝他肩头一按。

李思南的“身份”是楚雁行的师侄,只好装作诚惶诚恐的神气说道:“小王爷,这、这我可不敢当,师叔和孟老镖头在此,这里那有我坐的份儿。哎哟,哟……”

完颜豪一按他的肩头,才使到三分力道,只见李思南已是叫出声来,脚步一个跄踉,就要倒下,完颜豪暗暗好笑,想道:“果然是个乡下人,功夫也是有限。”当下连忙将他扶起,说道:“李师傅,请坐稳,别再客气啦。”这回他可是真的让坐,不再伸量李思南了。

楚雁行眉头一皱,说道:“小王爷叫你坐就坐吧。”似乎是为了师侄的当众出丑感觉面上无光,李思南应了一个“是”字,这才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完颜豪道:“我不小心,累得李师父几乎跌了一跤,实在不好意思。李师父,你喝一杯热茶缓口气吧。这茶叶是皇上赐给父王的贡品,在乡下恐怕是不容易喝到的。”

班建侯提起茶壶,说道:“李师傅,你远道而来,我们招待不周,我应该向你赔一个礼。”一面说话,一面就给李思南斟茶。

李思南道:“班、班大人,你,你给我斟茶,这,我我怎么敢当?”抢着去接茶壶,手掌触及茶壶,忽地又是“哎哟”一声叫了起来,慌忙缩手不迭。

班建侯怔了一怔,说道:“对不住,我忘记告诉你,这是刚沏的热茶,你没有给烫着吧。”李思南苦着脸道:“还好,没有。但班大人,请你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班建侯思疑不定,心里想道:“他是真人不露相呢,还是的确本领不济呢?”原来刚才他用茶壶嘴对着李思甫,指着李思南的脉门要害,这是一招足以取人性命的杀手。如果对方有高深的武学造诣,决不敢让茶壶碰上,最少也要装模作样的避开。但李思南却丝毫也不知道,竟然伸手来接茶壶,等于把脉门凑上去让壶嘴戮着。班建侯因为摸不清他的底细,只怕他真的不会武功,弄死了他,在这“高手大会”之中,可就煞风景了,故此才在那于钧一发之际,急忙把壶嘴移开的。但热茶还是烫着了李思南的手。

完颜豪、班建侯先后试了李思南的功夫,两次都是试不出来,只好作罢。

赵斌只道他们是故意作弄这个“乡下人”的,见李思南出丑,不觉大为高兴,心道:“果然是上不得台盘的乡巴佬。”当下冷冷说道:“没见惯大场面的人在这样的盛会中确是难免有点心慌的,李师傅,你别误会,我不是说你,我是说我自己。”

赵斌说了这话,洋洋自得,不料在座诸人没一个理他,目光都是朝向外看。赵斌呆了又呆,定睛看时,只见一个年约三十左右、书生打扮的人,在“黑鹰”年震山的陪同下走入花厅。

班建侯连忙站起身来,说道:“杜大侠,幸会幸会。小王爷刚刚还在和我谈起你呢。”一面说话,一面就给那人让坐。

原来来的这个中年书主不是别人,正是社长青的侄儿,追魂剑的掌门人杜玉门。

杜玉门道:“杜某一介布衣,贱名那值得小王爷挂齿?”

完颜豪道:“杜大侠客气了,当今江湖之上,谁不知道社大侠是位响当当的角色。家父召集这个高手大会。得杜大侠远道而来,当真是增光不少。”

杜玉门坐了下来,从楚雁行开始,和众人依次招呼,轮到李思南之时,眼光接触,不觉怔了一怔,心里想道:“此人精华内蕴,内功造诣看来已是非同小可。怎的他却是楚雁行的师侄?”原夹内功高深之士,目光有异常人。杜玉门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一看就知,不过这种观人眸子而知功夫深浅的办法,却并不是任何武学高明之士都懂得的。是以班建侯的武功虽然不在社玉门之下,但他却是看不出来。

李思南心里也是猜疑不定。他和杜玉门以前虽然没有见过,但却知道杜玉门和祁连山的龙沧波交情不浅,只是瞒着外人罢了。心想:杜玉门从凉州赶来参加这个“高手大会”,想必是定有图谋了。

完颜豪对杜玉门的来意也是有点捉摸不透,不过他只知道杜玉门是近年来在江湖上闯出了大名头的人物,却不知道他也是个反金的志士。

完颜豪提起茶壶,师法班建侯刚才较考李思南本领的法子,把壶嘴对着杜玉门的脉门,说道:“难得社大侠远道而来,我代表家父以茶代酒,敬际一杯。”

杜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回 深入虎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