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05回 初出茅庐

作者:梁羽生

原来这是云中燕“金蝉褪壳”之计,她刚才逐步后退之际,甲衣袖遮掩,早已把匣子里的那本兵法拿了出来,抛掉的只是一个空匣子。只因她的手法太过巧妙,而且她又是边战边走的,那汉子要提防她的奇诡莫测的剑招,竟然没有发觉,这就中了她的“金蝉褪壳”之计了。

黑汉子爬上岸来,气得破口大骂。云中燕远远的扬声笑道:“你自己以为这匣子藏的是兵法,我说过是兵法吗?”

黑汉子一想不错,云中燕当时只是反问“是兵法又怎么样?”可没有说过匣子里藏的是兵法。

他是个直肠汉子,不懂计谋,但却亦非糊涂透顶,心里想道:“大概不会只是她一个人来找兵法的,想必还有同伴。她故意拿着一只好像藏书的匣子,引人注目。那本兵法却是在她同伴手中?”再又想道:“如果我猜得不对,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吴用那部兵法尚未给她找到,她是故意乱人耳目的。嗯,不管这两个猜法那一个对,我到梁山看看,总不吃亏。”

他自作聪明,以为必有一样猜中。果然未走到梁山山脚,就碰见一个人刚刚从山上下来。

黑旋风从梁山上垂头丧气的走下来,忽见一个黑汉子,手里拿着一个匣子正在向他走来,不由的大吃一惊,正要发问,那黑汉子已是陡地一声喝道:“好小子,给我站住!”

黑旋风叫道:“你是何人?这匣子是从那里得来的?”

那黑汉子也叫:“你是不是和云中燕在一起的?”

两个人同时向对方发问,黑旋风怔了一怔,心道:“这人知道云中燕到了梁山?他是什么人呢?云中燕的本领非同小可,不信他能在云中燕手中夺得这部兵书?那么是云中燕给他的了?不管如何,这部兵书可得先抢过来!”

那黑汉子是个霹雳的性子,喝道:“你耳聋了吗?快说,云中燕是不是刚才与你同在梁山?”

黑旋风道:“是她叫你来找我的吗?哼,你是什么人?”他还知道这人是来找他晦气的。

那人喝道:“老子可不耐烦和人罗唆,你快答我,是或者不是!”

黑旋风心头火起冷笑道:“是又怎样?”

两人彼此猜疑,黑旋风话犹未了,那人已是一掌向他劈下来了!

黑旋风怒迫:“我还未曾见过这样蛮不讲理的!”那黑汉子道:“那就让你见识见识!”

只听得“蓬”的一声,双掌相交,黑旋风掌锋斜掠,反手便点他的腕脉,那黑汉子身躯一矮,长拳捣出,黑旋风身手何等敏捷,一掠即过。那黑汉子只觉虎口一阵火辣辣的作痛,原来他虽然没给点着穴道,但已给黑旋风的指尖刮了一下。

但黑旋风也并没有占到便宜,他在那黑汉子身旁掠过,想要回身反扑,却是不由自己的打了两个盘旋。

原来那黑汉子的掌力十分刚猛,而且一掌拍出,蕴藏三分攻力,若然硬打硬接,黑旋风是打不过他的,但黑旋风却有刚柔兼济的功夫,双掌一交,就把对方的力道御了一半。变招敏捷也在那汉子之上。

可是由于那汉子一掌拍出蕴藏有三重劲力,黑旋风御了一半,第二重的劲力已对他无影响。但第三重劲力却在刚要反扑之际发作了,黑旋风连打两个盘旋,为的就是要消解除他这第三重劲力。

双方对了一掌,各有千秋,表面看来,却是那汉子吃了点亏。

那汉子大怒喝道:“那里走?我和你打三百回合!”他要打三百回合,可知他亦是颇有自知之明,知道黑旋风是个劲敌,只有斗到双方筋疲力倦之际,才有希望可以取胜了。

黑旋风道:“打就打!谁还怕你不成?你不讲理,我更是不讲理的祖宗!”

那汉子一声大喝,声如霹雳,身形侧立如弓,双掌平推似箭。黑旋风饶是内功深厚,给他这一喝,耳鼓已是嗡嗡作响,甚不舒服。黑旋风接连用了“分花拂柳”和“如封似闭”两招,方始化解了他这一金刚手。那汉子又是一声大喝攻过来了。

黑旋风道:“你鬼号什么?”那汉子道:“你不爱听,尽可堵上耳朵?”把黑旋风弄得啼笑皆非。

那汉子每发一掌,就是一声大喝,掌力也是一掌比一掌沉重。好像他这一声大喝,不仅可助声威,还可以增加气力似的。

斗了一会,那汉子忽道:“我不想占你便宜,你怕输了给我,尽管亮剑出鞘。”黑旋风怔了一怔,心道:“他占了我什么便宜。”随即恍然大悟:“是了,他天生的嗓子比我响,想必是他认为他的喝声已是占了我的便宜。”于是说道:“你的掌法还没使全,我又何须用剑?”

那汉子怒道:“你敢看不起我?”黑旋风道:“这倒不是,我想见识你的全套掌法。”那汉子听了这话,似乎甚为受用,又是大喝连声,双掌暴风骤雨般的攻过来。

黑旋风起了疑心,想道:“这人倒是直率可爱,不象是金虏的鹰爪。”但那汉子的攻势正在加强,黑旋风只好用心对付他的攻势。

两人的掌法各有所长,一个是金刚猛扑,一个是绵里藏针。那汉子的招数不及黑旋风的精妙,好几次遇上险招,但由于他的内力较胜一筹,黑旋风也怕给他打着,好几次想抢那只匣子都未能得手。

剧斗中,那汉子忽地把匣子丢在地上,一脚踏个稀烂,喝道:“好,跟你打个痛快!”似乎是嫌这只匣子碍手碍脚,故而把它踏碎。

黑旋风本以为匣子里有吴用那部兵法的,突然见他踏碎,不觉吃了一惊。待看清楚了地上只是木头碎片,不由得更是疑团满腹了。

“他若是云中燕的接赃伙伴,云中燕决不会把空匣子给他的。”黑旋风心想。蓦地想起一个人来,连忙跳出圈子,叫道:“你是不是号叫轰天雷的凌铁威!”

那汉子呆了一呆,叫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绰号?你是谁?”

黑旋风笑道:“我也有个绰号,江湖上的朋友叫我做黑旋风。”

那汉子叫道:“你就是黑旋风,真的吗?呀,你何不早说?”

黑旋风笑道:“你一见面就和我打架,叫我怎样张咀?”

那汉子露出十分惊异的神色,说道:“好,我姑且相信你是黑旋风,但你就是黑旋风,也不应该知道我的绰号呀!我与你不同,你这绰号在江湖上已是极为响亮,人家知道,一点也不奇怪。我这绰号,却只是队小和我一同玩耍的村子里的几个小朋友叫出来的,隔了一条村的人都不知道。”

黑旋风道:“不见得吧?据我所知,就有一位江湖上鼎鼎大名的老英雄知道你的绰号。”

那汉子道:“是谁?”

黑旋风道:“丐帮帮主陆昆仑?”

那汉子“啊呀”一声叫了出来,说道:“原来你是陆帮主的朋友?”

黑旋风道:“朋友二字高攀不起。在陆帮主跟前,我只是一个晚辈。”

原来这个绰号“轰天雷”的凌铁威,他的祖父也正是绰号叫做“轰天雷”的梁山泊好汉之一的凌振。

凌振善于制造火炮,武功却是普普通通。凌铁威的武功并非得自家传,而是他父亲的世交——也是梁山泊好汉之一的“霹雳火”秦明的后人——秦虎啸教他的。秦家凌家住在一条村子。秦虎啸教他的才是秦家家传“霹雳掌”功夫。

秦虎啸自己也有个孩子,名叫秦龙飞。年纪和凌铁威相若,性情却差得多。秦龙飞聪明伶俐,很小的年纪就会出主意,捉弄人。凌铁威就是常常给他捉弄的对象。但说也奇怪,聪明的孩子练武功却不及笨孩子。父亲教他,一学就会,就是不肯用功,一有空就溜出去玩耍,和别家的孩子闹得不易乐乎,凌铁威自知资质鲁钝,恐怕学不会,师父责骂,师父教一遍,他私下就要练上十遍百遍。

孩子们玩耍总是免不了吵架打架的,秦龙飞常常把凌铁威拉去帮他打架,凌铁威有理就帮他,没理呢就和别家的孩子打架过后骂他。为什么他没有理,凌铁威也会帮他打架呢?因为秦龙飞总是有办法叫他帮忙的,过后凌铁威才往往发现秦龙飞不对,这就忍不住要大骂他了。

凌铁威嗓子粗壮,骂起人像打雷一样,秦龙飞叫他做“轰天雷”。秦龙飞是知道他的曾祖父绰号的,给他取了这个绰号,大概是一来觉得很适当,二来也是取笑凌铁威这个“轰无雷”乃是祖传,别家的孩子不如就里,却也都跟着叫了。弄的后来,他的父亲也知道自己的孩子有这样的绰号了。

丐帮帮主陆昆仑是凌铁威师父的好朋友,有一年陆昆仑到秦家作客,那天凌铁威的父亲也住在秦家陪他,第一天就碰上了凌铁威和人家的孩子打架闹事,给人家的父兄揪上门来禀告他的师父。未到门前,远远就听见凌铁威大声吵闹,和村里的闲人哄笑声:“轰天雷又闹事了。”

幸亏秦虎啸对这种事情司空见惯,知道准是凌铁威受了自己儿子之累。秦龙飞早已躲起来了,秦虎啸叫家人把他找来盘问,果然所料不差,这次又是秦龙飞唆使的。秦虎啸把儿子责打一顿,过后长叹道:“我的爷爷绰号霹雳火,我倒宁愿我的孩子像他爷爷的脾气,不愿他仗着小聪明作弄人。唉,凌大哥,你的孩子强爹胜祖,我这孽畜却是秦家的不肖之子。”

凌铁威的父亲另有感慨,待那些人走后,当着两个朋友的面教训儿子:“你的太爷爷绰号轰天雷,是因为他善制火炮,不是因为他的脾气暴躁。你的太爷爷制火炮是帮梁山好汉替天行道,也就是作侠义的事情,你懂不懂?制火炮这门功夫已失传了,但凌家的家风不能失传!我要你跟着秦伯伯学武艺,就是要你学成本领,才能学你爷爷的榜样替天行道。你没学你太爷爷的榜样,人家也叫你作轰天雷,你不惭愧吗?”

秦虎啸点了点头,喝令他的儿子跪下,说道:“听着,这是凌伯伯对你的教训。你们两人都要记住!”

陆昆仑在秦家住了几天,这两个孩子,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黑旋风就是从陆昆仑的口中知道轰天雷的来历的。

那天陆昆仑和他谈起江湖上的后起偈秀,最先谈及的是神秘莫测的云中燕,跟着就提到凌家秦家这两个孩子了。陆昆仑说道:“这两个孩子现在都已长大成人了,年纪大溉和你差不多,不过秦虎啸尚未放心让他们闯荡江湖。但我敢断定,如果他们一出江湖,定然会闯出大大的‘万儿’来的。尤其是“轰天雷”凌铁威,说不定终有一天会成为‘一雷天下响’的人物。”

黑旋风问道:“依老前辈的眼光看来,这位绰号轰天雷的凌兄,比云中燕如何?”

陆昆仑笑道:“你问的是武功还是人品?若论人品,我虽然未见过云中燕。但总觉得她的行事诡秘,不似一个正大光明的侠义道人物,凌铁威朴实诚厚,将来必定可以成为一个人所钦敬的大侠。这两个人的人品,恐怕是难以相提并论的。”

“若论武功,他门两人恐怕是各有千秋,云中燕的武功我未见过,但据你所说,她的轻功似乎还在轰天雷之上,不过,轰大雷却是天生异凛,在我所见过的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后一辈英雄之中,恐怕没有谁的内力比得上他的深厚了。”这话当然是包括黑旋风在内,黑旋风听了,不禁骇然。

陆昆仑接着说道:“那一年他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秦虎啸叫我指点他练功使力的功夫,我试他的掌力,逐渐将我喂招的掌力加强,他已经可以接我的三成的掌力,现在时隔十年,恐怕我的伏魔掌力是比不过他的霹雳掌力了。”

他谈得兴起,接着又笑道:“秦家的霹雳掌,传到凌铁威,这才算名副其实,凌铁威是天生神力,又是天生的一副粗壮的嗓子,喝起来就象打雷一样。秦虎啸因人施教,教他每发一掌枕吆喝一声,把内力更可以发挥的淋漓尽致。他的儿子反而没有这套功夫。

“依我看来,在后一辈的人物中,恐怕只有你才能够和他打成平手。他的内力比你深厚,但吃亏在他未能刚柔兼济,又欠缺了一些机智,如果是初出道的话,恐怕更是只会笨打,那么人不定就是云中燕也可以赢他了。”

黑旋风刚才就是因为见到凌铁威那种声威慑人的掌法,猜到他就是陆昆仑所说的那个“轰天雷”的。

且说凌铁威在听得黑旋风说出了陆昆仑的名字之后,这才相信他的确是黑旋风。当下唱了个肥诺,却仍是露出疑惑的眼光,问道:“既是黑旋风,何以又和云中燕在一起?”

黑旋风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初出茅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