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55回 侠盗娇娃

作者:梁羽生

秦龙飞抱着这样的心情,是以在离开大都之后,不是南下,而向北行。

走了两天,身上的碎银不知不觉业已用光,他就索性做起愉儿来了,起初只是愉来自己使用,渐渐就干起劫富济贫的把戏。漫无目的一路北行,钱用光了,就偷大户人家,倒也过得甚为逍遥自在。

如是者流浪了半年多,也不知偷了多少大户人家,江湖上也渐渐传出有个不知来历的“侠盗”的风声了。

某一天晚上,他去愉一个富户,这个富户是当地的恶霸,他去的时候,恰巧看见这个恶霸,吩咐他的管家明天去抓一个佃户的女儿来抵债,他一怒之下,点了这两个人的穴道。那恶霸连他面目都没见着,突然间一阵昏眩,已是人事不知。他临走之时,还干了一套“寄柬留刀”的把戏,就用那恶霸账房里的纸笔,写上了“估恶不梭,必取你命”八个大字。然后在账薄上查出那佃户的姓名庄址,把偷来的银子送一百两给那个佃户,叫他们父女逃到别处安身。

他干了这桩事情,心里十分痛快,约莫四更时分,离开那个地方,施展轻功,天亮之时,已是走了数十里路。中午时分,到了一个小镇,觉得饿了,便走进镇上一家较具规模的酒家喝酒。

他身上穿的是昨晚顺手牵羊愉来的一件华美皮袍,倒还合身,加上他风度翩翩,小镇上的酒家那曾见过如此俊雅的人物,只道他是个贵家公子,当然加意奉承。

他正在兴头,吩咐那掌柜道:“你把最贵的酒菜给我端来。”一个人就要了三斤酒八个菜。小酒家能有什么名贵的菜式,但大鱼大肉却也堆了满台。那掌柜的纳罕道:“公子爷,你是请客人吗?”秦龙飞道:“不错,我是请客。”那掌柜道:“那么可要等待客人,这些酒菜——”秦龙飞道:“不用。我请的不是普通客人。我先吃了,再让客人吃的。”掌柜觉得奇怪,不过心想:“只要你大爷花钱,我才不管你的请客是什么规矩呢。”

秦龙飞吃得酒醉饭饱,不过吃了一小半。把筷子一掷,哈哈笑道:“剩下的你给我请门外的叫化子吃!不够,还可以照样再敝一席!”听得伙计目瞪口呆,门外的几个叫化子则一齐拥入。

转瞬之间,把剩酒残肴,吃喝得干干净净。秦龙飞哈哈大笑,说道:“吃泡没有,不够,可以再来一席。”

为首的老叫化倒很知足,说道:“多谢公子爷,我是吃得饱了。不过我还有十多个化子兄弟——”

秦龙飞豪兴大发,说道:“都叫他们来吧,一席不够就要两席,两席不够要三席,总之让你们的兄弟都吃得酒醉饭泡就是。”此言一出,那些叫化子都是大喜若狂,连忙出去招朋引友。

秦龙飞对那掌柜说道:“你多准备一些酒菜,待会儿招待我这班化子朋友。不过我可不能在这里陪客了,麻烦你替我告个罪。”

掌柜的道:“公子爷现在就要走了么?”

秦龙飞道:“不错,我还要赶路。”

掌柜的道:“待会儿你的那班化子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这个账现在可是难算。”

秦龙飞道:“你们这个小镇大概有多少化子。”

掌柜的道:“大概有十多二十个。公子爷,你不知道,这小地方连年收成不好,租税又重,所以有许多老弱的人就做了叫化子啦。”他说这话,显然是恐怕秦龙飞不相信一个小镇会有二十个叫化子。

秦龙飞听得不大耐烦,一挥手说道:“就算它二十个吧。”

掌柜的道:“或许他们还会请一些穷朋友来,都当全是叫化子。”

秦龙飞道:“好,那就准备一百个人的酒菜,总够了吧?”

掌柜的道:“够了,够了!”

秦龙飞道:“一百个人的酒菜,大约多少银子?”

掌柜的道:“公子爷刚才吃的这席酒菜是三两二钱银子,这席酒菜是足够八个人吃的,就算十二庸吧,一三得三,二三得六……”

秦龙飞道:“不必细算了,我给你五十两银子,多下的赏你!”

十二席酒菜用不到四十两银子,掌柜的一听自己有十两银子小账,喜出望外,忙道:“多谢公子爷!”伸出“而”字形的手,就向秦龙飞讨钱。心里还恐怕他是在开玩笑。

秦龙飞笑道:“你以为我是玩笑吗?这就给你!”不料伸手一摸银子,登时敛了笑容了,呆了!

掌柜的道:“客官,你怎么啦?”

秦龙飞满面通红,摸来摸去,一文钱也拿不出来!

昨晚他在那大户人家,嫌银子笨重,不好携带,只拿了三个每个重五十两的元宝,不过却拿了一大叠银票,各种面额都有,少说也有五千多两银子,这些银票乃金京各大钱庄所发,在全国各地都可通用的。另外还有一些珠玉首筛。他把那两个元主给了那个佃户,本想把剩下的一个元宝给这酒店的掌柜的,那知不但元宝不见,银票、首饰,甚至连身上原来有的几两碎银子也全部不见了。

秦龙飞又惊又窘,吃惊的是不知什么时候给人偷了他身上的东西,窘的是马上就要出丑。

掌柜的冷冷说道:“公子爷,我也知道你是开玩笑的,请客那是不必了,只请你自己寸你所吃的账罢。盛惠三两二钱银子。”秦龙飞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讷讷说道:“我,我本来有几千两银票的,不知什么时候给人偷去了!”

掌柜的面色登时难看起来,冷笑道:“公子爷,你开玩笑可莫开到我们做小买卖的穷人头上,你那几千两银子恐怕都放在家里吧?”老板娘听得他们吵闹,也走出来道:“世乱年荒,道路不清。那有人放几千两银票在身上走路的?你说你有几千两银票,老娘还有一万两银子放在这墙璧角呢,你瞧见没有?哼,你说这话骗小孩子也骗不倒。老娘也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有银子给人偷去,你想白吃就是不成,请付账吧!”

秦龙飞脸红过耳,一咬牙根,说道:“好,你们把我这件皮袍拿去,这是貂皮,少说也值一百两银子,你们拿去吧,多余的银子不用给我,客我还是照请。”

老板娘也不知不识货还是定要和他为难,说道:“管你是貂风皮也好,老鼠皮也好,我们不要,只要银子!”店子里一个客人说道:“对,这年头还是小心为上,这件皮袍是貂皮倒是不假,不过来历不明的东西,还是别沾手为妙。”

秦龙飞恼羞成怒,说道:“什么,你敢说我这皮袍来历不明吗?我,我……”想起这皮袍的确是偷来的,不觉就结结巴巴的说不下去了。

那客人越发得意,冷笑说道:“作贼心虚,这句老话当真一点不假。”

秦龙飞怒道:“你说我是偷来的吗?”

那客人道:“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说你。你没有作贼,何必心虚?”

秦龙飞本想找个藉口发作,目光一瞥,忽见另一个客人也正在站起来,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看。奚落他的那个客人形貌猥琐,一看就令人觉得讨厌,这个客人却是个眉清目秀的书生。秦龙飞不觉感到羞愧,心里想道:“我本来是偷来的,还要撒泼。那岂不是变成了流氓了,我怎样不成器,也不能如此没有出息。”

但眼前的账必须要讨,这口气蹩着又发不出来,他是双手按着桌子的,不知不觉手上一用劲,“喀喇”一声把桌子抓碎一块。

那老板娘和掌柜大吃一惊,只道他当真是个强盗,脸色全都变了。那个形貌猥琐的客人则越发显出鄙夷神色,说道:“显功夫么?哼,你白吃了人家的东西还弄坏人家的桌子,老板娘,这笔账你给他算上去。他不付我替你主持公道!”

那个面目清秀的书生忽地微微一笑,阴声细气的说道:“何必为一点小事闹起来?我相信这位客人的说话,他的账我替他讨。”说罢从衣袋里掏出一叠银票,略加检视,抽了一张出来,说道:“这张银票恰好是五十两的,掌柜的,你拿去按照这位客人的吩咐,弄十二桌酒席招待他的叫化子朋友。”

这叠银票和秦龙飞昨晚偷的那叠银票厚薄竟是似乎一样,秦龙飞心中一动:“偷了我的银票莫非就是此人?但他并没有走近我的身旁,纵有妙手空空的绝技又焉能施展?看他的相貌也不像小偷。”这小酒店只有他们三个客人,书生坐的桌子和他距离颇远,倒是形貌猬琐那个客人刚才曾经走近他的身边,秦龙飞再想,银票没有记号,即使是他偷的,我也不能和他理论。说不定还是我瞎疑心了,他才真正是个阔少爷。

掌柜的接过银票,眉开眼笑的道谢,形貌猥琐的那个客人一言不发,讨了他自己的账,灰溜溜的走了。

那陌生的客人替秦龙飞付了账,秦龙飞的心里虽然对他还是稍稍有点怀疑,但于理于情也不能不向他道谢。

书生微微一笑,仍然是阴声细气的说道:“此须小事,阿足挂齿。咱门一起走吧。喂,掌柜的,你可得替这位相公好好的招呼他的客人啊!那十二桌酒席,若是偷工减料,回头我会替他找你算账。”

掌柜忙不迭的说道:“两位相公请放心,我一定弄上好的酒席招待化子朋友。”一边想:“有了这五十两银子,管你是叫化子也好,‘体面人,也好,我还北不好好招待吗?”当下打拱作揖,把两人送出店门。

二人走在一起,免不了互通名道姓,秦龙飞方始知道,这个书生姓颜,单名一个“璧”字。

秦龙飞道:“颜兄那五十两银子……”

颜璧笑了一笑,抢着说道:“秦兄,你当不当我是朋友?”

秦龙飞道:“多得兄台解窘,你看得起我,我怎敢不把你当作友人?”

颜璧笑道:“着呀,朋友有通财之义,这一点银子,还值得一提吗?”

秦龙飞道:“颜兄,刚才那个客人和酒店的老板都把我当作强盗,实不相瞒……”

颜璧说道:“秦兄何必与这些小人一般见识?说句笑话,莫说你不是强盗,就是强盗,我也不怕,一样和你结交。”

秦龙飞本想直认不讳,但一想却又何必和一个相识不久的朋友表白自己的身份,自己是梁山泊好汉的后代,说了出来,岂不玷辱祖先声名。

但他听了颜璧这详回答,却是不禁心中一动,说道:“颜兄可曾学过武功?”

颜璧说道:“小弟诗文倒是读过一些,说到武功,那是一窍不通了。秦兄,何故有此一问?”

秦龙飞道:“普通的书生那有不怕强盗之理,兄台却说不怕强盗。”

颜璧笑道:“那是因为我绝对相信秦兄不是强盗,我说不怕,是不怕秦兄。倘若当真碰上强盗,强盗不杀我,我吓也吓死了。对啦,秦兄,你腰系佩剑,想必应该是懂得武功的了?”

秦龙飞道:“懂得二字很难说,会一点三脚描式的把式罢

颜璧说道:“秦大哥太谦虚了,我看你气宇轩昂,一定是个文武双全的少年豪杰。”

秦龙飞最喜欢别人奉承,尤其喜欢赞他英俊,虽然受了许多挫折,这个毛病改了一些,但还没有完全改掉。当下笑道:“我不知道颜兄原来还会看相。”

颜璧笑道:“信口雌黄,叫秦兄见笑了。但我相信这个相我是看得准的。实不相瞒。目下路途不靖,我一个人走路,总是难免提心吊胆。要是咱们恰好同路的活,我可还想仰仗秦兄保护呀,秦兄,你上那儿?”

秦龙飞道:“我是四海云游,并无一走的地方要去。你呢?”

颜璧说道:“我想到关外游览,顺便探访朋友。秦兄,你既然随处可去,何不与我结伴同游。听说关外的白山黑水,雄奇瑰丽之处,实不逊于中原的名山大川呢。”

颜璧的说话,前后颇有矛盾,倘若他当真是个胆小的人,焉能还敢单身到关外游览?

秦龙飞并不糊涂,当然亦已看出他话中的破绽。但一来觉得颜璧吐属不凡,和自己颇为投合。二来心想:“初认识的朋友,难免客套一些。他说自己胆小,大概是客气话吧了。或许他是为了要与我结伴,才故意这样说的。我可巴不他‘也’是个文武全材的少年豪杰呢。”当下笑道:“原来此处已是与关外接壤的地方了吗?我还未知道呢?”

颜璧说道:“再走两天,就可以出山海关了。山海关号称天下第一堆关,你可不能不去一游。”

秦龙飞道:“关外不是女真族的发祥之地吗?”

颜璧似乎怔了一怔,半晌说道:“是呀,这又怎样?”

秦龙飞道:“那可是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5回 侠盗娇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