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56回 结拜兄弟

作者:梁羽生

至于那个“二头领”则是金国御林军中坐第一把交椅的剑术好手金光灿,在“高手大会”中曾经和“追魂剑”杜玉门打成平手的。只是以内功而论,他却是不及班建侯甚远。其余那些“强盗”也都是“王府”的卫士乔装打扮的。这些人秦龙飞当然也是都没见过了。

秦龙飞苦苦支撑,汗如雨下,不由得心头一凛,想道:“他知道我爹爹的名字,却又不下杀手。莫非是要把我的气力耗尽之后,将我生擒,献给金虏。”

正在十分吃紧之际,忽听得有急劲的暗器破空之声。秦龙这的双掌给班建侯牢牢粘注,只知暗器是从背后飞来。何人所发却是看不见了。

金光灿一踊而前,拔剑出鞘,金光疾闪,“铮”的一声,把一枚石子拨开,但余势未衰,仍然从班建侯的头顶飞过,只差半寸,几乎将他打着。

金光灿喝道:“那条线上的朋友,请出来吧!”没人回答,也没人出来。

班建侯忽地双掌一收,跳出圈子,说道:“看在秦虎啸的份上,不必难为这位小兄弟了。他的朋友,也让他去吧!”

这伙强盗来得快去得也快,首领一声令下,众人纷纷上马,转眼之间,已是走得干干净净。

秦龙飞喘过口气,叫道:“颜大哥,颜大哥!”

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变化,令秦龙飞在最危急的时候脱了险但他还是满腹疑团。第一、发暗器救他的人是谁?难道颜璧竟有这样大的本领?第二、即使真有高手相助,但强盗那么多人,又何至于害怕一个“高手”?那盗魁若是要杀自己的话,当时就可马上杀掉。以他的功力,和那二头领联手,发暗器的人未必就能胜了他们。秦龙飞的武学造诣虽然不深,毕竟也是行家,他听那暗器破空之声,不错,功力确也不凡,但要说那人的功力就在那个强魁之上,却是难以令他相信。“他们是真的害怕那个高手呢?还是真的卖我爹爹的情面呢?”

秦龙飞思疑不定,一面呼唤颜璧。“颜大哥,颜大哥!”的叫了几声,只见颜璧果然从乱草丛中爬了出来,说道:“秦兄,你真好本领!刚才吓死我了!”

秦龙飞心中冷笑,说道:“颜兄,我还未曾多谢你呢。”颜璧一怔道:“谢我什么?”秦龙飞道:“多谢你那枚石子!”突然一抓,抓着了颜璧的手腕,和他握手。

握手致谢,本是普通的礼节。但秦龙飞却是藉此试探颜璧的功夫。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秦龙飞一觉对方内力不弱,己方的内力便即相应增加。陡然间忽觉掌心火烫,好像给烧红的火棒截了一下似的,不由自己的“哎唷”一声,连忙松手。心里好生惊异:“他练的内功怎的如此邪门?不知是那一派的?”

颜璧也是“哎唷”一声,踉踉跄跄连退数步,痛得脸上变了颜色,叫道:“秦兄,小弟有什么地方开罪你了,你,你要和我过不去呢?”

秦龙飞一试之下,已经试出他的功力不及自己,只不过他那怪异的内功自己也不懂得应付。这一次较量,可见是双方都没有占到便宜。看颜璧痛苦的模样不像伪装,秦龙飞倒是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了。

秦龙飞笑道:“颜兄,你的武功很不错呀。刚才那枚石子——”

颜璧搓了搓手,半晌脸色恢复过来,笑道:“原来你是特地较考我的。不错,那枚石子是我所发。不过我可没想那班强盗会给我吓跑的。看来这一次他们还是多半卖你的情面,说到‘多谢’,是我应该向你多谢才对。”

“这话倒是不假,”秦龙飞暗自想道:“他的功力还不及我,即使功夫怪异,也不是那盗魁的对手。不过,那盗魁是否卖我爹爹的情面,这就不知道了。”当下笑道:“颜兄,你是真人不露相,要不是这么一试,我怎能知道你身怀绝技。但我是好生不解,你,你为什么——”

“骗我”二字,秦龙飞尚未出口,颜璧已是说道:“秦兄,小弟确是瞒骗了你,而且瞒骗你的事情,除了武功之外,还有一桩。你那五千多两银票和十多件珠宝首饰是我偷了去的。我知你不能原谅我,咱们就此别过。将来待我有钱的时候,再托人还你。”

此事早已在秦龙飞意料之中,自然不会惊异。但一来由于还有许多别的疑团没有解开,二来秦龙飞与他相处数日,意气亦是甚为相投,秦龙飞从未有过一个真正的朋友,倒是舍不得和他分手了。

秦龙飞追上前去,哈哈说道:“颜兄,你别走呀,咱们彼此!”

颜璧怔了一怔,停了脚步,回过头来,说道:“什么彼此彼此?”

秦龙飞笑道:“你骗了我。我也骗了你,实不相瞒,那些银票都是偷来的。你给我分给穷人,正是我想做的事呢。”

颜璧笑道:“原来你也没有和我说真话,既然如此,就算扯直了吧。”其实秦龙飞那些银票的来历,他是早已知道了。

两人握了握手,相好如初。秦龙飞道:“颜兄,我有一事未明,想要请教。”

颜璧说道:“什么事情,不过我先要和你讲明,你问的事情我未必可以答你,”心里暗暗担忧,恐防秦龙飞查问他的身世,他虽然早已编了一套谎话,可还没有到说的时候。

秦龙飞道:“那天你是怎样把我的财物偷了去的、在我发现失窃之前,你根本没有到过我的身边。”

颜璧放下了心,笑道:“是那个形貌猥琐的强盗偷了你的,但他却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秦龙飞这才恍然大悟,说道:“原来他偷了我的,你又偷了他的。”

颜璧说道:“你和他吵架的时候,我不是过来劝架吗,就有那时,我愉偷的下了手。”

秦龙飞道:“这盗魁本领非凡,你居然能够从他身上偷了芽西,令他毫无知觉,这等妙手空空的绝技,真是叫我佩服!”

颜璧笑道:“说不走他随后就发觉了,但他却不能说破,只好当作哑子吃黄莲了。”

秦龙飞听他解释得“有理”,说道:“不错,我瞧也是多半如此。”

颜璧说道:“实不相瞒,这伙强盗是冲着我来。”

秦龙飞道:“那盗魁吃这个哑巴亏,想要找你晦气?”

颜璧说道:“不仅是为了这件事情,他是我父亲的朋友。”

秦龙飞心道:“原来他也是强盗世家。”当下问道:“这不把我弄糊涂了,既然盗魁是你父亲的朋友,阿以你要愉他的东西,反而帮我,又何以那天你们并不相认?”

颜璧说道:“我小时候他见过我,那天却未必认识我。”

颜璧接着解释道:“我自细父母双亡,我是叔父养大的。”心里则在道:“爹爹,你莫怪我咒你,要是给这小子知道你是谁,他决不会上我的钩。”

秦龙飞道:“这盗魁是什么路道,他和你的叔父没有来往吗?”

颜璧说道:“也曾来过几次,我的叔叔叫他做班老大,但我可没有出去见他,也不知他是什么路道。”

秦龙飞情知他说的不尽不实,但想到:“交浅言深”这句老活,却是不便向他盘根问底。

颜璧继续说道:“至于你问我为什么不与他相认,那是因为我不想给他知道是我的。”

秦龙飞本来不想多问的,但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为什么?”

颜璧说道:“我这次是瞒着叔父出来的。”

秦龙飞道:“啊,你叔叔对你不好?”

秦龙飞道:“你不方便说那就不要说了。”

颜璧望了他一眼,脸上忽地泛起红晕,低声说道:“我的身世,将来我会告诉你的。”言下之意,当然是现在未到时机。

秦龙飞心里想道:“那盗魁刚才和我说的话,不知他听见没有。不过,假如他们问起我的身世,我也是不能告诉他的。”想起颜璧恐怕是和自己一样,都有难言之隐,因此也就不以他的言辞闪烁为嫌了。

颜璧说道:“秦兄,你原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吗?”

秦龙飞笑道:“你不帮忙你的父亲,反而帮我这个外人,我感激你都来不及呢!”

颜璧说道:“我知道你是‘侠盗’,怎能袖手旁观,看你受窘。这叫做帮理不帮亲。秦兄,我自小失了父母,也没一个真正的朋友,能够和你结交,在我是看得十分重要的。即使得罪了叔叔的朋友,也算不了什么。”

秦龙飞是个性情容易冲动的人,听了这后,心里不觉热呼呼的,便即说道,“颜兄,若蒙不弃,我想与你结为八拜之交。”

颜璧说道:“啊,你愿与我做异姓兄弟,那好极了,你今年几岁?”

秦龙飞道:“二十二岁了。”

颜璧说道:“我才满十九岁,那么你是大哥,大哥请上坐,受我一拜。”

两人撮土为香,就在路旁结拜。颜璧脸泛红潮,打了个哈哈,说道:“想不到今日有了一位异姓哥哥!嘿嘿,你是大哥,那么你是应该终生爱护小弟的了。”秦龙飞觉得他这话有点奇怪,笑道:“咱们既是异姓弟兄,自该有福同享,有祸同当,这还用说吗?”

颜璧道:“好,说得好。我有你这样一位好兄长照顾,真是问丰如之!皇天在上!有生之日,决不背盟。秦大哥,你再受我一拜!”

他平时说话都是阴声细气像女孩儿似的,此时却忽地有几分狂放的神态,秦龙飞笑道:“别多礼了,咱们走路吧。”

走了一程,颜璧忽道:“大哥,要是你将来发现我还有什么事情瞒你,你能够原谅我吗?”

秦龙飞怔了一怔,笑道:“每个人都难免有点私人的秘密,即使亲如父母,未到时机,也是不愿意说的。你的秘密,什么时候愿意告诉我就什么时候告诉我好了。或许我也有什么秘密要待将来才能告诉你呢。”

两天之后,他们到了山海关附近的一个小镇,镇上有金国的驻军,由于是边关附近的重地,来往的客商虽然不少,大都不敢在这镇上留宿,因此他们很容易找到了客店。秦龙飞本来准备有官兵来盘查的,出乎他的意料,到了将近三更时分,他和颜璧各自回房睡觉之时,还是没人跑来啰唆。

颜璧睡在秦龙飞的邻房,不多一会,便听见他的鼾声了,秦龙飞心想:“今天晚上,他大概不会愉偷跑出去了。”想起这位义弟的诡秘行径,一时间倒是难以入梦。不知不觉从新结拜的义弟想到了师兄轰天雷,“凌师兄现在恐怕早已回到了家中了吧?他对我倒是真的情逾手足,爱护我有如他的弟弟一般,如今我也有了义弟,我应该拿他做榜样爱护我这位义弟。唉,凌帅兄对我真好,我知道他是能够原谅我的,可惜我是无颜再见他了。”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听得隔璧一声尖叫!

秦龙飞大吃一惊,连忙跳起,只听得邻房乒乒乓乓的闹得震天价响,一个沙哑的声音道:“小贱人,你,你……”似乎因为大过气愤,下面的话竟是说不出来,颜璧则在尖声叫道:“大哥,快来救我!”

秦龙飞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此时亦已无暇容他思索了。他只知道有人欺负颜璧,颜璧正在危险之中,叫他救命!

秦龙飞踢开颜璧的房门,便闯进去,只觉拳风虎虎,扑面而来,秦龙飞霍的一个“风点头”反手擒拿,扭他腕骨,那知触手如钢,竟是扳它不动。说时迟,那时快,那人已是呼的一掌、斜抹过来。

颜璧叫道,“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从今之后,咱们两不相干,请你莫再纠缠!”黑暗中看不清楚他的招数,似乎是虚晃一招,便从那身旁溜过。

三方面的动作,差不多是同一时间,秦龙飞用了一招“雁落平沙”,化解那人的掌力。不料只能化解几分,双掌一交,秦龙飞虎口火辣辣的作痛,竟是不由自己的退了几步。

那人冷笑道:“你倒想得臭美”刚把秦龙飞震退,便即堵注门口。秦龙飞听得颜璧“哎唷”一声,也不知他是否已给那人捉住。

秦龙飞喝道:“放开我的义弟,否则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那人哈哈一笑,怪叫道:“什么?义弟?”一个转身,双掌疾发,陡地道:“好小子,我要毙了你!”

颜璧挣脱那人掌握,跄跄踉踉的退至秦龙飞身边。秦龙飞见他已经脱险,更无顾忌。对方刚猛的掌力,已是徘山倒海踱的当胸击来,秦龙飞霹雳似的一声大喝,立即也是双掌齐出,和他硬拚。

掌力激荡,发出郁雷似的声响,那人好似皮球般的给抛了起来,轰隆一声,把窗口撞得稀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回 结拜兄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