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57回 两情相悦

作者:梁羽生

秦龙飞说出这番话来,却是颜璧始料之所不及了。原来颜璧还在和他相识之前,早就知道他的为人。但现在他所认识的秦龙飞,却与别人说的不同。

“耳闻不如目见,这话当真不假。”颜璧心里想道:“据丘大成和马寡妇所说,这小子最妒忌他的师兄,为人又没骨气,胆个怕死,欺善怕恶……,照他们所说,这小子简直是没有一样可采之处,可是这些天来我的所闻所见,却和他们说的大不相同。是他们骗我呢?还是秦大哥为了讨我喜欢,装作正人呢?不,他在未曾知道我是女子之前已经甘愿为我拼命,敢于和班建侯这样的高手对敌了,他对我的爱护情殷,看来也不是假的。”颜璧想方设法和秦龙飞结交,本来不含好意,但此际想起秦龙飞对她种种好处,却是不禁令她心旌摇摇,对他平添好感了。

颜璧当然不会知道:“秦龙飞是经过许多磨折,受过许多教训之后,方始渐渐改变气质的,丘大成说秦龙飞的坏话,虽然说得过份一些,但倘若是在半年之前的秦龙飞,恐怕就不会对她这样了。”

秦龙飞见她若有所思,默不作声,问道:“贤妹,我说的都是真话内外不以为然么?”

颜璧勉强笑道:“秦大哥,你不争名,不夺利,我是十分佩服你的人品,但我也觉得有点奇怪。”

秦龙飞道:“奇怪什么?”

颜璧说道:“你年纪轻轻,为何意志如此消沉,你既然这样佩服你的师兄,又何以不去和他一起?”

秦龙飞叹口气道:“贤妹,你把我说得太好了。倘若有一天你发觉我并不是如你想像那样的好人,你会对我怎样?”

颜璧心里暗笑“我早就听得人家说你不是好人了。你现在这样好,倒是出乎我的意外呢。”说道:“秦大哥,我决不相信你是坏人。即使真是坏人的话,我也一样,一样……”

秦龙飞连忙问道:“一样什么?”

颜璧低声笑道:“我也一样喜欢你的。”说了这话,脸红直透耳根。

秦龙飞心神一荡,说道:“璧妹,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其实我真的没有那么好的。我就是因为自己太不长进,是以自形惭秽,愧对师兄,不敢和他见面的。”

秦龙飞说出心里的话,可还不敢明白说出他因何愧对师兄。他心里惴惴不安,生怕颜璧问个不休,颜璧却是一笑说道:“其实我也并不希望你和师兄一起。”并没追问下去。

秦龙飞诧道:“为什么?”

颜璧笑道:“要是你和师兄一起,咱们可就不能同在一起了。我、我是希望永远在你身边的。”说了这话,红晕满面,不敢接触秦龙飞的目光。

她这话也的确是由衷之言,因为轰天雷是知道她的底细的。秦龙飞倘若是和师兄一起,她当然是不能够在秦龙飞身边了。

秦龙飞怎知她这心意,听了这话,心里甜丝丝的好不舒服,说道:“多谢你对我这样好,你不嫌我,我也不会离开你的,咱们走吧!”

颜璧笑道:“倘若有一天你发现我也没你想像的那样好,你会怎样?”

秦龙飞道:“我的答复和你刚才答复我的一样。”颜璧刚才说过,不论如何,她都是一样喜欢他的。

虽然尔虞我诈,彼此的心意却是相同,秦龙飞感到惭愧,颜璧也是内疚于心,想道:“可惜他是父王要捉的人,要是他不肯归顺朝廷,我该怎么办?唉,也只能事到其时,再作商量了。”两人各怀心事,一双手却是不知不觉的握在一起。

一路上的蜜意柔情不必细表,走了两天,山海关已经在望。

山海关在直隶(即今河北省)临榆县的东面,是长城东面的尽头之处。古称“榆关”,或称“临榆关”。明代置“山海卫”(等于现代的军区机构)于此,因称山海关。山海关东面临海,北有“覆舟”“兔耳”二山,山势陡峻。东北有路,亦甚狭险。倚山面海,背靠长城,自古以来,规为要隘。

秦龙飞和颜璧从长城脚下走过,看长城蜿蜒,雄关矗立,不禁叹道:“果然不愧有天下第一关之称!可惜古代是用来抵御胡人的入侵,如今却是在女真鞑子的手中了。”

颜璧心头不悦,勉强笑道:“别发议论了。你看山海关已经到了,目前这个景象,今日要想过关,只怕还是不大容易呢!”

秦龙飞把眼望去,只见山海关前,黑压压的一大片人群。

秦龙飞走近去看,只见有官兵也有百姓。官兵与百姓各自分开,但却都是挤在山海关前,不能进去。城门紧闭,城头上刀枪林立,如临大敌。把关的官兵和关闸外面的官兵服饰不同,显然是互不统属的两支队伍。关闸外面的官兵约有五十人左右,打着的旗号编有‘凉州总管李’几个大字。

颜璧说道:“原来是凉州来的官兵,看这情形,似乎是凉州总管李益寿亲自来了。”

凉州是西夏的故上(今甘肃宁夏一带),僻处西陲。山海关外则是金国女真族的发祥之地,位置东北。两地相隔数千里。秦龙飞诧道:“凉州总管跑到山海关做什么?他做到这样大的官,又为什么也不能出关呢?”

颜璧说道:“咱们找一个人打听打听。”挤进人丛,向一个小商人模样的人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那小商人道:“听说凉州总管是奉召到关外‘祭陵’的。他已经进去了,但护送他亲兵却不准入关。”

秦龙飞问道:“何以不让他们入关去?”那商人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这可害苦我们这些客商啦。好像我一大清早就来到了,等了大半天,直到现在,都还未开始盘查呢。”

秦龙飞吃了一惊,说道:“要经过盘查,才能过关的么?”

那商人笑道:“你敢情是第一次出关的吧?怎的这个规矩也不懂。”秦龙飞道:“我是第一次来山海关的。”

那商人道:“山海关是连接关内关外的要隘,进出山海关的人,任何人都要经过搜查盘问,若在平时,你懂得规矩,偷偷把几两银子塞给搜查的官兵,就可以快点完事,让你过关。但今天他们却根本就不盘查,只是要我们在外面等候,也不知要等到几时。”

颜璧说道:“我明白了。”向秦龙飞苦笑道:“那咱们也只好等一等了,你可别要再多问啦。”

秦龙飞好奇心起,和颜璧小声说道:“那我不问别人,问你行不行?”心里想道:“听颜璧的口气,她倒似乎颇为熟悉边关的情况。”

颜璧一皱眉头,说道:“你要问什么?”

秦龙飞道:“他们说的‘祭陵’是怎么回事?”

颜璧心想问这一句倒是无关重要,便即说道:“金国历代的皇帝祖先葬在长白山下,是为皇陵,每年都要举行祭扫大典的,王公大臣由金国的皇帝挑选去作陪祭。”

秦龙飞道:“凉州的总管不是金人吧?”

颜璧说道:“他是西夏的皇室,西夏被金国灭亡之后,他投降金国,受任为凉州总管。”

秦龙飞道:“他既然不是金国的王室中人,又不是在朝廷的大臣,何必却要令他出关陪同祭陵?”

颜璧说道:“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皇帝。”其实她是知道内里原因的,听了秦龙飞问她这个问题,不觉心头一凛,想道:“莫非他对我已是起疑?”

秦龙飞笑道:“他以降臣而得陪从金主‘祭陵’,对他来说,想必也算是个‘殊荣’了。”

颜璧点了点头,说道:“你这话倒是说得不错,不过他的亲兵不能进去,我也猜想不透是何道理。”她是恐防秦龙飞跟着就要问她这个问题,故而预先把话说在头里。岂知如此一来,却是慾盖弥彰,更令秦龙飞多了两分疑心了。

秦龙飞悄声说道:“我是不能让他们盘问的,咱们不如回去吧。”

颜璧说道:“既然来了,好歹也要出关一游,何必回去,你放心,咱们见机而为,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的。”

秦龙飞正想问她有何办法,忽见嘈嘈杂杂的人群突然静了下来。一个军官出来说道:“李总管不用你们护送了,你们回凉州去吧。”

那队凉州兵士约有五十来人,听了这话,都是颇然吃惊,队长说道:“可否请总管出来让我们一见。”

那军官扳起脸孔道:“李总管有我们护送,你们还怕我们保护不周吗?”

那名队长情知内中定有蹊跷,却也不敢不依,只好带领兵士赶紧回去。

秦龙飞在一旁观看,心里想道:“这队凉州士兵之中,倒似乎有不少好手。看来那位李总管已是防及此行不吉的了。”

此时已是午后申时,倘若再拖一两个时辰方能过关,便将是入黑的时分了。挤在关前等候盘查的客商,等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才到凉州的士兵走掉,关门打开,谁人不想早点过关,免得在夜间走山路,争先恐后,情形自是在所难免。

那军官喝道:“吵什么,给我站好!”手下的两个官兵狐假虎威,更是作威作福,挥动手上的皮鞭,不分青红皂白,没头没脑的就朝着人群乱打。健壮的侥幸还能避开,行动迟缓的老弱妇孺可就惨了,给打得鬼哭神嚎。

秦龙飞旁边的一个老大娘,给皮鞭打着一跤摔倒,跌落了两个门牙。皮鞭横扫过来,打到秦龙飞的身上。秦龙飞大怒,双指一钳,赛如利剪,把那皮鞭“剪”为两段。那军官又惊又怒,喝道:“好小子,要造反么?”拔出腰刀就要砍秦龙飞。说时迟,那时快,另一个官兵的皮鞭亦已向着他打来了。

秦龙飞一声冷笑,也不说话,一抓抓着鞭梢,倏地便绕过去,在那个用刀砍来的官兵手腕了个结。他的手法快如闪电,那个官兵一刀砍下,砍了个空,虎口已给皮鞭勒得痛彻心肺。“当啷”一声,腰刀落地,秦龙飞把手一松,两个官兵一齐跌倒。

那两个官兵叫道:“反了,反了!快来人呀!”

关前的十多个卫兵飞跑过来,那个军官指着秦龙飞正要说道:“就是这小子,给我缚起来!”话未出口,颜璧忽地挺身而出,喝道:“你们干什么,给我站住!”

那军官这时方才见到颜璧,吃了一惊,连忙问道:“你是什么人?”原来他见颜璧如此声势,对她的身份已经猜到几分,不过一时之间,却还未敢断定。

颜璧冷冷说道:“叫你们总兵出来!”那些官兵嚷道:“你这小子那里来的,这么大胆!我们的总兵大人是可以随便让你见的么?”但也由于颜璧如此“大胆”,官兵之中不乏有见识的人,倒是不敢鲁莽从事了。不过也还有几个莽汉都要上去捉拿他们两个。

就在此时,只听有人在喝道:“都给我站住,谁动就砍谁的脑袋!”

这人一喝,那些官兵登时有如泥塑木雕,吓得动也不敢动。

原来这个大声喝骂他们的军官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顶头上司,金国镇守山海关的总兵卜礼青。

颜璧向他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叫他不可揭穿自己的身份,这才装模作样的问道:“你是他们的长官吗?”秦龙飞站在她的后面,却是看不见他的眼色。

卜礼青是早就得到班建侯报讯的,他也曾在完颜长之的“王府”见过颜璧。此时一看颜璧的眼色,自是心领神会。但由于身份悬殊(颜璧的身份比他高得大多),本来他应该把颜璧当作普通的富家子弟,自己稍为摆一摆总兵架子的,此时却是不中自己的便即躬腰说道:“小将是这里的总兵。”

颜璧瞪他一眼,说道:“哦,原来你是总兵大人!你这样客气,倒叫我‘受宠若惊’了。嘿嘿,你的手下刚才还和我说过,总兵大人是不能随便让我见的呢!”

卜礼青心头苦笑:“受宠若惊四个字应该颠倒过来说才是。”当下说道:“他们不懂规矩,回头我会处罚他们。请问相公有何见教?”

颜璧说道:“处罚大可不必,只求你管束他们,不要让他们胡乱打入骂人就行了。”

卜礼青道:“是,是。其实我平日也不知对他们说过多少次了,咱们给朝廷办事,应该爱民如子,他们总是记不牢我的吩咐。”其实什么“爱民如子”,都是他临时编造出来的。为的是不让秦龙飞疑心他只是害怕颜璧。

颜璧说道:“好,这么说来,你倒是好官了。我和这位朋友忙着出关,请你这就依例盘查吧。”

卜礼青陪笑道:“两位相公一看就知不是为非作歹之人。用不着了,请过关吧。”

秦龙飞冷冷说道:“但愿你对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7回 两情相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