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06回 吕府贺寿

作者:梁羽生

这两个知客跌得鼻破额肿,幸亏没有碰着石头,否则更是不堪想像。爬了起来,嚷道:“快来人啦,有人撒野!”

其实,无需他们叫嚷,里面已经听见他们打架了。有几个人就跑出来,为首的是一个穿着一身华丽衣裳的少年。

这两个知客叫道:“好了,表少爷来了!表少爷,撒野的就是这个臭小子。”

这个“表少爷”外貌温文,人也似乎颇为讲理,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跑到这里打人?”

轰天雷想不到这两个人跌得这样重,不禁呆了一呆,讷讷说道:“我可没有打他们,是他们自己跌倒的。”

这个“表少爷”是个武学的行家,一看就知轰天雷说的不错,心里想道:“这两人虽然没有什么真实功夫,但这小子能够只凭反震之力,便跌得他们四脚朝天,倒也不可小觑。说不走他是那位江湖异人的弟子,先问问他再说。”

轰天雷不待他问,便先说道:“我是来给吕老前辈拜寿的。”

那两个知客说道:“他没有拜帖,就往里闯,可怪不得我门拦阻他。”“他说有一封他爹爹写的信,我问他的爹爹姓名,这也是应该的呀,这小子不知是发了神经病还是怎的,竟然就上来打架了。表少爷,你来评评这个理!”

“表少爷”微微一笑,说道:“恐怕是误会了。今天是姨父的花甲大寿,有人来给他老人家拜寿,不管是谁,咱们总不能慢客。不过来的客人也确实很多,敝姨父可不能分出身来,一一应酬。你既有令尊书信,不知可否由我转交?”意思很是明显,要待吕东岩看了这封书信之后,才会决定见不见他。

轰天雷见他说话有礼,对他倒是颇有好感,只因父亲曾有吩咐,却又不便就把这封信交给他,当下说道:“小可想交给吕老前辈亲自拆阅,小可但求一见,想也不会耽搁了令姨父多少功夫。”

“表少爷”不由得心中着恼,哈哈一笑,说道:“敝姨父的大小事情,平时也都是交我料理的。阁下信不过我,那就请进吧。对啦,我还没有请教阁下高姓大名呢,、这总可以说吧。”说罢,伸出手来,与轰天雷相握。

跟着他出来的三个人是吕东岩的弟子,不约而同的冷笑道:“这小子不识抬举,丘兄,你何必和他这样客气?”

握手是一种最普通的礼节,轰天雷不疑有他,坦然和他相握,不料一握之下,只觉一股力道震来,轰天雷的虎口隐隐发麻,就在此时,那“表少爷”的五指突然变成铁钳一样。

轰天雷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对方乃是存心试探他的功夫的。

其实,说是“试探”,还不恰当,“试探”应当点到即止,对方却乘他毫无防备之际,突施内力袭击,而且还抓着他的脉门,要令他只有挨打的份儿,根本就不可能和自己对抗。这还有什么“较量”可言?

学武之人,骤然遇袭,本能的生出反应。那“表少爷”抓着他的脉门,喝道:“浑小子,给我滚吧!”正待施展“大摔碑手”的功夫,把他摔出大门,陡然问,只觉得轰天雷的手臂好象变成了铁捧一般,他的五根指头抓下,登时给一股内力反震回来。

轰天雷双臂一震,喝道:“你赶走我,我偏不走!”那“表少爷”的内功亦是有相当造诣,却禁不住“轰天雷”的神力,登时跌跌撞撞的斜冲几步,连忙用重身法定住身形。

那两个知客喝道:“好呀,这臭小子居然敢打起表少爷来了!”

和“表少爷”一同出来的那三个人是吕东岩的弟子,当即便大声吆喝,一拥而上。

“表少爷”老羞成怒,喝道:“你们退下,让我教训这个小了!”

轰天雷亦是不禁火起,喝道:“分明是你欺人,你倒颠倒过来要教训我了?好呀,你就来吧!”

说时迟,那时快,那“表少爷”是欺身迫近,双掌连环扑击。轰天雷认得这是一招极为厉害的分筋错骨手法,不由得更是心头火起,想道:“不给他一点厉害瞧瞧,他述当我是好欺负的呢。不过吕伯伯是他的姨父,可也不能伤了他。”

轰天雷一个“脱袍解甲”,双肩一矮,身形拧转,反手抓他。那“表少爷”武功甚是不弱,刚才吃了亏,已知轰天雷内力胜他,那样还肯和轰天雷硬碰?身形一转,以迅疾无伦的手法抓向轰天雷软腰的麻穴,轰天雷一个“虎纵”,飞起鸳鸯连环脚踢他,只听得“嗤”的一声,轰天雷的粗布衣裳撕烂,双腿却踢了个空。

那三个弟子叫道:“好,叫这小子多吃一点苦头!”话犹未了,只见轰天雷一声大喝,双掌齐推,并没有打到表少爷身上,表少爷已是立足不稳,脚步踉跄直退下去。身子就好像风中之烛摇摇慾坠。

眼看他就要跌个仰八叉,轰天雷有点后悔,想道:“我这招霹雳掌力道用得太猛了,可奠跌伤了他才好。”正要跑过去扶他,忽地有一个人飞跑出来,单掌一按他的背心,登时稳注了他的身形。表少爷这一撞的力道本来亦是非同小可的,那人稳住了他的身形,自己的身形却是稳丝不动。

这人举重若轻,功夫之纯,令得轰天雷不禁暗暗佩服。抬头一看,只见来的是个三络长须的老者,轰天雷依稀记得他小时候见过的“吕伯伯”,好像就是这个模佯。

那表少爷喘过口气,连忙叫道:“姨父,这小子跑来撒野,我请他走,他还要打人!”

轰天雷道:“是吕伯伯吗、我可并没有打他们呀,是他们先动手打我的!”

吕东岩沉声说道:“你是谁?”

轰天雷这才想起还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隔别多年,吕东岩已经认不得他了。急忙说道:“我是凌铁威,家父有信叫我转呈伯伯。我是特地给你老人家拜寿的呀!”

吕东岩怔了一怔,皱了皱眉头,忽地哈哈笑道:“哦,原来你是铁威。这可真是误会了,到里面说话去。”

“表少爷”吃了一惊,道:“这人……他是什么人?”

他本来想说的是“这小子”的,见风驶帆,姨父既然认识“这个小子”,他只好改口相称了。

那两个知客甚是尴尬,说道:“他不肯说出他爹爹的名字,又不肯把信交给我门,我们还没有见着你老人家,自是不敢放他进去。”

吕东岩心里明白,哈哈一笑,说道:“他是我一个老朋友的儿子,这次敢情是第一次出道,不大清楚江湖规矩,你们看在我的面上,请莫怪他。”接着笑道:“铁威,你还是小时候的脾气,可也未免是莽撞一点了。”

轰天雷终于见着了吕东岩,吕东岩对他又很亲热,他的气也就消了。想一想也是怪不得知客他们,倒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于是接连说了两个“是”字,向那两个知客赔了罪。

吕东岩又笑道:“你们也是不打不成相识,过来拉拉手吧。他是我的姨甥,名叫丘大成。”

丘大成笑道:“凌兄,俗话说不知不罪,刚才我糊里糊涂的和你打了一架,你莫见怪。你的功夫高明的很,小弟极是佩服。有空还得请你指教指教。”满面堆欢,和刚才判若两人,又恢复温文尔雅的态度了。

轰天雷还有点提心吊胆,恐防丘大成又来试他,伸手与他相握,这次丘大成可真是彬彬有礼,并无内力发出了。倒是轰天雷那紧张的神色,瞧在吕东岩的眼里,觉得轰天雷未免有欠大方。心里想道:“到底是个乡下孩子,一出来就闹笑话。”

轰天雷跟着上去拜见吕东岩,吕东岩道:“不必客气。”轻轻一托,将他扶了起来。但轰天雷亦已屈了半膝,行了半个大儿。吕东岩是不露形迹的试他内力,见他果然了得,心里也很次喜。便道:“你跟我来吧。”

丘大成跟着进去,吕东岩道:“大成,你到外面帮我招呼客人。若有贵客来到,你替我告个罪,我要过一会儿才能出来。”

丘大成心里很不舒服,想道:“不知这小子是什么来头,姨父对他这样亲热。好,待会儿我向姨妈打听,姨妈定会告诉我的。”心里很不愿意,口里连连道:“是”便走出客厅去了。

吕东岩把轰天雷带进一间密室,问道:“你师父和爹爹都好?”

轰天雷道:“好,多谢老伯惦记家父。这是家父给你老人家的信。”

吕东岩接过书信,却不马上拆开,说道:“我与你的师父和爹爹都是多年老友,你来到我这儿,就像自己人一样。不过,你可莫随便和人说你是凌浩的儿子,尊师的名字最好也不要提。”

轰天雷道:“老伯放心,小侄明白。”

吕东岩这才拆开书信,看了一遍。轰天雷在旁注意他的神色,只见他眉头略皱,却也没说什么。

轰天雷心里想道:“这封信上不知说的是什么,吕伯伯好像不大高兴。,爹爹吩咐过我若然他看过信后,对我冷淡,我就不必把曾到梁山寻找兵法的这件事告诉他,吃过了他的寿筵就走。”

吕东岩若有所思,把信缓缓折好,藏入怀中,这才说道:“你爹爹写这封信可曾给你看过吗?”

轰天雷道:“没有。不知家父说的什么?”他这样表白一句,暗示非但没有看过,他的父亲也没和他说过。

吕东岩微笑道:“没什么,不过托我照料你的,其实我和他已经是三十年的老朋友了那里还用得着来这一套客气的说话。”

神情忽地又转亲热,虽然没有初见时候的亲热,比起刚才的冷淡,却是大不相同了。

吕东岩打开房门,把一个小丫头叫来,笑道:“铁威,你一路辛苦了。你到后房歇歇,换一身干净衣裳。今天来到我这里的客人有许多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换过了衣裳,我再带你出去,嗯,我是当你侄子一般,你可别要误会。”

接着吩咐那丫头道:“冬梅,你把我的一件新衣裳给凌少爷替换。铁威,我和你的身材差不多,大概还可以合身的。”

轰天雷那件衣裳又旧又破,刚才和丘大成打架,又给抓烂了袖子,心里想道:“吕伯伯是怕我丢了他的面子,这件衣裳也确实是应该换了才好去见贵客。不过,让一个丫头服侍我更衣,这可是有点不好意思。”

轰天雷有生以来,从未有过丫头服侍,脸上不觉就红了起来。

吕东岩瞧在眼内,心中暗笑:“真是个乡下人。”当下说道:“冬梅,你带凌少爷到我的书房,拿我的几套衣裳让他挑选。然后你到小姐那里去,叫她前来见我。”

轰天雷始知不必那小丫头在旁伺候。这才放下了心。

且说丘大成在外面招呼宾客,老是记挂着姨丈和那“浑小子”在密室倾谈偈事,以至胡思乱想,心神不定。恰好来了两位江湖上有点来头的人物,他便抓着这个藉口,进门里打听。其实这两个人是不必吕东岩亲自招呼的。

丘大成和吕家是至亲,平时穿堂入室惯了的。但他知道今天不同往日,吕东岩刚才表现的态度,分明是不想有第三者在旁,听见他和那个“浑小子”的谈话。丘大成怕招姨丈恼怒,不敢进那密室。于是就按照原来的计划,先去见他姨母,让姨母去叫姨丈。顺便可以向姨妈打听这姓凌的来历。

吕东岩夫妻的卧房外面是一个庭院,庭院中有假山树木,丘大成踏进了月牙门,忽地听得卧室之中吕东岩夫妻正在小声说话。

他们说话的声音虽小,丘大成是自小练过梅花针之类暗器的人,听觉特别灵敏,却是听得清清楚楚。飘进他耳朵里的第一句话就正是他的姨母在问:“唔,这事我倒真是料想不到,这姓凌的少年家世如何,为人怎样?”

丘大成呆了一呆,心道:“为什么姨妈要盘问这姓凌的家世?”心头一动,就躲在假山后面,偷听他们夫妻说话。假如给姨妈发觉的话,这才拿出那个藉口。

只听得吕东岩叹了口气,说道:“你问这姓凌的家世,我可不知要怎么说才好?”

吕东岩道:“他的父亲,就是我以前和你说过的那个凌浩。”

吕夫人大吃了一惊,说道:“凌浩不是梁山泊好汉轰天雷凌振的后人吗?”

吕东岩道:“就是呀,在江湖上的侠义道看来,凌家是英雄后代,这是一等一的家世。但恐怕普通人就不是这样看法了。”

吕夫人道:“这几年来咱们总算有了点家业,你可得小心一些,别要惹祸才好。”

吕东岩道:“少年时候,我闯荡江湖,曾得过凌浩的恩惠。故人之子,我又岂能不收容他?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吕府贺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