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61回 化敌为友

作者:梁羽生

轰天雷哼了二声,说道:“这小妖女是完颜长之的宝贝女儿!”

原来颜璧在那日被逼离开秦龙飞之后,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即怕秦龙飞知道了她的底细不再爱她,又怕秦龙飞过了一个难关过不了第二个难关,始终落在她父亲手上。虽然她业已知道秦龙飞有了耿电和杨浣青的帮忙,危险大概可以稍为减少,但总还是放心不下。是以她要赶紧来找父亲,万一秦龙飞真的被擒,她也可以相机援救。

她匆匆赶路,踏进长白山之时,干粮已吃完了。雪下得大,她又冷又饿,忽然看见葯王庙里有火光,又有烧鸡的香味给她闻着,她只道是一对猎人夫妇在这破庙过夜。

轰天雷脸上抹了灰,她做梦也想不到会是他的,不过还幸她人极机灵,一听得吕玉瑶叫出“铁哥”二字,瞿然一醒,转身便逃,方始没有给轰天雷手到擒来。

轰天雷想出其不意擒她,她也想先下手为强把吕玉瑶拿上作为人质,结果是双方都不能如愿。不过她给轰天雷逼回庙中,要跑是不能了。

颜璧的真实本领本来就比不上轰天雷,轰天雷一声大喝,使开了师门的武林绝学霹雳掌,手脚起处,全带劲风。不过片刻已是把颜璧的身形笼罩在掌影之下。颜璧仗着身法轻灵,闪展腾挪,四方游走,但总是逃不出轰天雷掌力的范围,给他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再过一会,连招架也感到困难了!

颜璧虚晃一鞭,叫道:“且慢,我有话说!”

轰天雷喝道:“谁听你的花言巧语?你要想活路,唯有束手受擒!”

颜璧冷笑道:“你要不要知道你师弟的下落?”

轰天雷怔了一怔,说道:“你知道秦龙飞的消息?”

颜璧说道:“你这样凶霸霸的对我,我知道也不会和你说!”

轰天雷半信半疑,说道:“你想骗我,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活虽如此,他却是不再发掌攻击了。

颜璧慢条斯理的说道:“信不信由你,我不但见过你的师弟,还见过你的亲如手足的耿电呢!”

轰天雷又喜又惊,心里想道:“原来耿大哥已经到了。耿大哥这次前来长白山的事情,青龙帮是决不会泄漏给外人知道的。她知道这个消息,看来是当真见过他了。”

颜璧缓缓说道:“我知道你是疑心我,我说实话,你也不会相信。但不管你信是不信,我可并非向你求饶,方才编出谎话骗你。”

轰天雷道:“好,你说吧,你是在那里见过他们的?”虽然他还是不置可否。但对颜璧的说话,顾然已是相信了几分。

颜璧继续说道:“我不但见过你的师弟和耿电,还见过在青龙帮四大金刚中排名第三的罗浩威。”

轰天雷忍不住问道:“还有谁吗?”心里想道:“罗浩威是和李益寿的女儿李芷芳一起来的,她见到了罗浩威,何以没提及李芷芳?”

颜璧说道:“我知道李芷芳是和罗浩威一起来的,为的是救她的父亲。不过他们不幸在途中碰上我爹爹的手下,在混战中各走一方,李芷芳不知逃向何方,罗浩威受了伤,却刚好让我和秦龙飞碰上。”

颜璧说的事情正是青龙帮最大的秘密,轰天雷暗自想道:“她说的若是假话,怎样编造,她也不敢编造青龙帮的首领和凉州总管的女儿作伴。她既然知道这件事情,所说的谅非虚言。”

但颜璧所说的最的一句话,却是令得轰天雷怎也不敢相信了,说道:“你说你和秦龙飞一同碰见罗浩威吗?”

颜璧说道:“是呀,罗浩威当时受了重伤,还是你的师弟帮他打退迫兵的。不过惭愧得很,当时我可没有帮他们的忙。”

轰天雷冷笑道:“你是金国的郡主,你爹爹的手下追捕他们,你又焉能帮他们的忙?”言外之意,对颜璧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何须心中有愧。

颜璧柳眉一竖,但转念一想,轰天雷不敢相信她,这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于是忍受他的嘲讽,强抑怒气,说道:“后来秦龙飞和罗浩威躲在一个山洞,我只好和他暂时分手。不过,我还是躲在附近,希望能够帮得上他们的忙的,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过了两天,班建侯又亲自带人来捉他们了。”

轰天雷吃了一惊,急忙问道:“快说,快说,我的师弟,他,他怎么样了?”心里想道:“罗浩威受了伤,师弟怎能敌得过金国的第二高手班建侯。”

颜璧慢条斯理的说道:“你急什么?你的师弟如今下落如何,我不知道;但那一天,他却是有惊无险,并没落在班建侯的手中。”

吕玉瑶忽地问道:“是你救了他吗?”

颜璧说道:“我可没有这个本领,不过,当时我是尽了我的力的,只恨班建侯不听我的话。”

轰天雷道:“哦,际已经尽了力救我师弟?”

颜璧是郡主身份,那受得了这许多委屈,忍不住就发作出来。泪珠儿在眼眶里打转,说道:“为了救你的师弟,我不惜和班建侯交手。你还要我怎样?”

此言大出轰天雷意料之外,说道:“当真如此,我可要向你赔罪,也要向你道谢啦。”

颜璧幽幽说道:“都用不着,只求你相信我那就好啦。哼,你要是不信,将来你总有机会见得着你的师弟,或者见得着耿电的,你可以问问他们,那一天我是不是曾经和班建侯交手?”

吕玉瑶忙道:“颜姑娘,我知道你心肠好。他是直性子,说话有时不免鲁莽,请你可别错怪他。”轰天雷有点奇怪,心里想道:“怎的瑶妹倒是敢于这样相信她了?”碍着吕王瑶的面子,只好向颜璧唱了个诺,说道:“我心里想什么就会说什么,要是说话得罪了你,你可别要见怪。”

颜璧之中之气消了几分,说道:“这也怪不得你;,谁叫我是完颜长之的女儿呢!”说到这里,不觉眼眶又红润了。

轰天雷道:“颜姑娘,你刚才提起耿电,你和他也是在那天碰上的吗?”

颜璧说道:“不错,真是无巧不成书,正在我被班建侯所困,你的师弟也受他的手下围攻,形势危急万分之际,耿电和杨浣青联袂而来,把班建侯和他的手下打跑。”

轰天雷道:“你呢?”

颜璧说道:“耿电和杨浣青来了,我已无需留在你的师弟身边。再说他们也不会谅解我的。”

轰天雷听了颜璧所说的那些天经过、虽然又多相信几分,但还是有个疑团,令他感到莫名其妙。

轰天雷的肚子里是藏不庄说话的,终于吐了出来:“颜姑娘,我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

颜璧猜到了几分,冷冷说道:“反正我是逃不出这座破庙的,你要盘问,尽管盘问。”

轰天雷心道:“干嘛发这样大的小姐脾气。”但在吕玉瑶眼色警告之下,这话可是不便宜之于口,只好说道:“不敢,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你肯这样出力卫护我的师弟?为了他竟然不借和班建侯翻面?”

颜璧淡淡笑道:一班建侯是奉了我爹爹之命捉拿他们的,莫说和班建侯翻面,必要的时候,我还准备和爹爹翻面呢!”

轰天雷道:“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吕玉瑶忽地“噗嗤”一笑。

轰天雷诧道:“咦,你笑什么?”

吕玉瑶道:“我笑你真是傻得可以。”

轰天雷道:“我本来是个傻小子,但这一次我却是不明白傻在什么地方。”

吕玉瑶笑道:“让颜姑娘和你说吧。”

颜璧脸上一红,说道:“凌大哥,倘若秦龙飞遇上灾难给你碰上,你是不是也要舍命救他?”

轰天雷道:“当然,他是我的师弟!”

颜璧说道:“我和他也是结义的兄弟!”

轰天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说道:“什么,你和他是结拜兄弟?”

颜璧说道:“不错,我和他曾经撮上为香,结为八拜之交,怎么不是异姓兄弟?”

轰天雷道:“这就奇了,难道他不知道你,你——”

颜璧说道:“我和他结识的时候,我是男子打扮,他既不知道我是女子,更不知道我是完颜长之的女儿。他、他是后来才知道的。”

吕玉瑶笑道:“傻小子,你现在懂了吧?你问她,她为什么”要救秦龙飞?就等于我有了灾难,有人问你,你为什么要救我一样。你说,你这一问,是不是傻得可以?”

轰天雷一拍脑袋,哈哈大笑,说道:“不错,我真是糊涂了!”

颜璧脸红直透耳恨,说道:“说正经的,咱们还是商量商量怎样才能更好的去帮耿电和你的师弟的忙吧?虽然他们那天已经脱险,我总还是放心不下。”

轰天雷道:“颜姑娘。你有什么好主意。”

颜璧说道:“我倒有个笨主意,就怕你不肯依。”

轰天雷道:“只要保得我的师弟平安,什么我都依你,但说无妨。”

颜璧笑道:“你舍得和吕姑娘暂时分手吗?”

轰天雷怔了一怔,道:“因何要我和她分手?”

颜璧说道:“我想请吕姑娘跟我回去,权充我的侍女。万一秦龙飞不幸,仍是落在我爹手里,我会想法救他。但我到了爹爹那里,必然不能轻易外出的了。吕姑娘可以负责和你联络,说不定也还需要你的帮忙呢!”

颜璧的着眼点还只是在于秦龙飞,轰天雷则还想到青龙帮讨托给他的,如何策应耿电救出李益寿的大事,心里想道:“有我门的一个人在敌人里面作内应,那阎是求之不得的事。不过,她毕竟是完颜长之的女儿,我是不是可以完全相信她呢?”

他还在踌躇,吕玉瑶却已说道:“难得颜姑娘肯帮我们的大忙,这正是最好不过!但不知我和外面如何联络?”

颜璧笑道:“凌大哥还没答应呢!”

轰天雷见吕玉瑶都这样相信颜璧,心想:“瑶妹比我聪明百倍,看来她已看透了颜璧乃是真情。”便道:“我早说过一切依你,何用再问。”

颜璧这才继续说道:“对面山峰上有座明镜台,没有上乘轻功的人是上不去的。假如我有事情要你帮忙,我会把信件交给吕姑娘,请她放在明镜台的石罅里。你每天到那里看一看。”说罢,用刀尖在地上划出明镜台的地形。

吕玉瑶道:“好,就这样办。可你还没有吃东西呢,可惜那半边烤鸡……”那半边烤鸡刚才给轰天雷掷在地上,沾了污泥。

轰天雷抱歉道:“我给你削去外面一层皮肉,里面还是可以吃的。”

颜璧正在感到肚饿,笑道:“这是什么野果,我可没有见这把果子烤熟来吃的,不过气味可真是好香!”

轰天雷不觉笑起来道:“这不是果子,这是山芋,很香的。”

颜璧从来没有吃过山芋,吃得津津有味。忽听得有脚步的声音,颜璧吃了一惊,喝道:“是谁?”只见一个军官和一个和尚已是踏进庙门。

那军官突然在这破庙之中看见完颜璧,不觉又喜又惊,连忙上前行礼,说道:“郡主,你回来啦,王爷正在惦着你呢。这位无妄上人是蒙古国师龙象法王的师弟,王爷特地从西藏将们请来宏扬佛法的。”

完颜璧暗暗吃惊,心里想道:“轰天雷可千万别给他识破才好。”原来这军官不是别人,正是金国御林军的副统领翦长春也是武功仅次干完颜长之与班建侯的金国第三名高手。

无妄上人唱了上诺,一副以老卖老的口气说道:“我和郡三虽是初次见面,但令师辛十四姑和我却是多年相识,令师好吗?

完颜璧对他甚为讨厌,可也不想得罪他,淡淡说了一个“好”字便即转过头去问翦长春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翦长春道:“咱们御林军的营地就在前面那座山峰,离此不过十数里之遥。还有三天就是祭陵的日子,是以小将奉了王爷之命,这几天晚上加紧巡查,以防坏人偷入。难得这样巧碰上郡主,正好送郡主回去。”

翦长春还带来一小队士兵,不过这些士兵知道郡主在这庙中,可是不敢进来。

完颜璧道:“你有公事,怎能因私废公,我自己会走。”

翦长春陪笑道,“有什么公事也不能比护送郡主更紧要呀。山路又不好走,还是让小将给你带路吧。”

完颜璧情知难以峻拒,而且翦长春是她父亲的副手,多少也得给他几分面子,于是说道:“多谢翦将军好意,不过,带路可用不着劳动你的大驾,给爹爹知道了,他也会怪我呢。我看,叫两名兵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1回 化敌为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